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淨玉傳奇

珍惜


【正見網2018年10月13日】

淨玉人如其名,苗條的身材,光澤的秀髮,如花似玉的嬌顏,甜美的嗓音。她不光漂亮,而且是英文高材生。聰明又可愛,真是親友們的寵兒,含在口裡怕化了,拿在手裡怕飛了,典型的家中小公主。

一、 得法

淨玉婚後的她,身體狀況一度很差,家住單位的宿舍裡。虛弱的時候,連從門口走到窗前的力氣都沒有,成了弱不禁風的林妹妹。

高中同學曉君是多年的好朋友 。有一天,曉君拿給淨玉一本《轉法輪》,要其回家看看,還說書裡的內涵很深,層次很高的人都在學。就這樣淨玉得法了,那是一九九六年的夏天,修煉後身體變化很大,越來越輕鬆有勁,從此她又復健康快樂。

可那個時候淨玉並不知道法的珍貴,也不很精進,只覺的《轉法輪》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自己是個好人,這本書當然樂意接受了。

曉君就老是邀她去煉盤腿,一起學法。起初,淨玉覺的自己學不了法輪大法,同學雙盤已經能盤半個小時了,而自己,單盤腿還架的老高,腿疼的也很厲害,就是這樣,堅持半個小時都困難。

曉君總是鼓勵她:「慢慢來,總能盤上的。」只要一有機會,曉君就拉著淨玉去參加各個學法點的集體學法,去煉功點學功,淨玉就像只快樂的小鳥,跟著到處跑。

有一天,淨玉跟媽媽講了大法的美好,第二天媽媽起的很早,很神奇的就在家附近找到了煉功點。

此後,淨玉和媽媽就一直在這個點煉功。很快,她們又聯繫到了家附近的一個學法小組,淨玉和媽媽風雨無阻的在此學法小組學法,周末聽師父講法錄音、看師父講法錄像,從未間斷。

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邪惡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才被迫中斷。

二、  第一次被迫害,正念衝出魔窟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同修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走,淨玉受到牽連。第一次失去自由,看那牢房、鐵門、鐵窗,心裡不時的發抖,不知如何是好,該怎樣做?感覺一片茫然。

必竟是柔弱女子,當時怕很重,時不時傳來沉重的鐵門開、關聲,被提審人走動時刺耳的鐐銬聲,心都要跳出來。

當時和淨玉關在同一過渡牢房的一個同修,因拒穿犯人馬甲,被多次毒打用刑,但是同修大姐仍然堅定的不配合邪惡,因為自己是好人,絕不穿犯人的囚服,那是對大法的侮辱,對淨玉的內心震撼很大。

不久,同修大姐被送往某教養院迫害。淨玉開始增強了正念,怕心也少了一點,也決定不穿馬甲。不長時間,被調到了另一個牢房。這個牢房原有四個同修。在去之前,同修在號裡不能正常學法煉功。

有時開放風場,同修因為在放風場煉功而遭到毒打。淨玉去了之後,號長於香問:「你什麼工作的?」淨玉道:「我是外企英語翻譯。」

她樂壞了,她在看守所已關押了兩年多,內心孤獨寂寞,於是就讓淨玉教她英語打發時間,並親切的叫淨玉為「老師」。

淨玉認真教,她也認真學,英語的讀音不好學,就不厭其煩的一遍一遍的教她。慢慢的,她對淨玉和同修的態度變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兇惡,對同修比較客氣了。

再開放風場,淨玉和同修就在放風場煉動功,於香不但跟學動功,還儘可能的保護同修的安全。後來,淨玉也教她師父的《洪吟》,她也認真學,大家常常一起背誦師父的《洪吟 》,牢房裡經常傳出她們爽朗的笑聲。

每逢星期一,看守所裡常常要翻號,於香就幫助把師父經文和筆、紙藏起來,等翻號過後,再還給淨玉。再後來,她還把別的牢房同修的經文帶進來讓淨玉看。

淨玉如獲至寶,抓緊一切時間背誦師父的經文。《論語》、《真修》、《悟》、《堅定》、《拜師》等,《精進要旨》裡的經文她也能背誦下來幾十篇。

後來,陸續接到了新經文《秋風涼》、《法正人間預》,還有《洪吟》、《大法堅不可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什麼是功能》等經文,都照背不誤。

