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修煉中的二三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9月17日】

2003年3月,西安市國安局非法綁架了我。將我拘禁在一個賓館的二樓上,他們輪番審問我,讓我講出大法資料的來源,他們有的唱白臉,有的唱紅臉,軟硬兼施,幾天過去他們沒有收穫,氣急敗壞,這時來了一個處長,問了幾句,上前揪著我頭髮往牆上撞,不知撞了多長時間,我的上牙被撞活動了,臉和嘴整個都是木的,一個上牙給撞掉了。

國安又非法判我兩年勞教,將我送到西安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惡劣的環境中,我被撞鬆動的牙,不能咬東西,不能吃飯,天天疼,十分痛苦,白天幹活,晚上疼的睡不著覺。我就想把撞鬆動的牙給拔了,因為牙根太深,幾次拔都不成功。一天晚上兩三點鐘,我躺在床上努力回想背師父在《轉法輪》中第七講的講法:「我在齊齊哈爾辦班時,看到街上擺攤的有一個人給人拔牙。一看這人就是南方來的,不象東北人的裝束。來者不拒,誰來他都給拔,牙拔出那麼一堆來。他給人拔牙不是目地,賣他的藥水是目地。那藥水發出很濃烈的黃氣。拔牙時,把藥水瓶蓋打開,從外面隔著腮幫子對著壞牙,讓人嘬幾口黃藥水的氣,藥水都沒怎麼消耗,蓋起來放那兒。從兜里摸出一根火柴棍來,一邊講著他的藥,一邊拿火柴棍對著牙一撥拉,牙就下來了,也不痛,帶一點血絲,也不出血。大家想,火柴棍若用勁大了可折呀,他卻用火柴棍把牙一撥拉下來了。」當時我背的還不是太準確。剛背完我的手就不自覺的伸到嘴裡,輕輕一拔,那個壞牙就連根拔下來了,那麼長的牙根,連一點血絲都沒有。我當時都喊出來了,時值半夜,我就用衛生紙把壞牙包住,壓在床底下。早上起床,我給我的下床包夾看,她驚訝極了,拿著牙,報告管教說我半夜自己拔出這麼長的牙,都沒有留一點血。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拔的,大法的神奇超常,讓常人也見識到了。我心中的感激呀,無以言表。

2002年我從勞教所剛回到家,因為我沒有「轉化」,邪惡就盯上我了,想把我送到洗腦班。那時我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因我的非法關押,身心受到很大刺激,情緒焦慮病倒了。我回家後一直在娘家侍奉老母親。一天,我居住地的街道辦事處、派出所、我單位保衛處、我丈夫單位保衛科、區「610」等一下子來我娘家11個人,要把我帶走。當時我哥、丈夫、兄弟都在母親家,他們一看那麼龐大的陣勢,還有好幾輛警車,嚇壞了,我讓我哥、丈夫他們進到母親房間裡,我一人在客廳沙發上,盤腿坐著,立掌發正念。他們一圈人圍著我,沒敢動我。不一會兒,一個人說頭疼出去了;又一個人彎著腰悟著肚子出去了;一個一個都溜出去了。剩下來的那個頭對我說:「你家煤氣漏氣了,我頭疼死,算了,看你媽老了不讓你去了。」灰溜溜的帶一幫人走了。從那以後,我體會到了發正念的威力,我的家人也知道了發正念的神奇作用,在以後的日子裡,每到發正念的四個整點,家人都會提醒我:該發正念了。

還有一次,我推著自行車給一位同修送資料。那是晚上八點多鐘,在她居住的小區里轉悠來轉悠去,就是找不著她家的門,我心裡想,我從小就在這裡長大,經常玩耍的地方,娘家就隔著一條路,對門,我怎麼就找不到呢?固執的找呀找,忽然我從兩個樓之間走到外邊的一個小路上,看著陌生的路和兩邊的房屋,我迷糊了,這是那裡,我怎麼不認識呀?走啊走啊,看見熟悉的廣告牌,到我娘家大門口了!我不知怎麼回事,想著我既然已到家了,改天再送吧,回家。後來才得知那天晚上,那位同修被邪惡非法綁架了,是師父保護了我,是師父保護了珍貴的大法資料!

2005年邪惡把我送到看守所,一量血壓190,看守所拒收。他們又把我送到安康醫院(公安精神病院),進行迫害。我當時就記著師父說過的一句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堅決不配合,他們把我關在那裡不聞不問,我想絕食抗爭。在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我開始了絕食,他們給我插管、打點滴,我拔管拔針,醫院的警察天天來做工作,他們說他們的,我心裡就背師父在《洪吟二》里的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一遍又一遍地背,只要能坐起來,我就立掌發正念。臘月二十五日,他們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判我13個月勞教。我告訴勞教所的管教:我已經絕食30多天,還要繼續。勞教所堅決不收,把我送回精神病院。那時我心裡堅定一念:你們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師父一定會救我回去的。心情平靜,意志堅定。臘月二十八日(那年沒有三十)丈夫接我回家了。師父的佛恩浩蕩,弟子將永世難忘。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風風雨雨,坎坎磕磕的,在大法的指引下,在師父的慈悲護佑下走到了今天,一路上發生過很多神奇的事和意想不到結果,讓我一次次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只要弟子正念足,時時刻刻、事事處處都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聽師父的話,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才能在修煉的路上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大法弟子。自己很慚愧,也很愚鈍,有時明白師父的點化,有時不明白,學法修心都不紮實,一次次跌倒再爬起,還有不少執著心沒有修去,心性提高的很慢,可以說還沒有學會真正的修煉。我為此很焦慮,覺得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枉費師父的慈悲苦度。

16屆法會開始了,我想和同修共同交流提高,師父在歐洲法會的賀詞里說:「有沒做好的,現在還沒結束,那就做好你們該做的!」從九六年開始走入大法修煉,我對大法堅定的心一直沒有改變。「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盪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 無存)。師父的教導永遠銘記在心上,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做好我們該做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