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實修的一點實踐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12日】

師父的法身在我修煉之前就陪伴看護著我了,那時給我展現的景象是,師父非常巨大的功身把我舉到半空,把燈打開,在光線的照耀下看到許多人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煎熬,他們在泥濘的沼澤裡伸著胳膊向我呼喊著,救他們出來!似乎救眾生是我的使命,但是,不敢想像,我怎麼有能力救人呢?雖然在中國知道法輪功,但失之交臂,未能修煉。第二次來美國後,我悟到了師父安排我在美國得法,從此,我毫不猶豫的走上了修煉道路。

2001年因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自此開始了我修煉的路程。由於我在常人中也是一個心地善,樂於助人,根基好的人,所以,從開始讀《轉法輪》就沒有障礙,就堅定隨師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從一開始,我就明白每做一件事都要按照師父的法理行事,平日經常反省自己,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按照師父說的,做任何事情都要順其自然,順其自然這四個字時刻縈繞在我腦海中 ;而且,每過一段時間還要反觀自己所走過的路是否符合法的要求。由於我的本質就是個思想簡單的人,遇到煩心事一定繞著走,不去想它,因此,一路走來,非常順暢,真覺得法不難修,而且,隨時隨地感到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得法不久,我遇上一些大法弟子在中國大使館前絕食抗議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正巧我的第一個工作結束,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我參加正法活動,快速提升自己,趕上正法進程的一次機會。我擠在絕食抗議的同修之中,晚上睡時我捲縮在我自己的小車中,曲身而臥。而我的車就橫在黑洞洞的使館大門前,之間只有過一輛車的距離,並且在攝像頭監視之下;這些都不能在我心中盪起任何波瀾,覺得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旁,日夜看護著我,一點也不害怕。只感到參加四天的絕食反迫害活動很難得,很充實。

得法後,找什麼工作呢?一個聲音告訴我去診所工作,因為我在中國時曾經在中國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系進修過,現在看來這也是師父安排的。我體會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即是生活,又是在常人中修煉的道路。因為,我從小生活在舒適安逸的環境中,從未受過苦,80 年代末開始在外國公司駐京辦事處工作,環境條件極佳,工資待遇豐厚。除了身患骨癌受苦還業之外,再也沒有遭過罪。所以為了讓我更快提高,給我安排的工作又苦又累,環境複雜,什麼樣的人都遇到。而且,僱主給的報酬非常苛刻,我在其中守住心性,對病人體貼入微,用盡力量給病人治療,經常是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淌。並且,用師父講法中的道理,解釋他們得病的原因,打開他們的心結,在輕鬆友好的氣氛中讓他們聽到更多的真相,我接觸到的病人都和我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改變了對大法的片面看法, 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家星期天上午總有7-10人煉功,有人得法成為大法弟子,有人一起煉了很長時間的功,有人退出邪黨組織。病人對我的工作都很滿意,很多在西醫那兒治不好的病,在我這得到緩解,一方面用正法理開導他們,改善心情和環境。另方面,利用我的能力治病,每當我治好較重的病人,每當病人滿意的誇獎我時,我便在心中默默的禱告:謝謝師父!牢記「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我在實踐中深深體會到我們的師父多麼的偉大和慈悲,而我很渺小,更激發我從小事,從平凡的事上多想想,問問師父我做的對嗎?不斷修正自己。

在修煉和工作中,不斷學習師父的法理,才能保持一顆平靜安詳的心態,才能不偏離法。只要有機會我就積極的參加各種學法小組,自從十幾年前開始網上學法以來,我一直堅持不懈,無論是網上,還是面對面的學法,只要有機會我都參加。

其實我是個自制力很弱的人,自己學法困難,很容易走神。師父英明,讓我們改字,可真是造福於我,改字就是一個字一字的學法,不困不累不走神,只要有時間可以不停的改四講,有個同修家裡有幾十本《轉法輪》,我幾乎全改過了。

修到現在,我不會背法,也不象有些同修大段引用師父的講法,滔滔不絕的談論心得體會,但是,我感到師父的法理象血液一樣,不斷在我體內流淌,當你需要時自然而然的體現出來,象一個大法弟子行事一樣。

