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年前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冤判日漸增多!

石銘

【正見網2018年02月11日】

離年傍節,闔家團聚,兒孫繞膝,歡度新年,是老人們最幸福的時刻。可是在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裡,卻是另一種境況,老人被無端抓走,冤判入獄,一家人愁雲滿面,淚眼模糊,思念親人,悲慘度日。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報導,2018年1月份6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接近年根,中國大陸各地公檢法非法冤判法輪功學員的數量越來越多,其中不少是年過六旬的老年大法弟子。下面是筆者跨入2018年來從明慧網摘錄的幾起冤判老人的案例:

湖北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裡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後,就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

四川省樂山市犍衛縣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鍾俊芳女士,曾被非法勞教兩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總共長達十七年半!目前在四川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的身體嚴重變形,骨瘦如柴,體重只有六十多斤。家人要求釋放回家就醫,監獄稱:「人現在還有氣在,不能放。」

遼寧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董玉芳,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被莊河法院冤判五年,上訴被駁回。董玉芳現年六十三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綁架,二十九日被放回家,但被構陷、非法庭審。董玉芳的丈夫郭書春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五年,現被關押在瀋陽東陵監獄遭受迫害;兒子郭吉祥在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一年零八個月,現被關押在瀋陽第一監獄遭受迫害。

河北唐山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何益興、張月芹夫婦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在遵化市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地北頭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到遵化市拘留所,晚上被遵化市拘留所所長王愛清(音)綁在死人床上。十一月二十一日秘密非法開庭前,審判長苗瑞生(音)揚言:「再喊法輪大法好,把你扔到煉人爐裡!」

二零零八年,何益興和張月芹夫婦分別被枉判七年和五年。在石家莊河北省女子監獄,獄警對當時六十多歲的張月芹進行電擊、針扎、細針用完了用粗針,還打她耳光,耳朵當時被打出血,直打到行惡者手腕疼得打不動了。

重慶市渝北區龍溪鎮南亞小區法輪功學員陳以仁,男,七十五歲。被重慶市江北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遼寧錦州市古塔區法院在錦州看守所非法庭審了兩位八旬老人陳立軍和裴瑞芬。近日得知,二人均被枉法判刑,陳立軍兩年,裴瑞芬判三緩四。

山東省壽光市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郭秀青,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被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張洪偉、楊義貴夥同紀台派出所副所長及多名警察到家綁架,八月一日被非法庭審,後被非法判七年。

河南平頂山市六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劉玉霞,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在路上發邀請函,請人們旁聽對法輪功學員穆亞東的庭審,遭綁架、構陷,被新華區法院非法判五年。

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的文明歷史,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可是自共產邪靈附體中華大地之後,傳統文明被中共破壞殆盡,古風不再!特別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長達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成千上萬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殘致死。數千萬大法弟子的家庭都曾經遭受過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悲慘遭遇。

特別是近一、二年,中共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冤判案例日漸增多,而且年齡越大,刑期越重,幾乎都伴有並處罰金。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仍然在執行,而且部分地區執行的越來越堅決。這種現狀不是一省一市,是普遍的,全國性的。誰是操控這場迫害的背後主謀呢?人們自然會想到實施這場迫害的最高「衙門」:中央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司等。

現政權主政的第一個五年中,曾經把「依法治國」作為治理亂局的國策,從目前的現狀看,上述「衙門」不但在「依法治國」方面收效甚微,而且肆意踐踏憲法和法律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尤其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維權律師上,尤為突出。這些所謂「衙門」膽敢跟現政權對著幹的目的很明確:持續迫害,逃避清算,企圖把現政權也拉入血債幫以延緩滅亡。

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是非、好壞、正邪、善惡老天都在看著,分毫不差。最近大紀元不斷刊登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案例,四百餘大老虎、萬餘遭惡報的案例,在警醒所有的迫害者,也在警示著所有的世人。三國時劉備有句話:「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俗話說:「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法輪功學員也經常告訴世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願君深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