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都是迷中痴」 (1)的體悟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03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念一首洪吟詩詞
去執(1)
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修煉就是要去掉與生俱來的和後天養成的各種執著心,比如作為一個修煉人,吃苦是件好事,而人天生就具有趨利避害的本性,再加上從小到大耳濡目染的各種觀念的灌輸下形成的常人心,而這些心都與妒忌心有關。比如我以前一直很喜歡武術,尤其是太極拳,還喜歡看武打片,可能前世當過道家的修煉人,有很強的爭鬥心,師尊說:「真正修道的人當中也有這個反映,互相之間不服氣,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2)而且我還有很強的顯示心,比如在交流中,有時會提到自己在參與的項目中如何如何,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參與了某個正法項目,有意無意的顯示自己。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心,也知道要修去這些心,但是感覺很難。這恐怕與妒忌心不去有直接關係。所以師尊告誡弟子:「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 「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2)

舉例來說,冬天雪多時,小區公共路上的雪常常會推到我家車道前,因為我家是在小區的最裡邊,如不能及時剷除,就會影響我家汽車的進出,去年為此事和小區管理員理直氣壯的爭論了一番,因為他說現在找不到合適的鏟雪車,讓我暫時停到外邊去,我說我已提前兩週通知你們了,當時覺得在西方民主社會裡,抱怨是很正常的一種維權活動,我總不能等到天氣變暖,讓雪自己化掉吧。事後覺得自己當時情緒失控,臉紅脖子粗的和跟人家去爭去鬥,簡直不象個煉功人。師尊說:「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 (2)再比如,以前總看不慣別人違規停車,一有鄰居把車停在我家旁邊的訪客停車位過夜,我就會去打小報告,讓人家吃罰單,還辛災樂禍,看你再停,其實這也是妒嫉心的一種表現。

在修煉中,我發現往往相同年齡段和相同背景的,或參加同一項目的同修,彼此間的矛盾會顯得較為突出,當然也有例外。有妒忌別人做而自己不做的,也有妒忌自己做而別人不做的,也有羨慕別人比自己做的好的,也有嫌棄比自己做的差的。在互相碰撞中,有時為了保護自己的人心不受傷害,表現為與己無關,做個老好人,免得煩心,有時會表現出高人一等,看不慣別人的言行,惡言相向,甚至把對方看成魔,嘴上說向內找,心裡還是與法相違,明明對的是我,錯的是他或她嘛。家人同修常說我總把眼睛盯著別人的不足之處,習慣負面思維,看不到對方的閃光點,沒有修自己。我也覺得自己只是把「向內找」當成了藉口,其實並不懂得如何真正的向內找、向內修。眼睛天生就是長著向外看的,要學會返觀內視,沒有一定的功夫是不容易做到的。在平時生活中,早上起來漱洗時,總會照照鏡子,如果發現鏡子裡的你,有什麼地方左瞧右瞧不對勁,你肯定不會在鏡子上琢磨哪裡有問題吧,除非是哈哈鏡,那問題肯定出在你自己。如果把這種思維定式移到修煉上,對方就是你的一面最好的鏡子,你看到對方所有的不足,你反過來修理你自己,那你在修煉上就會提高。道理都懂,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尤其在碰到「面目表情惡狠狠的」形像時(2),會不由自主的心血充昏了頭,立即跟人家幹起來了。其實,對方並不象你看的那樣,他或她修好的一面都被隔開了,給你看到的所謂不足是讓你提高的,當然他或她不會說,我這是給你當台階當梯子,你往上攀登吧。所以悟性好的修煉人就會時刻牢記師尊講的修煉法寶,真正的向內找、向內修。

