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修煉中的點滴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3月19日】

有些同修跟我說,印刷廠像常人一樣的工作,賺錢也不多,然後又辛苦,到那裡工作,沒有必要吧!可是我在這段時間的工作中,卻是完全不同的認識,其實任何一個項目只要用心,都會讓其閃光,也都會走出一條路來,我在這裡也同樣感受到一個完整的修煉過程,這裡也同樣成就著真修弟子的偉大。短短的幾個月經歷個人修煉,正法修煉,決裂人的選擇,救度與清除的神聖,還有師父的洪恩浩蕩.......

以前我只知道大紀元報紙除了內容每天出的不容易,簽廣告的艱難,發行的辛苦,但是我卻從來不知道還有印刷部分的艱辛,直到我自己成為印刷的一員,才知道一份報紙印出來有多麼的不容易。

剛來印刷廠的時候感覺誰都像常人,同修學法也感受不到在其他項目組的能量場,同修之間也沒有交流,從來也不敞開心扉,也沒聽到誰向內找,午餐時間大家聊的很熱鬧,但是都是常人嗑。這裡似乎就是工作,誰能幹誰就是好樣的,任何的正法項目都是為了整體提高,師父要的是大法弟子都歸位,一切都從三件事產生,但是這裡卻感受不到修煉的緊迫,就是只有工作的忙碌,全球發正念時間也常常不重視,有的同修幾乎很少煉功,如果離開三件事就會走舊勢力的安排!做的一切事情都沒有威德。

我不管跟誰一個班組就拖著誰煉功,有的硬著頭皮礙於情面,就勉強吧,我心裡就想開創一個煉功學法實修環境,把學法煉功的形式掛在嘴上,見誰都講,有的容量大就笑笑,有的就沒好氣的給我兩句,有的在工作哪,我就說,你煉完功再工作,不然你一直都忙下去,永遠沒時間,把你毀在這裡,天上沒有印刷廠的,別白走一場,師父說:「天門不會開太久 幾多歸去幾多煙塵 」 (《洪吟四》- 高歌一曲喚世人),對方無奈的看看我,誰敢停工作呀?我開始查找自己,什麼原因哪?  其實我總是拿法去修理別人,而不是修自己,我修別人把我修的一肚子抱怨。

我想這樣下去也不行啊,就是我不走他們也得把我趕走。有一次我跟一個同修說:「這飯不吃也得煉功啊?」他嚇得趕緊說:「你可千萬別說出來,他們都會排斥你的。」哎呦,原來是這樣,那我哪錯了,我自己就是這樣的,飯先不吃,煉完功再吃,因為幹完活很累,一吃飯就想休息了,也就不想煉了,多煉功體力才能跟上。

我在自己的狀態中封閉的太久了,這世界是什麼樣都不知道了。

於是我開始一個一個問題的解決,第一先超越體力這一關,站幾個小時下來,午餐吃飯我就趕快用十分鐘吃飯,剩下時間去煉功,恢復體力,疲勞是三界內的產物,被它制約的是人。到工地我早晨也出去到戶外煉動功,晚上也出去,抱輪都是一小時,於是我超越了這種辛苦,開始同修不理解我怎麼不和群,獨來獨往,因為超越這種辛苦的時候我是不能用人方式的,所以收工之後不去食堂吃飯,先去煉功,過後自己泡點面吃。後來同修說我來工地三天,但是比天天全職在的還出活兒,也就不說我什麼了。