在看守所裡,弄到紙張非常難,哪怕只有一張小片紙,都很珍貴。《路》這篇經文就是當時的同修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寫在牙膏盒內傳過來的。

看著同修寫在牙膏盒上的字跡,歪歪扭扭,淨玉的眼淚差點掉下來。無論如何也要把這來之不易的經文背下來。

淨玉每天堅持儘可能的多背法,並堅持發正念。隨著背法,淨玉漸漸的有了更多正念,怕心又少了很多,也很愧疚自己在外時沒抓緊時間背法。

除了邪惡提審,就抓緊一切時間背法、發正念,淨玉還常常把同修召集在一起背法。

一天,一名同修提審回來,把幾個同修召集在一起,商量絕食抗議被非法迫害的事。

只有一名同修不參加,淨玉同意參加,但並沒有真正從法理上悟明白為什麼這樣做。集體絕食後,馬上就有同修被調到了沒有大法弟子的牢房。調房後,淨玉和同修都分別吃飯了。

只有提議絕食的這位同修還在堅持絕食。惡警對該同修進行了摧殘性灌食。每次同修被架出去迫害時,都經過淨玉的牢房。

淨玉隔著窗簾縫隙看著同修,心如刀絞,也很害怕。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才好。

後來,淨玉再次被調回到絕食同修所在的牢房,這時她就每天大量背誦師父經文、《洪吟》等,大家在法理上切磋、交流。

終於有一天,淨玉對同修道:「明天我開始絕食!這裡不是我們好人呆的地方!中共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犯罪行為!」於是開始默默的絕食,到第六天時,雙腿再也沒有力氣,站不起來了。

邪惡知道後,威逼淨玉吃飯喝水,她不配合,共匪們就用小手指粗的膠皮管子催殘性給灌高濃度鹽玉米面糊糊,淨玉的食管被捅破,臉上、身上、地上全是血跡,但是獄醫並沒有放過她。

隨著絕食的繼續,淨玉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躺在硬邦邦的板鋪上,非常痛苦,經常處於昏迷狀態,但是,只要她一醒過來就在心裡背法和發正念。

絕食第九天,淨玉的各項生理指標達到了極限,連睜眼睛、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被送到監管醫院迫害。臨走前,於香背誦著淨玉教她的詩和英語,最後一次給淨玉洗頭。

全牢房裡的人們也幫著淨玉擦身體,大家都泣不成聲,哭成一片,默默為其送行。送到監管醫院後,醫生道:「這人只有一口氣,隨時都可能死亡,快辦取保吧。」

看著淨玉被迫害的樣子只有四、五十斤的體重,牢房的一個有良知的女警察哭了,只要她當班,每隔一會就來看看,幫淨玉掖好被子,小心呵護著,生怕她離世。

淨玉被安排做各項醫學檢查。其省的監管醫院,有兩個女牢,在最裡邊,緊挨著女牢是一排男牢房。雜役們用擔架抬著淨玉去做檢查,要途經男牢。

就在淨玉的擔架途經男牢的時候,聽見一位男同修用盡渾身力氣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聲音在監管醫院的走廊裡久久迴蕩……淨玉的眼淚瞬間從臉頰流淌下來,流了一路。

淨玉雖然已無力睜開眼睛也無力發出聲音,但大法弟子的心是連在一起的,這位男同修的聲音將永遠留在她的記憶中。

送到監管醫院的第四天,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都來牢房裡看淨玉,他們喊著其名字,溫和的道:「淨玉,你真了不起,大法弟子了不起,法輪功了不起,我們正抓緊辦手續,放你回家,你一定要保重啊!」就這樣,絕食絕水第十二天,淨玉被釋放回家。

三  、資料點的艱難時光

回家後不久的一天,區政法委和邪教「六一零」的人來到淨玉家,他們看到玉的身體基本恢復,就威逼她放棄大法真善忍。淨玉拒絕了。

又過了幾日,淨玉和父親去銀行辦事,回來時,看見一輛警車駛進其家院內,一行人急匆匆進單元門上了樓。

淨玉機智的躲開了,父親前去打探,確實是來抓人的。父親把兜裡僅有的幾十元錢交給了女兒。

淨玉穿著一件單薄的大衣,望著漫天飛舞的鵝毛大雪,泣道:「你和媽多保重,不要惦念我,不是女兒不進孝,是共匪不讓人活!」父親道:「孩子,爸知道,你快走吧!」玉就去找同修了。