在我們煉功點,大家集體學法時會有犯困的現象,因為是大家同聲一起念,學完一講《轉法輪》後,如果從頭念到尾,嗓子有時會感到又干又癢,很是難受,幾乎發不出聲音,除非默讀,然後又要緊接著念各地講法,我覺得這樣安排不太合理,有些人早走,有些人沒帶經文,只有少數人在慢慢的念,感覺不太對勁,大家已經在一起學完了一遍所有的大法經書,現在又要再來一遍,象是在走形式。我曾提過建議,並提到師尊的相關講法,「弟子:我們地區的大組學法很久不學《轉法輪》,只學各地講法,這樣可以嗎?師父:不可以。各地講法偶爾學一學可以。我主張你們各地講法回家自己看。就學《轉法輪》,集體學法、大組學法。各地講法,什麼都是在解《轉法輪》。」(3)但是每周一次的集體學法還是老樣子,我開始是有情緒的,甚至認為沒必要再在一起學法,還不如在家自己學呢,後來意識到集體學法是師尊親自定下來的,自己心裡不舒服,正說明自己有常人心要去,那種要人家按自己的想法去做的心,是一種很不好的以自我為中心的私心。所以後來慢慢的這種不平之心開始放淡,要改變別人幾乎是不可能的,那就先改變自己吧,身體保持正直,雙盤腿,儘量在這昏昏欲睡的氣氛中保持清醒的頭腦。後來終於有同修提出意見,我馬上響應,使這種狀態有所改變。

我對大家集體學各地講法,以前還有過一種不正確的想法,認為花大量時間念學員的提問是在浪費時間,尤其反感那些慢吞吞的一字一腔的念,還要念那些世界各地問好的地區和城市的名字,有的重複,有的字還念不准。有的學員提的問題還特長,要念半天,難怪師尊講「我主張你們各地講法回家自己看。」(3)。師尊回答問題時都講了,問好的條子就不要提了,還偏偏有人在提,還有代替其他人問好的,以前對此不太理解,後來有一天終於明白了其中的含義。那些身心獲益於大法修煉的大陸弟子好多是沒見過師尊的,不像我們海外弟子每年都能見師尊一面,大陸弟子對師尊無比崇敬無比感恩的心情是我們這些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弟子們無法體驗的,而師尊每念到一方地區的名字時,就是對那一方眾弟子的加持。

為了避免學法犯困,我曾想過,咱們可以在念完一講《轉法輪》後,先發正念,或恢復原來的切磋交流,談談自己的修煉體會,或結合網上同修發表的交流文章談一下自己的感悟,方法很多,也可以背背《洪吟》詩詞,唱唱《洪吟》歌詞,或者學習有師父評語的文章(以前沒有集體學過),或者是明慧編輯部文章也行啊。或學習《精進要旨》等新經文,可以搞的生動一些嘛。有次我又在家人同修面前喋喋不休談起我的所謂建議,並且又談到了去年佛學會要求大家寫修煉體會的事,為什麼大家不重視呢?我越講越起勁,家人同修突然對我說:你幹嘛操那份心,人家都不動心,你修好自己吧,你是假修。這當頭棒喝讓我頓時語塞,難道我真的是假修嗎? 那不成了白修了嗎? 是啊,我為啥要操那份心,要是真為集體好,為他人好,為何不能堂堂正正的心平氣和的提出意見,而要在背後議論、背後抱怨呢?這是一種什麼心?難道是妒嫉他人皆睡唯我獨醒嗎?

記得以前聽明慧網廣播的憶師恩節目,其中有學員回憶師尊在郴州傳法的故事,兩名郴州學員陪同師尊去郴州郊外的蘇仙嶺遊覽。當時學員想在蘇仙白日飛升的大石頭旁拍照留影,可是怎麼也拍不成,正在搗鼓相機時,「師尊走過來一邊拿過相機,一邊說:『別照了』,然後又說了一句:『都已經成仙了,還妒嫉心這麼強烈』。」原來是蘇仙讓學員拍不成的,看來蘇仙雖然修成神仙了,但是沒有得到正果,因為他還有妒嫉心。同時這也說明能修煉大法是多麼的幸運,令天上的神仙們都羨慕。後來師尊又帶學員參觀了蘇仙嶺上的一座寺廟,見有很多僧人在禪房裡盤腿念經。師尊讓隨同學員猜猜這些念經的和尚中誰修的最好?學員先指一個老和尚,師尊說不是,然後又指一個認真念經的,師尊還是說不是。猜了幾次都沒猜中。最後師尊指著一個坐在一邊不認真念經的東張西望的和尚,說這個修的最好。師尊既然早已知道學員找不准,那為什麼還讓學員找呢?這裡說明一個道理,我們是在迷中修,外部一切都是幻象,那麼我們如果用常人的觀念和常人的理來判斷事情的是與非,那註定就會失敗。師尊說「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2)

