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節氣中的修行故事:「大寒」微風坐,月明簾下更轉身

俞元


【正見網2019年01月26日】

關鍵字:二十四節氣,節氣修行故事,大寒節氣,程門立雪,二祖斷臂
關鍵字說明:一個節氣,一場修行。二十四節氣,有著不同的修行故事、修煉感悟。大寒節氣講的是大寒時節戶外煉功的故事。

寒氣之逆極,故謂大寒。

大寒雖冷,景色尤美。邵雍「舊雪未及消,新雪又擁戶。階前凍銀床,檐頭冰鍾乳」;劉長卿「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楊萬里「放船開看雪山晴,風定奇寒晚更凝。 坐聽一篙珠玉碎,不知湖面已成冰」。

大寒逾冷,道心彌堅。神光不畏艱辛,度長江,尾隨達摩來到少林寺。達摩洞裡坐禪,神光洞外肅立。夜晚大雪紛揚,剪玉飛綿,寒風颼颼。達摩早晨出洞,見神光雪人般兀立不動,積雪沒膝。達摩知悉神光欲求佛法,告訴他:「諸佛無上妙道,無數劫修行,憑你這點決心,難以聽聞佛法。」神光當下揮刀斬斷自己左臂,以明求道之心。達摩被他的虔誠打動,於是傳他衣缽法器,為他取法號「慧可」。

學法輪大法之初,我心心念念想到的是佛法、是修煉。在北京方莊居住時,隆冬也時常在戶外打坐。一個鵝毛大雪的晚上,我走到小區草坪,上面已經堆了一個大雪人,還戴著一個紅圍脖。我坐在雪人邊上煉功,打坐良久。忽聽一個女孩說:「快看,那有兩個雪人呢。」我睜眼一看,兩個小孩向我跑來。男孩到我跟前停住了,仔細看看我,立刻轉向女孩:「這個雪人是真人啊!」女孩於是過來,笑嘻嘻看看我:「果然是真的」。兩個孩子笑得前仰後合。我站起身來,發覺衣服上已積了很厚的雪。

「學佛一年,佛在眼前;學佛兩年,佛在大殿;學佛三年,佛在西天。」我修煉佛法已愈二十年,尤其到了海外寬鬆的環境,修煉不知不覺中鬆懈了。雖然每天還是煉功、讀經,但似乎流於形式;心裡已沒有最初得法的喜悅、虔誠;遇到事情,也不太注重修心了;煉功也是溫暖的室內……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二零一九年新年伊始,我欲找回「修煉如初的心」,決定首先突破室內煉功,去掉求安逸之心。舊金山的冬日雖然無雪,但是早晨車玻璃上也有一層霜冰,寒風呼呼也挺凍手的。

「大寒」這一天,我穿上羽絨服來到戶外的院子。咦,怎麼沒有感到凜冽的寒風,只有微風輕輕吹;手也不覺得冷,一看車玻璃乾乾的,沒有冰霜。今天是大寒,怎麼比前些日子還暖和呢?天氣不寒冷,怎麼向上蒼、向師父表達我修煉的堅心呢?我坐下來煉功,心裡有點失望。

剛坐了一會,院裡的雜草叢中傳來一陣悉悉索索聲,我警覺起來:是蛇、老鼠,還是毒蟲?這時,院裡的水管也發出嗚嗚的聲音;接著,晾衣架上又是一陣嘩嘩的響聲,院子裡寧靜被打斷,我感到脊背有點發涼。今天不冷,師父是不是換一種別的方式來考驗我呀?我想起古時候,一個老道對他弟子說:「你坐在這兒千萬別動,不管出現什麼可怕景象,都不會真正的傷到你。」老道剛走,就見毒蛇猛獸撲向那弟子,作勢咬他;過一會,強盜破門而入、拿刀要砍他;又一會,洪水洶湧而來;過後又是烈火熊熊……

「當」煉功音樂中的一記重音,將我從胡思亂想中敲醒。跟以前雪中打坐相比,我現在的定力太差了,一點動靜就被帶動的如此厲害。師父說過「隨心而化」的法,我周邊環境的變化都是隨著我的心來的。我立刻精神起來,排斥各種雜念,那都是外來的、不是我真正的思想。我漸漸靜下來,周邊的環境又恢復了靜謐。

煉功完畢,我忽然想起一句話「荊棘林中下腳易,月明簾下轉身難。」遍地荊棘,腳一放下去就刺破了,很多修煉者能闖過大關大難;但是在清風明月下,在舒適自由的環境中,他們卻沉溺下去了。

師父度人不重形式,只看人心。我追求霜雪中煉功的執著心,夾雜著顯示心、歡喜心和種種妄念,師父都看的一清二楚。師父讓「大寒」這一天溫暖起來,是在去我的執著心啊!同時我也明白了,師父要我有一顆平常心,在任何環境中都能持之以恆、精進實修的心,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修煉者的本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