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融入修煉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06日】

寫交流稿是我在正法修煉中的一部分,從中我受益無窮,它能救度眾生,能清除邪惡,能曾進同修間的了解,能互相找差距,能打開間隔,能讓我們形成強大的整體.......因此每次寫稿也要衝破很多阻力,所以希望同修們也能動起筆來,師父說:「利筆著華章 詞勁句蘊強 科學滿身洞 惡黨衣拔光」(《洪吟二》-<讀學員文章>)。

下面把這個月的修煉跟師父與同修們匯報!這次就談修心。

師父說:「有漏、有人心、有執著都無法走好以後的路。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1、去掉抱怨、證實自己的心:

剛剛來印刷廠的時候看誰都像常人,腦海裡發出的思想都是抱怨,抱怨這裡沒有煉功的環境,抱怨負責人沒帶好一幫修煉人,等等,於是我就總是拿法去修理別人,你看看你要注意說話態度啊!工作的語氣善心啊!你看你話怎麼這麼多呢,你怎麼不修口啊!神佛會像你這樣說話嗎?等等,因此跟人群格格不入,在別人眼裡怪怪的。

突然有一天很久沒聯繫的同修打來電話,她幫我處理一些信件,問候我最近怎麼樣!這位同修從我來美國最初就是在她家住,一直到辦身份、綠卡、公民等一系列的事情,這期間不論我飄到那個城市,不管我有多大的錯誤,她對我的幫助始終都是無怨無悔,從不抱怨。我內心感恩,但我從來不去表達,幾乎不說謝謝,覺得謝不起,其實我是不會做人,當她問到我的近況⋯⋯我簡單的說了說,她說:「我今天就想指出你的問題,你就是覺的自己修的好,覺的修的高,........」

我說是啊!這麼多年摔的根頭也是因為這個心,感謝你始終如一的沒有對我失望。當我認可這一切不在掩蓋自己的時候,我的眼淚止不住,因為我內心有個東西一下子消失了,人的每一顆執著都是生命,它是活的,左右著人。當那個高高在上的心一下子沒有的時候,周圍的環境一下變了,我在實踐中理解了「相由心生」的內涵。再看我們印刷廠的同修們,我覺得他們都是勇士,在這裡堅守了這麼多年,如果不是來印刷廠,我永遠不知道一份報紙印出來有多麼艱難,再想想負責人,面對外面的壓力是我們不知道的部分,面對內部的這麼多大法弟子要管理,都是王都是主,常人好管,大法弟子難管。在工地叫我帶三四個幹活我都不干,就想自己清淨的趕點活,兩個人幹活我都得叫對方說了算,因為大法弟子都有自己對法的理解,都按著自己的標準行事,有時候解釋半天對方也不變!特別難辦,其實協調一個項目難度是非常大的。

我突然學會了理解所有的人。
 
師父說:「其實你們知道嗎,那些大覺者呀,他們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協調、商量的。」

師父還說:「他們是什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這是我們在很多人修煉過程中還達不到的,但是你們漸漸的在認識、在達到。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二零二年美國費城講法》)

當我改變自己的時候,我的表面狀態有了根本的改變,看到別人的都是閃光點,跟誰也沒有間隔,我好像一下子融入了人群,見到誰都想問候,不像過去天天板個臉。這樣我自己輕鬆,也給周圍的環境帶來了輕鬆。

 2、再修色慾心:

修煉是修好一層隔開一層,所有的心再重新修,這一層色心還是讓我很痛頭,可是以前的方法已經不行了,師父在《轉法輪》裡說:「你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你沒有高層次中的法作指導,你也修煉不了。」

我就開始往深了找,到底什麼樣的異性符合我的觀念,讓我對他有好感,先從我先生開始找,回想得法當初,我們認識的過程,我對他的依賴,找著找著一句法打在我的腦海裡,「迷信科學變異人類」,這是《洪吟》-<世界十惡>裡的一句法。

