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長白風韻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4月28日】

本文所寫的內容涉及中國大陸的吉林省、遼寧省北部和南部,以及整個朝鮮半島及附近島嶼。

因為長白山脈綿延上述地區,所以本文就以此山為中心來寫。同時因為以前寫過《輪迴紀實:寧遠守諾》涉及過遼西的部份,本文這部分就從略。

就拿吉林省來說:早在遠古時期,就有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距今約5~1萬年前出現的「壽山仙人洞」、「榆樹人」、「安圖人」、「青山頭人」,是吉林省古人類文明形成的重要標誌。

在以後的發展中,這一地區的各個民族同中原民族一道在創世主的引領下逐步邁入文明的門檻,並逐漸與中原民族取得聯繫,並在中華文明史上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在周朝時期,這裡的部族向中原王朝進貢,表示臣服;商朝的貴族(箕子)帶著子民走入朝鮮半島,建立國家;春秋時期,孔子曾提到過肅慎國的弓箭,秦漢時期及以後這一地區與中原王朝的關係更加緊密。

在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清廷建吉林城,命名「吉林烏拉」,吉林由此得名,隨後寧古塔將軍駐地遷移至吉林市。1757年,寧古塔將軍改為吉林將軍,「吉林」由原來城邑名稱擴大為行政區稱謂。後來隨著戰爭和政權更迭和區域不同的劃分,吉林成為現在的版圖。

當歷史走入近代和現代,這裡開始了大規模的開發,遼東半島上的大連港,也是最近一百多年才發展起來的。以前算作是一個小漁村。

東北文明程度的快速發展那是在十九世紀末期,整個中華處在多災多難的時期。以前這裡都曾是朝廷流放人犯的地方。而且現在東北人除了原有的滿族、蒙古、鄂倫春等原住民族之外,大部份都是來自河北、山東、江蘇等省份。這些人來到這裡之後自然會帶著中原的文明和各種因素。而這些人大部份除了清末及民國時期過來的之外,就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到七十年代逃荒過來的。這些都是為洪傳讓世人真正得救的大法做系統鋪墊的。

關於長白山,現存第一個記錄此山的文獻是《山海經·大荒北經》,稱為「不咸山」:「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肅慎氏之國。」後來在《後漢書·東夷列傳》稱為「單單大嶺」;《新唐書》中稱為「太白山」。

女真人建立金朝後將長白山視為「興亡之地」。長白山天池北側尚存由玄武岩石塊人工壘成的「女真祭台」遺址,即為女真人祭祀長白山所用,1999年,首次在女真祭台旁約3米處發現女真文字碑。清朝統治者宣稱愛新覺羅氏的始祖就是在長白山的仙女孕育的。1677年,康熙派遣人前往長白山拜謁,又撰有《祭告長白山文》,稱頌「仰緬列祖龍興,實基此地」。

「長白山」在蒙古語中是神仙之意,在東北居住的各少數民族----肅慎、沃沮、扶餘、鮮卑、高句麗、蒙古、契丹等,都有對東北境內這座最大的高山景仰和神化,許多有關天女不孕而生的神話都寄托在這裡,因此,都稱這座山為仙山。

甚至在朝鮮的神話中也將長白山列為其祖上誕生之地。雖然這裡有很多對史書的曲解與民族主義情緒。但至少說明朝鮮民族對長白山的崇敬與嚮往。

長白山其實是守護東北的神山,算是進入中國本土的一個屏障和江河源頭。有三條大河發源於這裡:松花江(南源)、鴨綠江和圖們江。

從地理、地質學角度來看:長白山是歷史上火山活動較為激烈的區域,早期噴發約在距今200-300萬年的第四紀,形成了以長白山天池為主要通道的火山錐。長白山又在1597年、1668年和1702年發生了3次噴發,形成了典型的火山地貌類型——玄武岩台地、傾斜玄武岩高原、火山錐體以及河谷等。在火山岩中常見夾雜的木炭,有的地方還發現有被火山岩埋過的粗大紅松。這些證據都被認為長白山在噴發前後及間歇期間都曾有過茂密森林。長白山在噴發後含有多種礦物質的火山灰形成了肥沃土壤給該區域的動植物繁衍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為什麼要引用這些網路上可以查找到的資料?請大家看完本文自會知道。

對於與長白山相連的朝鮮半島,從文化角度而言,成了中華文化中心的「衛星城」,隔海相望的日本也屬於這種情況。而且這兩個地區受中華文化影響是最為直接和巨大。關於日本的事情我們將在下一篇詳述,在這裡限於篇幅就不多說了。

