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報、送寶-在派送大紀元時報過程中修煉提升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2月0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大紀元時報高雄辦事處的學員。 師尊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大紀元在證實法中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一點大家都看到了。人的思維其實比較簡單,很多人他就相信媒體講的,多數人平時信息來源也都是從媒體上得到的,那麼這種信息工具對於你們救度世人和證實法是很有利的,實際上在講清真相中真的是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也在2016年加入大紀元媒體證實法行列,目前在大紀元時報高雄辦事處發行組工作,謹在此向師尊及各位同修匯報我一年多來參與其中的一些心得。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大紀元時報除了過新年的那五天和每個星期日以外,不管颳風、下雨、大太陽,只要印刷廠印出報紙,就要派送。因高雄地區幅員遼闊,時有訂戶投訴沒收到報紙或收到的報紙髒污而衍生退訂等狀況,為了改善因派報衍生的種種問題,高雄辦事處在2017年5月成立派報部門。成立當初,只有兩位成員,我是其中之一員,沒有人可以輪替,就是堅持做到底。

執行一年後,分配的訂戶漸漸增加,派送的範圍也擴及高雄市主要地區,為了讓更多同修參與,我們不停的與當地的同修接觸交流,希望能有更多同修參與進來,也能到有報紙的商家去吃早餐、喝咖啡,同時關心一下報紙,讓整個地區能成為整體,最好是加入每天的派報或是能夠成為支援人力,應付突髮狀況。我們很開心今年就有部份青年學子利用課餘、上課前加入派送行列。

大紀元時報是滿載著真相的報紙,是為了救人而辦的媒體,每一份送出去的報紙,就能起到講真相救人的作用。這是師父法中所定,我堅信不疑,尤其當我看到頭版師父的親筆題字,就更感受到這份報紙的珍貴。所以把報紙準確無誤的送到訂戶手中,就是助師正法、是責無旁貸的使命,能認識到這點,就是能做好這件事情的關鍵。

派報的時候遇到的情況很多,每件事情都是修煉提高的機會,意識到了就能找到執著心去掉它,意識不到就成了干擾,影響工作的進行。早上起不來、身體不舒服,這裡痛、那裡痛,有時還拉肚子;家裡有這個事、那個事,處理到凌晨;還有的時候,心裡有個念頭,就不想去,好累。都不管,發正念排除干擾,出門派報。

有些新的訂戶地址不太好找,門牌也模糊不清,按照導航走還是看不出來,搞不清楚是哪一間,或是繞了好幾圈就是找不到那條巷子,這時,靜下心來,想到這是干擾,發正念剷除另外空間的因素,往往,要找的地方就在剛剛走過的路上,可是那時候就是沒看到。

剛開始分配派送地點時,有些可能遠一些,按照路線分配給同事,他要多跑幾分鐘,如果是我的路線則要多繞十幾、二十分鐘,就分配給他,——我對他會不會生氣了,我是不是覺的他怎麼利益之心這麼重,或者是認為他怎麼不配合等等的念頭。如果我有這些想法,那他說的那個話,就是我造成的,是要去我的心的。我們互相之間的配合就是這樣的,我講的話讓他不順心,或是他做的事我不滿意了,都不去想對方如何如何,而是找自己,看自己怎麼在那個狀況下擺放心性,一開始做不到,還是會互相看不順眼,有時候口氣也不太好,慢慢磨合,今年就很有了很大的改善。

我總是想到,同修是克服了多少夫妻之間、母子之間的家庭問題,排除了收入很少的利益之心,頂住了看似社會底層人士在做的派報工作帶來的諸多同修間、親朋好友間的揶揄,並且突破了多少層層層層業力的阻礙,才能來參與派報的,而且是每天,我們能不互相珍惜嗎?不容易,真是不容易的。

