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經典故事(六)

法徒


【正見網2019年06月17日】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家修煉大法,包括動作舒緩的五套功法。修煉法輪功不僅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還能提升人的道德,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今,短短二十多年,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六百五十多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文字,是迄今為止被翻譯成外國語言文字最多的中文書籍。

在億萬修煉者群體中,有平民百姓,有專家學者、也有高官富賈。有來自大陸、台灣、歐美,有華裔、也有西方各族裔,分屬不同的社會階層和背景,因不同的機緣得以接觸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從而走上修煉的道路。通過通讀法輪大法的著作並按照法輪大法所教導的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並輔以煉習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他們獲得了道德的昇華和身心的淨化,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幾乎每個真修者都有一個動人的精典故事。這裡因篇幅有限,僅選集部分作一系列報導。

一、各界精英修煉故事(六)

(二十六) 一個千萬富翁的傳奇

作者:陳玉  王靜雯

一九九零年代,李建輝創建的「雅迪床上用品」在深圳家喻戶曉。他白手起家,當過工人、學校輔導員、化工業總經理,他研發材料攻克中國洗衣機全部國產化的難題、開發寢具品牌等,沒幾年的功夫李建輝已是千萬富翁,是深圳市弘達實業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同時他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他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判刑四年,他被中共定為廣東省「法輪功」首要骨幹分子,是廣東省第一個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面對酷刑迫害,李建輝展現的忍受力不可思議,連犯人頭子都不禁敬佩:「你就像水一樣,共產黨就像刀,用刀砍水,怎麼折騰也沒用。」經歷九死一生,李建輝始終微笑著,如一朵出淤泥自在綻放的淨蓮……

初入商場 五年千萬

一九五七年出生於海南三亞的李建輝,祖籍廣東省惠陽,父親是農場普通幹部,母親是工人。在三亞高中畢業後,在農場工作了三年,種植橡膠,開拖拉機。一九七八年恢復高考,他以比全國重點大學錄取最低分數多兩分的成績被華南理工大學高分子材料工程系錄取。畢業時,成績優秀又是學生會幹部的他,放棄了去其他研究所的機會,留校當了輔導員。

一九八二年畢業後留校工作一年,一九八三年調入深圳石化公司工作,任經理,從此走入商界。八五年到深圳市團委下屬一家公司——青龍化工公司任經理,短短兩年,為公司賺取了幾百萬元的利潤,初步顯示了他在商場的能力。「賺的錢都不是自己的,我想干自己的事業」。李建輝說。

八七年深圳市允許私營企業發展,李建輝辭去了公職,自己成立了深圳市弘達實業公司,從此一發而不可收,生意越做越好。公司首先經營化工、床上用品,到一九九二年,公司業務擴大至房地產。此時公司的固定資產已達到幾千萬元,員工二百多人。在家庭生活方面,妻子戴英,小李建輝一歲,是他小學、中學的同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八三年結婚,八四年有了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兒。

立志辦學 走入修煉

可是事業的順利成功並沒有給李建輝帶來精神的愉悅。「在多年的商場經歷和生活中,我感到社會的道德水準在迅速下滑,人們都變壞了」。李建輝說,「我因此而很苦惱,我自認為是一個善良的人,我開奔馳車,住三層樓的別墅,但我生活卻很簡單,也不揮霍,吃、穿很隨便。我很苦惱,人和社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怎樣才能改變這一切?我能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我常和朋友談這些問題,我談到人生,人為什麼活著?金錢對人並不真正重要等這些話題,朋友都感到驚訝,說你這個思想不對呀,這樣下去你會出家的。

後來我想到了只有教育才能解決下一代的道德問題,我計劃再奮鬥幾年多賺些錢,將來開一所師範大學,只有培養出道德高尚的教師,才能教育出道德高尚的學生。我為這所學校起名為「正本師範大學」。

李健輝說他的許多人生經歷似乎冥冥之中都在為將來他修煉法輪功做鋪墊。例如小時候多次和小朋友發生爭執要舉手打別人時,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讓他不能打人,避免了許多幹壞事的機會。八零年上大學期間,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不出來,練了一種氣功,站樁功,竟然好了,知道了氣功是神奇的,可以祛病。後來在經商中結識了幾位有特異功能的人,見識了許多常人社會中科學解釋不清的神奇事情,這些都使他對氣功、人體科學等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

一九九七年八月,李建輝到北京出差,住在好朋友,一個人民大學的教授家裡,教授的太太修煉法輪功,送了他一本《轉法輪》,但他當時沒有看,九七年九月出國考察,十月份回國,他第一遍讀完了《轉法輪》。他說:「我全明白了,過去人生所有不懂的問題我全都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立刻到人民公園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走到煉功點的時刻,那一刻的感覺就是:回家的感覺!我終於找到家了!眼淚止不住地流哇!……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開車到深圳市人民公園找法輪功煉功點。沒人告訴我到哪去找,我就跟著感覺走,結果真的看見一群人在那坐著。我朝他們走去,還差三十米遠時,就感覺一股熱流從頭頂灌到腳底,渾身暖融融的非常舒服。那些人都閉著眼睛在盤腿打坐。這時一位紅光滿面、滿臉笑容的白髮老太太朝我走來。我問她:『你們這是煉法輪功的嗎?』老阿姨連聲說:『對對對!我們這裡就是煉法輪功的。』聽她這樣一說,我的眼淚一下就奪眶而出,就像少小離家老大歸的人一樣,那種莫名的親切、安全感、幸福感讓我忍不住落淚,我終於找到了家!

老阿姨教我煉動作後,見我盤不上腿,就講她自己的故事來鼓勵我。她當時快八十多歲了,看上去才六十多,人非常和善、非常精神。老人以前是單位有名的藥罐子,每天要吃好幾把藥。剛開始煉打坐時,由於全身僵硬,她根本坐不下來,於是就坐在板凳上煉,不斷降低板凳的高度、再從散盤到單盤,最後到雙盤。老人的經歷讓我很受感動,我當時心裡只有一念:我得法太遲了!得抓緊時間迎頭趕上!

