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最應該敬重誰(數文)

慧勉

【正見網2017年01月10日】

一、誰成了笑柄?

司城子罕(人名。以下簡稱子罕)出任宋國的國相,他對宋君說:“國家的安危,百姓的治亂,關鍵在於賞罰。賞賜得當,好人會得到鼓勵;刑罰公允,惡人自然會絕跡。若賞罰不當,則惡人結黨營私,蒙蔽君王,來爭名奪利。但有一點很要緊,賞賜是人人喜愛的,這種受歡迎的事,由您親自來做。至於刑罰是人人討厭的,這個黑臉,就由我來扮演好了。”

宋君很高興,說:“好極了,就照你說的。我當好人.你當壞人,這麼一來,宋國的政事,一定能上軌道,絕不至於成為天下諸侯的笑柄。”

於是,宋君只管賞賜。國人則感覺道:刑罰生殺的大權,完全操在子罕手中,便只聽從子罕的命令。

執政才一年,子罕便逐走了宋君,獨攬了宋國的一切大權。

二、最應該敬重誰?

宋國的司城子罕,很敬重子韋,讓他享用和自己一樣的美食和衣服,並且出入相隨,形影不離。子罕一度因罪,離開了宋國。子韋卻不跟著逃亡。

奇怪的是:等子罕重新回國掌權,卻毫無芥蒂的、像過往一樣的敬重子韋。

子罕的一些親信侍從,很有意見,向子罕抱怨道:“您對子韋實在敬重得太過份了!想想看:您逃亡時,他根本不當一回事,不像我們這些人拋家棄子,去跟隨您。現在,您還這麼厚待他,不覺得對我們這些忠心耿耿的人,太不公平了嗎?”

子罕說:“我所以會因罪逃亡,正是因為沒聽從子韋的話!現在能回國復位,還是靠著子韋過往的教誨。所以我當然要加倍敬重他。至於你們這些跟著我逃亡的人,我也感謝你們。但是,說穿了,你們對我有多少真正的幫助和教誨呢?”

三、事實沒變,心情變了!

衛國的國君,很寵愛彌子瑕。依照衛國的律法,未經國君允許,擅自乘坐國君的車子,要處以斬腳的刑法。

有一回,彌子瑕的母親,半夜犯了急病,彌子瑕擅自乘衛君的車子,趕回家去。衛君知道了這事,卻讚美彌子瑕:“真是個孝子,為了救治母親,寧可冒著被斬腳的重罪。”

又有一回,彌子瑕陪伴衛君,到林園裡遊玩,彌子暇摘了桃子,咬了一口,覺得味道很甜美,隨手遞給衛君吃,衛君卻很高興的說:“彌子瑕真的很愛我,吃到好桃子就想讓給我,完全忘了這桃子他已咬了一口。”

後來,彌子瑕失寵了,因故得罪了衛君。衛君說:“彌子瑕太可惡了,曾經擅自乘坐我的車子,又把他自己吃剩的桃子給我。”

其實彌子瑕對衛君的行為,並沒有改變。但以前被讚美,而後來被責罪,改變心情和態度的,其實是衛君。

(均據西漢劉向《說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