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助師正法

紐西蘭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28日】

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修好自己 助師正法』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從2018年7月份上平台到現在已有半年多的時間了。我十分感激師尊慈悲安排我上平台,也十分感謝平台同修們對新手同修的耐心引導和督促。這半年裡,我自己方方面面都是比以前大大提高了。上了平台我才知道自己平時發正念的口訣和方式都是不對的。我以前把第二個口訣和第三個加一念的口訣合在一起在心裡念,然後到蓮花掌時,意念里還是守著一個滅字。上了平台看到同修在左道里發的口訣,才明白正念是怎麼發。剛開始打電話時,只會念追查國際的追查通告,覺得念那個很有氣勢能夠震攝邪惡,而且要聲音大大的念,覺得他們都應該被嚇的不出聲,我覺得才有效果。後來在聽同修們的交流過程中和學法中才漸漸對公檢法司講真相的目地以及怎麼講真相有了稍深刻的認識。在平時的打電話過程中,也找到了很多執著心並且與以前相比也淡化了很多。

讓我最開心的就是,戒掉了看常人視頻的慾望。我還沒走入修煉前我的朋友都對我說,你看這些東西太上癮了。走入修煉後,我意識到不能再看這些常人的東西了。 上平台打電話後,我想我要以最佳狀態打電話,不能讓我的空間場內有這些敗物。一開始能忍住不看,但是時間一長還是忍不住去看,就這樣反反覆覆。直到有一天我橫下心來要把它戒掉。

師尊在 《轉法輪》〈第七講〉中說:「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的目標是什麼呢?你不應該把它戒掉嗎?」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就這樣當我橫下心把它戒掉時,說不看就真的不看了,也不想了。

營救平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我在這裡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還和同修一起交流形成整體。在營救平台學法房間固定了學法時間還有同修督促,有的時候一天可以讀三講,大都每天可以讀兩講,最不濟的時候一天一講保證到了。我雖然得法兩年多了,但是在上平台前還停留在感性中認識法,做事情的基點還停留在為了使自己修煉圓滿。雖然聽交流還有學法當中也都不只一次讀到「助師正法」 (《精進要旨三》〈什麼叫助師正法〉),但我的悟性始終停留在我要『助師正法』才能修煉圓滿。有的時候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負面的思維就干擾我。就錯誤的去悟《轉法輪》中「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覺得就這樣吧,最後能修成什麼就是什麼吧。就這樣通過大量學法還有閱讀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讀同樣的法的時候,我理解的就不一樣了。

師尊在《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中講過,「我說大法弟子個人圓滿已經不是問題,當時很多人可能還不太理解。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好像延續了最後大法弟子要走的路。這樣就顯的在個人提高方面好像有一些緩慢,但是不會影響大家什麼。本身做這件事情就是在樹立更大的威德,就是了不起,因為他完全是為了眾生的,不是為了個人所得,不只是為了個人修煉。」。

再讀到「那麼講清真相這個問題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實際上遠遠超過了你們個人修煉。你個人修煉只是成就了一個生命,而你們在救度眾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卻成就了眾多的主體生命、無量的眾生,甚至於是更龐大的天體,就肩負著這麼大的事情。」選自 《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我意識到為了個人的修煉圓滿那是為私的,而師尊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選自《精進要旨》〈佛性無漏〉),那是新宇宙的標準。

而再讀到,「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選自《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為自己修煉中的懈怠而難過。但是我想現在悟到也不晚。我就告誡自己,什麼也不要想,就是每天學好法,發好正念,解體最後的邪惡,認認真真用正念撥打電話。在正法的尾聲,圓容師父所要,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我所在的博士班上的同學都來自不同的國家,大家信仰不同。因為總覺得他們都不是中國人,所以平時我也不太在意對他們講真相。前段日子在聖誕假期里,我在學校里碰到一位比較年長的同學,她之前看到過我在市區煉功點煉功發單張,可是她有意的選擇迴避不打招呼,我也沒有追著她給她遞資料。那天辦公室就我和她兩個人。她問我你是佛教徒嗎?我說我信的是法輪功。她就很有興趣的說,來來講講那是什麼。我就講了我們遵循按真善忍做好人。她說真善忍好啊,任何人都可以按著真善忍來做人。我感覺她應該在我講這些之前就大概看過我們的大法網頁了。她說我喜歡這個人講的(她指師尊),也喜歡你們的功法。我當時心裡就怦怦跳了起來,我意識到她是一個有緣人,就給她看了師父的教功錄像。

我們班還有一個伊朗姑娘,她看到過我在煉功點上煉功,她覺的我在煉功時像另外一個人,也表示希望哪一天她也能學這個功法。 我當時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我和她講過大法弟子在中國如何被迫害,覺的她也不反對大法,也不是共產黨員,肯定會得救的。某一天我經過她的電腦桌時看到她在聽的音樂圖像是一個打坐的人背景是宇宙的圖案,我內心就震驚了一下,意識到我怠慢了這個生命。前幾天,辦公室里就我們兩個人,我跟她說,我教你我們的功法吧。她說好。我就把大法網頁打開,跟她講我們的功法是什麼。她就問我,共產黨到底是什麼?我從歷史講起,講共產黨謊言起家竊取政權,講文革時如何迫害文人知識分子等,講如何貪污腐敗等。她說,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和我們國家的歷史一樣的。他們波斯人是有自己的信仰的,可是後來異教入侵,同樣破壞了他們的文化屠殺他們的精英等等。經過這些事讓我對以前同修交流過的「有緣人」清晰起來,也漸漸明白我周圍的人都不是偶然能遇到的。

最後新年寄語,願用師父《洪吟》- 道中 與同修們共勉

道中
心不在焉
與世無爭
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

個人層次有限 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們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