從公園出來我急匆匆趕回公司。一見我哥激動的對他說:『從現在開始,我要修煉了,公司的一切都交給你了,我再也不管了,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哥睜大雙眼,一愣一愣的看著我,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回到家,我也勸我太太學功。太太聽說我把所有財產都給了我哥,生氣地說:『你說不要就不要了?我還要我那一份呢!』」

讀完《轉法輪》後李建輝明白了,這種歡喜心是不對的,法輪功學員應該正常的工作、生活,要在各種環境下做個好人。於是他更加用心的工作,生意也越做越好。從第一天煉功以後,他每天早上四點起床,五至七點在公園集體煉功,晚上在公園的長廊里集體學法,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冬,一天也沒間斷過,甚至刮颱風的日子他也背著錄音機到公園集體煉功,因為他認定了一個信念:人活著就是為了修煉,為了返本歸真。

修煉讓李建輝一家人體會真實幸福

後來李建輝的太太戴英也跟他一起學煉法輪功了。她以前身體很差,面如土灰,常冒冷汗,遍尋名醫也束手無策。煉功不久她的臉色就變紅潤了,李建輝的啤酒肚也消失了,公司運作得非常好,女兒李達也學煉法輪功,老師同學都誇她是難得的好學生。一家人其樂融融,讓周圍人羨慕不已。

「那時才真知道什麼叫幸福,但這期間也有很多痛苦的事。記得剛煉功一週多,我太太因為一些小事總跟我吵架,家庭矛盾非常激烈。我覺得很委屈很痛苦,兩人爭吵得我連去死的心都有了。我很難受,正想還嘴,突然想起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就感覺一道金光照亮了我的心田,我一下平靜下來了,明白這是師父講的過心性關。

就這樣反覆了好幾次,我慢慢學會用修煉人的法理去想問題,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一天太太又開始吵我,我在二樓,她從二樓吵到一樓。當時我已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了,但心裡還是有點憤憤不平。我正在心裡為自己爭辯,突然想起師父講的要修心,要時刻保持善念。於是我馬上拋棄那些埋怨的想法,對太太發出善念,沒想到她在樓下也突然不吱聲了。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自己的善念如何改變了別人的行為,也讓我明白了,我們身邊的事都是由於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

「過去由於性格差異等多種原因,我們夫妻之間經常發生矛盾摩擦,矛盾曾一度激化。修煉後,同樣的矛盾摩擦又來時,我首先想到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要用善心對待別人,不能傷害別人,很快就過了這一關,家庭變的和睦了。女兒李達看見我們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也跟著我們一起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她在家裡是一個好孩子,在學校是個好學生,學習成績優異,老師和同學都非常地喜歡她。困擾妻子多年的萎縮性胃炎也消失了。」

修煉心性 事業更順

李建輝在事業上也是越來越順利,公司生意越做越好。「修煉前,我在社會上是屬於成功人士吧,受到人們的尊重,修煉後,我更加受到朋友,公司職員,商業同行的尊敬,因為我是因為修大法而更加優秀,處處事事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基本做到無私無我,常聽到的話是:『你這樣的人現在在社會上太難找了』。我們全家人經過修煉可以說是受益無窮,對李洪志師父有說不盡的感激。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修煉不到一年,我被學員推薦為深圳市輔導站副站長,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要為大家多做一些事。」

這些經歷讓李建輝感悟到了修煉的真實和玄妙。在工作與人交往中,他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利益上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不久人們也發現李建輝變了,他們常說的一句評價是:「像你這樣的人太難找了!」一天,曾因房地產三角債而跟李建輝有經濟瓜葛的郭總專門打電話過來:「建輝啊,我發現你跟以前不一樣了。你變了,你特別的善。」

迫害開始 富翁做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開始的時候,李建輝沒有想到,自己命運竟會因此發生巨變,沒有想到在隨後的六年中,自己將經歷那麼大的魔難,隨時都將面對著生與死的考驗與抉擇。「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得知中共要全面迫害法輪功並已經開始在內地大規模的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立即與其他學員聯糸,並通知各分站,各煉功點的輔導員到我家商量,大家次日到深圳市政府上訪。七月二十一日,大概有八百多名學員自發來到市政府上訪,告訴政府我們修煉大法後,人人都身心健康,受益無窮,大家都在做好人,對國家、對政府有百利無一害。我們遭到了警察的抓捕。我被綁架到深圳市福田區政府招待所,四個公安看守我,「我沒有犯罪,不該關在這,我一直在找機會逃走。八月一日凌晨三點,我趁幾個公安熟睡後,悄悄走出房間,連鞋都沒穿。一下樓就看見有輛計程車路過,我順利逃出來了。」

一九九九年八月中旬,李建輝得知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將訪問中國,九十五名法輪功學員送交安南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集體簽名,因此九月二十九日在家中遭綁架,被關押於福田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勞動,每天從早上七點半一直干到晚上十二點。有一次還被強迫連續勞動五十六個小時(兩天半),不許休息,不許睡覺。生產各種所謂的高檔皮鞋,出口到歐洲、美洲等國家。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商人、千萬富翁——在看守所里通宵做皮鞋,也是「中共國」一件奇聞。

寧願坐穿牢底也不放棄修煉

在看守所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勞動,「每天都有四個公安二十四小時看管我,強迫我放棄法輪功。法輪功帶給我真正的生命,我耗盡了一生才找到的真理真法,我怎麼可能放棄呢?一天我問看守我的警察:我想買本書看,可以嗎?我們來到馬路對面的書店,裡面都是些政策法規類書籍。我正準備離開,突然看到一本《聖經的故事》,我隨手翻開,剛好翻到『耶穌受難』這一章。看著看著我的眼淚唰地就下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師父和大法現在遭受的迫害,不就是跟當年耶穌受迫害一樣嗎?表面上我一個人被關在這,但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刻刻看護著我,我有什麼理由不堅定呢?」

看守所里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搶劫、殺人、強姦、偷盜、詐騙、拉皮條……李建輝從一個千萬富豪一下變成了階下囚,對比非常強烈。三十多個人被關在一間二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子裡,吃、喝、拉、撒、睡,全在裡頭,整天臭哄哄、亂糟糟的。屋子沒有窗戶,連一片天空都看不見,白天黑夜也分不清,警察通過監視器二十四小時監控著裡面每個人的行動。每天吃的是發霉的米和水煮的爛菜葉,吃不飽還要超負荷勞動,……

李建輝的手被磨出了血泡、裂出血口子。但他每天都面帶笑容的對待每一個人,總是處處為別人著想。慢慢的倉里的犯人都願意找李建輝說話,聽他講法輪功的道理。很多犯人說:「李叔,我長這麼大,從沒見過你這麼善的人。你講的道理我都記住了,我以後再也不幹壞事了。」

一天,倉里一個因經濟案進來的大學生走到李建輝面前誠懇的說:「我靜靜觀察你好幾個月了。我原來不相信法輪功能做得那麼好,現在我服了。好幾次幾個犯人在通鋪上跑來跑去的打架,你卻坐那煉功,一動不動。他們在你身上踩來踩去的,你連眼皮都沒眨一下,真是止水不動啊。我是服了!你們法輪功真了不起!」