流離失所後,在同修的幫助下,淨玉輾轉來到省內一個小城鎮,在那裡,玉和當地同修一起建立了資料印刷點。

資料點的運作舉步維艱。那時,常常是上午還在這個資料點工作,下午就搬到另一處,搬家已經習以為常。

同修剛剛送來租房子的錢,第二天,這個同修就被抓了,真是一片紅色恐怖。資料點的資金極其匱乏,困難重重……。

出於安全的考慮,同修決定讓淨玉獨自一人在資料點工作。經過幾番波折,資料點總算穩定下來了。

一天早上,她起身拿起褲子穿時,發現褲子上到處是潮蟲。

就是身體兩邊帶很密的兩排腿的那種北方常見的蟲子。從小在家裡,淨玉是父母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尤其是害怕蟲子。

這時,望著空蕩蕩的屋子,所有的恐懼、委屈、不安、孤獨、煎熬、無奈、無助、莫名的壓抑好像開了閘的洪水,一下子釋放了出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竟然像個小女孩一樣哇!大哭起來!淚濕透了薄衫……。

哭過之後,想想,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淚眼模糊中,師父的經文在其的腦中浮現,「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因為你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為你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因為你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 《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

看著師父法像,淨玉對自己道:「
不,我決不能倒下!
我決不能退縮!
任何艱難困苦都不能阻擋我的修煉之路!」

擦乾了淚,她又笑了,掩櫻唇格格大笑起來,如同一串銀鈴般悅耳動聽,自己沒被共匪嚇倒,竟然被小蟲蟲給嚇哭了!太可笑了。

她抓住褲腿,使勁抖著,把所有的蟲子都抖了出來,丟到了窗外,道:「小蟲蟲,你們無非想要生命,想要最基本的要求~活著。可屋中是我的世界,外邊是你們的世界。」然後煉功、學法、做資料。

每天,同修來一次資料印刷點,一是看望淨玉,問是否有何需要,二是取走做完的真相資料,供當地同修散發。同修也會帶來一些消息。

經常是告訴淨玉又有哪個資料點出事了,同修用的大法資料嚴重匱乏,能不能多做些?淨玉就把自己的生活水準降到最低,饅頭就鹹菜。每天盡心盡力的做資料,幾乎很少休息。

有時,為了趕製同修急需的資料,甚至徹夜工作到天亮,接著又是夜以繼日。就是這樣,好像還是不能滿足同修的需求。

二零零二年的初春,共產邪教瘋狂迫害,到處都是紅色恐怖。尤其是長春大法弟子電視插播真相後,國內出現多地大法弟子利用電視插播大法美好真相,把江澤民一夥利用三陪女公安特務擺拍的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事件,在有線電視中插播,使成千上萬人看到了中共的流氓邪惡。江澤民瘋狂至極的下令可對大法弟子開槍。

一天,同修拿來幾幅照片給淨玉看,此省某市的大法弟子參與電視插播真相,被邪惡開槍打中腿部兩槍,學員幸運逃脫。

淨玉驚詫大法的神奇,但同修的血衣照片、子彈的照片對她的震撼太大了。

她為大法弟子不懼生死、無私無我證實法的驚世壯舉而感動、而落淚,她邊哭邊做資料,覺的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能夠做證實大法的工作,是多麼的榮耀和自豪。

她發誓一定要讓更多人明白大法真相,按真善忍做好人,這樣世界就多個好人,多份溫暖。

為了紀念「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同修需要大量的真相資料,由於工作量太大,又來了兩位女同修幫其一起趕做資料。

她們日夜兼程製作了大量大幅的尼龍綢緞條幅、精美的不乾膠和其它真相資料,這些真相資料及時由當地同修們散發、懸掛出去,極大的震懾了共匪邪惡,在當地引起不小的震動。

後來,由於資料點的協調人被跟蹤,淨玉與同修再次被非法抓捕,被送往異地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倆不配合迫害,沒有向警察吐露一個字。

淨玉和同修香梅在牢房遭到死刑犯的毒打,她們雙雙絕食抗議。後來,倆人生命垂危,被送往醫院搶救,淨玉再一次被釋放。遺憾的是,和她一起絕食的香梅在醫院搶救無效,被迫害離世。

