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郭子儀功高不震主

黙安

【正見網2017年01月01日】

安史之亂平定後很多年,天下安定了,但各地軍閥藩鎮,卻強大起來,不時出現叛亂的事件。當年郭子儀的下屬,有一名大將,名字叫僕固懷恩,此人在安史之亂中,立過戰功。後來,因不滿意唐王朝對他的待遇,而發動叛變,派人跟回紇和吐蕃聯絡,欺騙他們說:“郭子儀已經被宦官魚朝恩殺害。”要他們聯合起來,反對唐朝。

紀元765年,僕固懷恩帶領回紇和吐蕃數十萬大軍,進攻長安。僕固懷恩到了半道上,得急病死了。回紇和吐蕃的大軍,繼續進攻,唐軍抵抗不住,回紇、吐蕃聯軍,一直打到長安北邊涇陽(今陝西涇陽),長安也受到了威脅。

唐代宗和朝廷上下都震動了。宦官魚朝恩勸代宗再一次逃出長安。由於大臣們的反對,才沒有逃走。大家都認為,要打退回紇、吐蕃,只有起用郭子儀。

那時候,郭子儀正在涇陽駐守,手下沒有多少兵力(已被佞臣壓抑),根據偵察到的情況,回紇和吐蕃兩支大軍,雖說是聯軍,但是也在鬧不團結。他們本來是僕固懷恩引進來的,僕固懷恩一死,誰也不願聽誰的指揮,兩股力量,捏不到一塊兒去。

郭子儀知道了這個情況,決定採取分化敵人的辦法。回紇的將領,過去跟郭子儀一起,打過安史叛軍,有點老關係。郭子儀就決定先把回紇將領拉過來。

當天晚上,郭子儀派他的部將李光瓚,偷偷地到了回紇的大營,去見回紇都督藥葛羅。李光瓚跟藥葛羅說:“郭令公派我來問你,回紇本來和唐朝友好,為什麼要聽壞人的話,來進攻我們呢?”

藥葛羅說:“郭令公還活著?聽說郭令公早已被殺,你別騙人了。”

李光瓚回來報告郭子儀,說,回紇都督藥葛羅聲稱,要是郭令公真在此地,那就請他親自來見個面。郭子儀說:“既然這樣,我就自己去走一趟,也許能夠說服回紇退兵。”郭子儀帶著幾個隨從兵士,騎馬向回紇營的方向走去。兵士們一面走,一面叫喊:“郭令公來了!郭令公來了!”藥葛羅和將領們,目不轉睛望著來人,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啊,真是令公他老人家!”說著,大夥一起翻身下馬,圍住郭子儀下拜行禮。藥葛羅很抱歉地說:“我們受了僕固懷恩的騙,以為皇帝和令公都已經死去,中原沒有主人,才跟著他上這裡來。現在知道令公還在,哪會同您打仗呢?”郭子儀說:“吐蕃和唐朝是親戚關係,現在也來侵犯我們,掠奪我們百姓的財物,實在太不應該啦!我們決心要回擊他們。如果你們能幫我們打退吐蕃,對你們也有好處。”

藥葛羅聽了郭子儀的話,連連點頭說:“我們一定替令公出力,將功補過。”

藥葛羅跟郭子儀起了誓,祭了酒,雙方訂立了盟約。

郭子儀單騎訪回紇大營的消息,傳到吐蕃營裡,吐蕃的將領們,害怕唐軍和回紇,會聯合起來襲擊他們,就連夜帶著大軍撤走了。

這是郭子儀“武”的一面。下面說“文”的。

唐末藩鎮割據,君臣互相猜忌,文臣武將皆感自危,甚至連私下的交往,都深覺恐懼。一些人怕引起別人的懷疑,恨不得躲入深宅,與世隔絕,和誰也不相往來。在眾臣之中,唯有汾陽王郭子儀與眾不同。郭府每天大門敞開,任人出入,他竟不聞不問。

有一次,他麾下一將軍,離京赴職,前來告辭,看見他在夫人和孩子面前,有如僕人一樣隨便,甚感驚訝。郭子儀的兒子們,也覺得父親做得太過分了,勸他說:“您功業顯赫,但不尊重自己,不管尊卑貴賤,都隨便進入你的臥室。古代的聖人和權臣,也不會這樣做。”郭子儀笑著對兒子們說:“你們怎麼知道我的用意?我有馬五百匹,部屬僕從千人。如果我修築高牆,關閉門戶,和朝廷內外不相往來,倘若與人結下私怨,再有嫉賢妒能之人挑唆,那我們全家的大禍,也就不遠了。現在,我坦蕩無邪,四門洞開,縱有人讒言污我,也找不到藉口加害。”

郭子儀不但在家中如此,在朝中,也處處表現得坦蕩無私。魚朝恩曾請他同游,有人告訴郭子儀,說魚朝恩準備害他。當時有將士三百,紛紛要求隨同保護。但郭子儀臨行時,卻只帶幾名家童。魚朝恩感到奇怪,郭子儀便以實言相告。魚朝恩撫胸流涕,惶恐地說:“像郭公這樣的長者,誰還能懷疑呢!”

另有一則故事,是在郭子儀的晚年,他退休家居,以縱情聲色來排遣歲月。那個時候,後來在唐史《奸臣傳》上出現的宰相盧杞,還未成名。有一天,盧杞來拜訪他,他正被家裡所養的一班歌伎們包圍,正在得意地欣賞玩樂。一聽到盧杞來了,他馬上命令所有女眷,包括歌伎, 一律退到大廳會客室的屏風後面去,一個也不准出來見客。他單獨和盧杞,談了很久,等到客人走了,家眷們才出來,問他:“你平日接見客人,都不避諱我們在場,說說笑笑。為什麼今天接見一個書生,卻要這樣的慎重?”郭子儀說:“你們不知道,盧杞這個人,很有才幹,但他心胸狹窄,睚眥必報。長相又不好看,半邊臉是青的,好像廟裡的鬼怪。你們女人們最愛笑,沒有事也笑一笑。如果看見盧杞的半邊藍臉,一定要笑,他就會記恨在心,一旦得志,你們和我的兒孫,就沒有一個人活得成了!”

不久,盧杞果然做了宰相,凡是過去有人看不起他、得罪過他的,一律不能免掉殺身、抄家的冤報。只有對郭子儀的全家,即使稍稍有些不合心意的事情,他還是予以保全,認為郭令公非常重視他,大有知遇感恩之意。

郭子儀這個人很能幹,他數次拯救李唐王朝於水火,但每次打完仗後,即離開軍隊,回到自己的家裡“龜縮”,也不再與朝臣、部將們來往。所以李唐皇室,非常信任他。雖然他有韓信、文種一樣的功勞,最後卻得以善終,所以郭子儀絕非尋常的武夫,他在保護自己方面,很有張良一樣的智慧。也就是說,他有將做官的文武張弛之道,運用自如的能力,他真正做到了“達”則兼濟天下,“退”則獨善其身。

文武之道,一張一弛,進退自如。很多大人物不善於自卑居下,最後不但性命不保,還落個“逆賊”的罵名。古人云:“功大而心小,居安而念危。”像郭子儀這樣,居功不伐,處事周密,不怨天、不尤人的例子,實在很少。郭子儀的作為,處處合乎老子的“謙卑不盈”的哲學,可謂精明的保身之道。

(事據《唐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