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理解(上)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3月07日】

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目前正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中頂住了迫害,一步步已經接近尾聲了,邪惡因素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了。從整體情況看,大法弟子在成熟中走向圓滿已經不成問題了。目前要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救度更多的世人!救度眾生!這就變成了大法弟子一件很大的事情。」(《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們學法組有十幾個學員。對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我們學法組成員的表現差異很大,簡單分析如下:

有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完全按照大法來要求自己,具有強大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把救度眾生的事時刻牢記心頭,多少年如一日,踏踏實實的救人,不辭辛勞、不畏艱險、不忘歷史的重託,兌現著史前的誓約;

而有的學員就做的不是那麼好,他們也知道不救人是回不去的,所以多少也做一些救人的事情,但不是那麼用心、也不是很投入;

還有的學員深深的知道大法好,也願意付出,但是由於怕心很重,很多事情不敢去做,自私的本性阻擋了救人的步伐。他覺得沒有危險的事情就做,認為不安全的事就避開。很有限的在做,用一句俗語來形容,叫作「打擦邊球」;

還有的學員出錢不出力,願意長期拿錢出來給資料點救人,但不去講真相,也不發《九評》。基本上沒什麼行動;

最差的人則表現出——只想從大法中得好,對救人的事情啥也不做,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在走。

種種情況,不一而足。當然,我知道,這些現象在本地區以致中國大陸都是存在的。

有一次我們組一起學《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時,大家都感到了救度眾生、兌現誓約的嚴肅性。師父在這次講法中說:「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象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

通過學法,有些在救人上做的不好的人還是有所觸動。然而大家在切磋的時候,雖然都知道不救眾生和違背誓約的後果,但是有人還是突破不了自身的障礙,也不想改變自己的現狀去奮起直追,去大力救人。而是抱著僥倖的心理在法中去找為自己開脫的法理,他們想到了一點,就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那意思是說雖然我沒救那麼多人,可是也做了一些好事,到了結束的那一天,即使修不了那麼高,也應該能得到一定的果位吧!

關於這一點,我們知道,在《法輪功》一書中,師父說過:「你付出多少,你就能得到多少。」 在《轉法輪法解》中師父說過:「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這個法理,師父多次講過。但是,修煉是講究「正悟」的。怎麼理解這個問題呢?

大家在交流中認識到了一個情況,就是這個「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是有一個前提的,必須是在圓滿的基礎上才能得到你該得到的。因為師父講過:「當然,個人圓滿是第一位的,你圓滿不了那什麼也談不上。」師父還講了:「你要不能圓滿,一切都是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那麼,大家想一想,要想達到圓滿的境界是那麼容易的事嗎?如果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不了立下的誓約,咱們也能夠圓滿嗎?憑什麼圓滿呢?誰允許你圓滿呢?!不但圓滿不了,「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新經文》(上)〈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這麼大的罪,怎麼處理?!舊勢力能放過這樣的人嗎?!

師父還告訴我們:「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你們必須得去救度眾生,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才能使這件事情不落空!」(《新經文》(上)〈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師父在這裡連續講了三個「必須」!那麼,我們如果做不好就不可能圓滿自己!這一點是肯定的。我們完成不了自己使命的話就會使這件事情落空!

咱們有些學員對於大法修煉、救度眾生、兌現誓約、完成使命等等問題的嚴肅性、重要性、緊迫性還遠遠認識不足,理解不深甚至意識不到!在這裡,我想按照自己所能認識到的情況簡單歸納一下:

一、每個大法弟子所承擔的責任有多大?要救度的生命有多多?這是一些修煉人所不太明了的。

大家知道,很多大法弟子的來源層次是極高極高的,師父說:「層次越高你的責任越大,越高就代表著更龐大的天體更加眾多的生命,你將對那裡負責。」(《北美巡迴講法》)

我們不僅責任很大,大法弟子在無計其數的宇宙層次的層層下走中,還在不斷的與各個層次、各個天體大穹的眾神、眾生結緣、並接受他們的囑託——得法以後還得要救度那許許多多天國世界的各個龐大的生命群……

總之,我悟到,每個大法弟子所要救度的眾生是極其巨大的、無法計量的多,那個多的程度是不能用人的思想去想像的!為什麼說「責任重大」呢!因為這裡面還有一個時間的限制。師父說過:「正法是有時間限制的。」(《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師父還說過:「但是修煉有截止的那天。真相一顯,什麼都截止,那就不容你再修了。」(《北美首屆法會講法》)大家想一想,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怎麼完成使命呢?!——唯有抓緊!