下面我們就說說一位叫作橘秀的尋法故事。

在清朝康熙時期,橘秀出生在今天的大連海邊,當時她母親在生產的前一天,夢見一位神人說,給她一個女兒,這個孩子將來將承載一種非常偉大而神聖的使命,這次下來需要磨鍊和尋找一種奇緣。

她母親醒來後對她父親說了,她父親覺得很驚奇和不解。覺得自己是一個小小的漁民,這裡非常的偏僻和落後,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孩子的降生呢?!當時他不是很相信。

當孩子出世,他們發現確實是一個女兒,很高興。雖然當時都想要個男孩,長大能幫助大人出海乾活。但來個女兒也不錯。夫妻二人對孩子非常的疼愛那是不用細說。

話說等橘秀長到了五歲的時候,有一次天氣晴朗,父親要出海打魚,,橘秀哭鬧著就不讓,也說不清為什麼。父親無奈只好留在家裡。不久這裡颳起從來沒有過的大風,並伴著大雨。母親說,多虧橘秀哭鬧,你沒有去成,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還有一次,在橘秀十六歲的時候,颱風颳了三天三夜,還沒有停的跡象,橘秀就告訴父親要準備張羅出海。當時她們家已經可以僱傭幾個夥計了。這幾個夥計冒著大風來到橘秀家的時候,颱風已經變小了,這時幾個夥計還不相信這天可以出海。但橘秀說,這次出海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的。而且她也要跟著去。父親無奈,只好帶她一起上船出海。等她們上船解開纜繩,颱風變成四五級風,而且是越來越小。駛出海灣不久,風平浪靜了。當他們的船行駛出海灣十里左右的時候,遠遠的看見一隻長約一米左右的大黃魚漂浮在海面上,似乎是死了。他們把此魚打撈上來,發現它剛死不久;又捕撈一些其他的魚,滿載而歸了。

回到家他們把大黃魚的腹部剖開,發現裡面有兩粒珍珠。這不是說大黃魚身體分泌的物質能產生珍珠,而是說,大黃魚誤吃珍珠,而留在了體內。橘秀非常喜歡,就把這兩粒珍珠帶在身上。在橘秀十八歲那年,她外出買衣服,回家發現,父母被人害死,她非常傷心。就問鄰居誰幹的事情,鄰居說,是另一家漁民看她家出海很賺錢,心生妒嫉而干出這樣的事情。

她當時也非常的怨恨那家漁民,甚至產生了報復的念頭,當她這樣一想的時候,肚子就開始疼痛,簡直要滿地打滾,實在受不了。當她打消報復這個念頭的時候,就不疼了。

後來她想:雖然那家漁民把我的父母殺害了,我這裡如果也報復,那他家的什麼親戚再找我報復,……這就沒完了。我如果放棄報復的念頭,把一切交給上天,該懲罰他們,自有懲罰他們的機會。

她為了避免被傷害,就遠遠的離開了這裡。沿著遼東半島北上,從今天的大連經莊河,到丹東,在丹東,望著鴨綠江口,她想起了自己從前的經歷,一幕幕的就如同昨日發生的一樣,很感慨。當她要離開、前行的時候,下意識的摸摸裝珍珠的衣兜,卻發現珍珠已經消失不見了!這下子她吃驚不小,趕緊往回尋找,可是一連找了十天也沒有找到。再回到大連附近的時候,她聽說殺死她父母那家漁民,在一次出海的時候船不知怎麼就翻了,人都淹死在海里了。人們都說這是報應。

實在無奈中,她又從新沿著遼東半島北上,這次她來到了長白山,在這裡她找一家民居住了下來。當地人說,這裡是清廷的祖脈,是封禁之地,你能進來可真不容易。她說,自己看到很多兵丁在守衛,可是沒人攔我,甚至我與她們打招呼也沒人理我。(註:當時神有意不讓士兵們看到她)後來她走到了今天的天池附近,當時這座山峰正在噴發。她只能遠遠的望著火山噴發的狀景,正在看著,她聽到小孩的哭聲,很悽慘,她聞聲跑過去,發現一男一女大約五歲左右的小孩被火山不斷涌落的岩石嚇壞了,不知所措,她趕緊跑過去將他們抱起,逃離險境。

