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永遠的花兒

梅朵朵


【正見網2019年06月16日】

媽媽買了幾盆花回來,我挑了一盆最好看的擺在我房間的窗台上。

可沒過幾天,花兒就死了,我捧著小花盆好傷心,眼淚「叭噠、叭噠」滴落在泥土上。

忽然,「啵」的一聲,從泥土裡鑽出一棵胖胖的花芽,花芽頂著兩片豆辦一樣的厚葉子,好可愛!

我趕快拔掉死去的花兒,給小芽芽騰出地方來,拔出來的花兒竟沒有根,原來賣花的人在造假騙人呢。

我給小花芽澆水,她搖搖擺擺開心的說:「啊,謝謝你。」

「噫,你是什麼花兒呀?」我問。

「這都不知道嗎?我是你的眼淚花呀!」她說。

我驚奇極了,說:「呀,眼淚花?就是我剛才滴落的眼淚嗎?」

「喔,是的,我就是屬於你的眼淚花,我要為你開出最最美麗的花兒來,哪怕你將來老得眼睛裡流不出一滴眼淚了,我都還為你開著,我是你一輩子的眼淚花!」小花芽說完就努力的伸伸腰,一下從豆辦辦的中間伸出小枝條來。

每天放學回家,我第一件事就是給小花芽澆水,她一天一個樣,長得飛快,幾天功夫,就從翠綠的葉叢中冒出一個花蕾來。

紅絲絨一樣美麗的花蕾可會撒嬌了,我摸摸她,她就「咯咯咯」的笑,我練鋼琴,她就搖一搖拽拽的跳舞,我去上學,她就用聲音追著我喊:「啊呀,你又要走,你可得早點回來呀!」

我當然想早點回來,每天放學我都是飛跑著回家。

這天回家,她給了我了一個大大的驚喜,她的花瓣打開了,層層疊疊的,有好多好多層。

花瓣蔟擁著一根長長的花蕊,花蕊頂端懸掛著一顆晶瑩剔透的眼淚。

「啊呀,這就是我那天流的眼淚嗎?」我問。

花兒笑著說:「這是我的眼淚。你快嘗嘗吧。」

我說:「我可不吃眼淚。」

她嬌嬌的說:「你要不吃,我就不理你了。」

我伸出舌尖,眼淚「骨嘟」掉進我的嘴裡。哇,好甜好甜,是花蜜呢,這個小東西,她在逗我。

自從有了眼淚花,我開心得不得了,調皮的她天天給我帶來驚喜。比如,那天放學回來,房間裡傳來「叮叮咚咚」的鋼琴聲,咦,是誰把這曲「致愛麗絲」彈得輕巧活潑?我練了這麼幾天,只顧指法、節奏不出錯,彈得笨笨拙拙的,啊呀,是誰彈得這麼好呢?

推開房間門,鋼琴蓋子沒揭開,根本沒人彈琴,原來是我的眼淚花在「唱」鋼琴!她天天聽我練琴,以為唱歌就是這樣的聲音,喝,隨著她的心情,她把這曲「致愛麗絲」時而唱得活潑,時而唱的優美,時而唱的俏皮,時而唱的深情……,總之,每天每天都唱的不一樣。

哎,小小的眼淚花竟讓我明白了老師怎麼講也讓我弄不明白的樂感呀、藝術處理呀、音樂個性呀等等難懂的東西,原來相同的旋律還可以這樣表現不同的情緒,這不就是老師常掛在嘴邊的音樂表現力嗎?唷,我的眼淚花無師自通,竟給我上了如此生動的音樂課!

可從有一天開始,我也有了不開心的時候。

我發現原來她天天唱「致愛麗絲」,是唱給垂到我家窗框上那枝三角梅聽的。

那天放學回家,我發現花蕊上掛著一朵三角梅,我說:「喲,哪來的三角梅呀?」

眼淚花快樂的說:「喏,你看看窗外!」

啊,是樓上人家垂到我家窗框上的那枝三角梅。

往常,她總在花蕊上掛著一滴花蜜來迎接我回來,我說:「那花蜜呢?」

她說:「我托蝴蝶送給那枝三角梅了,喏,你看她在向我招手呢。」

果然,從樓上人家垂到我家窗框上的那枝三角梅在搖著小葉片兒。

難怪,這段時間以來,在我上學的時候,眼淚花不再追著我叫「啊呀,你又要走,你可得早點回來呀!」

難怪,我在逗她玩時,她老望著窗外,沒有心思同我撒嬌了。

難怪,她唱「致愛麗絲」,每天唱的都不一樣,原來是唱給那枝三角梅聽的,啊呀,我心裡煩透了。

有一天我放學回家,她大驚小怪的叫著說:「哎喲,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我說:「怎麼啦?」