我們不但要抓緊分分秒秒的時間去救人,而且更應該認認真真的、想各種辦法、利用在常人中所學的知識、更要運用大法為我們開啟的智慧竭盡全力的去做才行!!

然而,咱們有多少人能認識到這些呢?有的人雖然說起來好像三件事都在做,但卻是漫不經心的、不當回事的在對待。平日裡優哉游哉,懶散鬆懈的,對救人救的多與少毫不介意。根本就不具備那種強大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更沒有那種時間有限的緊迫感。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還講了:「大法弟子,你的眾生你也不救了,無量的眾生等著你救呢,你也救不了了,有時會和常人一樣不注意。你覺的簡簡單單的事,你覺的你的一舉一動、想法都很自然,都很簡單,這沒什麼呀?這有什麼呀?什麼叫沒什麼?!你的責任重大!怎麼是沒什麼?!你就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你不修煉,你都是犯極大的罪!因為你不救你該救的眾生!!你對史前你簽的約你不兌現!!不是這樣的問題嗎?!我以前講法從來沒有用這個口氣跟你們講過。師父心裡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

要知道,這宇宙中對每個大法弟子所寄予希望的生命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這一點,咱們有些學員確實意識不到,那麼,在意識不到的情況下做法可能也就不同。直到最近的過年期間,還有學員居然有閒心開著車出去旅遊好多天,不僅沒有時間的緊迫感,甚至還對「宇宙的垃圾站」、對這最骯髒的地方似乎還挺感興趣的。你要是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真實情況的話,你要是看到自己最終要承擔的責任的話,你要是看到自己違約後極其可怕與痛苦的結局的話,你還有心思去玩嗎?你敢嗎?!

雖然看不到真相,可是在大法中都講到了,怎麼就不悟呢?

師父早就說過:「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什麼?都在為了什麼活在這裡?就在等著這幾年!而有的學員卻在這幾年中荒廢著生命,不知道抓緊,而你卻肩負著眾生與歷史那麼大的責任!(《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其實,這件事情已經容不得我們再有絲毫的懈怠、容不得我們步履蹣跚、踟躕不前了。

二、大法弟子當初是怎麼立的誓約呢?

可能有的煉功人還不一定清楚。

很多有功能的同修都看到了,明慧、正見等網站上都有文章講到了,大法弟子立的誓約裡都有一個共同的說法,那就是——「如辱使命,形神全滅。」

從神話小說《蒼宇劫》中,可以看到一些描述,例如:

「......願隨聖王下走人間,我願為聖王弟子,得此大法,我必追隨聖王左右,無論未來人間多少險惡、惡毒,我必不相棄於法,我必游化四方,度化有緣,我必助聖王完成救度,若違背此誓,......願形神全滅,永不回法界—— ……」

三、違背誓約,毀掉眾生的後果極其嚴重

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有一個問題是這樣寫的:

「弟子:如果大量的大法弟子沒有圓滿,正法進程結束了,那這些大法弟子會怎麼樣?會留下來繼續修煉嗎?

師父:怎麼樣哪,我也不能說。一碼事是一碼事了,怎麼立的誓約一般就怎麼辦了,沒有第二次機會,沒有第二次機會。」

我們大法弟子誰都知道,如果欺騙師尊、違背誓約那是何等的大罪呀?!那個後果可想而知是極其可怕的。

我們在切磋交流的時候還有同修談到了最後的大審判,這也是我們應該重視的一個問題。師父在法中講到:「但是他們安排的最後審判不只是審判那些個起反面作用、負面作用的和做了壞事的,起正面作用的也將面對這個問題。怎麼面對?比如正法中你在正面起作用中盡職盡責了嗎?再如有來當大法弟子的,你發的願是什麼?你兌現了自己的願沒有?創世主要求的是什麼?你按照創世主要求的做了沒有?你當初發的願沒有兌現,你沒有按照創世主要求的去做,你就沒有完成你應該做的,你欺騙了主,因為你使當時的局部環境、使正法的進程與沒得救的眾生造成的損失、使宇宙的不同層次的損毀,這得負責任的。」(《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記得前些年,有一位大法弟子在切磋時說道:那些學員不去救度眾生,實際上跟殺人害命的性質是一樣的,沒有區別。我當時還覺得這話講的太重了,有點過激。可是現在回想起來,我倒覺得他的話說的不算重。