香梅離世前的最後一句話,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想著別人,問:「淨玉怎麼樣了?」可見大法弟子的善良偉大。而共產邪教徒生死關頭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一九九六年新疆克拉瑪依共產邪教舉行活動歌頌共匪怎麼偉大,結果發生大火,生死關頭共匪竟喊出讓領導先走,結果那些歌頌中共偉大的孩子們成群的慘死,從這可看出共產邪教無恥至極。

第二年淨玉再次被非法迫害,被送往省女子監獄後才得知香梅離世的消息,登時是泣不成聲。又一名善良的同修走了,難道那麼溫柔善良的女子就這樣消失了?她的音容笑貌將永遠留在心中,激勵著鼓舞著自己到永遠。

三、信師信法,身陷囹圄不迷途

二零零三年,因證實法講真相,淨玉再次被迫害,被冤判三年關到省女子監獄。在那個暗無天日的邪惡黑窩裡,她和同修們隨時都面臨著殘酷迫害。

但是,對於真正的大法弟子來說,有師在,有法在,不怕。由於不背監規,淨玉和同修經常受到各種不同形式的體罰和凌辱,也經常因為「違紀」,而不允許家屬接見。

共產邪教覺的整人欺負人真是好玩,對這些大姑娘小媳婦行惡又過癮又不丟江山又沒人知道,所以什麼喪盡天良的手段都乾的出來,在電視中又說春風化雨般說服感化教育。

在那個極其邪惡的氛圍中,大法弟子的正念極為重要。

一次,獄警指使刑事犯對淨玉用極其殘酷極其痛苦的刑罰——「柳樹盤根」,長時間捆綁,讓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動不能動。

大家明不明白中國人為什麼道德敗壞到如此地步。共產邪教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教人學壞,不叫人相信善惡有報,你變壞後,又把你關到獄中當奴隸,還讓她們逼別人不許按真善忍做好人。共產黨之喪盡天良古今沒有。

奇怪的是這次淨玉修煉起了超常作用,在這殘酷刑罰中,忘記了痛苦。能做的就是發正念、背法,同時發出一念:求師父幫我,將我所有的不適和痛苦全部轉到施暴者身上。

淨玉每隔一會,就大聲喊:「來人!你們迫害好人在犯罪,我要起訴你們!」

犯人們幾個來回折騰下來,無可奈何,就給鬆綁了。淨玉的手腕、手臂只留下繩索深深的勒痕,很快就消失了。而打手們卻一週都在承受著四肢難忍的酸痛。

有一次,全國公安系統到省女子監獄檢查工作,要抽查一名大法弟子。正好抽到淨玉。她在包夾的陪同下被帶到獄警辦公室。共匪官員問對法輪功學員「轉化」怎麼看?

機會可來了!淨玉道:「法輪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我們往哪轉化呢?大法弟子不應該轉化!我們應該轉化貪官污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僅幾分鐘,共匪們就轟她回去了。監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暴跳如雷,說淨玉給整個省裡的檢查工作丟了臉,淨玉的表現說明他們「轉化」想把法輪功學員變成壞人的圖謀徹底失敗。

於是喪心病狂的對淨玉也開始了新一輪的催殘迫害。共產邪教又利用犯人打人害人,它們把淨玉獨自安排在一間監室,讓四個刑事犯輪流毒打(淨玉發正念:讓所有疼痛和不適都轉到施暴者身上!奇怪的是後來,誰也不敢再對淨玉動手了,她們都莫名的害怕淨玉)。

它們又開始不讓淨玉睡覺。這種酷刑叫熬鷹,共匪曾說:不打你不罵你,也能整死你。大家記住共匪大罵侵華日軍、國民黨的殘暴,一定是中共具備的。中共罵別人的所有壞處一定是它加倍要乾的。

十一月的北方,各家各單位已經送暖,看守淨玉的刑事犯棉帽子、棉襖、棉褲加棉鞋全副武裝,而只讓淨玉穿著短袖背心赤著腳整夜站在走廊裡。這種酷刑叫冷凍。

淨玉就背法,靜靜的夜色,如水的月光陪伴著疲憊一天的她,奇怪的是淨玉一點不覺的寒冷,尤其是後半夜,背法背的疲倦了,站在走廊裡靠在牆上就睡著了。等醒來就感到每隔幾分鐘,就有一股熱流春風拂煦般吹著她的身體,只感到一股股暖意。

