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春寒

蓮之語

【正見網2018年09月08日】

梅像往常一樣送走了丈夫和孩子,就拿著真相資料出了家門。天空飄著雪花,今年的冬天很長,雖然已經快到春天了,冷風卻似乎比三九天還要冰冷刺骨。但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梅的老寒腿、脊椎等一切疾病都不見了。不論多麼惡劣的天氣對於梅來說都算不了什麼,因為在梅的心中駐著一個使命,她要多救人,助師正法,讓世上更多的人都能夠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得救度。

梅看到了不遠處約好的同修在等著她,就快步的走了過去。她和這個同修在一起講真相已經很多年了,她們一直相互配合得很好,已經記不清救了有多少人了。每次講完真相,聽了她們講真相能明白過來的人,有的能善意讓她們一定注意安全。也碰到過不明真相的人,聽到她們講真相時對她們無禮、謾罵、甚至還有過肢體上傷害。但梅和同修並沒有因此怨恨這樣的人,她們覺得這樣的人是那麼的可憐,心中祈禱,讓他們早日明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常人是無法理解她們內心世界的感受,只要能多救人,什麼樣的苦都能夠忍受。她們的心中有師有法,每天都沐浴在法光裡,幸福而美好。

她們來到一個大的綜合市場裡,一邊小心地發著真相資料,一邊為有緣的人講訴著真相。有一個攤主是個急性子,還沒等她們說完就主動退出了共青團,並對她們說:「今天你們來得正好,這個破東西,我早就想退了。二位大姐,這幾天我的生意一直不太好,今天你們往我攤位這一站,就這麼一會功夫,就有好幾個人來買我的貨。這可真是神了,是你們給我帶來了福氣。

「兄弟,是大法給你帶來的福氣,你退出了邪惡組織,那些不好的東西自然就遠離了你,福報就就來了。」梅微笑平和地對他說。

攤主挽留地說:「那太好了!這人多,你們就在這講,多給我點福氣,正好我也想多聽聽。」

「那好吧,大兄弟,我們就在你這多呆一會。」梅笑著說。

今天倆個人講得很順利,到現在為止被她們講真相,勸說退出黨、團、隊的人已經有近二十多個人了。

一個黑瘦的老頭走過來主動的向她們倆要資料,梅感覺到這個人怪怪的有那些地方不對勁,可還是把資料給了他,並和同修真誠的為他講法輪大法是修佛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是正法,勸告他不要反對法輪功,並告訴他三退能保平安等一些話。

當這個人抬起頭來時,梅看到這個人有一支眼睛是斜視,他冷冷地看著梅,但梅感覺他卻又好像不是在看著自己,在看別處。

 老頭說:「你們是不是吃飽撐的,沒事幹了!」

同修對他說:「老哥,我們是在救人,乾的可是天底下最正的事,你好好地看看資料就明白了。」

「明白什麼明白?你們是在反對國家反對黨,是搞x教。」

梅耐心地說:「我們是在告訴人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是修佛大法,是修煉,同時又能祛病健身讓人們做一個好人,有這樣的x教嗎?」梅反問到,「至於說反對黨就是反對國家,這可不是一回事,國家就是國家,反黨不是反國家,哪個黨派都代替不了國家的。」

同修接著對老頭說「共產黨曾殺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現在又來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的修煉者,害死了那麼多修神的人,老天能允許他們這樣幹嗎?所以說天要滅共產黨是必然的,當年我們入黨、團、隊都曾舉著拳頭髮誓,要為他奮鬥終生,如果現在我們不退出他的組織,將來天滅共產黨時會受到牽連的。」

「共產黨給你錢,給你飯吃,你們怎麼能這樣干!」老頭眼睛冒著凶光說。

「我們是靠自己勞動賺錢吃飯,怎麼是它給的。它才是吃我們老百姓,喝我們老百姓的,還把老百姓的錢都貪走了,苦就苦了咱百姓了。」梅說。

「我不和你們囉唆,你們就在這宣傳吧,有人會治你們的!」說完老頭沖沖地走了。

攤主湊過來興奮的說:「倆位大姐說的太好了。我這會還真忙上了,要不我一定也要給那老頭幾句,都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還活不明白。」

「謝謝你,你能這樣說,我真替你高興。」梅說。

同修在一旁發資料。

梅拿出幾張護身符對攤主說:「這個送給你的家人,你回去要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

「一定、一定。」攤主拿過護身符說,「大姐,我相信你,一看你就是好人,這世道不太平,有了這個護身符能保平安,就放心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警察已經站在他們身後怒視著梅和同修,他們立刻搶走了梅和同修手中的真相資料。

警察A厲聲地喝到:「剛才有人舉報你們在宣傳法輪功,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

「我們不去,宣傳傳法輪功是犯了那條法律。」梅和同修一口同聲地說。

「你們在宣傳x教,還敢反黨!」警察B一邊往前推她們一邊說。

「我們只是讓大家了解真相,國家定的邪教裡根本就沒有法輪功。」同修說。

梅毫無畏懼地直視著警察:「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們,你們這是犯罪,抓修大法的人,會遭天譴的。」

警察A拿出了手拷說:「少費話,不想去是不是,我給你們拷起來,看你還們還敢反抗。」

兩個警察上來就想用手拷拷梅和同修。

「住手!看你們誰敢動我們!」梅大聲的制止他們。

梅的這一聲,把兩個警察被梅給鎮住了。

這時那個好心的攤主陪著笑說,「警察同志,不能給帶這個,這可不是誰都能帶得上的。」

「沒你的事。」警察A說。

「我知道兩個也不容易,身不由已,在執行公務。不就是信仰問題嘛,我作證,這兩位大姐都是好人,就讓她們走吧。」

「你賣你的貨去,別妨礙我們公務!」警察B說。

這時已經圍上來不少的人看。

「警察同志,我這還真有事要和你們說那,我得和你們報個案。」攤主一邊給警察遞煙一邊給梅和同修遞眼色,讓她們趕快走。

「行了,行了,別來這個,我們不抽菸。」警察A說。

「我們這的小偷最近特別多,昨天我這就被盜了,你們是不是得管一管?」

趁著攤主和他們交涉,梅和同修迅速躲到人群後面,然後飛快地跑出了市場。

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見警察沒有追過來,她們就坐下休息片刻。

梅感慨的說:「剛才多虧了那個好心的攤主,我們險些讓邪惡鑽了空子。」

「那個攤主是明白了的人,他已經退了團,會有好報的。」同修看著梅說,「你累不累,我們這還有一些資料,還到不到別的地方去講了?」

梅站起來說:「講呀,今天時間還早,我們還能講一會,多救幾人是幾人。」梅拉著同修說:「走,我們再到別的地方去講。」

天空依然飄著雪花,走著走著,梅和同修感覺到雪花越來越大,但卻覺得越來越溫柔。

恍然間,片片雪花變在一個個盛開的雪蓮,落在倆個人的身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