她說:「有一條毛毛蟲,想從窗框上爬下來咬我,三角梅看見了,就用枝條去趕它,那條毛毛蟲好兇,就爬到三角梅身上去咬她的葉子,哎唷,你沒有葉子,你不知道的,咬葉子好痛呀,三角梅可勇敢了,她說只要不咬我眼淚花就好,當那毛毛蟲咬完一片葉子,爬到枝上去咬另一片葉子時,你知道三角梅身上的刺多厲害嗎?一下就把毛毛蟲的肚皮刺破了,那毛毛蟲慘叫著掉到樓下去了!你是沒有刺,你不知道……」

天哪,她一口一個三角梅,還說我沒有葉子、沒有刺,啊,就她們有?她倆才懂呀?真是氣死我了!我這幾天的忍耐已到極限了,我說:「剌算什麼呀,我的手厲害多了。」

她說:「你的手敢捉毛毛蟲嗎?那天,你看見鼻涕蟲爬在我的葉子上,你只敢拿棍兒來挑,你的手算什麼呀?」

我的手可以寫作業、可以彈鋼琴,還可以給她眼淚花澆水,刺能做到嗎?可這個眼淚花竟睜著眼睛說瞎話,我氣的肚子都痛了,我操起一把大剪刀說:「哼,我倒要看看,是我的手厲害還是她的刺厲害!」

我腦袋裡象是燒著了火,我爬上窗台,伸手拉住三角梅就是一剪刀。

「咔嚓」!三角梅的長枝條被我一剪刀剪下來了。

我跳下窗台喊叫著:「誰厲害呀?誰厲害呀?」

「啊呀,你沒看見她在痛嗎?你沒看見她在流血嗎?你怎麼可以害死她?你這個妒忌的小魔鬼,我恨你,我恨你,你是個妒忌的小魔鬼、小魔鬼……」眼淚花尖叫著,她渾身發抖,我從來沒有看見一棵花兒會抖的那麼厲害,她象散了架子一樣,「嘩」一下,全部花瓣散落下來。

似乎是一團鮮血在濺開,殷紅的小花瓣兒飛濺在窗台上、地板上。

我嚇壞了,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耳邊迴響著眼淚花的尖叫:「你是個妒忌的小魔鬼、小魔鬼……」

天哪,我幹了件什麼事情呀?從來就喜歡花兒的我,怎麼會拿剪刀去剪美麗的三角梅呢?我真是昏了頭,妒忌真能把人變成小魔鬼呀!我真是後悔死了。

我顫抖著去撿那些花瓣兒,把她們攏在手心裡,我捧到只剩一根花蕊的花蒂旁,祈盼著她們圍著花蕊,還原成我那朵層層疊疊的眼淚花。

可是,一點用都沒有,那根花蕊原本掛花蜜的地方,現在是大顆大顆的滴著淚,整棵花兒在迅速的乾枯,身體裡的所有水分都變成淚水流出來了。

我抱著小花盆痛哭,我喊著: 「你不是說你是我永遠的眼淚花嗎?你不是說哪怕我將來老得眼睛裡流不出一滴眼淚了,都還為我開嗎?我要你開花,我要你開花,快快開花呀!」可是沒有誰回答我。

天空聽見我的哭聲都變昏暗了,小花盆盛不下我的悲傷,她無聲的裂成了碎片,泥土撒下來,想必小花盆兒也不忍心看見的眼淚花的殘骸,把碎成一地的她掩埋起來……

我一下哭醒了,原來我做了一個惡夢。

啊呀,我的眼淚花完好無損的在窗台上開放著哪!天已經亮了。

我鬆了一大口氣。

這天放學回家,眼淚花兒叫著說:「哎「喲,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我說:「是毛毛蟲要咬你嗎?」

她驚奇的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是三角梅幫了你?」

她說:「啊呀,你怎麼知道?」

我說:「三角梅用刺刺死了毛毛蟲?」

「是呀,是呀,三角梅的刺好厲害,你是不知道的。」她說。

我抱起小花盆兒,細細的瞧著眼淚花,噫,她的小花瓣兒密密實實的扎在花托里,看樣子我不干夢中的蠢事她永遠也不會散開。

我滿心歡喜的爬上窗台,將小花盆兒舉到三角梅枝條前,說:「謝謝三角梅保護了眼淚花!」

這是打我心裡發出的感謝。

眼淚花「咯咯咯」的笑了。

我心中漲滿了歡樂、漲滿了愛。

原來,妒忌的小魔鬼在漲滿愛的心中是會消失的。

哦,從今往後我要學會在心中裝滿愛,不管是對誰。

「致愛麗絲」從我的指尖流瀉出來,窗台上的眼淚花兒和窗框上盛開的三角梅沉醉在我的琴聲里,她們的身影在陽光下、在琴聲中搖曳。

啊,這是陪伴我成長的一道多麼美麗的風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