走過了這個階段,印刷廠這邊的工作上就有了變動,我就從裝訂部門到了維修組。

那段日子我每次來印刷廠都感覺有種物質壓著,頭都跟著痛,感受到另外空間有不好的生命,使這裡的同修冷漠,間隔,不精進,我的身體被壓得沉重,非常苦惱,感覺前邊是個火焰山,色慾心和妒忌心被邪惡加強,骯髒的物質不停的往我空間場扔,我不停的背法,求師父加持,只有師父知道我那段時間有多麼的難,我真的不敢往前走了。有一個同修跟我說,來了兩年,開始還天天堅持煉功,後來就不行了,忙的就沒時間了,我感受到師父緊緊的拽著我,就在這時我看了同修發給我的一篇文章,這個文章對我的幫助太大了,我在理性上明白了這些因由,就在感恩節的那天晚上這一切有了根本的改變。同修叫我去吃飯,我一看今天的飯吃的時間肯定會長,加上等板,我匆匆吃了點,就去發正念了,發正念之前我打出一念,不要有任何人來干擾我,於是念力集中,我發自心底的打出正念,解體干擾印刷廠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們做的一切要留給未來人,媒體會成為世界第一大媒體,印刷廠也一定是第一大印刷廠,未來員工會更多,常人的生意也都會主動找我們,我們是眾生的希望。

這次正念時間比較長,非常安靜,也很純正,這是我來印刷廠第一次有這樣的正念,念力集中,感覺力可劈山。以前好像都在走形式,另外空間我看不到什麼變化,只是腦海裡出現兩句洪吟詩,「真念洪願金剛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 (《洪 吟》(二)一念中)出定後我感覺周圍環境變了,同修們朝我微笑,有的找我幫他發正念!平時我覺得這些同修溝通起來很艱難!

我的空間場立刻清爽,人這層也理性起來,第二天的工作有了一個質的改變,以前看似複雜的東西也變得簡單起來,工作中有智慧快捷高效!

從那一刻起我開始每天大量的高密度的發正念。

以前一直處在個人修煉上,苦苦的修心.....修完這個心修那個!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再高層什麼消業呀,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修煉?我們沒有安排修煉。什麼是修煉?我們要把他洗乾淨,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

師父帶著我走過了最艱難的階段,我在印刷廠的心也就徹底安定下來了。

我在維修組整整是兩個月。記得剛來到這個班組的時候我就能打掃衛生,然後給同修當個幫手,找個工具什麼的。同修從什麼是螺絲什麼是螺母告訴我。後來我可以獨立拆卸一些東西,認識一些工具,了解一些印報的程序,我的工作技能在逐漸提升,按照常理我真做不了這個工作,跨入這個門都沒機會!如果我第一天說來應聘維修印報,肯定不要我,首先是女的就別提了,再一個不專業,就是這樣,但是經歷了一番修煉吃苦,師父帶著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一切從修中得,一切從法中來,我對自己未來到底能做什麼是未知,大家對我也是觀望。這個過程如同是生命更新的過程,又像是從無開創出一個有的過程。

我的修煉又走過了一個階段:

於是我從維修部門又調到了印刷部,表面是常人的工作調動,修煉上實際是升級了要考試,這一層有這一層的東西要修,要配合的同修也有共同的觀念要撞擊,能包容一個同修也就包容了一個龐大的天體,能理解一個同修,你也就超越了他所覆蓋的範圍。

首先還是體力上的,因為夜班,每天上班時間還不一樣,下班大概都在凌晨12點左右,印報因為趕時間,所以工作起來像打仗,非常快的節奏,同修說我算是適應很快的,幾天就跟上他們的節奏,但是每天回去身體非常沉重,上床打坐幾次都睡著了,有一次我怎麼睡著的不知道,怎麼躺下的不知道,早晨醒來,音樂播放器從床上掉在了地上,什麼時候掉的不知道,我想這不行,這不給副元神煉了嗎?怎麼在煉功上突破吶?這時我也真正理解同修煉功少的原因。這時同修又發給我一篇文章,關於煉功的,我看完真的是受益匪淺,我知道是師父緊緊拽著我往前走,文章中講在煉功中闖過的大關大難,無量眾生的被救度,這些也深深的促動著我,下決心突破,於是下班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煉動功,抱輪一小時,因為怎麼困也不能抱輪睡著了,堅持幾天就衝過了那個沉重的物質,我感覺那個沉重的東西是一層敗物要解體,有一層眾生要得救,是眾生的業力,大法弟子要去承擔,我想起師父的一段法:「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長時間鼓掌)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要真正認識自己,走好自己的路。你們真的就那麼偉大,所以你們一定要理智的、嚴肅的做好你們今天應該做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想到師父的法,再苦再累心裡都覺得很幸福。

