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梅香處處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7月16日】

〈春風裊娜•晨景〉

落一宵喜雨,
早露猶晶。
挽雲鬢,
曉風輕。
看晨曦煙籠,
似明或暗,
還藏欲顯,
翠掩啼鶯。
玉指扶欄,
一汪秋水,
惹得詩腸無數情。
老枝虬髯述今古 ,
鄰家春杏一枝迎。

遠眺青山垂黛,
紅塵倦客,
為權錢、
驛路奔行。
黃梁夢,
哪年醒。
蠅頭小利,
蝸角功名。
王侯將相,
一丘黃土,
超脫六道,
哪個說清?
法輪大法,
天機真善忍,
可出苦海,
化解堅冰。

雲秀是位青春靚麗的女孩,她光澤的秀髮,清純的眼神,臉上總是蕩漾著甜甜的微笑。最重要的是她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她在一家藥房做店員,做藥品的銷售工作。

古人講君子求財,取之有道。而今天中國被共產邪教霸占,強行用無神論進化論來洗腦,人們不信報應積德行善,連老人都不敢扶,所以商業競爭可想而知了。藥品這個行業也充滿競爭,銷售和工資掛鉤,人人都是搶,就是打掃衛生沒人搶,每天為了利益勾心鬥角。

廠家給店員的一些贈品,經常因為你多我少鬧意見。雲秀看見就當沒看見,聽見就當沒聽見。他們給雲秀,其實她根本不想要,但有時又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在這道德變異的社會你太好了,別人反而認為你不好,她笑臉來巴結,你給來個燒雞大窩脖給端回去了,他沒準恨上你,所以真的很累。做為修煉者的雲秀還要和大家搞好關係,還要對他們講真相救度她們呢!

店裡其他組的人因為都搶著開票,常吵架,可就是沒有人打掃衛生,店長就把她調過去,還商量以後一個月一輪著幹活。雲秀心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就要給世人做個道德表帥。調到那個組之後,每天搶著打掃衛生,她們動作稍慢一點,雲秀就把活都幹完了。看她這樣,大夥也都搶著幹了,這就叫影響。說一月一輪,到第二個月雲秀該走了,大夥都不讓她走,她就固定在那裡,也不再提一個月一換了。

法輪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樣,不和她們爭利益,銷售時雲秀站在最後邊,可她卻是大家公認的銷售能手。其實她根本不去搶,她知道人各有命,是自己的不丟。

她們一個班三個人,雲秀剛來時,站在最外邊,因為冬天門口很冷,她們都不願意去門口站,後來同事發現雲秀每天賣的多,她就說雲秀站的地方是「穴位」,是風水寶地,她就搶去了。雲秀也不在意,讓給她,樂呵呵的站到最後邊去。可依然不少賣,又有人要和雲秀換位置,因為她有「月子病」,關節疼,她就換到最後邊。結果她賣的更少了,只好道:「秀秀,換回來吧!不然手機費充不起了!」雲秀笑呵呵的又與她換了回來。同事們開玩笑,叫雲秀是「大拿」、「老大」。

雲秀從不與他人爭高下,其實她始終把修煉心性提高道德放在首位。她知道這小小的三尺櫃檯是給自己修身救人用的,那麼就好好利用這個環境。店裡的同事,包括經理、採購人員,除了一個還沒「三退」之外,其他的人都「三退」了,還有幾個是全家人都退了。(退出馬列共產邪教的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的誓言)

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只要你做的正,世人就會看到大法的美好,誰不相信好人啊!不用你講太多,他就願意接受「三退」。

雲秀的活動範圍很小,家裡離藥店步行十分鐘的路程。一次下班後,她和同事小蘭一起回家,路上碰到賣玉米的,雲秀想買點玉米,就問賣玉米的大爺怎麼賣,大爺說十塊錢六個。小蘭道:「十塊錢給七個吧?」大爺說:「不行。」他倆在講價過程中,雲秀選擇好了玉米,給了大爺十元錢。大爺要給多加個小的,雲秀不要,指著小蘭開玩笑道:「給她吧。」小蘭笑笑說不要,意思是幫雲秀在講價錢。大爺道:「你真是個好姑娘,不愛點便宜。那天來個城管,全搶劫走了,人家美國怎麼就沒城管搶劫!。」

雲秀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共產黨確實太壞了,怕上億學真善忍的好人威脅到中共,為煽動仇恨擺拍出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找它們講理,還有去無回大面積活摘器官賣大錢。」

