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佛教居士緣歸大法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6月08日】

〈長相思•誰是真神〉
東廟求,
西廟求,
求去求來滿白頭,
破財如水流。
等一春,
讀一秋,
讀破經書不會修,
法徙人海游。

愛萍曾經是一名佛教居士,今年三十八歲,是廣西玉林市的一名國企職工。

她早就有入佛門修煉、探求解脫生死輪迴之念。

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不是滿腹春夢的去情海一游,而是要超然脫俗,思想境界實在是高。然而由於種種原因,直到九十年代初還無法如願。

一、居士

這時的她已三十出頭為人之妻,世事煩擾,只想做一名居士在家修行就足以快慰了。於是,經人介紹,一九九五年初,通過拜師、請佛像、念經、磕頭、持咒等方式,皈依了佛教,成為一個受戒的佛教居士。

成為居士後,愛萍就認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歸宿,非常高興,也非常虔誠,處處按照佛教修煉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在修行路上苦苦修練。

然而在篤信、虔誠的居士生活中,卻又使她逐步產生了對居士路是否能走向「彼岸」之路產生了懷疑。比如,寺院應該是一塊淨土,可是她所在的寺院是無神論的馬列共產邪教控制的寺廟,從法師、和尚到居士都沉浸在求名求利、講排場之中。釋學誠釋永信之流彼彼皆是。

人家說他好,他就沾沾自喜;說他不行,他就滿身子不舒服。有些居士、和尚常常為分幾個佛事錢吵的面紅耳赤;還有些和尚寫文章,表面上是在弘揚佛法,可骨子裡還是為了名利。

更有甚者,有些寺院借改革開放之機,竟搞起商品經濟來……這哪是淨土?分明是一個瀰漫著名、利、情的地方。

這一切都使愛萍納悶、彷徨、苦惱,淨土何在?人生的真諦何在?居士之路能走的通嗎?她感覺自己只是入了教,但是並沒有得到天機真法。入教與入佛門那是兩碼事。

二、得法

一九九五年夏季,正當她在彷徨、苦悶之際,去北戴河開氣功會的同事給帶回一本《法輪功》。

開始她以為這是一般的氣功書,但當認真讀起來時,思想受到了極大的震憾,啊,一切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今天的寺院一團糟,所有困惑都仿佛是冰化雪消了。

這本金光閃閃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使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明白了當今寺院裡為什麼亂七八糟,看到了居士路已沒前途了!

只有法輪大法才是真正高層次的修佛大法!李老師在這裡告訴人們的是博大精深、無可辯駁、實實在在、令人折服的真理。愛萍確確實實被這本不一般的氣功書征服了!此時此刻,幾十年建立起來的舊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三觀全部瓦解了。也是此時此刻,她深切的感到:能在迷惘中看到這本寶書實在是緣份!

於是她激動的對著書里李老師的相片默默的發願:專一修煉法輪大法。

說來又是緣份,得法後不幾天,當她正在按照書中的修煉動作圖解摸索著煉功時,又接到當地大法輔導站來電話叫其到煉功點上參加煉功、學法。

之後又看了李老師在廣州第五期講法錄像,並得到了李老師的經文和有關學習大法的輔導材料,她更加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法輪大法的最大特點是可在家修煉圓滿,一改過去修煉就必須拋妻棄子的千古遺憾。

當年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就有弟子問,可否不用出家修成正果?釋迦答道,得等轉輪聖王彌勒(正確發音是「李來」後來代代口傳演化成彌勒、或彌賽亞)下世傳法時才行。

同時也告訴大家,那時佛教與各宗教都到末法時期,萬魔下世轉生為人出家到廟中或教堂占據領導職位迷惑信眾,將大家引向歧途魔道。

不管釋迦說的對不起,反正現在中國各宗教都是反神的馬列共產邪教黨員們控制,由它們歪解經書。外國的宗教頭頭也有許多信仰改頭換面精心包裝的馬列主義,背後幹壞事。

曝光多多了,其實都是魔鬼轉世禍亂人間。

廣大信眾中倒有許多真心敬神向善的。

它們害的就是自己沒頭腦,人云亦云的跟風派糊塗蟲。宗教頭頭罵誰,他們就跟著罵,宗教頭頭說誰好,他們就跟著說好。

三、清理環境。

愛萍走居士之路時,曾經花了不少心血打扮家裡的小佛堂,使得佛堂里長期瀰漫著一股濃厚的宗教氣氛。

她首先把書架上幾十本宗教書籍以及那些假氣功書等都清理掉,書架上全放上法輪佛法的書籍、錄像帶和錄音帶等資料。然後再把佛堂四壁清洗乾淨,掛上李老師的法像,掛上「法輪常轉」和「真善忍」這兩幅掛圖,貼上《法輪佛法修煉、動作圖解》,使小佛堂四壁生輝,煥然一新,充滿了一派祥和的氣氛。

她認真學法,以法為師,指導自己往高層次上修煉。

李老師說:「別人傳的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層次的東西,你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你沒有高層次中的法作指導,你也修煉不了。」(《轉法輪》)

為了加深對法的理解,指導自己實修,她每天都要讀一至四講《轉法輪》,循環往復,沒有一天間斷。不僅堅持讀法,還堅持抄法、背法。

特別是每當李老師的經文到來,她都要和女兒一起又讀、又抄、又背,所以有不少經文都能夠流暢的背下來,並運用來指導自己修煉。

從一九九六年二月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她抄了八本字跡工整的《轉法輪》和六本《精進要旨》,以及李老師的其他一些經文。

