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從冷落到返聘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5月30日】

隋濤是一名機關幹部,一九九六年九月喜得大法開始修煉,受益無窮。
他一九七八年當了兩年兵,退伍後被分配到了當地的鄉鎮政府工作,一九九零年調到縣科局工作至今。

一、修煉大法,受益無窮

在當兵時,隋濤得了急性胸膜炎,在部隊住院治療,久治不愈,從急性轉為慢性的,後又變為結核性,住院近半年後才勉強出院。雖說出院,但胸膜還悶疼,沒有恢複利索,這時正趕上部隊裁軍,便退伍,回家後被分配到鄉鎮工作。

當時鄉鎮工作的特點是經常下鄉,說是扶貧,結果是越扶越貧,原因是貪官太多。隋濤的身體不好,也得天天上班下鄉,一米七的個頭,身體消瘦的才一百一十斤左右,除有胸膜炎病外,還有胃病、腎病,肝膽也不好,每天都大把大把的吃藥,還熬湯藥喝,每當下鄉時,妻子都把湯藥熬好裝到輸液瓶里讓他帶上。

大家都知道他身體不好,經常吃藥,就叫他藥罐子,妻子因老給他熬藥,惆悵的道:「這可多會兒是個頭啊,我一定是前輩子幹了缺德陰損事了,不然怎麼就嫁給了你這麼個病秧子。」 由於隋濤渾身是病,讓病纏磨的脾氣也大,愛生氣發火,妻子累的也沒有好心情,夫妻倆經常生氣吵架、打架。家中兩個孩子四口人,就濤一人掙錢,還要花好多藥錢,因為整天長病難受,也沒精力去貪污腐敗。經濟不富裕,家庭每個人的心情都不愉快。

除了看醫生,妻子還經常找被狐狸黃鼠狼成精附體的神婆給看邪病。
有的說他跟上鬼了,有的說他跟上某某大仙了,(其實就是狐黃控制巫婆的思想要其供狐黃,狐黃才可附供奉者采人精華修練出人形)還有的說其丟了魂兒了,回家後為了這個身體,經常叫魂兒、送鬼、上香供大仙,可沒少折騰,但是也沒有起了作用反而更糟。

有時,隋濤真是一個愁字了得:現在自己才二十多歲,身體就這個樣子了,就這樣能否熬到五十歲都夠嗆。每當想到此,悲哀到極點,但是又不甘心,人求生的慾望很強,於是又尋找各種氣功鍛鍊身體,先後練過太極拳、氣功等,但效果都是微乎其微。

就在他心灰意冷渺茫之際,有人給介紹法輪功,說這個功法好,修煉真善忍,對身體很好,只要真心修煉,各種病都能祛。隋濤看完了法輪功簡介,當時就覺的挺好、就想煉,就這樣他開始了法輪大法修煉的人生。

通過學法學看《轉法輪》認識到了,人為什麼來到人世間,人的生命真正意義所在,人為什麼會得病,會有苦難;知道了以前不知道的人生真諦,所以決定今後一定要好好修煉。

修煉了一個階段後,他的身體真的奇蹟般的好了,沒有了病,一身輕,心情好了,吃飯也香了,工作也有了精力。過去只是圖混個工資,誰信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鬼話。但是現在隋濤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對百姓做實事。

妻子親眼見其身體好了,道:「這次把我解放了,你好好煉吧,我支持你!」
隋濤堅持煉功已有二十二個年頭,現在要說的是:不光自己的身體好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妻子兒女的身體也都很好,幾乎不鬧病,有時鬧病也是小病,頭疼感冒的,幾天就過去,正應了法中所言,一人修煉全家受益。隋濤的醫療卡幾乎用不著,尤其是跟其在一起生活的妻子的身體更健康,紅光滿面的,出去誰見了都問:「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呢,怎麼身體這麼好啊?」 她道:「我沒煉,我沒有毅力,但我相信,我也很支持他煉。」

二、遭到迫害,冷落擱置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產邪黨江澤民一夥造謠誣陷法輪功,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只因為怕法輪大法人太多太好搶了共產黨的風頭。作為眾多的通過修煉而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人人都想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隋濤也是其中的一員,所以他按照國家《憲法》規定的公民信仰自由、上訪自由,曾經到當地與北京請願,用通過修煉法輪功而親身體驗受益來證實這個功是正的、好的。但是江澤民視《憲法》而不顧,誰上訪抓誰,進行關押、勞教、判刑、甚至秘密軍事基地中大面積活摘器官掙大錢。

可是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這麼多年來對隋濤進行過非法勞教,還利用開除工作威脅,最終也沒有改變隋濤要修煉向善的心。二零零一年隋濤被非法勞教兩年,辦公室主任職務被開除,降為辦事員。

二零零三年回單位上班,單位領導和同事們因受邪黨的媒體造假宣傳,不理解廣大修煉人怎麼回事,什麼工作都不敢讓他接觸。全局連司機都給配電腦,唯獨不敢給他配,辦公室只要他在,就必須還有其他人在才行,出門還得派人跟著。工作只讓隋濤收發報刊,文件也不敢讓其接觸,幾乎把他擱置起來。大家看看中共是不是邪教?符不符合中共自己搞出的邪教對信徙的精神與人身自由的控制!

三、明白真相,信任返聘

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辦?隋濤想:再難也得想辦法叫他們明白真相救他們,因為許多人其實本質很好,只是被中共謊言所騙。後來隋濤就先給他們發點真相資料看,讓他們逐步的了解真相。這樣一來時間長了,單位領導和同事們對大法和煉功人有了新的認識。

隨著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向民眾講真相,人們從被矇騙中醒悟過來了,知道了法輪功學員只是為了強身健體,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而不是中共造假誣陷的那樣,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就在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單位領導突然找隋濤談話,想讓他擔任機關職工食堂管理員工作。原因是原先機關食堂只提供職工早餐,每餐職工拿一元,機關補貼五元共六元,現在上邊抓貪腐整頓很緊,不敢再給補貼,改變為每天提供早餐和午餐,職工家屬也可就餐。就是說飯菜吃多少,職工就花多少錢,機關不補貼,也不掙錢,這樣的方式就有難度了。

當時濤想: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再有兩年就退休了,再說食堂管理工作不好做,占用時間長,所以不想幹這個差事,起初沒有答應他們。但是領導再三要求,非要他干不可,並道:「我們也知道這次改革後機關不貼了,不好干,飯菜貴了職工不干,太便宜了就賠本,主要是考慮到你為人正直,不貪財,才選准讓你乾的。」

於是隋濤答應了,要干就要認真干好,不能糊弄事。
他本著幾個原則,
(一)飯菜價格壓到最低讓職工不吃虧;
(二)讓廚師們把飯菜做的可口些;
(三)每頓飯的主食、副食多樣化,複雜的主食如:包子、餡餅、餃子、莜麵、燒餅、炸油條都做,各種複雜菜也都做,而且免費提供鹹菜、辣椒油、白糖等,這樣大家好像在家吃飯一樣。

就這樣一晃兩年過去了,大家一致贊同隋濤食堂管理的好。現在濤快到退休年齡了,但機關領導考慮要對他進行返聘,而且還要給其加薪,道:「如果你退休回家了,機關找不到更合適人選,怕別人一旦經營不好,把食堂搞黃了。」 有時隋濤跟同事們閒聊時道:「我快退休了,機關找人吧。」大家都道:「你這個法輪功可不能走,別人可弄不到你這麼好。 」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