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怎樣看待被迫害中的同修」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26日】

這個問題困惑了我很長時間,就是:有的同修犯了大原則錯誤後,被非法判刑或病業迫害走,同修中會有一些爭論,比如:有的犯了男女錯誤;有的標新立異壞法;有的把大法資源用於個人;有的搞傳銷……當這樣同修出事後,是否幫他們發正念或請律師營救?一直爭議不斷,有的說:「這種人和師父法對著幹,還是大法弟子嗎?發啥正念?」當請律師營救時,有人不願出錢,怕犯原則錯誤。舉個例子說:本地有個同修改動正法口訣,當時誰也制止不了,後來進去了。當協調人通知大家發正念時,有的說:「這可是天大的罪,他到處交流,毀了多少人?已經不是大法弟子了呀?」有的說:「誰願發誰發,反正我不發。」還有的說:「他是來壞法的魔,做這事時就知道結果,發啥正念?」

怎樣看待這個問題?我想,不能站在個人基點上發牢騷,要從師父和正法角度看待這事,這些年舊勢力和惡黨的打壓,使大法弟子這個群體損失慘重,即使沒倒下的同修也是傷痕累累。師父珍惜每一個大法弟子,鼓勵我們跌倒了別趴下,趕緊起來往前走。師父說:「可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就是要度成他。他今天沒做好,你舊勢力不是還在迫害嗎?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們做好!(鼓掌)實踐證明,不是大法弟子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做的越來越好了嗎?越來越堅定了嗎?!(鼓掌)你最後真的能堅定下來,你以前做的那一切那只能是修煉過程中的表現了。實際就是那樣。師父是最大慈悲對待這件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從師父這段法中我理解:對於犯了大錯誤的同修,不管是病業也好,還是進去也好,師父怎麼對待的,我們就應該怎麼對待,師父珍惜不放棄,我們也應該珍惜不放棄。不管同修怎麼沒做好,我們不看現象,因為每個人背後的原因是很複雜的,但有一點很清楚:真正罪魁禍首是舊勢力和惡黨,它們是毀人的根本,如果沒有迫害的環境,同修會出現這種悲劇嗎?我們為什麼不找舊勢力算帳卻怨恨同修呢?

大法弟子都是師父的親人,是帶有使命隨師正法來的,舊勢力強加一套它們的東西,給每個大法弟子都做了細密的安排,再加上同修的人心和執著,誰沒摔過跟頭呢?出事的同修,有的是舊勢力早就安排好的死關,它們沒想讓大法弟子修成,對大法弟子迫害是毀滅性的,對出事的同修我們不能冷眼旁觀,分析他的問題在哪,還適時踏一腳,這不跟舊勢力一樣嗎?這不是新宇宙生命的境界呀?我們是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生命,身上都有很重舊宇宙生命為私的痕跡,我們在不斷學法修心過程中就在洗淨自己,就在否定舊有的一切,就在成就一個全新的新宇宙生命,我們的胸懷和慈悲是超越舊宇宙一切生命的。從這一點上講,當同修出事時(不管大事小事),我們要把同修事當成自己事,站在為他的角度上去看待同修, 主動去幫助和圓容,不要像評委似的說三道四。

如果同修一出事,我們就議論人家,找同修不是,這不好,那有漏,意思被迫害也是應該的,誰讓你幹這事了?這等於給同修再踏上一腳,是替舊勢力說話,舊勢力還恥笑我們:「你看看?這個認識是在聲援我們,我們做對了吧?」 如果我們對出事的同修評頭品足,冷漠袖手旁觀,不幫助發正念,不請律師營救,那是不是比舊勢力還狠呢?這等於把同修推出去了,這樣做師父高興呢?還是邪惡高興?我們在境界上提高了什麼?

不管是病業中的同修,還是被抓的同修,都是師父選擇的生命,幫助他們的同時就是在成就我們自己,被病業迫害早走晚走都是圓滿,進去的同修能正念走出來,同樣是在證實大法的威德,這樣例子並不少呀?而我們自己做了什麼呢?有什麼威德?就拿上面那個改動正法口訣進去的同修來說,律師傳出話說:「他知道錯了,一定改。」所以遇到這種事,我們不能站在舊勢力一邊去評論他,指責他,要寬宏他,幫助他,鼓勵他,讓他儘快走回來,好跟師父回家。師父說:「是參與迫害那伙的、上當受騙上賊船的,你也得對他善,你的同修你為什麼不能對他善?他是師父的弟子,你知道嗎?」(《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個人一點淺悟,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