一個月後的一天,專職迫害法輪功的六一○辦公室警察找到李建輝。「只要你點下頭,說一聲不煉了,馬上放你出去!你的公司和你的家人都在外面等你呢。」李建輝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我寧願牢底坐穿,也絕不放棄法輪功。」警察聽了大吃一驚之後暴跳如雷:「那你就等著瞧吧!我們就讓你牢底坐穿。」

株連面前 金剛不動

從進看守所的第一天起,李建輝每天都要煉一遍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管教、犯人怎麼打怎麼罵他也沒有停止過。那天管教把所有犯人召集起來訓話,惡狠狠的說:「你們所有人給我聽著,你們給我看好了李建輝,只要他再煉功,我不打他,我打你們!聽清了嗎?只要李建輝煉功,我就打你們每個人!」

那天犯人們都來求他別煉了,但半夜裡李建輝依然坐起來打坐,值班的犯人看見了也沒報告。第二天那犯人悄悄地說:「李叔啊,你坐那渾身發光,金光閃閃的,真好看。」

「我知道這是師父在藉他們的嘴鼓勵我。那時真的很難啊。就感覺一種東西壓在身上,讓人踹不過氣來。腦袋裡經常是『唰——』的一下,就像電視機沒調好之前那種雪花斑點往腦子裡灌。遇到這種情況我就不停地默念:真善忍、真善忍、真善忍!慢慢這些東西就消除了,腦子才清醒過來。就這樣反反覆覆地清理自己,堅定正念。

很多警察和犯人老問我:『你放著榮華富貴不要,偏要在這受苦,沒人像你這麼傻的。』一天有個管教找我談話:『你就表個態,說不煉了,馬上就能回家了,幹嘛要在這裡受苦?』他還說:『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笑著對他說:『我不會放棄修煉大法的。』我就跟他講大法的美好,大法傳出讓千千萬萬的人身心健康,人心歸正,道德回升,而對我來說是畢生尋覓才得到的,比我的生命都珍貴,我怎麼能放棄呢!」

法官說:「我們必須得冤你!」

幾個月後的一天,福田區檢察院的一個龍姓檢察官到看守所提審李建輝。他說:「你的很多朋友都打電話找我們,你的朋友很多嘛,看來你是個受尊敬的人。我們也知道你是個很好的人,你沒有罪,但沒辦法,中央六一O和公安部壓下來必須判你。這次我們必須得冤你了!」

李建輝的哥哥和他太太分別為他請了兩個律師。曲律師還把卷宗拿到北京,邀請法律界權威專家專門召開了一次研討會,專家們從憲法到法律全面論證了李建輝沒有犯罪,應做無罪辯護。開庭前兩天,法官看完律師的無罪辯護詞後覺得無懈可擊,於是轉而用威脅株連法,逼迫兩位律師放棄代理。曲律師被老闆找去告知,如果為李建輝辯護,明年他們事務所三十多位律師的執照就會被取消,而許律師所在的煤炭部每年調入深圳市的二百多名戶口指標也將被取消。在這種高壓下,兩位律師被迫放棄了辯護。

開庭公審那天,福田區法院門外里三層外三層的站滿了警察,到處是警車,法庭內坐滿了四百多個深圳市的公務員,但李建輝的太太和女兒卻不讓進去旁聽。人們議論紛紛,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陣勢,這個李建輝到底有多少三頭六臂,能讓警察如臨大敵。

「那天我在囚衣裡面穿上了西裝。我是名法輪功學員,不是犯人,我要堂堂正正的證實法。法庭上當我的手銬被解開後,我就把囚衣脫了,腰板挺得直直的站在那,很多人搶上來拍照、錄像,我用平靜的心、善心去面對這一切。

我知道法院給我指派的律師不會給我做無罪辯護,我必須自己給自己做無罪辯護。庭審時我大聲說到:「請公訴人舉證我到底哪裡違背了法律?」主訴檢察官竟跳起來說:『我知道我們沒有證據!有證據就不會這樣對待你了!』很顯然,中共對待法輪功根本不講法律。第二天,看守所里有個警察來看我說:『昨天在電視裡看到了你,你很精神!』是啊,我們修煉的是真善忍,是堂堂正正的,沒啥可怕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李建輝被深圳市福田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成為廣東省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刑的第一人。

獄中酷刑 犯人敬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李建輝被送到英德監獄,隨後被轉送到四會監獄的嚴管隊迫害。四年的時光人們覺得很快,但在酷刑折磨下,每分每秒都是那麼漫長。警察不讓他睡覺,用電棍擊打、罰單腿蹲、罰站,目的就是要摧毀他的意志,讓他放棄法輪功。

「一天正下雨,獄政科的張科長想要轉化我,我給他講法輪功的道理,說得他啞口無言。他很生氣,暴跳如雷,抓起長長的雨傘用傘尖就朝我狠狠的戳過來。我一動不動,依然用善心看著他。傘尖就在戳到我胸口時突然停住了,這讓我再次感受到了慈悲善念的力量,化解了邪惡的因素。

當天晚上他就罰我單腳立蹲。就是雙腿蹲下,雙腳後跟離地立著,然後把全身重量移動到一隻腳的前掌上,另一隻腳平放在地上但不受力。監獄裡犯人被訓話時有時就這樣蹲著,全身重量實際上只壓在一個腳的腳趾上,一般人蹲上半小時就疼得死去活來受不了,但那天晚上我蹲了三小時,第二天又繼續蹲了整整一天一夜,警察和犯人都驚呆了。

在監獄裡,除了幹活需要用腦外,其餘時間我都在背法。背法成了我獄中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

記得那天罰我單腿蹲。剛蹲下就覺得五個腳趾頭被全身重量壓著很難受,很快就覺得疼,疼得鑽心。但我心裡沒有害怕,也沒有怨恨,我就默默的靜靜的一遍接一遍的背法,從《轉法輪》的引言〈論語〉到師父詩集《洪吟》,從〈真修〉、〈再去執著〉、〈為誰而存在〉、〈走向圓滿〉等幾十篇師父講法,反反覆覆地背。

當我完全靜下來背法時,就感覺一種力量、一股熱流,從全身灌到了腳尖,慢慢的我感覺不到腳尖的疼痛了,好像麻木了,沒有這個肢體了。到後來我背法背得滿臉紅光,一點也沒感覺痛苦。

當時有個事務犯就坐在旁邊監視我,同牢房的其他犯人們在一邊幹活,他們也一邊干一邊偷偷回頭看我。他們對單腿蹲的痛苦是有親身體驗的,他們很吃驚我能一直這樣蹲下去。那天晚上,一個平時惡狠狠的殺人犯走過來跟我說:『我簡直服了。以前我故意把你的衣服扔在地上,從沒見過你生氣,我今天簡直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我半小時都蹲不住,你卻蹲了十多個小時!簡直神了!我徹底服了法輪功了!』」