身體上超越了,那心性上還有,這次跟同修修的東西不一樣了,因為只要一換部門人就換了,雖然偶爾見面,但是就是點個頭而已,不在一起工作有些東西暴露不出來,

這個班組的是兩個小同修,加上一個是上紙的同修在後邊,我們工作接觸不多,所以故事也不多。就講這兩個小同修,這裡就叫小a和小b吧!過去我覺得他們貪玩,小a同修還打遊戲,我找他煉功,發正念。他說自己是帶修不修的,這事別找他,我說常人都知道遊戲不好,你怎麼還玩,他說:「我不玩兒干什麼呀!我連個老婆都沒有啊,你給我找個媳婦,我就不玩兒了。」我說沒媳婦你還不精進,有媳婦就更掉下去了,你說精進的同修不會嫁你的,不精進的一起滑下去,你要找個常人就騙你,你也駕馭不了,你說誰跟你吧!給他說的心灰意冷,看著我表面是拽人,實際是推人,所以跟人群格格不入,怪怪的。

小a現在有女朋友了,也就真的不打遊戲了, 我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

以前跟他們沒話講,因為我除了談修煉別的也沒有,剛來的時候壓力還很大,我也不敢拖著他們煉功,學法的時候,開始我們四個人坐四個角落,自己學自己的。

我想這怎麼辦哪?還好來這個班組之前我走過這樣一個狀態,因為我開始老是抱怨這裡,抱怨他們都不好好修煉,抱怨這裡沒有煉功的環境,抱怨負責人沒帶好一幫修煉人,等等。

突然有一天很久沒聯繫的同修打來電話,她幫我處理一些信件,問候我最近怎麼樣!這位同修從我來美國最初就是在她家住,一直到辦身份綠卡公民等一系列事情,這期間不論我飄到那個城市,不管我有多大的錯誤,她對我的幫助始終無怨無悔,從不抱怨,我內心的感恩,但我從來不去表達,幾乎不說謝謝,其實我是不會做人,當她問到我的近況⋯⋯我簡單的說了說,她說:「我今天就想指出你的問題,你就是覺得自己修的好,覺得修的高,所以你才容不了別人的執著........」

我說是啊!這麼多年摔的跟頭也是因為這個心,感謝你始終如一的沒有對我失望,說到這我的眼淚止不住,因為當我認可這一切不再掩蓋的自己的時候,我內心有個東西一下子消失了,我感受和觸摸到了它的解體,像電腦清理垃圾箱一樣的感覺,刷一下子沒有了。任何一顆執著都是生命,它是活的,左右著人,當那個高高在上的心一下子沒有的時候,我周圍的環境瞬間變了,我在實踐中理解了「相由心生」 (《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這四個字的內涵。再看我們印刷廠的同修們,我覺得他們都是勇士,在這裡堅守了這麼多年,再想想負責人,面對外面的壓力是我們不知道的部分,面對內部的這麼多大法弟子要管理,常人好管,大法弟子難管,都是王都是主,其實協調一個項目難度是很大的。

我突然學會了理解所有的人。
 
師父說:「其實你們知道嗎,那些大覺者呀,他們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協調、商量的。」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師父還說:「他們是什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當我改變自己的時候,我的表面狀態有了根本的改變,看到別人的都是閃光點,跟誰也沒有間隔,我好像一下子融入了人群,見到誰都想問候,不像過去天天板個臉。這樣我自己輕鬆,也給周圍的人們帶來輕鬆。
 
