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環境中走好修煉的路

美中地區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01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於一九九八年一月得法修煉,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回顧二十年走過的修煉歷程,有感慨、欣喜,也有遺憾、不足。

當時多病,身體狀況愈來愈差。我從小就患有遺傳性的頭疼病,從十幾歲開始每個月少則七天多則半個月都疼得不能吃不能喝,躺在床上起不來,簡直就像一個月要「死」一次。醫院對這個病束手無策,嘗試過中醫、西醫、針灸、偏方都無效,在走投無路之際,有幸走入大法修煉。很快,我就康復了,再也不用每個月都得經歷這種死去活來的折磨了。修煉以前,因大量使用藥物,身體機能紊亂,臉上長了一片一片的黑斑,眼圈兒都是黑的,臉色難看,形像變差。修煉法輪功後,情況發生了逆轉,原本衰弱到連自己的電話號碼都記不住的我變得精神煥發,面貌一新,我常被人誇獎看起來很年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法輪功受到前所未有的迫害。我也幾經迫害,最後不得不離開大陸,來到美國,在新的環境中繼續走好修煉的路。

一、去掉妒嫉心

在海外的修煉環境中,有很多與同修配合的機會,也是找出自己執著的機會。

我對A同修在處理相關問題上有了成見,後來總是帶著這種成見看她的不是,雖然每次的本意都是為她好,可接連又發生三次不愉快的事情。有兩次被她當眾呵斥一頓,還有一次是她當眾差點將我推倒在地。雖然當時我都「忍」住了,但不是坦然而忍,而是氣恨、委屈而忍。從此,我不想理她了,覺得這人沒素質。

之後,有一同修看出了我和A同修之間的不對勁兒,那位同修善意的給我指出:「你看A同修時的眼神兒都帶出來了,你瞧不起她,這可不行,你得趕快改啊!」 我明明知道這一切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可那顆氣恨、委屈的心就是放不下。儘管我向內找,找到的卻也都是她的不是。

直到一天讀明慧網的同修交流文章,我猛然醒悟:看不起別人的根兒是妒嫉。妒嫉心是一種看不慣別人的心,說白了是看不慣比自己強的人。師父在《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中說:「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別人,不允許別人超過自己,看到別人比他強他心裡就失去平衡,受不了,不服氣。」(1)師父還說:「嫉妒心是煉功的極大障礙,對煉功人的影響非常大,會直接影響煉功人的功力,會傷害同道人,嚴重的干擾我們往上修煉。作為煉功人是百分之百的要去掉的。有人煉功到了一定的層次,可是嫉妒心就是去不掉,而且越是去不掉就越容易增強。這種反作用使的他已經提高的其它心性也變的非常脆弱。」(2)

其實,這個妒嫉心的根子也是在強烈的求名和證實自我的人心驅使下引發而出來的。你越執著,舊勢力就越加強你的執著,利用名利情仇牽絆住你回家的路。最終就是毀掉你,這恰恰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想想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的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我應該放下自己,包容同修,多看同修們的好處,去除與同修的間隔,形成一個堅不可催的整體,在救度眾生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二、修去怨恨心

為了維持生活,我在家政公司找了一份工作,照顧老人的日常生活。平時我努力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工作,在公司和被照顧的老人中口碑也很好。

但是,修煉人需要不斷提高,一些自己以前意識不到的執著心會逐漸暴露出來,令我不得不正視它,去掉它。隨著工作年頭增加,我開始遇到各種摩擦,而我有時沒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肅對待,時常向外求、向外找。

有段時間,我在下午照顧的那位老人住院了,所以公司從新給我安排了一位老人。上午和下午所要照顧的二位老人恰好分別住在樓上樓下,這樣我可以來回跑,幹活兒省時又方便。可是上午那位老人對此怎麼都不肯配合,使我失去了原本便利的活兒。我的人心上來了,常跟同事們抱怨那位老太太, 覺得她太差勁兒了,並對她產生了一些怨恨。

一次,老太太讓我開車帶她去一位朋友家。我告訴她:「公司規定不准私自帶老人出去,我按規定辦事……」。沒等我話講完,她便手指著我大喊,「你去還是不去,回答我兩個字!」同時講了一些非常無理的話。她激烈的態度和尖刻的言辭令我非常受刺激。在經歷了這件事後,我並沒有好好找自己,反而對她增加了更多的不滿和怨恨。也正是因為心裡裝著強大的怨恨,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我們當地神韻演出的前幾天,我發生了交通事故,雖然人沒事,但車報廢了。