獄警不甘心就這麼失敗了,於是再罰李建輝在夏天太陽曝曬的水泥地板上操練。廣東烈日下的水泥板溫度高達攝氏六十度,六十多度是人能承受的極限,一般人站一小時就得脫水暈倒,而李建輝每天從早上七點半一直到晚上太陽落山都在水泥地板上操練,一練就是三個多月。皮被曬掉了一層又一層,人被曬得跟非洲黑人一樣又黑又亮。但他挺過來了,憑著對法輪功的堅信,他挺過了這九十多天火焰山的煎烤。

有這樣一件事,二零零一年一月底,監獄組織觀看了中共央視的『焦點謊談』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案』,要求每一個犯人都寫感想,有一個犯人寫道:『法輪自殺、殺人我沒見到,也不知道,但是電視上演的我不相信,因為我身邊的法輪功李健輝我見到了,他做得太好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我被帶上手銬關禁閉,禁閉室是一個很小的黑暗潮濕的地下室,房間裡有一個小水泥台,是睡覺用的,一個蹲廁,滿屋臭氣,裡面有成百上千的蚊子,警察說:讓蚊子吸干你的血,打死你像打死一隻狗一樣。地上畫一個小圓圈,讓我雙腳站到圈裡,不許動,每天早上五點半開始站到晚上十二點,每天十八個小時,背後有人二十四小時監視我。一般正常人站兩個星期小腿就會腫得像大腿一樣粗,變成紫色,再站下去腿上的肌肉會壞死,爛掉。我站了一百天,到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我到期滿為止,我的腿沒有壞,唯一的變化是更加堅定了我修煉大法的意志,更加認清了這場對真、善、忍迫害的邪惡與無理智。」

李建輝從監獄出來前,獄警曾對他說:「你就是出了這個門,還得進另外一個門。」意思是他不會獲得自由的。李健輝說:「你說了不算!我不管走到哪裡,我都要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犯人曾經說:「你做得太好了,對人那麼好,沒有人能做到,只有神才能做到。」李健輝出獄後又受到深圳市安全局和公安局的長期監視、監聽、跟蹤、搔擾。他家周圍安裝有攝像機、錄音機。

脫離中共魔掌

二零零五年九月,中共又在全國範圍內大面積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建輝被列為深圳市的重點人物。七日晚,深圳市六一零的惡警又開始新一輪對李建輝夫妻迫害。在惡警到他們家之前,李建輝夫妻得到消息,迅速離家出走。他們前腳剛走,惡警後腳就到,撲了個空,然後他們仍不死心在全市大面積,多地點搜捕他們,用電訊跟蹤他們,在出入深圳市的路口通道用攝像機跟蹤搜捕他們。

他們夫妻在外流離失所近兩個月後,經過千辛萬苦來到了泰國,來到了聯合國難民署。他們把法輪功在中國遭到迫害的真相及其遭遇告訴他們。在難民署的幫助下,他們夫妻終於逃脫了中共魔黨的迫害,來到了海外。

(選編自大紀元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丶新紀元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一個千萬富翁的傳奇」)

(二十七)年輕董事長修煉奇緣 更上青天

作者:鄭語焉

這樣的場景,你可能很難把它和公司董事長的辦公室聯想在一起。明亮簡約樸實,沒有多餘的裝潢擺設,辦公桌椅的樣式和員工沒有什麼差別,唯一不同的是一套象牙白的沙發,便於接待外賓,或與個別員工協談事情。整片落地透明玻璃牆作為辦公室的形式隔間,顯示這位年輕董事長和他的員工沒有隔閡的距離。粉白的整片牆上只高掛著一幅「主佛降臨圖」油畫的複製圖,展現辦公室主人追求真理的志向。

一般人對於步上修煉之路者的印象不外乎:經歷世態炎涼心灰意冷、人生挫折的關山難渡、情關難破、罹患疑難雜症、或是年齡已高不修今生修來世等等。可是事實不然,尤其自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大師傳出法輪大法以來,成萬上億的修煉者,其中不乏身體健康、家庭美滿,擁有高科技、高學歷,平生得志,在各行業中成就出自己一片天的佼佼者,莊嘉元便是其中之一。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

鄰家大男孩一帆風順

今年三十八歲的莊嘉元,已經是一家前景相當看好的「數位媒體-C2」公司董事長以及幾家企業的投資者,也算是個生意人,可是嘉元溫文祥和的談吐行止,時而流露赤子之心的純摯,就像是個鄰家的大男孩,從他身上絲毫嗅不到一點市儈氣習。

父親擁有相當不錯的事業,雖然不是巨賈富豪,但也是相當富裕,嘉元從小到大沒吃過苦。他聰明優秀肯上進,高中考上台北市前三名的明星學校,大學就讀的是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台灣大學,服完兵役後,出國遠赴美國史丹福大學深造,順利取得「工程經濟」碩士學位,緊接著投入職場,擔任相當高階的重要職位,更有幸者,擁有一位相愛的美麗女友(現已是莊太太)。

只為「真、善、忍」真的很好

品貌端正、身體健康,年紀輕輕即已是事業家庭兩得意,平生順遂,意氣風發的莊嘉元,於二零零七年三月走進修煉。為什麼會修煉法輪功?嘉元很認真地想了幾秒鐘後,鎮定自若地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

二零零五年十月,嘉元接受美商公司一個高階職位,負責整個亞洲地區多項業務和投資案的擴展,主要工作地點在上海。他從美國返台準備赴上海履職的空檔期間,和同學及一位結識十幾年的朋友聚餐。餐敘中,同學和朋友提到他們倆人修煉法輪功已有一段時間,身心獲益良多,因而向嘉元介紹《轉法輪》這本書。

這勾起了嘉元的一些記憶:在史丹福大學修讀碩士期間,曾經看過有關法輪功的報導,那時只當是普通新聞般的浮光掠影即過,沒多了解。有次回台灣參加史坦福校友、目前是台灣大學校長李嗣涔教授的演講,當時李校長鑽研氣功多年,曾經做了多場有關氣功科學觀、氣功與人體特異功能的科學觀等的演講,以科學實驗論證來證明神佛、上帝、靈界的存在,他曾在校正式開了一堂很有趣的通識課程「氣與身體」,結果造成學生大爆滿。嘉元在他參加的這場演講中,聽到李校長特別提到法輪功說:「法輪功的修煉的層次特別高。」因此對法輪功特別有印象,但實質內涵是什麼沒去多接觸。

親自照到滿天法輪

現在聽到兩位好友的介紹,嘉元明白了大法的美好,以及被中共無理迫害的真相。他感到很有興趣,飯後迫不及待直奔書局購回《轉法輪》,遵照朋友的建議,一口氣在一、二天之內就通讀完一遍。不久就啟身前往上海工作,雖然還未決心修煉,但就是把《轉法輪》隨身攜帶到上海才覺得安心。書一直放在床頭柜上面,仿佛有個阻礙遮擋似的,沒有再去打開這本寶書。

