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紅色之旅」車禍給人的警示

誠宇

【正見網2018年05月26日】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共左派網站《烏有之鄉》及中共左派精英,組團去朝鮮紅色旅遊,名為「朝鮮紅色之旅」。一行共三十四人,在去上甘嶺回來的路上,發生了一場重大車禍,造成三十二人死亡,兩人重傷,可謂全軍覆沒。

人死了,人們應該寄予哀悼,這是人之常情。可是如果以欺騙國人為己任,並且樂此不疲的人遭遇災難了,人們就會說老天有眼。我們倒不是對死者幸災樂禍,只是感到一個生命來到世間,就這樣被中共欺騙,而且又用中共騙人的那一套經過加工後再去欺騙國人,最終落得慘死的下場感到可悲。

這麼一場重大車禍,震驚國際社會,連朝鮮勞動黨黨魁都親到車站送別亡靈,可見這樁車禍中死難者的身份之高,用中共的話講,這些人都是中共的紅色精英。然而中共卻對這場車禍諱莫如深,對死難者的身份捂嚴蓋死,生怕被人知曉。其實中共最擔心的是民眾對此作出「惡有惡報」的評判!

世界上除了共產國家之外,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是相信神的,相信神在看護著一切。那一場場車禍哪有偶然的呢?人不信神,是人的問題,並不等於神不存在。那些違背天理,嚴重禍亂世間的人,神也不會容許他們永遠為非作歹下去。

就像朝鮮的這場車禍,那是天降罪於人。大家知道,中共的這些左派,極力推崇的是毛澤東與中共的歪理邪說。他們不是從人性的角度,而是從中共黨性的角度誤導國人。就像韓戰,當時的情況根本不是美國打到了鴨綠江,威脅到什麼新中國了,這完全是中共的杜撰。去年,中朝關係交惡時,《人民日報》就刊文說:「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統一半島,半島怎麼會爆發戰爭?中國捲入其中,付出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引發了中美長達二十年的對抗,甚至使兩岸問題擱置至今,中國承擔了朝鮮當年『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這等於變相承認了中國捲入韓戰是一場失誤,因為金日成發動的是一場非正義的戰爭,而中國軍人只不過是在為金日成當炮灰。可是時隔不到一年,中朝關係稍一好轉,這些人立馬就跑到朝鮮,說是去紅色旅遊,其實就是要藉此鼓譟一番,重新將中共過去的罪惡洗白,好為共產主義再唱讚歌。那上甘嶺上死去的中國軍人,是被中共以「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口號欺騙去的,死在異國他鄉的冤魂被中共當成英雄誤導了中國人幾十年。

在中共的欺騙下,許多中國人變成了徒具人的外表,而喪失了道德的變異人。罪魁禍首雖是中共,可那些痴迷中共的國人不也是處在了極其危險的境地上了嗎?「天滅中共」絕非戲言!發生在朝鮮的這場災禍,是對所有仍在痴迷中共者的一個警示!

在明慧網上有很多因痴迷中共遭到惡報的例子,這類的車禍也有很多。我們看幾個例子。

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七十來歲。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衊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呂鴻儒攜妻、女兒、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國道上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倆口、小倆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嘴被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黑龍江省雙城市單城鎮政久村法輪功學員董連太,被單城鎮派出所和鎮幹部綁架。董連太被非法抓捕前約兩個月就已經聽說自己是被鎮委定下要重點迫害的對像了。

董連太是騎著自行車無緣無故被綁架的,同時還遭到鎮派出所民警范子民及鎮政法委書記陳超武的非法抄家。董連太被非法拘留後,又被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勞教所警察使用暴力與酷刑逼迫董連太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他們曾強迫他上老虎凳、插管灌芥末油、灌濃鹽水折磨。在一次灌鹽水時,董連太請求獄醫少放點鹽,他的胃和食管已經被鹽水刺激的無法承受了,獄醫不但沒少放,抓起一把鹽又放入灌的鹽水中,折磨的董連太加劇咳嗽,晝夜難眠,腹部、胸腔內高燒,昏迷。

在董連太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長林子勞教所打電話讓家屬開證明去接人,家人和親屬到鎮政府求鎮書記關文良。關文良說:有病了,長林子不要我也不要。遂把家屬攆出了他的辦公室。在人快不行時,長林子勞教所把奄奄一息戴著手銬的董連太送到了單城鎮。董連太被家人接下車時,勞教所一警察說:趕快送醫院檢查。董連太回到家的八天中嘔吐出象潰爛的柿子一樣的東西,腹內高燒疼痛難忍,於九月十九日晚含冤離開人世,年僅四十五歲。