於是我嘗試著先跟小a同修溝通,我說:對不起啊!以前我太極端了,我現在支持你談朋友,我也希望能幫上你。這回效果很好,他就敞開心扉了,跟我溝通了,他說:比你極端的有的是,我見多了,你還算好的。這樣他們也會跟我講很多心裡話,小a話不多,一開口大部分都是他女朋友的事情,有一次他問我:「阿姨,我覺得配不上她」。我鼓勵他說:別這麼想,她嫁給你是榮耀,你要自信,多學法多煉功,法中什麼都有,男人陽剛,正派大氣,紳士風度,都能修出來!

就這樣我跟他們有了人中的溝通,修煉上也就慢慢的能溝通了,我也真的認識到我的嚴重問題,我那個高高在上的心就覺得我在幫他們,其實是他們幫我,他們思想真的很單純,我心態一扭轉事情也就都反過來了。

過去發正念我得叫他們,現在到點他們叫我,有一次還有幾張版裝完,小a就去換我,他說:你先去發正念,到點了,我來替你。小b說:發正念把我們都帶上。

有個機長比較消沉,小b說:你跟他多交流交流,這裡是他的使命,得對法負責任,我聽了很吃驚,跟他在一起這麼久,從來沒有聽他講過關於修煉的話。其實是我的心擋住了看到同修真實的一面,還抱怨同修不精進,慢慢相處才知道同修對法有很深理解的,只是苦於沒人溝通,所以從來也不說。

從此我得到他們對我修煉上的幫助,小b提醒我,說我發正念倒掌,都不是五指併攏。我解釋,他說:解釋啥呀?你就簡單的說睏了累了就完了唄!你就不能讓自己有點瑕疵。我說:嗯,求名的心。他說:你太累了,輕鬆點,也能精進啊!

不僅修煉上我得到他們的幫助,技術上也是一樣。

後來小a替我收報紙,叫我看著報紙調色彩,他們都想照顧我,有些體力的活不叫我干,但是在那裡我不想把自己當女的,他們干什麼我就干什麼,慢慢的他們就沒有照顧我的心,我們配合的很默契,工作效率也很高,沒有疲勞,經常笑聲不斷。小b帶著我工作,做一步,講解一步,給我講解的時候真象是上課。我說感覺你很專業呀,他說以前走的人就是這麼教他的,現在那個人走了,不幹了,帶新人很辛苦的,因為等於幹了兩份工作。還告訴我印刷的技術分為小學、中學、大學、研究生、博士生。

我問他,我現在啥水平啊?他說我現在中學畢業了,已經進入高中課程了,表面上一本正經。而且很有方法,第二天重複工作,先考我怎麼做,答對了,叫我實踐。我心裡想這人才怎麼就沒人發現哪?讓我充滿了樂趣想學下去。在工作中有暗語、有手勢,幾聲鳴笛代表什麼意思,調色不是調色是彈鋼琴,是藝術家,同修還發明了一個開始收報的手勢,就像個指揮家。

本來在別人看來又勞累、環境又複雜的工作,通過向內找變得如此的開心,他們替我收報。我替他們檢查報紙,幾乎是每兩分鐘抽查一份,快速翻閱完,然後馬上跑到流水線再取一份,不然忽視一個問題可能會造成巨大損失,看著沒動什麼體力,但是動腦子,精神繃得緊緊的,更累。

於是我說,還是收報輕鬆,小b說:「哎!不會長時間收報的,這是印刷部分裡最幸福的時間段。

原來小同修一點都沒有這個名利心,主管把收報的寫成打雜的,我就告訴他想個別的詞,我說打雜的不好聽,沒人干,換個詞,最後主管改了詞,機長後邊是大副和二副,我說這還差不多,我這不就成了二副了嗎?就不是打雜的了。名利心啊,在哪裡都能體現出來。