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裡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離開惡劣環境 奔向修煉大道

嘉元心知肚明,只有回台灣才能有個自由寬鬆的修煉環境,正巧大陸的工作讓他感到矛盾與痛苦,早有心離開那樣的環境。

中、西方許多企業商人,對中國大陸的廣大市場和商機,充滿高度的期待與憧憬,嘉元也不例外。「哇!我的人生又到一個高點!」二零零五年底,嘉元抱著很高的期待前往上海,幾個月後就痛苦地發現,跟自己原先的想像完全不一樣。

嘉元說:「大陸那個環境,人與人之間極度的不信任、很防備。生意上必須要做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甚至超出法律允許範圍的事情,你才能在那種環境生存。雖然看到很多台商、外商很賺錢,但我做不出那種事,每次工作都會觸及到自己道德良知的底線,我知道自己賺不了那種錢。我覺得那樣的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他感到人生有許多的無可奈何。嘉元向美商總公司申請獲准,大陸事務交由一位大陸同事處理,自己則負責奔波於韓國、日本、香港與台灣等地的業務。

二零零七年三月,嘉元到台北市民權東路的一個煉功點,參加「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他急切要得這個法,迫不及待地抓緊時間學法,積極趕上精進實修的步伐。

「先他後我」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得法修煉之前,嘉元在大家的眼裡是個挺不錯的好人,個性隨和、溫文有風度、肯上進,他自己也感覺不錯,人生目標不就是追求事業的功成名就嗎?在追逐的過程中,自己始終有一把尺拿捏準頭,不至於在風花雪月的紅塵中迷失甚至沉淪。

修煉之後回頭一看,發現自己有很多不足與執著,嘉元說:「修煉前,雖有自己的道德標準來衡量,但是名利心較重,太太(當時還是女友)總是埋怨我只想我自己,當時我不以為然,比如去上海工作那件事,決定後才告知她,並且不顧她的反對,一心只想追求事業的巔峰,搞得倆人關係非常緊張。修煉後,師父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在實修過程中,慢慢擴大自己的容量,學會在生活中、工作上以及和家人相處的方方面面,怎樣多替對方著想。」這種先他後我、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身體力行,也為他自己開創出事業另一片天。

為多方著想 接手重整公司

嘉元掌理的這間「數位媒體」公司創立於二零零六年,當時他只是三位投資者之一,自己則在上海工作。由於創辦人不善經營,且又揮霍無度,將投進去的資金虧空殆盡,財務出現嚴重問題。眼看公司倒閉在即,若是接手重整,救亡圖存,勢必投入更多資金與心力。得法之前的嘉元可能不會插手救援,公司倒閉就倒吧,無所謂,就當是一次的投資失敗而已,反正自己還有其他事業以及投資在做。可是修煉後的嘉元,考量角度比較以往截然不同:「公司倒閉,我自己還有其他事業,生活不成問題,可是二十幾位員工將失去工作,再說這間公司的產品也還不錯,在市場上具有獨特性,前景看好,如果任它倒閉,不只是我投資損失而已,客戶也會受到很大損失。」

於是他著手重整,抱著「真、善、忍」的態度,很快就走出重整初期的艱苦困境,這三年來,公司業績蒸蒸日上,員工從二十幾位漸增到目前將近四十位。嘉元說:「當主管,上面還有個老闆可以請示,當老闆可是最後拿主意的人。我之前沒當過老闆,所以都是邊摸索邊學習,我看了很多經營管理的書籍,參考很多成功企業家的經驗,但不是囫圇吞棗的照單全收,而是都用大法的法理來對照,從法上去悟然後去做。」莊嘉元帶領公司獲得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

他只抓大原則,訂好總目標,與員工們溝通協調,直至員工理解並且認同公司總體目標後,就放手讓員工自己去發揮,培養他們獨當一面的能力。嘉元說:「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也要容許員工犯錯。」

法的力量是最堅強的後盾

經營公司不單只有業務要操心,公司里里外外,包括員工的一些磨擦有時都會驚動老闆去調解,有些時候難免煩惱、急躁、甚至動怒,但是嘉元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面對問題的態度也有所不同。嘉元說:「我不敢說我都在法上,至少因為修煉,所以能儘量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去處理,事情就會比較容易看到曙光,能夠化解得開,我想這是法的力量。」

從修煉中獲得的智慧也讓嘉元打開「多贏」的局面,他說:「畢竟我是經營公司,公司需要賺錢,如今抱著『先他後我』的角度,我能夠擁有更多智慧,多替人家想,然後想出一個讓大家都贏的生意方式,把餅做得更大,讓客戶、我的合作夥伴都獲得好處,公司也能夠賺錢,我又可以獎金的方式來照顧員工的福利,使這多贏的方式變成正向的循環。」在他帶領之下,公司於二零一二年二月接獲「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的當選證明,獲獎原因是該公司被評審團一致決審評定通過為「年度十大潛力企業」以及「年度十大潛力商品」。

同化真善忍 人生更完整

嘉元與女友交往多年,也認定她就是自己的唯一,多年來卻遲遲沒有結婚的舉動。

修煉後的嘉元從法理上認識到,作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要以正統的道德規範要求自己,不能像時下一般的任性觀念與作為,認為只要有愛就可以了,不需要那張紙(結婚證書)來證明我們的愛。

從為對方著想的法理上,他也悟到,自己不能不為愛負責任,因為女友的父母是從台灣移民至紐西蘭的華僑,女友到美求學,從史丹福大學畢業後,留在美國工作。倆人相戀後,女友為嘉元隻身離鄉來台,何況交往十二年,她美麗的青春歲月都投注在他身上。想到自己為事業名利冷落她,與她之間的關係沒有擺正,周遭氛圍變得很擰勁,嘉元感到內疚。

於是在嘉元修煉三年後,也是他倆相戀十二年之際,倆人在雙方父母以及親朋好友的福證下步上紅毯,完成婚禮,現在他們有了剛出生二個多月的可愛寶寶,家庭更完整美滿了。嘉元說:「結婚前矛盾不少,結婚後,我與太太的關係反而變得比較好。」

嘉元說:「我覺得『真、善、忍』真的很好!如果不修煉,感覺人生真的有很多的無可奈何,唯有修煉能讓人生返本歸真,找到自己。我在大法中找到自己,過程中覺得一直往出爬、往上升,一直不斷地要去同化真善忍。能夠修煉法輪大法是我最大的幸運與成就。」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年輕董事長的志向」)

