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在加拿大讓人尷尬的幾件「小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19日】

年前去同修家,正趕上同修孩子從加拿大多倫多留學回來,同修的孩子叫燦燦,在加拿大留學三年多,人清秀漂亮,像一朵蓮。我問她:「大陸人和加拿大人有什麼區別?「她笑著說:「差距可大了,剛去時,我處處碰壁,尷尬的事太多了。」我說:「說說看?」

她說:「剛開始去時,早晨開門從樓裡出來,物業人員或不認識的人見到你時,會用英語客氣的問候:『早晨好,需要我幫助你什麼嗎?』,臨走時揮手說:『祝你今天好心情,永遠快樂。』當時我用驚恐眼神看著他們:這些老外是不是有什麼企圖?憑什麼對我這麼友好呢?中國人可不這樣呀?中國人要是遇到不認識的人關心你,跟你打招呼,你會神經一下子繃得很緊,瞳孔放大驚恐盯著對方: 『這人是不是精神病?是不是想打劫我?什麼意思?』」

時間長了,燦燦發現,這裡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認識不認識,都那麼自然的親近,樂於助人,誰也不用防著誰,其樂融融。如果你問路的話,任何人都會耐心的告訴你,然後一再問你:「明白了嗎?明白了嗎?」如果你還不明白,會圍上來幾個人告訴你,直到你明白時為止。如果你還不明白,有人會親自領你去你要去的地方。

如果在中國的話,你要問路,心裡就特沒底,不知道對方告訴你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會不會被人騙了?問幾個人結果都不一樣,問警察時得瞅著臉色問。

一次,燦燦捧著一個郵件回住處,開門時不太方便,這時近處一個中年人立即走來,親切的問:「需要我幫忙嗎,用不用我幫你拿著郵包?」

要在中國遇到這事,不把你嚇個半死才怪呢,街上搶包的、偷包的、調包的、打劫的時常發生,年輕人出門時老人都囑咐:「看住自己包,世道亂,別讓人搶了。」當有人笑著向你走來,要給你拿包時,你會相信他嗎?你敢撒手嗎?還不嚇出一身冷汗?

加拿大人習慣為別人著想的意識很強,去商場時,進門先看看後面是否有人,如果有人的話,把門用手扶著,等後面人走近了再鬆手,後面人再用手扶著,看看後面是否有人再關門。上電梯時,習慣的看看後面,如果有老人或者小孩的話,一定讓他們先走。站電梯都是在右面,把左面留下 一條寬一點的通道,讓往下走的人方便。

中國人可不磨蹭,進商場時,大步流星,勇往直前,哪有功夫往後看?上電梯時,要是年輕人的話,一個箭步衝上去,先占領有利位置;進單元門時,管後面有多少人幹啥?前腳剛進,後腳把門咣的一關,誰管誰呀?讓別人?那不顯得自己小嗎? 讓什麼讓?

燦燦說:「一次我乘公交車,遇到一件特沒面子事:車一停,我就按著大陸人的習慣:趕緊上車。這時,司機看著我,說:『你為什麼不等人下去了再上?』我知道不對勁,就說:『我下次改。』司機說:『下去!』我只好下去了。等車上人下去後,司機又說:『上來吧。』我又上來了。雖然當時臉有點發燒,但我明白了,在這裡『先下後上,為人著想』是本地人的習慣和規矩。包括站隊買東西,沒有人往前搶的,都很自覺。」

在大陸哪有這種事?上了車還能下去?誰下車了那不是孬種嗎?再說了,司機也不會讓你下去,得趕緊上,趕時間多跑幾趟,多掙點錢。如果哪個司機真敢把人攆下車的話,你試試看?車窗給你砸了,腦袋讓你見血,想吃這碗飯不?

