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破鏡重圓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3月06日】

於悅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三日喜得大法的。

得法修煉前,她全身都是病,身上沒有不痛的地方,但是又不敢到醫院去看,怕查出嚴重的病把自己嚇倒,怕沒等病死先嚇死!所以一有病就到藥店買藥吃,一週沒有幾天是好的。

得法煉功十幾天後,才突然想起來:呀!自己好久沒吃藥了,精神還非常好,一身輕鬆、非常舒服!這才感到這法輪功太好、太神奇了。

同修給她請來了《轉法輪》及部份大法書籍。

一天,她在家裡看《精進要旨》〈真修〉師父在法中講到:「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看到這裡,於悅非常傷心,淚流不止,本性的一面想起自己在當常人時不知造下了多少罪業。要不是師父救度了自己,真是一個大罪人,自己還不知道。特別是在與丈夫阿彬離婚這件事,還認為自己做的對。因為學大法後,知道倆人今生能成為夫妻是有姻緣關係的,沒有特殊情況離婚是不對的。

回想往事。一九四七年,於悅出生後不久,父親去海外謀生,一去不返。馬列共產邪教把其家定為有「海外關係」、「黑五類」等罪名,於悅被剝奪了上大學和參加工作的權利。到二十五歲時由母親單位的好心人照顧才有了工作。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阿彬,在對他沒有多少了解的情況下就結了婚。

婚後有了孩子,發現阿彬經常不歸家,開始以為他在廠里加班,後來才知道他嗜賭。

悅開始恨其不務正業,沒有本事。特別是廠里分了一套郊外的房子給他。

悅在城裡上班,孩子要在城裡上學,不能去住,那裡就成了他的賭窩。

偶爾悅與孩子去一次,看到滿屋子男男女女,烏煙瘴氣的。

後來聽說阿彬與一個比其小二十幾歲有家的吸毒女人小芳有了不正當關係,悅更瞧不起阿彬了。

一次,女兒在爸爸的柜子之下翻到小芳從勞教所的來信,要求阿彬去看她,並給她送衣物。

證實阿彬與小芳確實有不正當關係後,悅下決心要和丈夫分手,提出離婚。

阿彬非常不願意,因為他想占著鍋再撈著盆,里外通吃。但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悅堅決要離,這樣就辦了離婚手續。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

「為什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

用師父的法來對照自己,悅很慚愧,丈夫這樣對待自己,家門不幸,也許是過去世欠了的債,自己得倒霉吃苦償還。

通過不斷的學法,悅明白了這些常人不知道的真理,決心在法中歸正自己,把過去做錯的事改正過來。

悅和女兒商量,把爸爸接回家來?女兒當然很樂意,阿彬更是高興自己又有了家。

阿彬回來時,於悅看到他骨瘦如柴,身上穿的還是自己以前給他買的,已經非常破爛了。

悅告訴他:「我現在修煉了法輪大法,大法師父要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我才叫你回來的,如果你不願意回來,我是不勉強你的。」

阿彬趕緊說很想回到這個家。

這樣他們又辦理了復婚手續。

回來後,於悅給夫君添置了新衣服,內外全都換了新的。

世人須知,野花雖香但是有毒,家花枯萎,但是碩果纍纍。

有一天,悅在裡屋聽到外屋有人與夫君說話,從門縫看到正是那個小芳,看其很熟悉的拿起丈夫的杯子在喝水。
悅想:我得去面對她、去救這個可憐的生命。

打過招呼後,對她道:「這回出來了,找份工作好好干,把家管好,把孩子養大,盡一個做母親,做女人的責任,不要再去吸毒了。」又道:「我是學了法輪大法才這樣對待你,按過去我是不會這樣對待你的,我會把你轟出去的。」

小芳說她在勞教所也遇到過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悅道:「你今天成這個樣子,是因為整個社會道德變壞了害了你。特別是共產黨這個馬列邪教,專門宣揚無神論進化論,人不信善惡有報,啥壞事不敢幹?共產邪教的歪理邪說,坑害著每個中國人,今天法輪大法就是教大家按真善忍做好人,邪黨見搶了它們的風光,對比出了它們的邪惡,它們就開始迫害大法與修煉人。」

悅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並給她講了「藏字石」,要求她遠離馬列赤龍撒旦,三退保平安。

小芳說戴過紅領巾,悅用化名給她退了少先隊,解除了加入少先隊時對赤龍獻身的誓言。這個生命得救了。

過了幾天,小芳又來了,帶了一個朋友的退黨、團、隊的名單,要悅給她的朋友退。悅問是自願的嗎?她說是的。

悅道:「哇!你可真夠朋友,你這樣做是助神救人,是會得福報的。」

同時,悅也又嚴肅的告訴她不要再與阿彬來往了,自己與丈夫是受法律保護的合法夫妻,你們再這樣下去是給自己造罪業,也是犯了天理所不容的淫亂大罪,自己找個單身丈夫多好!跟他個有婦之夫,能混出頭嗎!

小芳點頭。

阿彬過去因聽信了中共的謊言洗腦,對大法不太認同,復婚後,悅經常在家裡放大法真相光碟,慢慢阿彬也喜歡看了。有時還問有新的內容沒有。

有幾次他還向妻子要了《九評共產黨》、「神韻」及其它真相光碟送給他的老同學、朋友們去看。還經常用真相幣。悅有時也請他給寫真相信封。

二零零五年,阿彬已退出了團隊邪黨組織,他也受益了。過去阿彬有B型肝炎、肺結核,後來就再也沒有犯過病。

以上是於悅修煉了法輪大法後,努力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要求所做的一點點。

她覺的自己離師尊對弟子的道德要求還差很遠。

她鼓勵自己在今後的修煉路上,要按照師父對弟子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堅定的跟師父走回家的路。

她叩謝師尊救度弟子

她叩謝大法再給了自己和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