我在這個班組要修的一個物質就是笑,平時同修看不見我笑,這裡每天笑聲不斷,我有時候忍不住,憋著,啊呀,修煉中的每一顆心都那麼難去,我笑的嘴都裂個口,吃飯也疼,喝水也疼,知道這是要修的,但是就是忍不住,以前吃個罰單好幾天過不去,難受著哪!前兩天吃個罰單,到這就忘了,還是笑。小b說的話幽默,小a不說話,站那裡你都想笑。修煉是一顆心一顆心的去,我心裡跟師父說:師父啊,我這物質什麼時候能去哪?我不能總這麼笑下去啊!過了幾天我經歷了一個親情的考驗,看似那麼的真實,我哭的很傷心,同樣又是一個撕心裂肺,感覺世界無比的淒涼,天氣也是冰雪寒天,那天是個周末,不去上班,我的身體感覺像虛脫一樣,勉強起床。同修周末從來不回來,突然回來了,我趕快擦乾眼淚,裝作沒事一樣,開始學法煉功,很快走出心裡的黑暗,是師父叫同修來幫我走過這一關,望著師父的法像,眼淚止不住的流,時時刻刻都在師父的呵護中。

經歷這個過程,那個笑的物質自然的消失了,同樣的話聽到也沒什麼可笑的了,感覺心又沉澱了一層,表面也似乎成熟起來,身體也跟著輕鬆起來,一層敗物又解體了。

於是工作又調動,我知道又要推進了。這次我沒有認識到修煉是師父又給拔高了,因為推的太快了,來得也太猛,剛過去又來了。

所以我非常的不情願,心想這是我最開心的階段,而且大家開始集體煉功了,下班就立刻換衣服,齊刷刷的,班組四個人,一個不落,這簡直是沒有過的,好不容易開創出的環境又沒了,白班的時候集體煉功,抱輪一小時,還成立了背法小組,現在背法小組一直堅持,但是煉功的小組散了。這回剛剛要有的環境又沒了,於是我用另外的理去修,心想反迫害,我想這些領導們純屬與那些大和尚,老方丈,不實修,智慧這麼低,管啥的都有,就沒人管修煉,抓啥的都有,就沒人抓人心,工廠一直虧損,不動本質,就圖抹表面,走了舊勢力的安排,這當年的小弟子要毀在這兒,你們罪可大了,我心裡那個不平啊!班組開會,叫我到大夜班,我回答的就兩個字,一秒鐘沒用,帶著火藥味出去的:「不去」。我不去就得調小b去,他們幹的年限都很久,但是我從來感受不到他們有什麼架子。在一個多月的配合中,我們誰看見活就干,不分你我,配合的天衣無縫,結束了,打掃衛生都是愉快的,工作中不抱怨,不出錯,是個非常強有力的組合。以前他們都是很消沉的,他們給我帶來歡樂,我也同樣給他們帶來了開心,把我們拆開了,真是沒有不會打仗的兵,就有無能的將,這話憋在心裡還好沒都吐了出來。我說:「你都不了解你手下的兵,你還帶著打仗啊!能打贏嗎?學法煉功是根本。」

我這臉又開始板起來了,會也是不歡而散,氣氛也感覺緊張。

主管可能也想化解一下氣氛,在我旁邊轉兩圈,看我板個臉沒說話,頭也不抬看他一眼,於是他就走了。

我也難受啊!這又沒守心性,
     
還是老問題,找自己,修啊!氣憤是魔性啊?這我都經歷三個主管了,哪個也不服,那誰能管我呀?我都這麼難管,這麼多的王和主,那更費勁了,想著想著,心也就慢慢平靜,還是把自己看高了唄,常人公司,再能幹不聽話的堅決是不要的,這要常人公司就被開除了。