大爺道:「你講的我明白了,要不說現在丟小孩丟學生的老傳說沒了器官,那些大幹部,他咋那麼能活?常換零件唄。」雲秀問大爺「入過黨嗎?」大爺說入過。

雲秀道:「共產黨反天反神宣揚無神論敗壞整個中華道德,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二十年計劃生育殺死胎兒四億,是南京大屠殺上千倍,極力侮辱神佛,活摘器官所以古老預言都講共產黨會被一場大傳染病瘟疫中被滅掉,永遠在地獄中受苦。只有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誓言才能免受連累。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大爺點點頭道:「好好好!」 然後雲秀和小蘭有說有笑的就各自回家了。

去年夏天有一天晚上七點鐘,雲秀正在上班,有三個民工大爺來買藥。一看,見他們都有六十多歲了,還出來幹活,多不容易呀。其中一個一進店就坐在地上,他的第四個腳趾下面的腳掌被釘子扎了,有一厘米深,疼的不能走。這種情況最怕感染,雲秀鄰居就是因為腳被釘子扎後沒當回事,結果感染,最後不得不截肢。這種情況到醫院,醫生要給病人打破傷風針的,可這個民工大爺買點藥還沒錢。

店裡的其他姑娘們都嫌他坐在地上擋道,影響生意,厭煩的轟著。雲秀把他們領到一邊,給他用雙氧水清洗了傷口,再撒上藥粉,然後用創可貼粘上,只花了四塊錢,然後把他們三人送出門口。這麼漂亮水靈的姑娘,竟然給自己這髒老頭如此耐心的幫忙,老人很感激,雲秀也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真相,他們都做了「三退」。雲秀還給了傷者一個護身符,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腳會很快好的。

次日,中午,雲秀在市場碰到這位民工大爺,他腳好的很快,昨天穿拖鞋,今天能穿上高幫綠膠鞋了,走路只有一點跛,沒想到他好的這麼快。他道:「我們受苦人沒有那麼多觀念,你讓念俺就念,這個功法真好。」 過了兩天,和他 一起來的那兩個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找上來,求要護身符。雲秀當時沒帶,讓他們過兩天來拿。之後給了他們十三個護身符和幾本小冊子,讓他們把真相傳給親朋好友,他們如獲至寶,高高興興的走了。

還有一個大爺,七十多歲了,是附近的居民。他平均每隔兩天來一次,每次只買一盒藥,每次來了都要講價錢,藥品是不講價的,而且他每次都言語尖刻,店裡沒人喜歡他,誰都不接待他。雲秀不嫌棄他,禮貌相待。心想:這老人每次只買一盒藥,是不是活了今天,不知道明天還在不在,我得講真相救他呀!

有一天,在街上碰到他,正好包包里有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和一盤《風雨天地行》的光碟,給他講了大法美好真相,把護身符和光碟給了他。老人善良被啟發,很認同真相,並退了黨。雲秀告訴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天賜幸福平安。後來熟了,他才告訴雲秀,他照顧腦梗癱瘓的老伴二十多年了,磨的他心情很不好。有一回,他說老伴的胳膊摔傷了,有塊皮膚破了,老也不結痂。雲秀告訴他把活血的龍生蛭膠囊先停兩天。過了幾天,他說她老伴的傷好了,道:「姑娘你比醫院的大夫強。我和家人抬老伴去醫院,醫生還讓去化驗血糖,結果不是糖尿病,還花不少錢,最後筋疲力盡,不了了之,胳膊還沒看好!氣死我了,這共產黨的醫院純是獸醫院。」

有時他還主動索要大法資料看,他來買藥,雲秀就給他一些便宜管用的藥,每次也不多拿,吃完再買。如果雲秀不在,別人專挑貴的賣,所以這個大爺一見不是雲秀,她沒上班,轉頭就走,專等她上班才來買。其實這個大爺消費的很多,他老伴腦梗癱瘓,他也有過腦梗,最後他成了此藥店的最大VIP貴賓。

後來他的病情嚴重了,腳趾把不住地,小腦萎縮了,怕老伴沒人管,他吃的藥越來越多,把胃都吃壞了,人越來越瘦,過年都是在醫院過的。雲秀想:只有大法能救他了。問他想不想看大法書?老人說看。於是雲秀給他拿去了大法書。他儘自己最大努力每天看書,吃藥吃的太多了,他也不想吃了。過了一段時間,他長胖了,臉上氣色非常好。

這樣的事很多,只要正法沒結束,雲秀就按照師父的要求,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