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疫苗又來了

金石

【正見網2018年08月08日】

——從毒疫苗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毒疫苗又一次引爆了國人的憤怒,京東的劉強東、影星章子怡、奧運冠軍劉璇都發聲聲討。這次被媒體曝光的藥企有好幾家,長春長生、武漢生物、深圳康泰、江蘇延申等。

毒疫苗是比毒奶粉更可怕的東西,因為它直接危及人的生命健康。不合格疫苗的可怕之處在於:有的直接能致殘致死;有的打了不起作用。以狂犬疫苗為例,狂犬病的致死率100%,被貓狗咬傷後,必須在24小時以內接種狂犬疫苗。如果有人得知他接種的狂犬疫苗是不合格的,再接種又過了期限,那會引起他很大的心理恐慌——他現在沒什麼事,但不能保證將來沒事,因為狂犬病有潛伏期,將來沒事好說;如果有事,就悲劇了。

國人痛恨之餘都在思考該怎麼辦的問題。有人提議到香港買疫苗打,這其實很不實際。因為疫苗的運輸儲存對溫度的控制非常嚴格,不像奶粉那樣方便攜帶儲存;接種疫苗又不是一針兩針、一年兩年的事,帶嬰幼兒去香港也很不方便。

有人寄希望於中共加強管理,這不過是痴人說夢。因為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中共造成的!

在日韓、歐美,食品或醫療等方面發生事故也是有的,但那是偶爾的、小面積的(象中國這樣大面積的、經常性的發生是不可思議的)。而且國外發生這樣的事情以後,政府會馬上處理,同時司法介入,媒體跟進曝光,國人持續關注,直至這件事情完全妥善解決。國外對作奸犯科者的處罰也是非常嚴厲的,以警戒其餘,例如,美國製藥巨頭輝瑞公司因誇大了藥品適用範圍,美國司法部對其刑事指控,使其支付23億美元罰款!

在黨國是怎麼處理的呢?僅以疫苗來說,真是亂象叢生!

(一)錢權交易  監管缺失  

賄賂藥品主管部門官員,為採購方的疾控中心、基層衛生院負責人支付「回扣」,是疫苗公司的基本動作。2017年長春長生的銷售費用為5.83億!該公司一支狂犬疫苗出廠價80元,最後到消費者手裡是200元。中間是層層加價,層層吃回扣。各級官員只管收錢,其它的事好說。長春長生於2017年10月就被立案調查,今年7月,時隔近9個月藥監局才公布處罰決定。

江蘇延申公司,2009年3月就曾經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好笑的是,半年後江蘇延申重新營業,獲得防疫部門160萬份甲流訂單。

(二)懲處不力  避重就輕

這次疫苗事件,對長生公司也僅僅是罰款344萬餘元,這對於一個淨利潤達到5.66億元的公司而言,毛毛雨而已。至於哪些監管者該問責?全國哪些人收受了賄賂?劣質疫苗是如何通過檢查系統的?劣質疫苗對兒童產生了什麼影響?等等這些都避而不談。

(三)掩蓋真相  不了了之

中國的幾次大的食品、藥品安全事故都不是官方主動報導出來的,都是有人曝光、事情搞大了、掩蓋不了的情況下才被動的回應。這次毒疫苗曝光的導火索是長生公司的一名員工實名舉報該公司疫苗生產存在造假才引發的。當年的三鹿奶粉也是有人舉報,很多孩子患有結石才引起各方關注的。當民怨太大時官方的套路是:馬上開始噤聲,媒體統一用通稿——領導強調要如何如何處理,給人民一個滿意的交代;找幾個小蝦米替罪;但全部真實情況、潛在的危害、監管方的責任……都不告訴你。網民發帖受限制,經常被屏蔽、刪除、銷號,還要實名。有時還「反追責」:2010年報導山西毒疫苗事件的《中國經濟時報》總編包月陽被撤職;山東爆出「問題疫苗」後,使用「問題疫苗」患兒的家長易文龍、金玲、史桂芹等6人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受害小孩的父親趙連海討說法,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鴻茅藥酒的質疑者被跨省抓捕……有網民得出結論:「共產黨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慢慢的,這些事就淡出人們的視線,不了了之。連天津港爆炸死那麼多人,最後都不了了之了。

中共縱容的後果是:從2007年到2018年,已曝光的大規模疫苗事件這是第4起了(2010年山西毒疫苗事件;2013年南方B肝疫苗致傷致死嬰兒事件;2016年山東問題疫苗事件),這就不是事故而是常態了。

人們發現,不僅是毒疫苗和毒奶粉,還有各種毒食品問題、反腐敗問題,環境污染問題等等,怎麼都愈演愈烈?梳理一下,你會發現是體制的問題。再往深處思考,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講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它重點毀滅的是中國人!——中共的所作所為最終都是為了破壞中華傳統,敗壞人們的道德,使人無惡不作,最後下地獄!

春秋時期輔佐齊桓公稱霸諸侯的一代英才管仲有句名言:「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禮義廉恥」這「四維」是國家的四根支柱,一「維」、二「維」壞了,甚至三「維」壞了,國家還有挽救的希望;如果四「維」全壞了,國家就要滅亡了。

「禮」,禮儀禮節。中國本是文明禮儀之邦,今天的日韓、台灣還留有我們中華傳統的餘風遺韻。而大陸在黨文化的灌輸下,國人非常無禮,言行普遍粗俗低下,全世界都不待見。

「義」,道義。中共自建政以來搞的各種政治運動都是不道義的,都是害人的,迫害的是中國的精英,破壞的是中國傳統文化。例如,土地革命,迫害的是地主鄉紳(農村的民間文化傳人);「反右」迫害的是傳承民族文化的知識分子;八九年六四屠殺的是追求民主、反貪反腐的愛國學生;九九年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廉」,廉潔。現在當官的有幾個不貪?特別是中共黨魁江澤民鼓吹「悶聲發大財」之後,中國很快進入一個「全民搶錢」的時代,錢權交易、潛規則滲入各行各業。

「恥」,知恥。現在的中國人,笑貧不笑娼,為了發財可以不擇手段。毒奶粉、毒疫苗、地溝油、蘇丹紅、瘦肉精、轉基因、吊白塊、避孕藥……一波又一波,叫人防不勝防。

古人說的一點不錯:「人無廉恥,百事可為。」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

韓國「世越號」沉船事故發生後,國務總理鄭烘原宣布辭職;檀園高級學校的校監在獲救後自殺,他在遺書中自責:是自己籌劃了這次修學活動,導致200學生生死不明,願把骨灰撒在事發海域,與學生們在一起。而我國當年因三鹿毒奶粉被免職的官員吳顯國、冀純堂、張發旺等人悉數復出。更令人震驚的是:當年因三鹿事件遭處分的國家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孫咸澤,後來竟晉升為藥品安全總監,兩次事件的管理官員是同一個人!

中共已經爛透了,滅亡是遲早的事。不能再讓它禍害我們了,我們該怎麼辦?

請同胞們及早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和平解體中共——這是最好的自救方式。只有清除了中共邪靈,中華民族才有復興的希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