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俺們村的馬雲

雲鶴天


【正見網2019年07月17日】

馬雲的丈夫死的早,年紀輕輕就守寡,和憨厚的兒子相依為命。

馬雲的兒子本分老實,是那種八棍子打不出屁來的那種人,二十九歲才娶上媳婦。

新媳婦端莊大方、溫柔賢惠、心靈手巧,一年後,為馬雲生下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孫女。馬雲天天高興地合不攏嘴。

婆婆體貼兒媳,兒媳孝敬婆婆,鄉親們嘖嘖稱讚,成了這一片聞名的和睦之家。

文革的暴風驟雨沒有落下這個小小的山村,報社的記者不知道怎麼嗅到馬雲一家的信息,馬雲的故事上了報紙,馬雲成了大名人。

於是乎,公社、縣上、省里,都把馬雲樹成典型,五好家庭、學雷鋒標兵、三八紅旗手、學毛著先進分子,各種光環應有盡有。

於是乎,馬雲和兒媳婦一起,隔三差五到各地作報告。記者給編的稿子通俗易懂、非常口語化,基本上都是憶苦思甜之類的,還有一些時下流行的口號。剛開始,馬雲還背的有點磕巴,好在有兒媳婦旁邊提醒,時間長了,馬雲的報告就如行雲流水一般。

每當奶奶、媽媽作報告時,都要帶上小孫女(反正學校也不怎麼上課),背上一段《一塊銀元的故事》。

馬雲的報告和小孫女聲淚俱下的背誦,無不使台下的人們產生對萬惡的舊社會的無比痛恨,對黨和新社會無限的熱愛。

說是馬雲一家作報告,從來沒見過她那憨憨的兒子的身影,好像家裡沒有這麼個人似的。

馬雲家三女一男,符合黨的「婦女頂起半邊天」的標準。

黨支部為馬雲寫了入黨申請書,報紙上一篇《八十歲的新黨員》,轟動一時。

馬雲成了黨的女兒,激動不已。被黨捧上了高高的雲端。

小孫女出落得亭亭玉立,十八歲高中畢業,成了村裡的團支部書記,一向甜甜的小姑娘,飛揚跋扈起來。

文革結束了,清理「三種人」。

馬雲從高高的雲層重重的摔了下來。馬雲一家被當成四人幫的殘渣餘孽。

當團支書的小孫女被拉去批鬥,在台上低著頭、撅著屁股,標誌性的齊肩麻花辮也被弄散了,被一幫壞小子們起鬨、羞辱。連個對像都不好找。

馬雲死了,是被折騰死的,葬禮很寒酸。沒有因為她是黨員而為她開追悼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