淨玉流淚了……心裡知道誰在保護自己。那一次,被共匪邪惡迫害了好些天。

一天,淨玉對監區的牢頭(有時可替獄警行事)道:「鄧姐,我想和你談談。」她們進了一間臨時的倉房。

淨玉道:「大姐,你入獄這些年了,法輪功沒少接觸吧?她們哪個是壞人?法輪大法叫人修心做好人,與人為善,是佛法啊!你善待大法弟子會得到福報的。」

淨玉和她談了近一個小時,向她講述大法的美好。到收工的時候,鄧姐對包夾淨玉的犯人道:「今天起,讓淨玉正常睡覺吧!」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們今天的表現是偉大的,你們這一切善的表現、就是邪惡最害怕的。」( 《理性》 )

淨玉覺的,大法弟子在向迫害者講清真相中,就是在解體另外空間邪惡的過程中。邪惡滅盡,迫害蕩然無存。為了減少迫害,也為了救度獄警們這些可悲而特殊的生命,在出監前,淨玉誠懇的找到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某獄警大隊長,和她交談一個多小時。

淨玉講述法輪大法的真相、善惡有報的道理,最後她笑著把玉送出辦公室,囑咐出去後總結教訓,既做事又要注意安全,不要再進來。

淨玉又找到監區一把手某獄警(教導員)交談,此人比較邪惡,入馬列的魔較深。玉正告她:「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不要對大法弟子用電棍、酷刑。」她氣的拍桌子,道:「那是例行公事,別人無權干涉。」淨玉也不退讓道:「希望你為了自己和家人、孩子的未來考慮。」她不做聲了接著問:「你父母多大歲數了?」

淨玉回答完畢後,她道:「你爸媽每月來看你一次,不容易,回家多孝敬二老,不要再進來了。」淨玉笑道:「若不是把我們非法綁架到這裡來,我們每天都在孝敬父母,都在造福社會。」

四、父親得法,無病一身輕

二零一二年大年期間,一天晚上淨玉下樓倒垃圾,不小心左腳踩空,摔下樓梯,左腿整條腿不能動了。她躺在走廊的地上,第一念就是:「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沒事。」

半個多小時才爬起來,只用右腿一蹦一蹦的上了樓,左腿一點不能動。其父不修煉,道:「去醫院吧!」淨玉道:「我沒事,我是師父的弟子。爸,你休息吧,讓您操心了。」

那一晚,為了上衛生間方便,她的廳裡衛生間的燈開了一夜。她不時的摸摸自己的左腿,很奇特的感覺,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點感覺也沒有,怎麼辦?

她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叫父親照顧自己,父親年紀也不小了,要儘快的好起來。

第二天,父親對她道:「你們法輪大法,李老師不是有站著煉的功嗎,你煉一煉。」淨玉想:對啊,我得煉功啊。

開始,試著把身體重心放在右腿上,可是,一聽到師尊那熟悉的口令:「兩腳與肩同寬,自然站立,全身放鬆……」,就試著把重心放在兩腳上,真的站的很穩。堅持把動功煉完,只是第四套功法下蹲的幅度沒有那麼大,但畢竟堅持了下來。

父親看到女兒把動功煉完,很高興的道:「還有坐著煉的功呢!」淨玉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堅持上床打坐。她的左腳已經腫成麵包狀,黑紫色,碰都不敢碰,不過她還是忍著劇痛硬是把腿扳了上來。

聽著師尊的口令,淨玉發出一念:煉功音樂不結束,絕不把腿搬下來。可是,左腿從腳趾到大腿根,劇烈的疼痛使其無法入定,涕淚橫流,羊絨衫被淚水打濕……

父親心軟了,道:「你實在太疼就別煉了。」淨玉笑道:「師父為眾生承受的是巨大的難,我承受這點業力算個什麼。」就這樣,她硬是忍著一小時的疼痛把靜功也煉完了。

連續三天,淨玉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第三天她的腿奇蹟般的青紫退去,又潔如白玉恢復正常,可以走路了,第四天,就去學校給學生上課了。

而且,這期間她一直用右腿一蹦一蹦的堅持做飯,照顧父母,絲毫沒有拖累父母。

父親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感慨道:「這要上醫院,一個月也不一定好。」

二零一四年,也是在大年時,父親因急性腦供血不足而引起心肌缺血,生命出現危險,凌晨二點半淨玉打車帶父親去醫院掛急診。

住院半個月後,父親的病情有所緩解。

一天,淨玉上課回來,父親拿著一張紙,問上面的許多字念啥?還道:「這些字你天天都在背呀?」她突然明白了,父親在讀《轉法輪》呢!