(二十八) 挪威富商:學法輪功找到做人意義

作者:梁朝陽

「掙了不少錢,但那又如何呢?我開始還以為這很重要,但隨後意識到自己並未從中受益多少,因為錢對我而言並沒太大意義,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活。當有人問我感覺如何,我的回答是『一無所獲』,那就是當時的我。」這是彼得(Peder Giertsen)九九年前對自己心靈的詮釋。十年創業,彼得雖積累了不少財富,但他並不感到快樂滿足。

直到九九年的一天,一次他與朋友外出午餐時,席間朋友的談話使他的人生發生了改變。

名利雙收 難解人生困惑

彼得經營企業管理諮詢公司已近二十年了,他主要向企業公司提供管理優化、決策諮詢和專業培訓,以幫助管理者及其團隊成員之間達成充份溝通交流,共同成長,建立能作出最好決策的高效率工作團隊。彼得.吉特森先生的管理智慧和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工作態度深受客戶的尊敬與信任。

一九九零年,彼得離開了以前的公司開始自己創業,為其它公司提供諮詢服務。這十年的經營中,彼得掙了不少錢,可他並不感覺快樂。「開始我以為賺錢很重要,但隨後意識到自己並未從中受益多少,因為錢對我而言並沒太大意義,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活。記得當時有人問我感覺如何,我的回答是『一無所獲』,那就是當時的我。」

後來,彼得停下工作,去尋求自己的精神生活。「我開始周遊世界,試圖尋找有關生命基本問題的答案,尋找真正的自我。我每年都去印度,學習瑜伽冥想打坐;當時我還教別人打坐、如何求得心靈安寧,可我自己的心都不得寧靜,甚至可以說是非常迷惘,因為我覺得生活對我而言,還是沒有任何意義。」

找不到出路的彼得將自己沉浸在瑜伽的空靈音樂里,希望能從中悟到生命的真諦。一年後的一天,他突然悟到生活的意義應該是分享與給予,是博愛與和諧。「我以往教人打坐都是為了賺錢,而非與人分享,我突然意識到我應免費為人提供服務。可該教哪種打坐方法呢?以往我所知的功法都一一被否定,這成了我的一個新困惑。 」

「那就是我一生的追尋!」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彼得和朋友外出共進午餐,席間有人談起人生意義與法輪功,這引起了彼得的興趣。

他在看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功錄像後,欣喜的決定買下這錄像帶。「當付錢時,我發現那錄像帶出人意料的便宜,而我以前買的此類資料都非常昂貴。我意識到,學法輪功僅僅收取極低的材料成本費,其實就是免費授功啊,因為只有最珍貴的東西才不能用錢來衡量價值。」

彼得立即找到了法輪功在挪威的聯繫人,開始學煉。在此之前,他已煉了十多種氣功。剛開始,吉特森太太還以為他不過是又找到一種新氣功而已,不久他就會改弦更張。不可思議的是,這次儘管初期盤腿打坐是那麼疼痛艱難,彼得硬是從盤坐十分鐘到半小時,再到一個鐘頭地堅持了下來,並體味到其中的無窮美妙。

彼得認定:「法輪功就是我一生追尋的東西,是唯一應該堅持修煉下去的功法。」

「當我讀完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對師父講到的『返本歸真』印象特別深,人依照『真、善、忍』的原則昇華自己,最終回歸生命的本源——這就是我以前一直在追尋但沒找到的生命的意義。也許我前世做過中國人吧,作為一個西方人我同樣容易理解這本書講的道理,一生的疑問我都從中找到了答案,我相信這就是真理。並且在後來十年的修煉實踐中,我對這些道理的理解越來越深,這正信也越來越堅定。」

學法輪功 生活態度巨變

隨著大法修煉,彼得的生活態度發生了巨變。「我首先要學會寬容。以前,我總是很氣盛、很強硬,總要表現出自己比別人聰明,對人不友善,經常為難別人。在為別人提供諮詢時,儘管我並非有意,卻常不經意地表現出挑剔和嘲弄的態度,搞得別人總對我心存戒意和隔閡。」

「修煉後,我努力理解別人,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並施以真誠幫助……周圍的人開始樂於與我交流,並願意和我相處了,當我加入一個群體時,大家都會感覺到和諧與愉悅。」

「 這十年來,我努力在任何情況下都去友善地對待任何人。比如在交通擁擠的時候,路上每個人都想搶先,搶先的人似乎贏了。可大法修煉讓我能更多地想到他人,我會選擇放慢自己讓別人先走。這似乎令我失去一些時間和金錢,但卻得到了內心的寧靜,這對我來說更為重要。另外,搶先與爭鬥也會令人理智不清,一切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我今後還會一直努力,不斷提升自己。」

彼得.吉特森先生為制止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呼籲

為正義 選擇站出來

在彼得剛走入法輪功沒幾個月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開始了。得知這消息,彼得對迫害感到不可思議和震驚。儘管修煉時間不長,但基於對法輪功的親身實踐,彼得認定是中共錯了。

「 可我的文化背景讓我習慣於保持沉默,一開始對是否應該上街遊行、舉辦一些公眾活動來制止迫害,我還持保留態度。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是,我屬於中產階級,一直受到人們的尊重,從未因任何事情而上街遊行過,我不知道熟人看到我做這些時會怎麼想。另外一個原因是,我當時還沒想清楚,上街遊行是不是涉及了政治,因為大法修煉的原則是不能涉及政治的。」

「我出生在二戰時期的一九四三年,父親是位醫生。我還隱約記得,那時晚上我家的門被敲開,進來的都是傷員,我父親把他們藏在家裡以躲避德軍的搜捕。後來,我父親也因此被投進監獄。當時有很多瑞典人冒險越過邊境,去幫助挪威人抗擊德寇。我想我從父輩身上傳承了正義的品性。」

經過慎重思考,彼得認識到,應該為那些因追尋和堅持真理而遭到迫害和虐殺的無辜好人站出來,用和平的方式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揭穿中共的謊言,這不是搞政治,而是維護正義。他終於走出來,加入了在挪威奧斯陸市中心舉行的首次反迫害法輪功遊行。

從那時起至今的近十年里,彼得和修煉法輪功的同伴們在中共駐挪威使館前以煉功進行和平抗議;在國會前舉行新聞發布會、反酷刑展;在市中心設立信息台發放真相資料,併到其它國家向政府和民眾講清真相……

他說:「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我們,我們盡力通過各種途徑告訴人們真相,希望善良的人們在知道真相後站在正義的一邊。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迫害終止。」

 (選編自【大紀元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挪威富商:學法輪功找到做人意義」)