事隔不久,下午照顧的那位老人又住院了,於是公司又給我安排了新的活兒,但是需要將上午照顧的那位老人的時間提前半小時。在跟上午那位老人講過後,她堅決不肯讓,根本沒有商量餘地。於是,我決定不給她幹了,向公司提出換人。儘管公司同意了,可是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月,公司還沒給她找到合適的人來替換我。要從常人角度看,是那位老太太難纏,沒人願意來干。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我的執著心不放,關根本沒過去,是我想要逃避。果不其然,隨後又來一關,我因為停車不當車被拖走,支付拖車費三百五十元。表面看,又是那老太太給我找的麻煩,當時我的怨恨心簡直不可想像,無法再忍受……

但我是個修煉人,在經歷了這一次次的深刻教訓後,我要求自己靜下心來,對照師尊的講法,重新審視自己。對於平時看似平常的點滴小事,不用大法標準去嚴肅對待,不去修自己,反而時常看別人的錯,希望別人能給自己提供方便,希望能得到他人的幫助和認同,從而一味的強調自我。久而久之,遇到問題時,不符合自己的想法時,就開始抱怨,甚至怨恨。師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講:「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抱怨者往往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思考問題,時常用帶有負面的思想看待事情,這本身就是為私的。而怨恨這物質更是阻礙修煉人修出慈悲心的最大障礙。

挖出了阻礙著我長期停滯不前的各種執著心,我真正感受到我心的容量在逐漸的擴大,我也又一次見證了 「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的法理。而公司中的事情也隨即理順,幾天內我的工作就得到了調整。

三、按照「真、善、忍」原則做事

公司實行電話打卡制度,客戶提供的電話在公司註冊後,我們每到一個客戶家進門、出門都須要打卡。我遇到一家是老倆口兒,他們看我活兒幹得又好、又快,從不偷懶兒,每天幹完活兒還有富裕時間,但因為打卡,每天只能等規定時間結束後,才能打卡離開。老兩口兒出於好意,申請了一部老年人使用的免費手機,想讓我自己帶著隨時打卡。

手機寄來那天,我正在裡屋幹活兒,老兩口在外屋爭吵,開始我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後來聲音越來越大,才知道是為手機的事情在吵。老先生的意思是要我把手機帶著方便打卡,老太太改變主意,堅持按規定辦事,要我在他們家打完卡才能離開。就在倆人僵持不下時,老先生提議讓我決定,他們請我出來做決定。

聽明白了來龍去脈,我想,雖然家政公司的很多工作人員都為了自己方便,把手機拿回家打卡。但我是個修煉人,不能從個人的方便考慮,要高標準要求自己,用言行來證實法。我首先向二位老人為我考慮表示感謝,又告訴他們,請二位老人放心,這手機我不會帶走,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按照真、善、忍修煉原則辦事,不會因為貪圖自己方便做違反規定的事。老人表示尊重我的決定。

不久,公司打電話要我去公司一趟,說我打卡時間有誤,到了那兒,主管和我開玩笑說:「你工作乾的好,工作表填寫的不好,時間總是出錯」。我也覺得納悶兒,我一直按規定打卡的,怎麼會出錯?三個相關人員翻看著我交去的表,對照打卡記錄就是找不出原因,最後他們解釋,可能是用同一部電話沒有辦法準確的打二個人的時間吧。於是他們規定,我不用打兩個人的卡了。這樣一來,我只要把工作做好,不用受固定時間的限制了,時間富裕也靈活多了。最近兩年神韻推廣期間,我利用這時間開車拉著同修們掛門把手,貼海報,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我體會到,把心放下,按照真、善、忍修煉原則做,不僅不會失去什麼,反而會更順利。

四、 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

公司安排我在一所老年公寓幹活兒,那裡住了六十多個中國人。我剛到那兒沒幾天,那些中國人就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了,我常聽到有中國人在我背後小聲兒嘀咕,能感覺到那裡的氣氛不對勁兒。他們對法輪功很牴觸,腦子裡裝的全是邪黨的謊言,據我了解這些人家裡都在看中文電視-殃視節目,可想而知……這些老人在大陸大多數是教師,從小學教師到大學教授都有,還有醫生,我深知要救這些人不容易,可我心裡明白,我是來救他們的。

