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

海外大法弟子 小舟


【正見網2019年03月14日】

師父說:「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1] 師父還說:「現在的人是很難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觀念他才願意聽,你得順著他的心講他才願意聽。也就是說你救他還得有個救的條件。」[2]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我想大家都體悟到了救人的艱難,很多世人不聽真相,被世間的名利迷的太深了,被邪黨毒害太深了。對於這樣的狀況,那我們怎麼樣找到他的心結,如何叫醒他們呢?下面分享自己在這方面的一點體悟,供同修參考。

大家知道:世人能不能留下來,能不能走向未來,關鍵是他們對法輪功的態度。也就是說,除了這一點以外,其它執著也好,觀念也好,我們都可以順著他們去說。但是,在能否接受「真善忍」上是不能含糊的,這也是我們講真相的目地,世人能否得救的原因所在。

舉個例子。當我勸世人做三退的時候,有的人說:「我不想參與政治。」我會順著他說:「是啊,我們老百姓不參與政治,那東西太複雜,我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是吧!」 說這話的人一般不是黨員,我會接著說:「但是象我吧,在小學稀里糊塗就帶上了紅領巾,上中學還被動入了團,還發誓把命獻給它,那真的是上當了。現在退出來,那不就是退出政治!你說是吧。」我覺的這個講法的關鍵是前面要順著說,鋪墊一下,再講「退出政治」,往往就容易被人接受。

再舉個例子。在給中國民眾打真相電話的時候,有的人受了邪黨的毒害說法輪功不愛國。有一次,電話剛接通,對方說:「你是中國人嗎!?」我記的當時是這麼回答的:「兄弟啊,你的意思是我不愛國是吧!我們在海外的華人,巴不得中國強大,巴不得中華民族繁榮昌盛,我們臉上也有光啊!」他靜靜的聽著,我接著講邪黨出賣中國的領土,從北邊的外興安嶺和海參崴,講到南邊的白龍尾島和老山、法卡山,再講邪黨破壞傳統文化和環境污染等社會亂象,最後再講迫害法輪功以及三退的事情。這位男士最後他聽明白了,同意退團。我覺的開始讓他聽下去的原因也是順著他愛國的思想,講他關心的話題而做到的。

當然,世人是否聽真相,能否三退,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特別是與我們自身的修煉有關。雖然不能單憑結果來判斷講真相的方式是否妥當,但是當我們用法去衡量後,很多時候會查找到一些原因,從而不斷的提高自己。

再說一種情況。近年來,由於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老百姓的生活的確有了很大的提高。究其原因:一方面,這種不計後果的發展是急功近利,是不可持續的;另一方面,生產力的提高是科技帶來的,也不是邪黨的功勞,恰恰是邪黨放鬆了對經濟的管制,是老百姓的勤勞創造出來的。從修煉的角度上看,我們也知道那是舊勢力為迫害法輪功而安排的。然而,在迷中的普通老百姓是不容易看到這些原因的,往往有些人還把功勞歸給邪黨了。

對於這種情況,我想也的順著他的思想來講。比方可以這樣說:「老百姓的生活是變好了,口袋裡也有了點兒錢,可是我們不能只滿足於溫飽是吧!再說了,政府為老百姓謀福祉那是它應該做的,而且還遠遠不夠。現在年輕人讀不起書買不起房,老年人看不起病養不起老,連剛出生的娃娃都喝不到安全的奶粉,還有毒疫苗,你說這是誰的錯?……」就是說,得順著講,不能一開始陷在「生活是不是真的變好了」的爭論中。進而引申到「平等」和「自由」等價值理念,再講「法輪功被迫害」和「三退」。如果他能聽下去的話,通常是可以講通的。

當然,也有的常人很狡猾,善於詭辯,不停的轉移話題,我也遇到過。但是,不管怎樣,我就把住一條:不爭論。他講的東西有正面的因素,就給予肯定,順著講,實在很強勢的,我也就不講了。自己在心裡默念師父的詩句:「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3]

不管是面對面勸三退,還是打真相電話,真的是象在「雲遊」,什麼樣的人都會碰到。師父開示的「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是一個講真相的方式,具體講述的內容那真的是千差萬別。特別是有的時候,想找出常人思想中正面的值得肯定的因素,還不太容易。如果敷衍的說一些恭維的話,很多時候對方也能聽出來,往往效果就不好,因為本身就不「真」了嘛!但是,不管怎樣,我的體會是只要心裡記著「順著講」,哪怕是很小的方面,只要是說到點子上,說的恰到好處,很多時候就會有突破,對方就能接受,就會同意三退。

還有一點,我覺的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並不是抓著常人的執著,也不是利用常人的執著,更不是加強常人的執著。我認為應該是呵護常人思想中的善念,不去挑動其負面的不好的東西。當然,常人思想中的「善念」,那個標準不能高,只要符合人世間的理,符合當前普世的價值觀就可以了。

分享到此吧,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