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貪財害命者戒!(數文)

陸真 整理

【正見網2018年02月25日】

一、還清業債,才能成仙而去

清遠先生講了這樣一件事:

朱某有一個奴婢,長得很粗魯。稍微長大一些後,逐漸變得聰明起來,眉目也漸漸變得清秀嫵媚,於是朱某就把她娶了做妾。這個奴婢十分有心計,處理家裡的事務井井有條,日常生活,柴米油鹽這一類的瑣碎事情,家裡的傭人絲毫不敢欺騙她,如果有所欺騙,一定會被拆穿。她又很善於積蓄物品,凡是她購買、囤積的東西,來年一定會漲價。朱某因為她,家裡越來越富有,逐漸對她用情愈深。

有一天,奴婢忽然對朱某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朱某笑著說:「你是不是瘋了?」開玩笑說出她的小名:「你不是那個人嗎?」

她說:「不,我不是,那個人逃走已經很久了,現在是某地某人的妻子,生的孩子都已經七八歲了。我原本是一隻狐狸,你九世以前,是一個有錢的商人,我是你的會計。你對我很好,而我貪污了你三千兩銀子。冥界把我貶謫做了狐狸,我煉了幾百年的形,幸好得道了。但是由於這個罪孽的拖累,我總是成不了仙。所以正好乘著這個奴婢逃跑的機會,變成她的樣子,來侍奉你,我算了一下,十幾年來,我為你賺來的收入,足以抵過我當年貪污你的錢了。現在,我將要屍解離開了。我走以後,身體必然會顯出狐狸的形狀,你可以吩咐僕人某某,把我埋了。他一定會把我的屍體分解了,割我的皮賣錢。你不要怪罪他。他四世前是餓死鬼,當時我還沒有成道,我曾經把他的屍體吃了。你讓他殘害我的身體,了這個冤緣,才得以散去。」

過了一會兒,她就化成狐狸,倒在地上。就在這時,有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孩,大概幾寸長,從她的頭頂上出來,漸漸地遠去了,相貌卻是另一個人的樣子。朱某不忍心照她說的做,自己把她埋了。結果後來還是被這個僕人,偷偷地掘了墓,把她的皮剝了賣。朱某知道這是以往的因果所致,感嘆良久。

可見,任何人,都要公平正義,沾便宜、傷害人的事,千萬別做。民諺云:「欠債不還,萬事糾纏!」什麼不順心的事,都是業力造成的!

二、貪財害命者戒!

我(紀曉嵐自稱)的舅舅安介然先生說:有一個姓柳的人,和一個狐狸做朋友,感情非常好。柳某原來很窮,狐狸常常接濟他衣食。柳某欠了一個有錢人的錢,打算把女兒典賣出去還債。狐狸為他把債券偷了出來,事情就這樣算了結了。狐狸經常到他們家去,他的妻子和兒女,都和他交談,但是只有柳某,才看得見狐狸的形狀。狐狸迷惑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兒,用符篆也趕不走他,那家招募能夠制服狐狸的人,賞一百兩銀子。柳某夫妻一直都知道這件事。他妻子貪圖可以得到很多錢,慫恿柳某,找機會把狐狸殺了。柳某覺得那樣做太沒有良心了,不同意。

他妻子罵他說:「他能夠迷惑有錢人家的女兒,就不能迷惑你的女兒嗎?昨天他花了五兩銀子為你女兒做冬天的衣服,他的意圖恐怕就在這裡吧。這個禍患不能不除掉。」

於是,柳某偷偷地買了砒霜,買了酒,等機會害狐狸。狐狸已經知道了他的打算。等柳某和鄉鄰幾個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狐狸坐在屋檐邊上叫柳某,先講了他們之間深厚的友誼,然後講了他長期以來照料柳某家的生活,最後把柳某的陰謀具體講述出來,說:「我並不是不能給你製造災禍,只是我們之間交往已經很久了,難道忍心一下子就變成了仇人嗎?」然後狐狸又把一匹布,一捆棉花,從屋檐下丟下來,說:「昨天你的孩子,叫著說太冷了,我答應給她做棉襖,我不能失信於小孩子。」

大家聽了,都覺得狐狸善良,為狐狸打抱不平,都指責柳某。狐狸說:「交朋友不選擇人,也是我的錯誤。世上的人情就是這樣,也沒有必要罵他罵得那麼厲害。我只是讓他知道自己的過錯而已。」說罷,嘆息著,離開柳家走了。

柳某從此以後,都被鄉裡人看不起,也沒有人願意資助他家一點糧食。柳某慚愧不已,柳妻無臉見人。 他們只好半夜帶著孩子逃走了。

尊重生命,尊重他人,不能貪財害命!

三、君子達人,應該寬容仁愛!

吳惠叔說:

太湖有一戶漁民嫁女兒,船劃到湖中央.突然起了風浪,掌舵的師傅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船傾斜得很厲害,眼看就要沉下去了。

大家都互相抱頭痛哭。突然間,新娘從裡面掀開帘子,出來,一隻手把著舵,一隻手牽著船帆的繩索,逆著風浪而行,一直到達新郎的家裡,居然還沒有耽誤結婚的好時辰。

洞庭湖一帶的人,都把這件事當作奇聞來說。也有人認為新娘這樣做,拋頭露面,沒有禮數!

吳惠叔說:「她本來就是漁夫的女兒,每天都在船頭把舵撐船,不能要求她一定要像宋伯姬那樣。我還聽說,我們郡,有一個焦家的女孩,也不知道是哪個縣的人,已經受了聘禮,要出嫁了。有人想要娶她作妾,編了些謠言中傷她,新郎家因此準備離婚。她的父親把這件事情告到官府,但是陰謀者把陷阱計劃得很周密,不但有確實的證據,還有人自己承認是姦夫的。女孩見到事情緊急,竟然請鄰居的婦人,帶著她來到新郎家,到堂上拜見婆婆,說:女孩和婦人不一樣,貞潔還是不貞潔,是可以證明的。我與其在官府派的檢查人員那裡獻醜,依舊被他們誣陷,還不如在母親面前獻醜。她關上門,脫了衣服,讓婆婆檢查。於是,官司就此了結了。這件事和那個掌舵的新娘相比,更加不合禮法呢!但是在非常危急的時候,有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

固執於古禮的人,動不動就要求女人用一死來解決問題,這不是一種好辦法。

我希望君子、達人,應該濟世活人,寬容仁愛一些!

(均據《閱微草堂筆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