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約翰的修煉之家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7月30日】

〈蘇幕遮•得法回家〉

不知天,
難曉地,
苦海拼波、
鏡里花枝翠。
撈月之功終化水,
三界迷情、
怎跳紅塵外。
末銷魂,
當反思,
事事非非、
害得良心睡。
修煉回家王座椅,
劍斬柔腸、
法子慈悲淚。

在比利時法輪功修煉群體中,有一人開始修煉後帶動一家人修煉的故事。貝納斯(Bijnens)一家即是如此。高大的貝納斯老先生有兩個和他同樣高大的兒子,尼克和約翰。他們都長大成人,各自有了工作和自己的小家庭。他們這樣普通的一家人又是如何走進大法中來的呢?

一、約翰:找到法輪大法我感到很幸運

小兒子約翰三十多歲,是家裡第一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從二零零七年至今也有五年了。幾年來他堅持學法和到煉功點去煉功並參加大法洪法活動。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他讓全家人刮目相看。通過他,父親和哥哥同年走入大法修煉。尤其讓他高興的是最近自己家裡發生的變化。

一天他的十一歲的大兒子問:「爸爸,今天晚上我們讀什麼呢?」他就讓兒子和他一起讀荷蘭文版的《轉法輪》,慢慢其他的孩子也加入進來。一天他出去參加大法活動回家,看到四個孩子和妻子在一起讀《轉法輪》。現在每天晚上全家人一起讀《轉法輪》半小時,已經持續了幾個星期了,約翰為此感到很幸福。

說起大法修煉約翰感慨萬千。約翰道:「十四、五歲時的我,讓我周圍的每個人感到失望,因為那個時候我還不懂向內找,碰到問題自省找自己的原因。
我誤入歧途,被社會上各種各樣光怪陸離的生活方式所吸引,並且陷入進去。我開始接觸毒品,喝酒,最極端黑暗的藝術和音樂。我放縱自己,把所有的這一切看成是好事兒。那時候,當然沒有人喜歡我的行為。

直到我被迫看到我令所有的人都失望時,我感到非常孤獨。我變的非常孤僻,我感到沒有地方再是我可依戀的家;這種感覺持續很長時間。我感覺我好像不屬於任何地方,由於不好好學習,學校以無結果而告終;做任何事情經常我都會非常不高興,而且感到精神緊張;除此之外,我的身體也感覺不舒服, 我對自己也不滿意。那時我經常用另外一雙眼睛看自己,看到的是一個失敗並且沒有希望的生命。

當我到了十八、九歲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不想再生存在這個世界上。
這種慾望愈演愈烈,我和我周圍的人與事衝突也與日俱增。但是我每次想結束生命時,我就意識到我永遠都不能這麼做。我無法想像讓我的父母去埋葬我。不是因為我那個時候與他們的關係好,而是我知道他們總是無條件的愛我,竭盡全力去理解我。因此,我向自己發誓,我永遠不會真的那麼做,只是默默在痛苦中忍受,等著生命盡頭的到來。

現在看來,幸虧我沒有走極端,那時是一個掉進迷中的我,而且是帶著一副假面具的我,掩藏了真我。通過同事介紹,我開始接觸法輪大法。我先讀了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著作,也就是先從學法開始進入的修煉,後來才參加煉功。清楚的記的我第一次讀了《轉法輪》時,剛讀了五十頁,我就清楚的意識到這就是我長久等待的事情;那些深奧的法理能夠如此簡單的表述出來,非常簡單明了。儘管那時候僅僅是在我自己能夠理解的水平上。

我突然對大法表現出的勤奮與熱情,使得妻子、孩子和家裡其他人都難以理解;因為這種變化來得太突然,太大了。 我一夜之間改變了自己過去的不好,他們甚至害怕我正在走極端。但是通過學法我知道如何去做,從一開始我就意識到我必須『向內找』,找自己的弱點不道德的地方,還要改變很多我表面形成的壞習慣。

隨後他們立刻就看到我有很大的良性變化。我剪去了我的長髮,我一次性的停止了吸菸,吸毒以及喝酒。我的外表,我的思想,我的行為,所有的一切。思想,言語,行為……;一切都在短時間中改變著歸正。逐漸的他們開始知道其中的價值了。他們意識到這對我以及我周圍的每個人都是具有真正意義的事情。因此我的妻子改變了。每個人都以一種積極的方式體驗著法輪功,真善忍, 我的全家,我的朋友。

