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以德報怨》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14日】

欣怡漂亮開朗,從事會計工作。婚前就有多年的胃病,還有頸椎增生、鼻炎、肩周炎等多種病。因為如同弱不禁風的林妹妹,所以總想找一個體貼、關心自己的夫君成家。

後來嫁給一個教師國紅,滿以為幸福從此。哪知,他的脾氣很大,什麼都是自己說了算,稍不順意,就發脾氣。為了維持這個家,欣怡總是小心翼翼,忍氣吞聲,變的沒有了主見,精神的壓抑使胃病更加嚴重。

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有幸得到了《轉法輪》,從書中得知了人來到世上做人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道德昇華後才能返回高層宇宙空間中真正的美好家園。從此人生有了目標,明白了做人為何這麼苦。

世界觀也發生了變化,從此不再為名利而爭而鬥,從心底裡說:我要修煉,要做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按照大法真、善、忍去嚴格要求自己修心性,做到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轉法輪》)。

不知不覺的,胃不痛了,頸椎、肩周也不痛了。《轉法輪》這本書才看到一半,所有病都消失,二十年過去了,不用吃藥,也不見復發。

欣怡認定這就是自己從小就在尋找的大法大道,只有大法才能使自己脫離苦海。所以無論多難都咬緊牙關,都用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的法理去克服困難。

在大魔頭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後,魔難接踵而來。丈夫國紅由於相信中共的欺世謊言,加上三十幾年共產邪教有意宣傳的無神論洗腦毒害,根本不相信大法,所以在家裡也發瘋般迫害欣怡。

在二零零四年春的一天中午,夫婦二人正在同桌吃著飯,國紅突然將一盆熱湯潑在妻子頭上。原因竟是因得知一位年近八旬的修煉人來看過欣怡。

怡當時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跟他一般見識,於是忍了下來,想到師父說的「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心裡原諒了他。完全放下了怨恨心。

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份一天,因一件小事,國紅象失去理智般對妻子大打出手,把欣怡的鼻子、嘴唇打破了,出了很多血,去醫院,鼻子被縫了十多針,嘴唇縫了七、八針,這期間夫家沒一人前來慰看。出院後,丈夫竟然連伙食費也不給。

因一段時間以來欣怡只是在家相夫教子,沒有出去工作。此時因臉上之傷,一時很難找到工作,沒有了生活來源,困難可想而知。

到了四月份,突然收到法院的傳票,國紅把其起訴到法院,要求離婚,騙兒子值班,搬了出去。只有欣怡和兩個孩子在家。

為了達到離婚的目地,硬逼欣怡離去,還給娘仨斷水電停交房屋貸款,什麼招數都使絕了,還跟公司員工造謠說妻子挪用了他六、七萬元。

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因中共搞迫害,夫妻竟然反目成仇,這就是共產黨歷次運動破壞家庭破壞社會的鐵證。

欣怡想:他的行為就是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啊!

這怎麼活呀!似乎已經到山窮水盡的絕境。但是欣怡下定決心:我中華民族的美德就是道德勝過生命,沒有道德就是沒有生命,無論如何自己決不放棄真善忍。

國紅又有了外遇新歡,為了達到離婚目地,在起訴書上以欣怡煉法輪功為由,夥同中共專職迫害大法的「六一零」非法機構把一樁離婚案變成一樁所謂政治案,企圖利用法院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達到他的目地。

可惜他的算盤打錯了,人在做,天在看。大法對人慈悲有多大威嚴有多大。當國紅摟著小三盡情的放蕩,咒罵著善良的妻子時,不成想,神靈已對其憤怒了。

因他參與迫害大法,二零一零年一月遭了惡報,突然腦出血,偏癱,左手呈挎籃狀,走路一拐一拐的。

一個正欺負妻子耀武揚威的鷹熊,前十二天還在精神十足的惡罵大法的人,突然就變成口齒不清,偏癱了!善惡有報,真的絲毫不差。而在此時,他那個相好的情婦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才傻了眼,作夢沒想到自己竟有這樣下場。

正當他生不如死時,溫柔賢惠的欣怡把他接回了家,服侍他。

開始以為他如此,要人服侍了,態度會變好一點,脾氣會改變,可低估了馬列邪教信徙的魔性。

在這期間,國紅的公司關門大吉,欠了一屁股債,債主將其也告上法庭,因怕他無法償還,連欣怡也告上。法官找來讓其還錢,而國紅死豬不怕開水燙,躺在床上,不理法官。

法官只好找到欣怡,讓她替丈夫還債。

欣怡心中的苦啊!真的沒法形容。畢竟是沒圓滿的修煉人,有時也突然升出恨來:本來是他先提出離婚,如果當初順水推舟多好,多輕鬆啊,現在真是自找苦吃,真恨自己心太軟!

但冷靜下來後又慈悲心起,想到師父大法,儘量排除人心的干擾,為了他生命的永遠,忍了。

欣怡登時心性修煉達到更高深層次,現在很多時候真的做到了師父所說的那種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的那種修煉者之忍。

把心擺正,調整好心態,放淡名利,除了生活上服侍丈夫,儘量不刺激他,並苦口婆心的跟他說道理,使他認清迫害大法的嚴重性。

終於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二零一六年下半年的一天,國紅向大法師父請罪,承認自己罵大法師父、罵大法是犯罪,打人、罵人是錯的,並在明慧網發表了《嚴正聲明》。

到年底還主動看了師父講法錄像,為自己的得救打下了基礎。欣怡非常感慨,師父多慈悲啊,連一個對大法犯了大罪的人都救度。

再說其小姑子,同樣由於受無神論的洗腦影響,聽信中共對大法的造謠謊言,反對欣怡學大法,並恨的咬牙切齒。大家想想:欣怡也沒招惹她,法輪功也沒惹她,為什麼竟恨到如此?可見共產邪教惡到何種地步。

這些年,她也從欣怡的言行中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高尚風範,從敵對到佩服,由衷的道:「只有你能容忍我哥的脾氣,要是我早離了!麻煩你照顧他了。」

欣怡回顧這二十年的修煉歷程,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回過頭來看看,過程只是魔煉了自己的意志,讓自己從一個沒有主見、性格懦弱的弱女子到一個家中的頂樑柱,是師父慈悲,用大法洗淨從塑了自己。

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修煉,心胸開闊,性格開朗了。覺的自己象年輕人一樣,充滿活力,每天只睡不到五小時,一天到晚都不覺的累,心情愉快。

家人、同事很願意跟她相處,感覺跟欣怡在一起沒有什麼壓力、心情愉快。這也證實了師父說的:「佛家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別人會跟著受益,能給別人無意中調整身體、治病等等。」(《轉法輪》)

註: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