半湖春水半湖冰

武帝

【正見網2018年02月10日】

現在是夏曆2017年臘月了,信步走向湖中,湖南面的冰厚厚的有人在溜冰,看向北面,湖水早已波光粼粼,這才想起已經立春了。

冬天好冷啊,猶記得應該屬於20世紀70年代以前,那時候,一到冬天就大雪紛飛,村莊、田野到處都是一片白皚皚、潔白素裝,冰樹瓊枝。不知大人們是否為生計憂心,但孩子們卻象雪中搖曳的蓓蕾,樂趣橫生。

雪花飄飄新年到,山東的鄉村過年有個風俗,從大年初二開始,要去接本家族出嫁的姑姑和姐姐、妹妹回娘家過年,那時候我才幾歲啊,因為是長子,就擔當起接姑姑、姐姐回娘家的任務了。

接送車輛是獨輪手推車啊,大大的輪子,車兩邊是兩個長方形大筐,車有兩個車把,一根畔搭在雙肩上,平時農用的。本家族內的哥哥推著獨輪車,我在前面牽著繩子拉著,在雪中吱呀吱呀的走向姑姑、姐姐的村莊。

大人們常說冷,但我沒有冰雪冷的記憶,只有沒事時衣著的冷。那時的村莊大大小小的湖泊星棋羅布,蓮葉奇香四溢,菱角、水草清脆光潤,那水清的一看到底,魚兒楚楚可見。滿滿的湖水在冬天會不斷的結冰,有人腦袋那麼厚,隨著結冰湖水會不斷地下落,最後水會很少了,那冰層就從岸邊台階狀的一層層的鋪滿湖底,我們都說它凍幹了。

感覺這是真正的冬天啊,天正、地正、人也比較正,所以冬天冰天雪地,夏天浩雨連連,連月的雨我們叫做「布雨」,在南方叫梅雨季節吧,因為後來的歲月一直延伸,冬天越來越不願下雪了、也越來越不冷了,甚至很少結冰了,而夏天「布雨」也再看不見了,很少下雨了。

延伸的幾十年的冬天不再冷,出乎意料的換成了中共屠殺法輪功學員積屍如山的惡毒極寒;夏天不再熱,換成了中共屠殺法輪功學員的血雨腥風。風雨飄搖的人們隨著中共邪教一路下落,如今就要2018年了,冬天又冷起來了,下來了好幾場大雪,湖面冰封皓齒,也能載人了,看到那雪花真是花啊,多邊形絨狀的花,雪姑娘的心情如此明媚了。

半湖春水半湖冰,時空走到這一步,春天的腳步正悄悄地走來,天在正,地在正,人是否也在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