(二十九)董事長修大法 企業起死回生

作者:正心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裡,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裡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我是九六年喜得法輪大法,過去一直在國企的管理崗位上工作,八二年任廠長,九九年至現在任董事長,整天沒日沒夜地操勞,又苦又累,曾得到各級政府的表彰,在當地小有名氣,使自己的虛榮心在不斷的膨脹,弄得滿身是病,苦不堪言,朋友、同事都很關心我的身體,幫我四處求醫問藥,都不見好轉,處在絕望中,多次向主管部門提出辭去廠長工作。就在這時,有位朋友借給我一本《轉法輪》,當我第一次接到《轉法輪》這本書時,剛把書翻開,見到師父照片和讀到書中第一頁,感覺到每個字都在往我大腦裡邊打,我神的一面明白了,聞到佛法了,落淚了,把書高高的舉起,然後放在頭頂上,情不自禁的說,我終於找到您了。朋友見到我這種舉動,他對我說,你與法輪功的緣分太大了。當時正趕上過年放假期間,我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後,知道自己真正聞到佛法了。

我在以後的學法修煉中,世界觀發生很大的變化,通過學法煉功,心性在提高,身體也在變,我看完師父的九講錄像後,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僅一週時間出現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每天心情特別好,一個月後,過去的腎積水、膽結石、頸椎五至七節骨質增生,壓迫一條腿經常不聽使喚,眩暈症、風濕病、腿變形等症狀完全不翼而飛了,這時我對工作的態度也有很大的變化,職工背後在議論,說咱廠長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樣了,說話的態度也變了,過去總有病,整天打針吃藥。現在身體也好了,像變了個人一樣,這件事情在職工中和社會上影響很大,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是在大法中受益了。大家不僅支持我修煉法輪功,而且還說自己有時間也要煉。在我身上體現了大法的神奇和偉大。師父的佛恩浩蕩,用語言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敬意。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說:「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轉法輪》)我只有一個念頭,決心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指導自己,以法為師,把我的工作環境視為修煉環境,儘可能的使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符合大法弟子在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多年來在工作中遇到矛盾時,就是堅持向內找,學會換位思考,經常提醒自己要對員工有愛心,耐心和包容心。

九八年單位蓋了一棟近三千平方米的大樓,有生產車間和職工住宅。是框架結構的,每平方米造價六百元,是市場建築成本最低的,建築質量又是最好的。施工方當時一定要給我好處費,幾次都被我拒絕了,後來說送我一套房子吧,也被我拒絕了。我對他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要求我們煉功人修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境界。他很感動,對我說:「我的姐姐也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從心裡佩服你們法輪功這群人。」以後他對別人經常提起這件事情,對別人說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不貪不占,也是我搞建築這麼多年所遇到的第一個人。

零三年和零七年根據公司生產發展的需要,又分別蓋了一棟生產車間和一棟聯合開發的職工住宅。很多領導和開發商都找我,首先談好處費,我對他們講,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肯定不能收好處費的,你要想合作,就把施工成本壓到市場最低價,在你能承受的情況下我們才可以合作。當時他很受觸動,對我說不怪你們的企業搞得這麼好,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一群好人。大姐,我非常敬重你,他把我的話講給單位的同事後,大家在議論說:現實社會還有這樣的好人,現在的領導哪個不貪不占啊,都在變著法想辦法往自己的手裡摟錢啊,煉法輪功的人真的不一樣,真是不貪不占。

這件事情在當地傳開了,大家都知道我們公司樓的造價最低,質量最好,社會反響很大。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們的企業在資金上有困難時需要拆借,找到這些開發商時,他們都主動給我送錢,幾十萬元借給我們公司用半年或者幾個月,從來不要利息。我們財務人員都特別感動。我們的副廠長經常對大家說:咱們的董事長就是咱們企業的無形資產,我們無論去哪辦事一提到她,大家都很敬佩她,而且很願意幫忙。我們在這個企業工作有一種自豪感。

零二年我女兒結婚時,婆家給買了套房子,缺五萬元,我找朋友借了兩萬元,在我還錢的時候,他說這錢我不要了,就算是孩子結婚我送的賀禮了。你做了幾十年的企業領導,是因為你不貪不占,有時我們私下談論你的時候都說你太傻了,其他企業雖然沒錢或者倒閉了,但是他們的領導卻都比你有錢多了,都有幾棟房子,而且都坐著好車。國企改制後只有你一家還在正常生產,而且經營形勢還一直很好,你個人真的吃虧了,有時我們真的為你不平。

我管理的企業雖然規模不大,只有三百多人,但很難管理。國有企業就是在夾縫中生存,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很大,真是一步一個坎,管你的部門特別多,企業正常辦一件事情會拖很長時間,吃拿卡要的現象常有發生,明知他們太過分,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和他們動氣,要善意的與他們商量,最後達到他們對我的理解和同情。同學、朋友都為我不平,勸我說國企都在倒閉,你為何在這活受罪,目前的社會現象你是無法抗拒的,你不要再幹了,要急流勇退。有時也被朋友說動心了,可是一回到工人中卻聽到工人說,咱們周圍的國有企業都黃了,只剩我們一家了,我們在托大法的福,因為你修煉法輪功了,我們都跟著受益了。聽到這些話後,我深感自己肩負的責任。在工作中時刻不能忘記我是修煉人,肩負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責任,我要給她們提供一個就業機會,做一名合格的廠長。

在單位我一人執筆,主管財務,在我修煉的十幾年裡我從不在企業多報一分錢,雖然在這方面,我已得到大家的認可,但我深知我與師父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的標準差得很遠,我理解這個標準,不只是我們圓滿以後才要達到的境界,而是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中都必須達到的標準!

由於工作關係,我接觸的面很寬,接觸的部門也很多。無論我去哪裡,他們都對我很關心,首先要問的是什麼力量使一個小國有企業堅持到今天,特別是在金融政策不予以支持國有小企業,整個大環境不利於國有企業生存的情況下,不僅能生存,而且每年都是地方財政特殊貢獻企業,真是奇蹟。他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對他們說如果我不是大法的修煉者,我絕不會有這樣的承受能力,能使這個國有小企業堅持到現在。是偉大的法,賦予我的智慧,是偉大的師父給予我們修煉人的能力。

他們說我們今天真正明白了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做好人,對人類的道德回升起著重要的作用。過去一直認為法輪功就是參與政治,明白真相後,認為江澤民太壞了,對法輪功太不公正了,像這樣的例子很多。在我接觸的人中也有受邪黨毒害較深的,通過多次苦口婆心的勸善,他們才明白真相。我深知讓世人了解真相才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無論我付出多少,都不覺得苦。