我先從放大紀元時報做起,電梯口旁邊有一張長條桌子是專放廣告、報刊用的,由第一週放五份,慢慢增加到三十份兒。剛開始,有人不但不看還把報紙一撕兩半扔進垃圾筐里,也有的講一些壞話。一次,有位老太太當著我的面講:「這報紙盡胡說八道,不看。」我就對那位老人說:「阿姨,這報紙不錯,敢講真話,報紙內容,您在其它中文報紙上是看不到的。」那位老人不好意思的笑了。

公寓規定老人不能自理時就得搬走,住戶流動量很大,我想這也是他們了解真相的好機會吧!第一年,我給他們贈送明慧真相掛曆,有一半住戶不要,第二年要的就多了,後來不但自己要,有的還給兒女、親朋好友要,再後來,乾脆先預先跟我說好想要。還有的老人捨不得將舊掛曆取下來,依然掛著,但也有個別的基督徒不要。

有一家,老兩口兒是國內一所大學的教授,文革時受過邪黨迫害,知道中共邪惡,但不了解法輪功真相,因他們自以為是虔誠的基督徒,不想去了解什麼真相。我一點一點給他們講真相,他們由開始拒絕看大紀元報紙到主動看,還每天用手機上新唐人電視台看新聞節目等等。後來老先生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老太太稱自己家庭出身不好,什麼都沒入過。後來,老先生得肝癌去世了。在他去世後,時間不長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那位老先生身穿灰色西裝,晚年時的形像顯現在我眼前三、四秒鐘隱去了,接著又顯現出那位老先生十七、八歲的模樣,身穿嶄新的深藍色制服,面帶微笑,很高興的樣子。過後,我想這也許是說明他有了一個好的去處吧!

另外,還有一所老年公寓,我到那裡替過幾次班,據說也是住著六十多個中國老人,每周的大紀元報紙我都給他們送到那裡。

一次放好報紙剛轉身要走時,有位中國老太太迎過來,拉著我的手再三說:謝謝!你這是給我們送「糧食」來了。我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及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聽完後,老人給我留下她的電話號碼和房間號。她說:「我想幫助你們,可以給你們錢」。我說:「謝謝您!我們不收錢。」她又問:「那我怎麼幫助你們?」我說:「那您就讓這裡的中國人看大紀元報紙吧!」 她高興的說:」好!好!」又悄悄的跟我講:「你上這兒來要小心,注意安全,這裡有不少共產黨員,有薄熙來的人,要特別注意某某人,他是共產黨員,是這兒的頭兒,這裡有不少中國人很怕他,我不怕,他不看大紀元報紙,還不讓別人看,常坐這兒盯著。」過了幾周,在我送報紙時,又見到那位老太太,她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那個某某現在帶頭看大紀元報紙了,那天我故意問他,你為什麼看這報紙?他說:我為什麼不能看?」

一週後,老太太說她準備去聯繫離她們這兒不遠處的大學城圖書館,那個圖書館緊挨著大學的學生公寓,那兒的中國留學生很多,圖書館二樓有一排書架是專門擺放中文書的,有很多中國人到那裡看書、看報,讓那個圖書館訂大紀元報紙最好。一天,老太太打電話,要我跟她一同去那個圖書館看看,那個圖書館已經同意訂大紀元報紙了。圖書館原本不肯訂報,老太太講訂報的錢由她自己來付,只是報紙放在這個圖書館,負責訂報紙的人說要考慮一下,後來老太太給那人講了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及報紙的重要性等。那人聽完後,馬上同意訂報,並說從下周就開始,錢由圖書館來出。

那天我們從圖書館出來,老太太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的說:「往後就是你的事了,要常來這裡看看啊!」後來那位老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打電話是無法接通,門牌號上的名字已不是她的名字了。回想那個圖書館訂大紀元報紙迄今已有六年了。

這幾年,在工作中,我遇到過各種人,各種事。通過向內找,在法上提高,我努力擺正修煉與工作的關係、與這些世人的關係,時刻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用祥和的心態面對身邊的一切,在這個環境中證實大法。漸漸的,我看到被中共邪黨蒙蔽的世人在甦醒,看到他們對法輪功的認識有了好的轉機,與此同時,他們中有人對我說你們法輪功真有本事;有人說你人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有人說你心眼兒好,有善心;有人說法輪功沒什麼不好,你教這兒的人煉法輪功多好;有人說你是這裡的Number One(第一名)……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2)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境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