在放下的時候她發現這兩個小孩的頭髮上怎麼都有一粒小珍珠?!這讓她非常的奇怪和納悶兒。後來問他們父母在哪裡,他們都說父母沒了,不知哪裡去了。她也覺得這兩個孩子可憐。同時也覺得自己一路上也沒人陪伴比較寂寞,於是決定帶著兩個孩子一起「雲遊」,此時的她也不知自己將要向何處去。

長白山是一個很大的地方,她們在這裡輾轉半個多月也沒有轉出這座山去。

有一次她們正在臨時搭建的棚子裡,突然闖進一個毛烘烘的人,她們哪裡見過這個,就很害怕。哪知這個毛烘烘的人嘿嘿兩聲,從懷中拿出兩個人參放在那裡。然後就消失了。

兩個小孩好奇,分別拿過來仔細看,小女孩說,看上去怎麼像小娃娃呀?小男孩也這樣說。不一會兒,兩個大約一尺半長的小小孩出現了,笑嘻嘻的與他們玩耍了起來。橘秀看著這一切,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後來她們再一次遠遠的望見正在噴發的火山口,突然天空中出現雷鳴,橘秀下意識的帶著四個孩子躲了起來。在躲的過程中,兩個小小孩卻不見了!她四下尋找也沒有找到。此時她無意中望見在遠處的火山口,只見那裡漸漸的出現一位神的樣子,手裡拿著法器,那位神用思維傳感的方式跟她說:「一定要帶好四個孩子,同時還要去朝鮮半島南端的濟州島了卻一份緣份。等了卻之後,回到這附近還有下一步的事情。」她一聽神的話,更著急找孩子,往下一看,那兩個小小孩,正站在在兩個小孩頭上哪!她著急的告訴那兩個小小孩不讓他們亂跑。

其中一個小小孩說:我們不會亂跑的,我們被毛人(也叫野人)送到你這裡,是為了增強你的體力,我們是千年人參所化。吃了我們身體虛弱者會延年益壽,有大德行的人如果修行的話,會增長精進的速度。至於說你,只要我們整日陪著你,你就會在一路上百邪不侵,能完成神交給你的事情。

一席話,聽得橘秀振聾發聵。她也想起母親在世的時候,跟她提過生產之前所做的那個奇異的夢。此時她似乎明白小時候預測天氣適合出海打魚與否,也是神的點化所致。

她看著那兩個頭頂珍珠的小孩,突然問道:你們倆是不是跟黃海的那條大黃魚有關係?兩個小孩見她這樣問,都笑了,其中一個說:其實我們是天界的神仙,後來化成珍珠,那條大黃魚也曾經是天界的一個護法,後來因為無意中做了一件錯事而被貶下界。我們因為與你有很大的緣份。也是當大黃魚劫難已滿需要拋去塵身(魚身)的時候,我們在海中變成它喜歡吃的食物,被它吃到體內,到體內之後我們變成珍珠。它也被別的大魚咬死。此時你出現了,我們的緣份又接上了。後來到丹東的時候,我們因為出去幫助其他的神清理一些不好的東西,就暫時離開你一段時間。後來知道你到了長白山,我們就變成小孩再一次找到你。

橘秀聽著更覺得吃驚,天底下真有如此奇事!想了半晌,她對四個孩子說:「你們費很大力氣與我結緣,到底是為了什麼?要知道我現在也沒什麼本事呀?」「你在看火山噴發的時候那位神不是跟你說了,你要去半島南部了卻一個事情嘛!什麼事早晚都會知道的。何必現在就問呢?」一個小小的人參娃說。

橘秀聞聽此言之後,便不再多問。她們沿著朝鮮半島的中部緩慢的前行。在這裡她們遇到了很多的朝鮮人而且能歌善舞,那些人大多都很善良、勤勞和能幹。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不斷上演著不同內容的悲歡離合的故事;在與他們打交道的時候,橘秀就在想,人一生忙忙碌碌究竟是為了什麼?!生命的出路到底在哪裡?

有一次在漢城,她遇到了兩個在朝鮮半島的修行人,這個兩個人修行的功夫已經很高了,但感覺自己還是難脫生死大限,與橘秀說起來也很苦惱。

橘秀一邊安慰他們一邊在想,神讓我到濟州島去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是與了卻生死有關係?