修煉不是一帆風順的,師父會根據你覺察不到的執著心,考驗你的心性。十年前,我的一個朋友是個西醫改行中醫的醫生,她勸我申請執照開中醫診所。許多同修也勸我改行,說師父講了修煉人不要給人按摩的法,說我不能幹這工作。從人心上講誰都願意有一個體面,有成就感的,掙錢多的工作,各方面推動下,年輕時爭強好勝的心死灰復燃,夢想做一個診所的醫生,地位高,  有面子,等等。可是行動起來非常不順,各方面壓力都很大,而且,腦子裡時時刻刻都被這種虛榮心阻塞著,煉功中,發正念時,滿腦是開診所的問題,整個人混混僵僵的,很不舒服。我突然意識到,不對呀!跑偏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了!這不是名利心在作怪嗎?遠離師父的法理了!太可怕了!師父呀,我不要這些人心,我要跟您走!念頭一出,馬上象灌頂一樣,從上到下,全身通透人精神起來了。其實同修說的也不錯,我體悟到每一層次有每一層次的法理, 師父給每個人安排的修煉道路不同,對師父講的法在具體問題上的認識上也有所不同,但執著心不去絕對修不上去。對我而言,師父就是讓我做個吃苦受累的小和尚,而不是來美國享福的。

我是個個性比較強的女性,陽剛之氣太盛,路遇不平之事,吹鬍子瞪眼,跟人大吵一番,象炮仗一樣一點就著。自從學習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後得知,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我的壞脾氣不是天性,是從小受黨文化的影響,背離了傳統美德。而邪黨就是要使所有人離經叛道,離神的要求越來越遠,進而毀掉整個人類。作為要修成神的人,怎麼能迎合惡黨的邪念,這個執著一定要去。道理似乎明白了,修起來太難了,沒經大腦的大小脾氣仍然出現,每次都在師父法象前懺悔,但還是管不住自己。怎麼辦呢?!

去年神韻在我們地區上演,我和一個我十分敬重的同修A作後台服務。當我們一起去看演出走出後台時,她突然變的很嚴肅的批評我,說話嗓門太大,不注意影響,在美國社會人人都有禮貌,兩人說話不影響第三者,等等。一路在批評我,我一句話沒說,只是心裡默默的念叨,別發脾氣,千萬別發脾氣,她是為我好,為我好。看著她陰沉的臉,心裡一片茫然;進了劇場的大廳,正巧碰到一位同修和我打招呼,我沒在意象平時一樣回答。同修A立刻指出:「看!說了你還不改。」「唉!」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又是沒說話,心想也就是你,換了別人我早就翻了。坐位子上,與鄰坐的同修B 說了幾句,轉頭剛要與她緩和一下氣氛,她的臉蹦的緊緊的說,「你這個人怎麼不聽人勸,你看看劇場的美國人誰這樣大聲講話!......」我懊喪極了,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這是第三次被說了,怎麼不長記性呢! 一直在自責;演出結束走出劇場碰到同修,寒暄兩句,第四次又被批評;回到後台進辦公室第五次又被批評;我無言以對,心裡很難受。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淚流滿面,只想同修A 千萬不要以為我生她的氣了,因為,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她的行為,幫助我改掉我最致命的執著 —— 愛發脾氣的唯一方法,但是,心裡真是難受啊!回家後,每每這場景出現在腦海中,心酸的淚水就奪眶而出,一直在求助師父。我覺察到,沉浸在這種晦暗的心理狀態,可不是好現象,後來,每當這種情況出現,我立刻發正念排除。

持續了10 天,記得那天晚上集體學法發正念時,我同樣求師父加持,滅掉我空間場中不好的思想念頭和業力。突然,「轟」的一聲,一根巨大的水柱在我眼前沖天而起,轉瞬間回落的水柱變成片片透明紫色的巨大花瓣,無法形容的漂亮,滾動的水珠掉落在我臉上, 身上,哇,沁人心脾,太舒服了!這時紫色的花瓣中間顯露出銀色的功柱直通雲霄。謝謝師父!我心裡感念著師父,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