現在我沒有了抱怨。感覺非常安心,並對如何做人做好人,以及周圍的世界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健康的認識。我了解了在中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儘自己的可能,參加一些證實大法美好的活動。最後,作為曾經經歷過陷入迷中的人來說,找到法輪大法我感到很幸運。謝謝您李洪志師父。祝願大家,將來的人一切都好。」

二、父親: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父親傑弗•貝納斯今年已經七十一歲了。他講道:「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我在十五年前得了前列腺炎。在我六十六歲開始修煉以前,我的病變的越來越嚴重。我必須一年要去看兩次專家。在我最後一次去的時候,專家說,我很可能很快需要做手術。我不得不吃藥。專家說,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在任何時候給他打電話,因為他說我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嚴重了。

可是自從我學了法輪大法後,我知道應該怎樣去做人了,知道怎樣看待修煉中身體上的反應。一天晚上,我突然身體有很多痛。我把它看成是考驗。我感覺越來越好。我把所有的藥扔掉了。從那以後,我真的不再需要任何藥了。而那位專家以前曾說過不手術的話,我永遠也不會停止吃藥。 現在我從來沒有做手術,我也不再需要吃藥。

只要我能夠我都去參加洪法講真相的活動,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我也非常高興李洪志師父把這個修煉大法帶給我。師父知道所有的事情,這一點我很清楚。我非常高興我學了法輪功,我希望我以後做的更好,不令師父失望。」

三、尼克:我在法輪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答案

尼克做技術維修工作,他是一個做事情認真,態度溫和的人,很懂得體諒別人。他還承擔著新唐人英文部的新聞採訪工作;高大的他,攝像中總是能夠找到好的制高點。同時每個星期經常需要照顧好三個煉功點的煉功活動。他的法輪大法修煉也是和約翰一樣,先從讀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著作開始的。

尼克微笑著開始講述他的故事:「我一直以來總是在尋找一種方式去理解我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我在法輪大法中找到了答案。當我開始讀《轉法輪》的時候;我從頭讀到尾,當我讀完第一遍的時候,我對自己說,好吧,我想現在再讀一遍,因為他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導航器。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將是我今後人生的指南,這使我受益很多。

近五年的大法中修煉,讓我了解自己以及我的環境,這對我來說非常有啟發性。我的兄弟約翰給了我《轉法輪》著作,希望我能夠了解。那個時候我們兄弟倆的性格很不同,彼此之間存在著很大的距離;生活方式不同、思維方式不同以及處理問題方式方法也不同。

因為我們彼此沒有共同的東西,興趣不同,朋友不同,沒有共同的話題可以交談,也沒有主動的想改變這種狀態,而且彼此看不慣。現在就完全不一樣了。與此同時,我們的父親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因為約翰也把大法介紹給我們的父親。我們能夠一起交談自己的修煉體會。我突然意識到, 我一家人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把我們一家人緊緊地連在一起。

現在我們之間經常會在一起非常平穩的、自然的交流,我知道這是修煉帶來的結果,我看到我們都走在同一道路上。這是因為「真善忍」宇宙的真理法則,只要你按照他修煉,自然而然你就會被帶進這種和諧的生活方式。

我理解到按照「真善忍」宇宙原理生活,就是按照自然法規生活。「真善忍」給我們這個大家庭帶來了全新空間感受。得真法修煉我心存感激,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指導和幫助,因為修煉大法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將會一直修煉下去。

我了解了法輪功在中國傳播的整個過程。從開始他如何得以傳播,然後發展成有一億人追隨的修煉群體。但是因為江澤民與中共的嫉妒,卻成為世界上遭受最殘暴被迫害的人群。而且僅僅只是因為他們堅持「真善忍」這個普世價值,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這種迫害必須得停止。這就是為什麼,只要我有時間,我就會參加活動,我們經常舉辦法輪功活動。向人們講解什麼是法輪功,我自己的修煉體會,告訴人們發生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為什麼迫害法輪功,殘酷迫害必須停止。

活動中,可以看到來自人們無數的正面反饋,大家都在反對中共這場迫害。
我們很幸運,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我們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修煉大法我們從中受益匪淺,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從中受益。 因此,去告訴每個人法輪大法的美好完全是出於我個人的意願。

順便提一下我們的母親,雖然她看起來,還沒有正式修煉,但是由於我和我太太都修煉大法,我們的女兒剛剛六個月,約翰的小兒子也只有三歲,當我們都去參加大法活動的時候,母親就會承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她非常支持我們。」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