他問女兒:「你是不是把書帶走了?」淨玉笑了,道:「我比學生早到,利用等學生的時間背《轉法輪》。想學大法是嗎?」父親點了點頭。

淨玉急忙去同修那裡請來一本《轉法輪》。就這樣,父親得法了。他道:「我就看你的腿神奇的恢復了,我就想學。」

因為心臟不好,父親睡眠很差,有時,一夜都很難保證睡一小時,他睡不著,就起身洗漱,看《轉法輪》。

父親很有韌勁,每天堅持讀《轉法輪》,從未間斷。

師父慈悲,大法顯現出超常,父親看著書,上面的字慢慢的變成了金色,而且還有立體感,繼而整本書金光閃閃。父親還能看見家裡有無數的萬字符。

現在,父親也跟女兒一起晨煉。八十三歲的老人走路一身輕,耳不聾,眼不花,思維敏捷。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五、用真善忍善化眾生

淨玉從監獄回到家,看到一對年邁的雙親頭髮全白,謝絕了同修要將自己營救到國外的打算,決定留下來照顧父母的日常生活。所以共匪造謠說學大法沒有了親情,純是無恥的謊言。

為了生活,她辦起了補課班,主教英語。淨玉認真教學,語氣和善,學生們都愛聽她講課,而且成績提高很快。

淨玉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給學生和他們的家長講真相,勸「三退」。

記得一名學生小剛非常淘氣,在學校從不聽課,也從不做作業,父母、老師都管不了他,他的母親給找了許多補課班,都因為和老師打架而被趕回家。

小剛來到淨玉這裡,卻決定在這學習。他的父親知道後專程來看 ,他們不知道什麼樣的老師能把兒子留住。

淨玉是一邊講英語一邊給小剛講做人的道理。孩子很愛聽,對其也很信任。慢慢的淨玉才知道這是個問題孩子,並且好打架,和社會上的黑幫還有聯繫。更覺的自己有責任幫助他。

淨玉告訴他,法輪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上乘功法,要按真善忍做好人,造福於萬民才是真正的英雄。

小剛經常和玉探討思想中的問題,在淨玉的幫助下,制止了他一次次參與的打群架,小剛感慨的道:「老師,如果我早遇見你,我就不會和別人打架了!」

其實共匪是不希望社會安定的,像這類小青年打群架越多越好,共匪用無神論把你教壞了在你面前裝正神美其名曰教育你,打傷了人要想了事,就得給它們送禮。

打死了人共匪更樂壞了,以簽定為名掏去心肝腎所有內臟又能來筆大錢,殺人者被判死刑後的心肝腎器官又撈筆大錢。結果大法弟子阻止了打架,共匪們一分錢撈不到了。

小剛的父母對淨玉都非常感激。

還有一名學生小海,他的家庭經濟條件好。其母很大歲數才生了他,所以對其嬌生慣養。孩子基本不愛學習,還經常玩手機。

小海的媽媽與淨玉同齡,所以常常相互溝通。淨玉的課收費低廉,但從不敷衍,認真講好每一堂課。小海從初一跟淨玉學,一直教到高中畢業考大學。

小海無論遇到什麼問題,淨玉都能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幫他疏導、化解。

高考發榜後,全家人帶著小海的錄取通知書第一時間來看淨玉。海媽感動的道:「從孩子進幼兒園到高考,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師!我們全家人特意來向你報喜,謝謝你!」

淨玉笑著告訴她:「 要謝就謝我的師父吧!要不是法輪大法,我也是俗人一個,也會為名利而奔波。」

在淨玉居住地的一個重點校區,還遇到這樣一名學生麗麗:上課要姥姥陪著,動不動還耍脾氣。她的姥姥紅衛兵那一代,只知道打孩子。孩子逆反心理非常強,姥姥非常苦惱。

淨玉抓住時機給這位姥姥洪法,並送她一張神韻光碟。姥姥看了神韻光碟非常激動,不停的道:「太好了!太好了!」

結果麗麗與姥姥有緣得法!淨玉給姥姥買了小音箱,安裝好TF卡,下載了師父廣州講法、五套功法的煉功音樂,姥姥有空就聽,所有的內容都聽完了,她激動的道:「師父,謝謝你,我全明白了!」並勸所有的親屬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一年有兩個假期,每逢假期的時候,淨玉給麗麗上課,此課極其特殊。每次課是二個半小時,三人盤腿坐在墊子上先學《轉法輪》,上一個小時的道德課後,休息幾分鐘,再給麗麗上一個半小時的英語課。

