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者對輕生者刺激的因由

新城

【正見網2018年07月17日】

六月二十日下午,甘肅省慶陽市十九歲女生李某奕在當地某百貨大樓八層的玻璃幕牆外意欲跳樓自殺。圍觀者中竟然有人喊:「怎麼不跳,把驢都慫栽倒了」,還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寫「樓下好熱,快跳啊,你到底跳不跳?」更有人在下面起鬨。幾個小時後,女孩從樓上跳下,而從圍觀者中同時傳出了掌聲與歡呼。

六月二十三日,廣東汕頭市三十三歲覃姓男子準備跳樓輕生,他站在一棟大樓十一樓頂樓的邊緣,同樣引起大批民眾圍觀起鬨。

六月二十六日晚,江蘇南通一名女子爬到某屋苑大樓打算跳樓時,現場出現眾多圍觀者在樓下起鬨大喊〝跳啊,跳啊〞。甚至還有人用強光燈照射,企圖刺激女子快些跳下來。現場警察上前制止後,竟有人趁亂逃到其他樓層,繼續用強光照射。

旁觀者對輕生者跳樓起鬨能成為一個社會現象,真是令人匪夷所思。這種現象在中國可謂司空見慣,有些人甚至已經麻木了。我們在對這些旁觀者憤怒的同時,不禁要問:這是怎樣的一個社會?怎樣的一群人?什麼樣的社會才會造就出這樣的人?

當然旁觀者中也有同情者,並不全是為輕生者鼓掌的人。可是當哄弄的聲音成了主導,同情者卻不敢發聲,這些同情者的沉默也已成為對起鬨者的默認。這是一種極度悲哀的社會現象。

這種現象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從沒有出現過,在世界其它任何一個國家也都未出現過,可近一二十年卻在中國出現了,而且成為了一種常態。這些旁觀者,他們對輕生者的諷刺、挖苦、嘲弄、幸災樂禍,絕不是人類所應有的行為。可以說這些人徒具人的外形,卻完全沒有了人應有的道義與品行,他們人性全無,是不配稱之為人的。

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就是說人人都有同情他人之心,在他人遭到痛苦時,人們都會感同身受的。可是這些旁觀者對輕生者的嘲諷,正說明這些人沒有基本的同情,沒有起碼的人性。須知,輕生者與他們毫無瓜葛,只是在走向絕路時,本該被同類同情與施救時,卻被這些旁觀者當成了消遣的對像欣賞起了死亡過程。

什麼樣的人沒有同情之心呢?在別人遭受痛苦時幸災樂禍呢?只有極端自私的人才能有如此的表現。他們那種完全為己的自私,把自己以外的一切全都看成與己無關。他們完全生活在自我裡,只要自己能得到滿足與快樂,哪管他人的死與活?如果他人的死亡能給自己帶來刺激與快樂,他們也會全程欣賞,並且直接參與,唯恐跳樓者不跳從而不能使自己的興致達到極限。所以,在輕生者遲遲不跳樓時,他們為了尋求刺激與快感,就會發出嘲諷的聲音。

那麼這些人的變態是與生俱來的嗎?當然不是。那麼是什麼樣的教育,什麼樣的環境薰陶,什麼樣的制度缺陷才使得這樣的人被大量的改造出來呢?在他們世界觀、人生觀形成的過程中,必定有著對善的排斥,也必定有諸多邪惡因素的注入,才使得他們如此的變態。

在外國人看來,中國是一個沒有信仰的國度。中國人自己也說,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人心的問題,而決定人心最根本的問題是沒有信仰的問題。中國歷史上是一個以信仰為本,以道德為尊的社會。人們相信善惡各有所報,相信天理的約束,自覺的按照神的教誨去做事做人,在這樣的社會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必然會親密而和諧。在儒、釋、道傳統文化的影響下,中華文明普照世界。

而中共對中國人灌輸的是無神論。中共試圖把每一個中國人都改造成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這樣的學說只能導致人物質化,讓人越來越看重眼前的利益。只要能弄到錢,哪講什麼道德廉恥?有錢就是爺,笑貧不笑娼的社會風氣薰陶出來的人自然就淪為了拜金主義者。

中共對中國人的另一種灌輸是進化論。進化論的邪惡之處不只是否定了神,把人與動物混為一談,更邪惡的是它將動物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植入到了中國人的頭腦中。這種灌輸歷時長久,在社會的各個層面進行滲透,讓人不自覺的認同和接受,同時還明目張胆的以所謂的「先進」文化進行包裝。《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上講:「2004 年開始,大陸風行『狼文化』,從小說、電影到公司培訓手冊,都推崇『狼文化』。推崇者鼓吹,將狼的野性、殘暴、貪婪、暴虐的本性,運用到事業之中,稱為『拼搏精神』。許多人認為這是生存競爭中能夠勝出的『先進』文化。換句話說,人不需要道德觀念,在競爭中不擇手段勝出才是做事為人的衡量標準。

「常言道:『毒如蛇蠍狠如狼』,蛇、蠍、狼沒有任何親情,連自己的父母都可以撕咬、吞吃。現在很多年輕人沒有任何傳統觀念,做事情沒有底線,在家裡唯我獨尊,在公共場合打罵父母,更甚者對父母視如寇讎,一旦不合己意就大打出手,這樣的人管他們叫『狼崽子』,恰如其分。」

我們將這些旁觀者刺激輕生者跳樓的現象,與中國社會中打罵爹娘的現象作對比會發現,這兩種現象是同時出現的。也就是說,這些對輕生者嘲諷的人,他們對待父母與親人的態度也基本都是視如寇讎的。當一個打罵父母的狼崽子看到別人輕生跳樓時,那種得意與刺激自然就暴露無遺。

中共對中國人是有目的的灌輸,這也表現在它對低俗文化的放任與推廣上。在過去,文化的傳播並不發達,可是人們看戲、聽評書,包括聽老人講故事,也大都是桃園結義、精忠報國、韓信用兵、孫龐鬥智、一葦渡江、古井運木等。現如今資訊發達了,文化的表現形式與傳播形式應有盡有,可中共卻掌控了所有的媒體,對歷史進行歪曲,把色情泛濫的東西,對黑幫稱頌的東西,拍成了影視作品。當官的自證清廉,可是一查就是個貪官。評選的勞模作起報告來頭頭是道,等到幾年後一出事,會發現這些勞模竟然是黑社會老大。這樣的社會環境與制度,只能滋生一些口是心非、心如蛇蠍、麻木不仁、為非作歹的社會敗類。看到他人跳樓就欣喜若狂的旁觀者在中國能成為一種社會現象,絕不是偶然的,這與中共多年來處心積慮的變異中國人緊密相關。

人們發現,只要中共存在,再不正常的社會現象都會出現,再不合理的事情都會發展成常態。中共是一切社會問題的總根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