我們都知道一個理——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作為大法弟子如果不去救人,或者對這件事做的很少,那麼無量無際,無量無計的生命就將面臨著毀滅。而他們卻是很珍貴、很珍貴的生命。正如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的那樣:「那些世人,大家想想,神早就都知道這個地球在正法時期會被邪惡污染到什麼程度、破壞到什麼程度,他們冒著天膽,從一個偉大的、神聖的、高潔的神,跳到這個糞坑裡來,跳到這個骯髒的世界裡來。過去誰敢來?他們不就是抱著對大法一旦洪傳就能夠得救的這種信心來的嗎?!就這樣的想法,這么正的念,對於大法這麼信任,作為大法徒、大法弟子來講,不該救度他們嗎?而且他們背後都有龐大的生命群的,都是神,也許將來會是你正果範圍內的眾神、眾生呢。」(《新經文》(上)〈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可是,我們有的學員卻沒有盡力或者根本就不去救他們!!甚至有個別人還要打擊那些做的好的大法弟子,說人家是「幹事心」、什麼「工作狂」之類的話。這是什麼性質的問題?你把自己擺放到什麼位置上去了?
……

我們大法中還有一個法理,就是師父在《精進要旨三》〈警醒〉中講:「我一直在說,這宇宙中有個理,無論什麼生命、誰做了什麼事都得面對,誰造成的損失誰償還,特別是在正法期間更是如此。」

師父還講過:「慈悲是在大劫前的表現,正法是嚴格無情的。」(《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師父還講過:「冷靜的想一想,那些沒做好的,千萬別因為無理智與人的執著毀了自己的永遠。」(《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因為他們圓滿後都是神,圓滿的在新的歷史之前都得從新擺放位置或更新或被歷史淘汰。」(《紐西蘭法會講法》)

還有的學員認為,即使是做的再不好,師父也會讓我們回去的,只不過面對的是空空如也的世界……

師父慈悲,會讓有些修煉的人回去。

但是,我個人理解,那也不是象有人想的那麼簡單,很多學員還沒有認識到「慈悲與威嚴同在」以及「欠了就得還」的法理的深刻涵義!有些人想當然的認為「違背了立下的誓約也好」、「完不成使命也好」、「造成局部宇宙的損毀也好」、「死去了無量眾生也好」,都無所謂(因為眼下還看不到兌現的情況),到時候一拍屁股就可以走了,回天上去了(有人還巴望著快點結束呢)。真的是那麼容易嗎?!

人在常人這個空間就是在迷中,人在迷中有很多事情都是認識不清的。但是大法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我們這件事情的嚴肅性哪!為什麼就不聽師父的話呢?

我們有些學員,在拿著書學法的時候,也能感覺到修煉的嚴肅性,做的不好的人甚至心裡還有些害怕。可是等放下書,一回到常人中,馬上就不當回事了。馬上就「三下五除二」似的——管他呢!想幹啥就幹啥。今天的人哪!實在是太現實了;太不悟了;太姑息自己了;太不負責任了!——咋辦哪?對看到的這些情況,我深有感慨。

這些年來,就是因為有很多學員不聽師父的話,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重視修煉的嚴肅性而被舊勢力奪走了生命(僅我們周圍發生的就已經不少了)。而當人一旦離開這個空間的時候就清醒了,等到明白的時候也就晚了。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叫做《完成不了使命的悔恨》,我想推薦給大家都看一看。

從我個人觀察身邊學員以及本地區的一些同修,有些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令人讚嘆!而有部分人對救人的事情做的很不好,雖然在表面上有這樣那樣的原因,但是從根子上講,就是一個「私」在作怪。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 (《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我在想,不管你是怕心也好、懶惰也好或者是不願付出也好,這都是不符合新宇宙要求的。那麼帶著這些不好的東西你能返回天國世界嗎?!帶著這麼重的私心能允許進入新宇宙嗎?!比如說:

同樣是得法修煉的人,人家不畏艱險、不懼迫害的在救人。你卻因為怕心躲起來了;

同樣是得法修煉的人,人家不辭辛勞、起早貪黑的在救人。你卻因懶惰、貪圖安逸而很少去做;

同樣是得法修煉的人,人家出錢出力、大量投入到救人中。你卻在考慮怎麼賺錢、放不下兒女情長、甚至還想著在常人中怎麼把生活過得更好一點。

同樣是得法修煉的人,人家大年初一就到資料點吃著方便麵趕做資料;或者去發《九評》、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救人;或者抓緊這個機會去向親朋好友講真相。而你卻在大吃大喝中、遊山玩水中或者蒙頭大睡中過了一天又一天。

相比之下……?!

《轉法輪》中指出:「有的人私心大、有的人私心小。」大家同修一部法、同煉一種功,可是人與人之間的差別怎麼就那麼大呢?

我們所有的修煉弟子,都在宇宙眾神的直視下,有著各種各樣的表現,將來到了那一天都能同樣的得到正果嗎?!

敬請三思!!!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