由此可見,執著外部世界的幻象,就會迷失自己的本性從而不能真正悟道。而師尊講的法就像迷霧中的一盞指路燈,只有按照這盞指路燈走,才能最終走出迷霧。回到前面家人同修問我為何要操那份心的問題上,對照法看看自己迷失在哪裡?比如輔導站通知參加法會的學員每人都得寫一定字數的心得交流文章,並開好自己當地的小法會,而自己當時卻扮演了一個拿鞭子鞭策他人的讓人討厭的角色,結果效果欠佳,不了了之。師尊在經文《清醒》中說:「執行總會的要求是對的,但是要講方法,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4)修煉本來就是自願的,即使自己當時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也沒有任何理由強迫他人如何如何。我們每天煉靜功時,聽慣了師尊祥和的指令「要求時間很長,能做多長時間,就做多長時間。」就是在盤腿打坐的問題上,師尊也允許從散盤、單盤到雙盤的慢慢的漸變,不做強行規定,這也是一種對學員慈悲心的體現。師尊曾開示「魔為什麼還要修呢?因為修成魔王,也得把常人的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對人的執著都修下去,你才能達到那個境界。那為什麼成魔了呢?他不修善,所以他就是魔王,也達到那個標準,達到那個境界了,但他卻是魔王。」(5)看來我當時是用了惡的一面想求得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結果,說有些人寫出的文章象是在應付差事,從而引發別人的爭鬥,結果適得其反。謝謝家人同修的棒喝,不然我不修善那不就是在向魔道上走嘛,那不比假修更可怕了嗎?

家人同修說,你還是閉嘴不說話的好,說出的話總讓人討厭,說我情商低。我也承認,自己從小受黨文化思想的薰染,傳統文化嚴重缺失,是最後一批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一代人。現在修煉了,又沒有正確理解去掉情的相關法理,再加上沒有修出善心,更談不上慈悲心了,所以無意中造成了在修煉團體內的同修之間的矛盾。畢竟現在還是人在修煉,所以不按照法在人這一層面的道理行事就會處處碰壁。看同修交流文章時,我常被大陸弟子修成的大善大忍之心所感動,他們的慈悲甚至能使邪惡的警察為之動容。而我個人的七情六慾都有,卻硬要表現出對家人親戚們的無情。家人同修一直有想去趟迪士尼的願望,借女兒大學畢業之際買好了兩張三日游的票,好說歹說我硬是不去,說正法眼看就要結束了,怎麼還能去旅遊?最後還是我女兒顧大局,頂了我的缺,現在八年過去了,家人同修還時不時的提起此事,讓我感到難堪。我父母九年前最後一次來探親,臨回國前要去某地觀光遊玩,我也推託沒時間,結果讓我表妹替了我的班,七年前我母親去世,我也沒能回國見她老人家最後一眼,現在每每看到我表妹和我母親那最後一次遊玩時的合影,心裡總有點不是滋味。其實自己並沒有把時間好好花在做好三件事上,而是把大量時間花在網上,那時大法弟子有個論壇,我在上面還小有名氣,常常為自己的帖子點擊率高而沾沾自喜,後來由於特務混進來搗亂,論壇被迫關閉,當時為此事還感到有點遺憾,後來有同修邀請我去某某技術論壇我也沒去,那是多少年前的往事。