所抄的書和經文均裝訂成冊,有的寄往居住在美國的哥哥,有的送給國內的親朋好友和有緣之士,意在使他們也能走上修煉大法之路。

當然也是通過抄書去增強自己對法的理解。

四、考驗與魔難

她心懷「真善忍」,堅守心性,忍難忍之事。

李老師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

她牢記李老師這些教誨,努力處理好修煉路上的各種障礙。

記的剛得法幾天,丈夫就一反常態,干預起煉功來。

他一本正經的對愛萍喝道:「你們煉的東西是修佛修道的,是不執著於親情的,既然不執著於親情的,就可以連夫妻情也不要了,這點我可受不了,你要煉功,我們就離婚。……你到底要法輪功還是要老公,由你選定。」

愛萍坦然的笑道:「法輪功我要,老公我也要。法輪大法修煉也沒講夫婦不可正常生活啊!反而夫妻更加恩愛和睦相處。」

他卻象頭被激怒了的獅子似的,大吼:「不行,你不按照我的意思去選擇,你別想煉功!」

以後一段時間,他對妻子的學法、煉功就橫加干涉。

在那些日子裡,他除了見面就罵,一天罵兩三次之外,每見到愛萍學法,就把書搶過去撕了又撕;每見到妻子盤腿打坐,他就把盤上的腿拉下,甚至把整個人抱起來;見煉「法輪樁法」,他竟然把妻子的衣服拉起來,或把長褲扒下來,不讓煉功。

每當他這樣折磨的時候,愛萍就想起李老師的話:「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轉法輪》)

遵照李老師這些教誨,愛萍守住心性,忍了下去,有時實在難忍的時候,就反覆默背李老師的話:「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轉法輪》)

有一次,已是深夜十二點了,愛萍還在聚精會神的抄《轉法輪》,他突然從房間沖進小佛堂,二話沒說,搶過抄法本就撕。還把放在桌面上師父的幾張小法像撥到地上,說了些極為難聽的話,見妻子仍然坦然處之,又氣沖沖的把貼在牆上的《法輪佛法修煉圖解》扯下來就撕……。

一場暴風驟雨式的搗亂過後,又氣憤的指著妻道:「你今天晚上務必把要老公,還是要法輪功這個問題講清楚,否則你就別想睡!」

真的,這天晚上他硬是把妻子折磨到凌晨四點多鐘,直到他實在是熬不住才罷休去睡了。

愛萍見他睡去了,才輕手輕腳的把跌落在地上的師父小法像和撕壞了的煉功圖解揀起來包好。看到比自己生命還珍貴尊敬的寶書和煉功圖解被糟蹋,難受極了。

第二天,當愛萍把那撕壞了的修煉圖解粘起來後,奇怪,分明被毀壞了的煉功圖解,卻完好如初,沒有被損壞過的痕跡。馬上意識到修煉界確實有許多超常事件。

以後愛萍一見他氣呼呼的朝小佛堂衝來,就馬上告訴師父說:「師父啊,撕書的人又來了,請您保護啊!」這樣,那緊張的氣氛很快就過去了,象沒發生什麼事似的。

有時他到門口看了看走了,有時他乾脆折回去,連門也不入。

愛萍深知:業力來了,是過關的考驗,與唐僧西天取經一回事,難難要命的架勢。

所以在個人修煉時期對丈夫的這種蠻橫無禮的干涉,總是一忍再忍,心裡由衷的感謝他幫自己消業,給自己提供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並主動的包攬了全部家務,按時做好每天飯菜後,又輕言細語的去請夫君用餐。

過了一段時間,他也許知道妻子的堅定決心是不可動搖的,便不再鬧了,每天晚飯後,愛萍煉功學法,他就去打撲克。

由於中國被共產邪教霸占,共產主義搞的經濟太落後,許多地方生活只夠溫飽。大家都主動出錢幫助無錢貧困地區的人購書。
由於1996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下屬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所以正常出版社不讓出書,法輪功又太受歡迎,於是各地書商便大批自行印刷《轉法輪》等大法書籍。所以中共侮蔑說法輪功師父靠賣書斂財是無恥的謊言,其實都被盜版書商得去了。即使賣書掙錢那也是自己智慧所得,完全合理。

有一次,愛萍從家裡拿存摺去銀行領出一萬元交給站長去為大家請大法書籍,奇怪,到站長手時只有九十九張百元大票,經過三次復點,仍然是九十九張,當時在場的人都說,趁早去銀行補夠吧。

她馬上意識到,這就是小考驗,所以坦然的從口袋裡掏來掏去,掏完剛好是一百元,湊足一萬元給了站長。

可是第二天去買書的人來電話問:「你昨天交多少買書錢?」愛萍道:「一萬」。

她道:「多了一百元呀!」

愛萍道:「那就一起買書吧。」

李洪志師父講:「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

愛萍明白了,即使自己目地是為了弘揚大法,也要給予考驗。問題還不僅如此。

那天早上,愛萍從家裡出來時,丈夫就再三囑咐她要買菜回來,可是因掏錢補足那一萬元後,身上已無分文,只能空手回家。
丈夫見狀,劈頭蓋臉就罵起來,使基本緩和的矛盾又緊張起來。

愛萍二話沒說,從新帶上錢,欣然向菜市場走去,很快把菜買了回來。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