董連太被迫害死了,那些作惡者的惡報也就來了。半個月後,也就是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單城鎮中共邪黨幹部一行五人,自駕豐田車去哈爾濱市,途中與一輛大貨車相撞,造成重大車禍:二把手高志武(男,三十八歲)、三把手政法委書記姜文超(男,三十二歲)、四把手副鎮長薄建夫(男,三十四歲),在車禍中當場死亡;一把手關文良(男,四十八歲),車禍中失去一隻眼睛、一條腿,一隻胳膊被撞斷,副鎮長陳超武(男,三十六歲),一條腿撞成粉碎性骨折。

這場重大車禍發生後,很多人都清醒了,包括周邊鄉鎮的農民與中共幹部,大家都認為這是迫害法輪功得到惡報了。如果沒有對董連太的綁架,董連太何至於死。在家人懇求關文良開個證明時,關文良竟然拒絕,還將家人趕出辦公室。這些共同決定要重點迫害董連太的中共基層官員,他們殘害好人的目的達到了,可是相應的惡報也就在不遠處等著他們了。

基層官員遭到類似惡報的有很多,例如湖南省懷化市洪江市灣溪鄉邪黨書記肖平、政法書記周喜剛、鄉長張勇泉,帶領鄉幹部多次惡毒誹謗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五一」前夕,他們發動鄉幹部到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中翻箱倒櫃搜查,抓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到鄉政府毒打,逼供說他們是「反革命」,強行簽字,不准外出(包括打工、走親戚),關進拘留所。不到三個月,惡報就找他們去了。同年七月二十五日,鄉黨委一行七人出車禍,肖平、周喜剛、張勇泉與司機四人當場死亡、面目全非。

當然,那些直接迫害法輪功的基層警察遭到惡報的例子就更多了。例如,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河北省邢台市南宮市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又一次大規模的非法抓捕,幾百名法輪功學員被抓到看守所和拘留所迫害。惡警還勒索每人二千元至五千元不等,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送到邢台市洗腦班,每天勒索生活費五十元。四十天後,七月五日凌晨四時三十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南宮市公安局刑偵三中隊隊長徐保榮和手下五人遭遇車禍,惡警徐保榮、李學斌和另一人三人當場死亡,另外三人重傷。《邢台日報》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頭版有相關報導。

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指導員朱曉濤,三十四歲,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就連白髮蒼蒼的老人也不放過。光在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就非法勞教十七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兩對夫婦。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勸善都不聽。二零零八年十月,上司以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給他們放假,去山東旅遊。他開車帶了六人撞在石頭上,兩人當場死亡,五人重傷,他內臟出血,汽車報廢,賠償人家五十萬元。

中共上級用金錢鼓勵著手下的人迫害好人,其實是在把他們往地獄裡面送。看著是叫他們度假,是領導對他們的恩賜。可是作了惡後的惡報呢?就在領導讓他們旅遊的路上等著他們咧。

還有一些普通老百姓,被中共欺騙得昏頭暈腦,最後不但自己遭惡報,連帶著家人也遭了殃。例如,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八公裡社區錢家寨居民錢正光,多次詆毀謾罵法輪大法。遇到法輪功學員他就用一種幸災樂禍的語氣跟法輪功學員說話,嘲笑他們。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法輪功學員還專門找他們一家講真相,他們不但不聽,反而說法輪功不好。三個月後,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他們一家八人開上自家的車去吃酒,在貴遵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造成四人死亡、一人重傷、三人輕傷的重大傷亡事故。事後他女婿說:當時不知怎麼回事眼前發黑,車子會自己調頭。

還有一些車禍很蹊蹺,有些人在車禍中受重傷,可同車的人卻安然無恙。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我們看下面這個案例:

二零零二年,河北臨城縣法輪功學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拘捕。臨城縣警察在綁架他們回來的路上發生車禍,價值三十萬元的豪車撞的稀巴爛,四個警察不同程度的重傷,有斷胳膊的,有斷肋骨的,有頭破血流的,而法輪功學員卻沒事。他們深感奇怪,就問法輪功學員:我們都坐一輛車,我們四個警察都受重傷了,你們卻一點事也沒有,這是怎麼回事?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我們在講真相救度世人,在做最好的事,而你們卻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必然遭報應,這是天理。

在這樣一個亂世中,是誰在不計任何報酬,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世人真相呢?這不也是一種天象的表現嗎?那些痴迷中共、迫害詆毀法輪功的人,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地勸你們,你們怎麼還不醒悟呢?你知道惡報哪一天會降臨到你頭上?靜下心來,用自己的本心去體悟一下法輪功學員所講的真相,為自己的未來作出明智的選擇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