行走在朝鮮半島的過程中橘秀對朝鮮的語言和文化逐漸的有所了解,也學會了他們的語言,加上四個小孩的幫助,使她們走的很順利,也積累了很多的經驗。

到了濟州島對面,很不巧,大風颳起來了,這一刮就是三天三夜。無論白天還是晚上,兩個小人參娃都主動的緊貼著橘秀,給她以力量。兩個珍珠娃見狀出去到天庭去找解決的辦法。

後來在大羅金仙的幫助下,她們一行人到了濟州島。在那裡橘秀在海中見到了一位海神,海神拿出一個牌子遞給她,然後就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了。橘秀把牌子拿過來與四個小孩一起觀瞧,只見上面寫著:若得大法,天賜之福。努力修持,蒼生之願。

看到此處,橘秀就明白了自己這一生是神安排來尋找法與傳法的覺者結緣的。當在濟州島了卻這段緣份之後,她們又回到朝鮮半島,沿著靠日本海(當時叫吉林海)的一面回到長白山。

在火山口那裡她們看到火山已經不噴發了,但是煙霧還是不斷的翻湧,不能走近。過了三日,她們又見到了那位神,那位神說,你們要越過長白山,到距離吉林這座城城邑不遠的地方(指長春)那裡。在那裡還有一份緣份等著你們。

此時橘秀突然間想起一個問題:朝鮮民族為什麼這麼能歌善舞?那位神一笑隱去了。大家都很納悶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間天空中傳來美妙的音樂,一位無比美麗的女神手持樂器冉冉而下。在她們面前停了下來。她們都看呆了。女神一笑也不多說,抱著樂器有彈奏了一曲。天上真的降下來很多的花,不知什麼鳥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裡的煙霧,而停留在樹上。不一會兒女神和鳥兒們都消失了。橘秀她們更驚愕萬分了。正在她們發獃的時候,天空中傳來那位女神的聲音:長白山是美麗多彩的,更是東北的仙山,這裡自然會賦予子民們各種美好的東西,然而一定要記住: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洪傳大法而有意安排的!去吧,去那裡(長春)結下聖緣,這聲音在天空中久久迴蕩著……

她們於是就越過長白山,來到了長春。

在長春,她們在一個開小酒館的人那裡聽說了有一個很怪的人經常來喝酒。這個很怪的人做事不合常理。比如大冬天的他穿著單衣;而大熱天的他卻穿著棉衣。很多人都覺得這個人太奇怪了。

她們都很好奇。女珍珠娃聞聽樂得直拍手:就是他了,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過了六七天吧,她們在路上,遇到那個奇怪的人。他看上去真的很奇怪:本來這裡是夏天,但他卻穿著冬衣,還一直說冷。

兩個小人參娃見狀,都跑了過去,委身於那人的懷裡,那人不一會,就熱得把冬衣脫了,邊脫變說,怎麼了這是,怎麼這麼熱!

橘秀見狀走了過去,很禮貌的問他:大夥都說你怪,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打扮嗎?

那人說,原本我也是一個很正常的人,冬天穿冬衣,夏天穿的很少。後來在夢中來一個人跟我說:「你從明天開始就會出現一些怪異的舉動,為了吸引人們的注意,為的是到時候將有一個女人帶著四個孩子來找你,當她們找你的時候,你就告訴她們:長春,長存就行了。別的不用說。」當時我就說:「那我這種怪異舉動啥時能恢復正常呢?」那個人說:「等你見到她們的時候就恢復正常了。這種情況到現在已經有五六年了。」橘秀聽著這話,似乎不太明白。兩個小人參娃歡蹦亂跳的回來說,我們想想一路上的事情,在濟州島所見到的啟示如果與「長春」二字結合在一起是什麼呢?經他們一提醒,她想:大法,長春;大法,長存。也許那種可以讓世人解脫的大法會與長春這個名字有些關係。

了卻此緣之後她們一行人經過今天的遼寧北部,又回到了遼東半島的南端。在旅順口黃渤海分界線處,她看到了兩個龍王(黃海龍王和渤海龍王),明白雖然他們分管不同的水域,但互相配合為了管好一片海域也算得上盡心盡力了。

這時一位仙子出現了,她告訴橘秀,將來要幫忙帶好一群修煉人。在魔難中要做好……她莊重的點點頭……

這正是:
尋法路上神佛護
慈悲安排奇緣顧
今朝得法兌約定
完成使命回天速

後記:住在距離我地很遠,我根本不認識的橘秀在十年前,知道我將要有一難,本想輾轉告訴我一聲,讓我注意。可是沒等告訴我,我就遇到難了。幾年之後,本來我有機會去她那裡看望一下,但又逢當地環境比較嚴酷,就沒有見成。不久前聽聞老人家已故去,遺憾之餘,藉此機會來表達對老人家的思念與緬懷。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