麗麗的成績提高很快,英語由來時的四十五分,提高到一百分。因其英語成績提高如此之快,老師找到家長表揚。麗麗的媽媽更專程來學校看望淨玉。

麗麗捧著滿分的捲紙,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道:「老師,為什麼你不是我的媽媽或姥姥呢?要不,我叫你阿姨吧!」

在近十年的教學中,淨玉還遇到這樣一個女孩小楓:孩子長的非常甜美、秀氣、外表溫文爾雅,可是卻敢於和男孩打架,而且是從幼兒園一直打到初中畢業,打遍無敵手,可謂女「俠」。

其母十分苦惱,跟淨玉道:「從上幼兒園一直到初中畢業,總是因為小楓打架被老師找去,幾乎每周都要被老師叫到學校去,都出名了,我這個當媽媽的被學生背後指指點點。老師,我都活夠了,我怎麼攤上這麼個孩子呢?」

淨玉得知這些情況,及時給其母女講為何要「三退」,她倆都退了,又送她們神韻光碟,給她們講述大法的美好。

這期間,恰巧趕上淨玉的左腳摔了僅三天就神奇恢復的事,她們母女倆非常認同大法。從此淨玉經常教楓按真善忍做好人與善惡有報之理,小楓好了起來。

一天晚上,小楓打電話道:「老師,你太了不起了,我真幸運遇到你這樣的好老師,你就是一部傳奇!」

此女只教其幾個月,她的成績就由原來的七十八分提高到中考模擬考的一百二十六分(滿分一百五十分),還如願考取了省重點高中。

楓的媽媽喜得了大法。淨玉送她《轉法輪》和一個下載好大法內容的小音箱,並教會她五套功法。

看到一個個得了法的生命,淨玉由衷的感到欣慰,感謝師父的洪恩!

六、背法中的昇華

淨玉在常人中有個愛好,就是喜歡讀詩,特別是上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中,有大量的詩歌財富可供她讀、背。

在讀小學的時候就喜歡寫詩,直到成為上班族後,還在當地報紙上發表過她的詩作。所以是才貌雙全的才女。她一度安排自己每天背一首唐詩。

得法後,淨玉覺的師父的詩是天底下最好的最有內涵的詩,博大精深。就利用坐公交車的時間背誦師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

一位同修大姐知道了,讓別人捎話:「既然你能背師父的詩,為什麼不背《轉法輪》呢?」

一次有機會和幾個同修大姐小聚,臨別時,那位同修大姐又語重心長的對其道:「你下點功夫,背《轉法輪》吧,你只要下功夫,你能背下來的。」

淨玉當時很勉強的點點頭。回到家就想,同修大姐比自己大十歲,能背《轉法輪》,確實自己是應該背了。

第一遍背《轉法輪》,覺的干擾特別大,背背停停,差不多背了一年左右。但是,明顯感到背法帶來的美妙和殊勝無以言表,背法加深了她對大法無邊內涵的領悟。

有的時候,幾天前剛剛背過的法,遇到事情的時候,就在大腦中浮現,就知道如何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約束自己。

淨玉打算繼續背,這一回,她按照教學生背英語單詞的循環記憶法去背誦。

當年她教的學生英語成績考到全市第一名。就認真給自己編排了背書計劃,每天堅持再難也要完成。確實取得很好的效果。

淨玉每個月都去看望一次同修大姐,她們差不多同時背,淨玉背的要快很多。越背法越明,越背法越靜。有的時候,背著背著,就覺的世間萬物蕩然無存,只有自己和眼前正背的《轉法輪》這本書,簡直太神奇了!什麼也干擾不了她了!

她真正的體會到了一個生命溶於法中的那種狀態。現在背法比以前還快,在《明慧週刊》上看到同修還背《精進要旨》,就打算把三本《精進要旨》也儘快背下來。

從得法至今,淨玉跌跌撞撞,歷盡坎坷走過了不同尋常的二十年。

其實,還有太多的神奇、太多的故事沒有寫進去。

淨玉每走一步,都歷盡艱辛,但是時時都有師父的呵護。

想到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眾生的一切淚如泉湧。

儘自己的全力做好三件事,不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