多倫多城市街道乾淨,車流也不像大陸這麼擁擠,牆上很少有花花綠綠的圖案,人很單純,心眼沒那麼多。大陸不管省裡縣裡,真是車水馬龍,人員擁擠,免費廣告到處可見,樓道裡、車筐裡,散頁廣告遍地,樓房牆上到處寫著「辦各種證件」,「找小姐」「各種貸款」……與人接觸時,防範意識特強,親戚朋友都很少說真話的,怕被人算計了,怕被人坑了。

加拿大的鳥禽類不怕人,鴿子和鵝在廣場邁著悠閒的步子,一伸手,鴿子會落到你的肩上。為什麼不怕人呢?它們知道人善良,不會傷害它們。燦燦說:「一次在廣場,一個中國留學生在戲耍一隻大鵝,當地一個老太太看見了,嚴厲的制止他。這個留學生邊走邊說:「這也就在加拿大了,要在老家東北,我早當下酒菜燒烤吃了,有什麼得瑟的?」

加拿大人說話直率,不拐彎,你不想說的話,他不會刨根問底。你請他們吃飯時,如果他忙或者不想參加,就直接告訴你:「我不去。」大陸人說話賊溜奸猾,經常是意思在話外,遇事好打聽,好表態,愛探討別人隱私。如果他請你吃飯不參加,會有怨恨:「真不給面子,有啥牛的?」

在加拿大,當地的學生很樂意幫助人,假如他是第一名的話,不會計較別人超過他,你問他什麼問題,他會毫不保留的告訴你,一遍一遍的給你講,在他們看來,有更多的第一名才好,你得了第一名,並不傷害他呀?全班都是第一名,也不傷害他呀?這是好事呀?

在中國就不一樣,誰得了第一名,他會保守,問他問題,他會不告訴你,你如果超過他,他會妒忌你,恨你,會說你閒言碎語,會背後使壞。

和加拿大人說話時,語氣平和,很有禮貌。中國人說話聲大,一個壓倒一個。燦燦說:「一次在超市,遇見幾個中國大媽旅遊團,他們指著商品,大聲對服務員嚷:『我要這個,拿給我看看?』話音剛落,那個又喊:『服務員過來,給我拿這個看看?』周圍人滿臉疑惑:只見這些老年人戴著統一色淺紅帽子,讓人感覺是恐怖分子來了。很讓中國人丟臉。」

燦燦在回國轉機時,遇見兩個旅遊的中國老人,他們來晚了,飛機在等他們,機上人誰也不說話。這兩個人上飛機後,見座位不在一起,大吵大嚷的讓空姐給調換,說話聲大不說,氣勢嚇人,周圍的外國人驚恐的看著他倆。兩個加拿大人用英語說:「中國人,中國人。」邊說邊搖頭,嘴裡發出輕蔑的嘖嘖聲。

加拿大人和警察十分親近,事無巨細總要扯上警察。一次,一個居民家院子裡的楓樹葉,被秋風颳到鄰居家的院子裡了,按規定,誰家的樹葉刮到別人院子裡,得去掃回來。可是這家人不知道。於是,鄰居家人就找來幾個警察,警察告訴這家人:「你家的樹葉刮到鄰居家院子裡了,你去把樹葉掃回來。」這家人趕忙向鄰居道歉,又高興的把樹葉掃回來了。

這事要發生在中國就完了,找警察?至於嗎?道歉?這點事還道歉?想整事是不是?等著吧,下次我讓你看看馬王爺幾隻眼?再說了,中國的警察是那麼好請到嗎?想辦事得送禮,沒禮沒理。

在街上,偶爾會看見有人摔倒了,這時很多人會圍上去,問你:「需要幫助嗎?要不要送你去醫院呀?」素不相識的人多會幫你,那種友愛與誠信度,讓人心裡感覺暖暖的。

在中國,看見有人在街上摔倒了,你敢到跟前嗎?敢伸手扶嗎?我周圍就有這樣的事:一個老人摔倒了,圍了一圈人看也沒人敢扶,有個人伸手想扶時,馬上拿出手機,錄了一段視頻,把證據留好了,然後再問老人:「咋樣?需要幫助嗎?」國情不同啊。

我不是崇洋媚外,只是就事論事,實錄一點社會現象,給大家引以為鑑而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