去年在師尊的呵護、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們送了大半年的報紙,只碰到不多於五天的下雨天,過程很順暢;今年,高雄地區在炎熱的夏天連續下了超過一個月的豪雨,對派報來說那就是很大的麻煩,報紙怕水,訂戶的報紙放置地點在戶外就要另外用小塑膠袋打包,每去到一個地方,也要先擦手、擦袋子,再伸手進袋子拿報紙,拿完要小心的閃雨縫,雨太大,先撐傘,把報紙遮好,再走去放報位置,平常早上八點多可以完成的,就要多一兩個小時;當然人也不喜歡淋雨,穿了雨衣,天氣又熱,外面下大雨還好點,要是雨要下不下的,穿了雨衣,流的汗比外面下的雨還多,又悶著,更別提脫雨衣之後那個味道去到人家店裡有多尷尬。但是,我們都能想到,這是偏得,是師父幫助我們消業,去掉那個怕麻煩、抱怨的心。

機車就是我們的法器之一,今年上半年我每個月要騎三千多公里,每天騎六、七個小時,例行的保養、檢查,就變的很重要,在參與講真相的過程中,我認識到要符合常人的理,就包括把常人的工作做好,使用工具,對工具不維護、不保養,它要不壞就超常了,平時不換機油、齒輪油,輪胎磨平了、煞車皮磨光了也不理它,老是指望它超常、要用正念闖關,我意識到是沒有符合常人的理,把自己要做的事,推給師父了。

為了要讓更多的常人看到我們的報紙,我們地區儘量開發早、午餐店、咖啡廳,這類店一般來說閱報率比較高。早上如果店家已經開門,我會笑著跟他們問早道好,「大哥、大姊早」、「老闆娘早」,並雙手把我們的報紙遞給他,遇到當天有特別的報導,我就先把那個版面翻到外面,再給店家,畢竟能不能吸引到顧客第一眼的目光,是很重要的,我們越照顧到細節,越是為消費者考量,事情也就越能發揮他的效果。

在派了一年多之後,一天清晨四點多剛出發,在一條大馬路上,沿路都是綠燈,我正騎著突然看到就在前輪的右前方,很近,有一隻大黑狗往我的機車衝過來,閃是來不及了,那時只記得想「沒事」,要先控制好車子、報紙,機車就撞上它,壓過它之後彈起來滑出去了,我著地後滾了幾圈,第一個念頭,現在回想起來,不太對,我想的是報紙有沒有事,車子狀況如何,而不是先想到,它怎麼了,有沒有受傷。但站起來後一看,沒有狗,也沒有路人,不知道哪裡去了,我看看自身,手有點痛、腳有點痛,都還能動,因為剛出門,我也就繼續往下派。天亮了,開始熱起來,外套穿不住了,我脫外套的時候,連傷口的皮一起撕下來才知道,原來右手流血了,整件外套前面是好的,後面都破破爛爛的了,我想,自己修的不好,不能達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這時這個學員的腳還跨在車子上,頭撞上了,卻不覺的疼。不但不覺的疼,也不出血,連包都沒有。」派完報回到家,才覺得右腳也腫了,整個大腿瘀血,有些部位變紫色的,走路也不靈活了。

因為腳沒力又痛,蹲不下去,我的意志也沒有堅定到,能堅持把第四套功法煉完,而第五套功法要盤腿,右大腿跟腫了一個拳頭大的包,也盤不上來,師父說:「你只要煉,慢慢都可以盤。不是一下都行,硬搬是不行的。你說我單盤都盤不了,單盤盤不了你散盤。說我散盤坐也坐不了,那你翹高一點。等你坐下來的時候腿會慢慢的往下降,每次都會降,最後能降下來的時候你就單盤。」(《休斯頓法會講法》)我就經歷了這個過程,在慈悲偉大的師父護佑下很快恢復了正常煉功狀態。

報紙派送不能耽誤,手露出來的傷口,要包紮,不然常人不能理解,看了也不舒服,腳痛,走路一跛一跛的,不理他,信師信法,不影響做事就好。

派報的時候,因為早,很多時候沒有人講話,就聽法,有時候一個早上可以聽三到四講,也是偏得。每天,沐浴在法光中,歡歡喜喜把滿載著真相的報紙送到有緣人的手中,我們不只是送報,真真實實是「送寶」。

謝謝 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