知道錯了也不想主動溝通,愛於面子,這時主管過來了,告訴我明天白班,我一看有台階趕快下,我說剛才不好意思啊,他也跟著說:「那你說你天天學法煉功,領導分配活你咋不干哪?師父法理不是也有嘛?」我說:「我錯了,你要給我個改過的機會就調我過去吧!我這大法弟子修的不好,就掛個名。」給他說的也不好意思了,他說:「其實印刷廠包括我在內,真修的很少,我也得真修了,不然總發火,德都給人家了。 」

過了兩天我還是調到了夜班,主管因為三個男生都幹不了,退出了這個夜班,我頂上了,也很感動,給我合十說:「阿姐,我要把你培訓成第一任女機長,從來沒有過。」我說不用,叫他們年輕人干,我幹啥都行收報打掃衛生,當個小和尚最好了。我嘴這麼說,心裡想,機長也不是我挑戰的目標,該修的修完了,說不定又變了,只是一個過程而已。

這次是大夜班,似乎重複著上一次的考試,幾乎整個晚上都是工作狀態。然後又經歷了一番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然後又是一個柳暗花明。

又是兩個平時沒有溝通過的同修,這兩個同修反差很大,不愛言語,我也恢復往日的平靜,恢復到以往的背法,唯一的區別是誰也看不見我背法了,煉功還是一個人,依然沒有環境,最主要的是我不用依賴環境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煉功時間更長了,也更安靜了。

同修說:「你來了以後,這裡也沒啥變化呀?」因為我剛來的時候跟他說:「把這個環境給正過來。」 現在想想誰也沒正過來,就是把自己正過來了,一路走過來,只記得剛來的時候我仰望著這個印刷廠,高傲而神秘,走過了,俯視著它,原來如此。

一路走來丟下的是執著,留下的是清淨。

劇本還在往前演,下一步是什麼不知道,當我看見兩個人爭起來,我就找自己,我有什麼問題呢?找半天沒找到,這時一句《洪吟》詩打在我腦海裡,「迷中忘記我是誰」 (《洪吟四》- 真言)「醒來方知戲中悲」 (《洪吟四》- 來世就為這一回)。

我看見一個同修那麼堅持自己的認識和做事方法,腦海裡出現師父的法:「建廟拜神事真忙 豈知有為空一場」(《洪吟》- 有為)。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轉法輪》)

跳出事來,實修真修一把,因為就在不斷的割捨與層層剝離中,有多少邪惡解體,有多少眾生被救度,又有多少次人走向了神,大法無邊,不封頂,抓緊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實修,真修!

師父說:「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 (《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我來紐約不久的一個晚上,我做了個清晰的夢,夢見我的家鄉,那裡的親人,我哥哥和嫂子跟我說「我媽媽跟他們說什麼了,說的都是修煉人的話,都是怎麼為他們著想的,我哥哥一句話讓我很震驚,他說這一切將銘刻在亘古」 ,我非常清晰這個夢的意思,因為我媽媽早就去世了,哥哥嫂子都不修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點化我,只要在人這一層修,天國世界的眾生就在根本的改變著,都在達到無私無我的標準,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我想起那份天國的家書,那裡無量的眾生期盼他們的王精進。真的不要錯過每一個提高昇華的機會,也許那都是師父的良苦用心。時間又過去了半年,我的世界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我們有多少故事留給眾生,珍惜這萬古的機緣,我們一起精進實修!不要把事情看重,要把過程走好!

都是師父在做!

就寫到這裡,有不足的地方也請同修們慈悲的補充、指正!
最後我們一起共勉師父的一首 《洪吟四》

久遠的夢

我一直在找尋那久遠的夢
象似童話卻無比神聖
那時在天堂簽了一份約定
一路下走就為了兌現使命
輪迴輾轉苦海迷封
終於圓了那久遠的夢
創世主已來傳大法度大乘
為這我才下世把法等
我已兌現了史前的約定
這不是童話正在發生
許多人都有我同樣的夢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