為了提高自己的情商,我到網上專門看了「四大名著情商課」的視頻,主要是談用傳統觀念指導現代人如何處理好人際關係,其實都是真善忍法理在最低人類社會這一層的具體體現,在《轉法輪》裡都有,只是以前學法時沒有用心去體會。比如,提出合理建議時,要看對像,要掌握好時機。道家是修真的,是講真話、辦真事的,華佗肯定是修道的,在曹操犯頭風病的這個問題上,何時向曹操提出建議,要看好時機,應該要等曹操頭痛欲裂、痛的他死去活來想去撞牆時,這時再提出開顱取瘤的合理建議,才不至於引來殺身之禍。但是歷史的劇本可能就是那樣安排的,華佗醫術再高明也救不了曹操。再有說話要看對像,所謂對神講神話,對人講人話,如果對人講神話,尤其是對受無神論浸泡的常人講,他或她大部分是聽不進去的。比如對向邪黨宣過誓的人說,你腦袋上有個魔的獸印,你趕快三退吧,不然的話是要遭報的,如果沒有機會和時間詳細的說明前因後果,就讓人家立即三退,那是很難成功的。

另外,我還意識到一點,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大家配合行動時,每個人所在的位置都很重要,就像要演好一場交響曲,每個演奏家都很重要,但都要看準指揮家的指揮棒,不然就亂了套。「就像一個工廠的生產辦公室、廠長辦公室發出指令,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就像部隊的指揮部門一樣,司令部發出命令,指揮整個部隊去完成任務。」(2)因為我不是當地協調人,我只是當地義務聯繫人,名字和電話在網上已共開了二十多年了,以前家裡換電話時,曾想推給別的同修,但是沒有成功。在催法會稿件這件事上,因為沒有和協調人溝通好,對人家也不尊重,沒有真正為別人著想,所以不是由廠長辦公室發出的指令,結果任務完成的當然不理想。法上是要求為他人著想,但由於生活在常人社會,思維的慣性就是為己為我的。其實我們大家都是在演戲,只是扮演不同的角色而已,由於入戲太深,就很難進行換位思考。記得國內有個演小品的著名搭檔,根據形像一個專演好人,一個專演壞蛋,有次要他們角色換位演出,雖然服裝都換了,但是演到一半,兩人又跑到原來的角色上去了。所以能夠掌握好換位思考,就能彼此互相理解,在互相的配合上就能減少不別要的矛盾衝突。因為我們都是在迷中修,任何事情都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大的事情都由師尊在把握著,不會出偏的。不要執著於己見,要能跳的出來,才能不陷於矛盾的漩渦中。要能想到沒有我地球照轉,說不定轉的更穩,這樣才能放下自我。

我有時會覺得自己很卑微,修煉這麼多年了,怎麼感覺還是常人一個。有些心似乎很難去掉,感到有點無奈,每次學《轉法輪》學到那個蛇修成的師爺那段法時,就會想起,那師爺還挺誠實的,他的徒孫問他怎麼站不起來時,他就講他自己幹壞事遭報的經過,並承認錯誤保證今後不再搗亂,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最後還是被徹底銷毀了。那我們修大法的如果在某些問題上總是明知故犯,結局不也是不堪設想嗎?有時都不好意思稱自己是大法弟子,所以投稿時還稱自己是學員,但文章發表時還是被編輯改成了弟子。師尊也說:「大家知道嗎?我做了一件什麼事情啊?我把所有的學員都當作弟子來帶,包括自學能真正修煉的人。往高層次上傳功,不這樣帶你不行,那就等於不負責任,亂來了。」(2)所以咱也不能做個扶不起的劉阿鬥,辜負了師尊的一片慈悲心。在末法時期,全世界平均七十多人中才有一個人被師尊選中當大法弟子,所以那是何等的幸運,何等的榮耀。最後請允許我為大家唱支大法歌曲結束我今天的交流。

我是誰(6)

天地茫茫我是誰
記不清多少次輪迴
苦難中無助的迷茫
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
直到我看見真相的那一刻
直到我追尋到大法貫耳如雷
我明白了自己是誰
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1)《洪吟二》
(2)《轉法輪》
(3)《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清醒
(5)《法輪大法 紐西蘭法會講法》- 紐西蘭法會講法
(6) 《洪吟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