色跟科學有什麼關係?我又找到師父的講法想破解這一切,

師父在《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說:「大家想一想,我那天講科學是個宗教,大家一下明白了。宗教中有教主,有牧師,科學也有這樣的職稱那樣的職稱,有校長,有博士、碩士、學士、教授、助教等等。而且它是一個非常完善的、系統的、無處不在的一個宗教形式。人對它的信仰,超過了你們對所有宗教的信仰,而且是不知不覺的。如果你學習不好它,你就將被這個社會所淘汰,你找不到好的工作,你沒有好的生活出路。」

對照我自己,在這個社會中不被認可,因為我沒掌握這個科學,15歲撤學後,我就一直想學習,掙點錢就想學習,從來不存錢。學了很多東西最後還是一事無成,身體搞的一身病,快死了,最後在24歲得法了,我先生當時是煉功點的輔導員,看見我這麼精進就跟我說:「他家逼著他結婚,他不想找常人,想找個修煉人一起精進。」

他家人都是醫生,在醫院工作,還有私人診所,先生是軟體工程師,這一切都是我在人中想追求而得不到的,結婚後女兒聰明又漂亮......

這是修大法後帶給我人中的美好!我並沒有意識到有個根本的執著帶著我走入修煉,

師父在《走向圓滿》裡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什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

 師父還說:「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什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裡?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

原來我迷信這個科學是根本的執著,我拚命的想學習是因為想在這個社會中被認可,想出人頭地,我滿足這個家庭是因為他們在人群中很優秀,這一切要把我留在人中,和先生20多年聚少離多,但從來沒有想到是舊勢力迫害,是為了讓我認識到這根本的執著造成的,因此任何一個類似這樣類型的都能讓我動心,因此這個心又被邪惡加強,使我會迷失。街上要飯的流浪漢不會讓我動心,因為他不符合那個觀念,我一直修表面的色,其實是根本的執著背後的觀念。認識到,我就修根子上的東西,體察這個物質在什麼情況下暴露。但是很難排斥,它像瘋狂了一樣往我思想和身體裡攻擊,而且所有的心都在這個根上。我想把它連根拔起,我已經觸摸到這一層要修的東西,這兩天我的表現就是非常痛苦,它就想讓我哭,讓我身體難受,讓我累,困、工作沒有突破,等等,那些變異的觀念要在我身體裡解體,它就拚命的掙扎,看起來表面很平靜,其實內心在每天正邪大戰。

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佛性〉裡說:「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

師父在《精進要旨》-〈挖根〉裡說:「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

因為這部分修煉在實踐的過程當中,所以就寫到這!我相信大法能融化這一切,我也會有一個脫胎換骨的改變,從新認識另一層宇宙的真理,師父說:「你自己越顯露出自己的時候,你的思想越是高的,越是歸真的,就越是帶有你先天的善良本性境界。」 (《轉法輪(卷二)》〈佛性〉)

3、背法

師父說:「我們有能力的、年富力強的,除了年歲大的、記憶力不好的,都要把這書背一背,也許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許多地區,很多學員都背的非常熟,人家學習的時候根本都不用書,都背著念。」(《法輪大法義解》)

所以我背法是從修煉初期就開始了,但是中途不能堅持,所以很依賴環境,來到印刷廠後我一直一個人背法,沒有具體環境,堅持也很難,很想有個環境,但是好像來了這麼久,還是沒有人和我同步!有一天同修跟我說,誰誰要走了,你跟他交流交流吧!我找自己,這事跟我有關係,剛來的時候他是我的主管,我非常看不起他,心想就你還管我哪!早晚有一天我管你,再不好好修就淘汰出局,惡念一旦形成,就造業了。後來隨著時間推移,環境的變化,我跟同修沒有工作上的接觸,就是學法煉功在一起。有一天他就非得想煉半小時抱輪,我說:不行。他就沒辦法強忍著,打坐就打一會就想走。我說:不行。最後煉完了。我心裡想,看看我管你了吧!

心裡又想,修煉不主動,早晚舊勢力淘汰出局!