由於自己修煉法輪大法,思想境界得到昇華,企業越做越好,產品質量在同行業中是客人最認可的。與我接觸的客戶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對我的人品很欽佩,他們說與我合作很放心,不用那麼多防線。同時我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好評,各級政府給了我很高的榮譽,企業每年都是財政特殊貢獻企業。個人也多次被評為各級先進工作者。由此引來了宣傳部門對我進行採訪,我向他們介紹了企業和我本人的情況,特別介紹企業和我本人取得的成就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而為。他們對我說:你的事跡真的很感人,但我們新聞部門有規定,法輪功的事跡不能報導,很抱歉。他們雖然不敢正面報導,通過我的事跡,從心裡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只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一員,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對國家、社會和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在全球經濟滑坡,人類道德淪喪的今天,願天下有緣人都能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都有個美好的未來。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徵稿選登】董事長修大法-企業起死回生」)

(三十)讓利成千萬富翁 用親身經歷講真相

作者: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修煉後我的皮膚變好了,有一段時間,我修煉狀態比較好,一個親戚說我像十八歲一樣,實際上那時我快三十五歲了。親戚知道我的年齡,所以我告訴他這個功很好,能讓人健康,保持年輕狀態。我還告訴他不要相信共產黨的污衊報導,有這麼多人煉,這麼多人受益,不可能象共產黨電視上講的那樣,他相信我的話。
我學大法受益大,不單單體現在身體方面。我原來在體制內的單位,後來在迫害中被無理開除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打工磨練,我就自己獨立開公司了。在平時的工作中,我堅持按真、善、忍的理念經營公司。比如,我說的話就會去做到,答應的都要落實,承諾的都要兌現。尤其在金錢方面,我答應什麼時間給人家付錢,到了這一天,如果財務還沒搞好,我就會用自己私人的錢先支付,不去拖欠人家。為此,我贏得了很好的聲譽。

我在生意往來中努力做到「薄利」,在利益方面儘量多讓給人家,我雖然做不到師父講法中說的讓房子那樣,但是也能在薄利中體悟一種善。我發現在生意往來中,跟人家爭過利的,講真相就沒這麼好講;讓過利的,講真相就更好講。為了讓利,我交代財務,向人家收錢的時候,都把尾數去掉;向人家付錢的時候,都把尾數往上取整。雖然這麼做只是小事,也體現了做人的一面:有心讓利。因為有這個心,很多方面能表現出來在照顧人家。所以很多生意人都喜歡與我打交道,覺的我人挺好,然後我藉機會就告訴他是師父教我做好人,慚愧的是我還沒做到師父要求的那麼好呢。對方笑一笑,能夠感受到善意,感受到師父在教人做好人。

我這樣做,生意不但沒受影響,而且生意做的更大,也賺了不少錢,成為了千萬富翁。還有,學大法後,我性情平穩,不急不躁,不容易生氣,對生活對未來充滿自信,也能感染周圍的人。還有,我家庭也和睦,讓人羨慕。

我覺的修好了自己,很多人看到你的表現好,就能認同你,認同大法。這幾年我一直用心經營公司,做好公司的各項工作,在同行中口碑越做越好。生意來來往往,很多人都知道:這是一個法輪功學員開的公司,做的很不錯的。而且,因為修煉的原因,我去掉了很多常人的執著。現在我基本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什麼吃喝嫖賭抽、什麼黃賭毒,這些跟我也無關,還有卡拉OK我也很少很少去,甚至電子遊戲我也不玩,我也沒有什麼「花邊新聞」。

我修的比較乾淨、單純,在人際交往的圈子中,我作為大法弟子,就像一座標誌性建築一樣立在這裡,大家都能看到:這個人真誠,不做壞事,心地比較善良,人很聰明,業務水平比較好。這也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做一個社會精英證實大法。

當然,我現在好像一帆風順,其實以前也吃了很多苦。由於舊勢力搞的這場迫害太邪惡,也因為自己以前沒修好,我被惡黨非法抓捕了幾次,坐了幾年牢。在跟人們的交往中,我也經常堂堂正正講起我的這段經歷。因為是親身經歷,也因為是在獄中的事情,一般人都會好奇,也有興趣聽。

一次,我跟客戶吃飯,因為在場的人不多,我就展開講了獄中的遭遇。我告訴他們警察如何打我,如何折磨我,還有牢頭怎麼欺負我,包夾怎麼控制我。他們聽了後,說:「哎呀,外面的社會好像很繁榮發展很快,想不到裡面這麼黑暗啊!」然後他們問警察為什麼要折磨我。我告訴他們,警察要我寫法輪功不好。他們又問,那你怎麼不寫呢?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教我們真善忍,這三個字怎麼寫都是好的,寫不出來不好。他們理解了。然後他們又問,那警察為什麼要你們寫這個?我告訴他們,是共產黨一層一層下的命令,而且共產黨還把警察逼學員寫假話跟警察的升官發財聯繫起來。他們理解了,然後他們又問,如果真的折磨死了怎麼辦?我告訴他們,江澤民下了一個命令:「打死算自殺!」他們聽了後露出憤怒的表情,說:「江澤民太壞了,共產黨太壞了,哎呀,你不講我們一點都不知道啊。」

還有一次,我跟一客戶講我在獄中被抽血的事情。客戶問我為什麼被抽血,我告訴他,裡面很封閉的,我被抽了幾次血,抽血的地方感覺有些恐怖。那些警察直到我離開,都沒告訴我抽血干什麼。我告訴客戶,我看到明慧網的報導,有人被抽血了,過了一段時間,她的器官就被活活的摘取了,沒打任何麻藥,人當時就痛死了。客戶聽到後,直搖頭,覺的太難以接受,連問我幾遍:真的嗎真的嗎?我告訴他有調查報告,你可以自己看。客戶說,看來這個事情是真的,不止一個人說,哎呀,那些警察太壞了……

就這樣,我跟很多人講了我的故事。有的說,看你現在一個成功人士挺讓人羨慕的,沒想到你還有這些經歷受了這麼多苦,有點不可思議。通過自己經歷的事情,我告訴很多人這場迫害在罪惡的進行著,讓他們認識到了共產黨的邪惡,有的人當場就同意三退。

一方面,我修好自己,並告訴人們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讓人們知道了法輪功的好;另一方面,我通過自己及同修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我們受到的迫害及共產黨的欺騙和邪惡,讓人們知道了共產黨的壞。

在講清真相的方式上,因為我的身份比較公開,所以我以口頭講為主,面對面講,效果比較好。還有一種方式,因為我接觸的多數是知識分子,所以我儘量教他們使用翻牆軟體,並拷一本、兩本書給他們看(比如《九評》),一般能接受。當面遞資料,或者拷很多資料,有的人會有壓力,不敢接。在這種口頭講和他們自己在電腦上看,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為以後得救得度打下了基礎。

(選編自【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讓利成千萬富翁-用親身經歷講真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