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的行動就是最好的「真相」

大陸大法弟子 福臨


【正見網2018年05月29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師尊說:「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你用不著去講太多,我的大法是給今天大法弟子講的,不是給常人講的,不要注重太多人怎麼想的。只要你們在人世間能夠走正自己修煉的路,誰都會正視你。」(《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按著師尊的要求:在家、在單位、在社會交往中都要做個好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我們的行動就是最好的「真相」。下面將不修煉的常人對大法弟子的評價匯報給師尊和同修們,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們指正。

農村老人說:法輪功就是好

師尊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我們在哪裡都是好人」。我地區有個男同修,姊妹兄弟五人,他排行老三,由於修煉法輪功,進京為法輪功朦冤說句公道話,被中共無辜冤判「勞教」三年。出來後工作也沒了,經濟條件更是別提了。二零一三年的初冬,他回家探視在農村居住接近八十歲的老父親,晚上爺倆嘮嗑到很晚,老父親睡著了,這位同修凍得睡不著覺。就在想:師父要求我們修煉人要對眾生都好,這位老人即是眾生,也是我父親。我要給他按個爐子,讓他住暖和一點。

第二天他就買了爐子和煙筒,正在安裝的時候,他的侄女來了,看到叔叔在安裝爐具,就說:「叔叔,多買點菸筒,在房裡煙筒長一些,散熱就會多一些,屋裡就暖和了。」男同修想:我也知道,可這不得多花錢嗎!自己現在是「囊中羞澀」。但還是咬咬牙又多買了兩節煙筒。爐子安好後,睡覺舒服多了。他父親說起了男同修的這五位兄弟姐妹中,個個都比他這個老三過得好,由於江澤民的迫害,經濟條件最差的就是老三。老三對他老爸說:雖然我條件最差,可我們師父教導我們修煉要修出慈悲心,對誰都要好,何況自己的親人。所以我才給您安爐子取暖,這是我師父教導的結果。

老人到街上碰到熟人就說:「法輪功就是好,我家老三由於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條件差,可這些子女就他給我安爐子取暖,最孝道,法輪功就是好。」

退休廳長說:共產黨不如你們法輪功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0」迫害前,我按師尊的要求,干好本職工作,做事為他人著想,所領導的單位是國家級、省級行業先進單位,本人是優秀處級幹部、先進工作者。由於參加「四二五」上訪和二千年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我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迫害後,雖然降了級別,從省廳機關(公務員)被迫害到廳機關事業單位工作,迫害到了新的單位,首先給單位領導講真相,我牢記師尊的法理:「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根據機關人員自我保護的心很強的特點,我採取單獨與各級領導和同事們講真相的辦法,時間長多講,時間短少講,提問式的講真相。大多數人退出了「黨團隊」。

領導安排我做項目負責人或技術骨幹,我按師尊的要求,努力干好本職工作,所參與的項目有十幾個,都通過了省級專家的驗收。有的項目獲得了部級、省級獎勵,受到領導和同事們的好評,技術上由工程師升到高級工程師、教授級高工。由於我不爭名利(有職稱,沒有指標聘任),按師父做好人的要求,不計個人得失,埋頭搞好工作,受到同事們的尊重。有一次我所在單位退休的廳長(他在位時在江澤民政權的淫威下,免了我處級領導職務,降到正科級),組織一次處長協商會議,要求各處室給退休後的老幹部們提供點活動經費,我所在的單位領導外出了,就派我替他參加會議,我一進會議室,退休廳長指著我說:「老X,共產黨不如你們法輪功。」我看有四五位處長在場,我只是沖他笑了笑,表示贊同。

司機師傅說:法輪功真沒白煉

我們修煉人,在哪都要做個好人,干一行愛一行,干好本職工作,為領導分憂,為同事解難。我自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二十多年沒有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壯,我被迫害到某大工程工地後,我利用當業主單位綜合部主任的機會,向設計、監理、施工單位等不同部門新的有緣人講真相,大家選擇了美好的未來。2013年11月份中旬,在沒來暖氣之前,有很多同事穿了很厚的衣服,還是有很多人感冒了。有一天在工地食堂吃早飯,那時餐廳里有十幾個人在吃飯,我穿的很單薄,項目經理的司機大聲的說:「你看人家X主任,衣服穿得不多,就是不感冒,這法輪功沒白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