 今天同修真的要走,很堅決,我當時一驚,我那個思想是符合舊勢力的,所以舊勢力才下手!

同修叫我跟他交流是師父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

師父說:「如果不能夠幫著師父把這一地區的學員帶好,那是不是自己有問題?你們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丟下,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親人,你們怎麼能把我的親人另眼看待呢?」(《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我覺得印刷廠如同一艘船,我們共同滑行著,滿載著眾生駛向彼岸。

不能讓同修掉隊,我非常堅定,不管同修找什麼理由,藉口,一個心結一個心結的打開。我和另一個同修跟他一起交流到很晚,最後達成的結果還是修煉問題,在學法上下功夫。於是背法小組成立了,一直堅持到今天,每個人都有很多體會,他們自己會談出來的!

師父說:「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未來的展現不遠了。」(《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會)

3、走出孤獨!

我現在跨兩個正法項目,工地那邊的修煉狀態和這邊是不同的!

在任何一個正法項目中能留下來都是不容易的,下面是在工地的修煉!

那天同修叫我去吃自助餐,我不去,同修說就剩你一個人了,都去了,你怎麼就這麼不和群吶!

對我來說,第一個我現在沒有那筆多餘的開支,第二個跟正法救人沒關係,第三個我必須用百分之百的經歷才能沖開我前方的路,很難也很窄⋯⋯

我有自己的時間安排,於是我就出去抱輪了,雖然不到幾百米的路程,但是感受一路的孤獨。我就問自己,我真的錯了嗎?為什麼感覺孤獨,因為人情,因為私,因為對人世有所求,因為不相信法,回想這麼多年走過來,經歷了多少孤獨,最後不都是柳暗花明了嗎?我告訴自己衝過去,.......就在音樂打開師父的聲音響起,我感受到師父無量的慈悲融化那個不屬於我的、情所派生出的那份孤獨、與恐懼,我的世界感覺瞬間晴朗,淚水止不住的流!感覺自己也無比的高大,人這一面也有了巨大的改變,似乎一下融入人群,因為我對人群沒有任何所求。師父說:「相見無求別太冷」(《洪吟四》〈神在選擇生命〉)這句法為我展現內涵。以前我的冷漠,別人很難接近我,現在發自心底的問候寒暄。

從此我的修煉進入新的階段,接觸不同的人群,開始新的清除與救度,感受著師父每天有序的安排!

每個人的修煉路是不同的,沒有參照沒有榜樣,自己走在自己正悟的法理中,堅如磐石是因為來自於實修。師父在《路》那篇經文裡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

其實那裡的體會是很多的,講不完。有一天晚上我做了個清晰的夢,夢見我的家鄉,那裡的親人,我哥哥和嫂子跟我說:「我媽媽跟他們說什麼了,說的都是修煉人的話,都是怎麼為他們著想的。我哥哥一句話讓我很震驚,他說這一切將銘刻在恆古。」我非常清晰這個夢的意思,因為我媽媽早就去世了,哥哥嫂子都不修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只要在人這一層修,世界的親人就在根本的改變著,都在達到無私無我的標準,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我想起那份天國的家書,那裡無量的眾生期盼他們的王精進。真的不要錯過每一個提高昇華的機會,也許那都是師父的良苦用心。

未來世界的眾生也會聽我們講法的,我們的修煉故事是一部偉大莊嚴的法,我們有多少故事留給眾生,珍惜這萬古的機緣,我們一起精進實修!不要把事情看重,要把過程走好!

都是師父在做!

就寫到這裡,以上是我個人修煉中的體會,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最後我們一起恭讀師父的一首詩共勉:

久遠的夢

我一直在找尋那久遠的夢
像似童話卻無比神聖
那時在天堂簽了一份約定
一路下走就為了兌現使命
輪迴輾轉苦海迷封
終於圓了那久遠的夢
創世主已來傳大法度大乘
為這我才下世把法等
我已兌現了史前的約定
這不是童話正在發生
許多人都有我同樣的夢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