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寓言故事:兩隻豬的對話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9月25日】

陽光,無私的灑向世界的每個角落。世界上的所有生命、生物都盡情的享受著屬於自己的那份陽光。

中午,兩隻豬正在一面享受著陽光的溫暖,一面閒聊著。

豬甲:老乙,聽說猴子主人近來對它們的管制越來越嚴厲。

豬乙:為啥?

豬甲:聽說去年他們出去演出的路上,在經過「象崗山」時,一隻猴子掙脫了繩子跑進大山里去了。後來聽說那隻猴子在大山里和其它野猴子及其它動物自由自在的生活,對其它猴子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有的猴子經常翻上牆頭向大山的方向眺望。這引起了它們主人的擔心,於是,就採取了一系列新的管理措施。首先,把牆加高,並蓋上了頂棚,使猴子們再也無法翻牆,同時把拴猴子的繩子改成鐵鏈子,這樣每隻猴子只能在拴它們柱子周圍一定範圍活動。即使這樣,有的猴子也經常爬上柱子從牆上留的小窗口向外瞅幾眼。同時,主人還經常拿著鞭子在猴群里轉上一圈,看哪只不順眼,就順手來一鞭子。豬乙聽到這裡,唉了一聲,又搖了搖頭。

豬甲繼續說:聽說前幾天還當著眾猴子的面,殺了一隻打鳴的公雞。

豬乙說:為啥?

豬甲:你想,每天天亮前是最安靜的時候,那公雞天不亮就叫:快醒醒,快,快醒醒,快。那些猴子都醒了,能安穩嗎?所以就給它按了個擾亂秩序罪,把它殺了,當然主要目地還是為震懾猴子。

豬甲:聽說最近無緣無故失蹤了一隻猴子,引起眾猴子的不安。

豬乙:這又是咋回事?

豬甲:這得從很早以前說起。人中有個外號「雞王」的高官,在很多地方任過職,據說每到一處都有很多「小三、小四」,嚴格說還算不上「小三小四」,反正就是那麼回事,結果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女人,又有多少孩子,誰也不知道。現在這些孩子都大了,就有那麼兩位結了婚,結果生了一個痴呆兒,到處問醫求藥也治不好。後來聽一位山野大夫說缺啥補啥,或許能管用,因猴子是比較聰明的動物,說喝猴子腦漿管用,結果就出現了這件事情。結果搞的所有猴子都提心弔膽,恐怕自己也被失蹤。豬乙聽了以後,猛拍了下豬爪子說:簡直是獸性全無,然後又一次無奈的搖了搖頭。

豬甲:我覺得這也不能全怨猴子的主人,主人養著你,你就老實聽話多好,俗話說:「小腿擰不過大腿」,你猴腿那麼細,怎能擰過人腿?據說其主人也是屬於特殊材料鑄成的那種人,這種人整人都是慘無人道的,何況你一隻猴子?說起來這些猴子,也是猴性難改,它們的老祖宗孫悟空不就經常被緊箍咒咒的滿地打滾嗎?而我們的八戒祖宗,從來都守規守矩。雖然也偷偷攢過私房錢,這比起現在那些貪官動不動上百億、上千億,根本算不了什麼。再就是有時偷偷睡個懶覺,打個小報告啦,這更算不了什麼,都是無關大局的小事。還有一方面可以看出猴子主人的改變,就是棗子的分配,做了重大改革。由原來的「朝四暮三」改為「朝三暮四」,這樣每個猴子每天晚上可比早上多吃一個棗,這樣晚上比早上多了整整百分之三十還要多,你說這些猴子看起來挺聰明,怎麼就算不過帳來。唉,真不知道說它們啥才好。再說我們吧。我們的主人可是對我們關懷備至,恨不得讓我們一夜變肥,而且我們長期吃的都是特供「四月肥」,這可是人類中最高級別都享受不到的!

豬乙:要知道,把我們早養肥可是要早進屠宰場的。

豬甲:這個 我就管不了那麼多了,人類不是有句話嗎,天塌了大家死,進屠宰場又不是我一個。我的豬生哲學是:今天有食今天飽,管它明天死和活。好了,不聊了,我要抓緊睡一覺了。

說完,豬甲猛然又想起一件事來,說:最近我們的主人們都議論一件事,好像跟一個叫美國的國家打貿易戰,而且在逐漸升級,在國內有個叫「鐘聲」的天天發文章評擊對方,我怎麼覺著有點不對勁,既然開戰,就該用號角什麼的來鼓舞士氣,可這裡偏用鐘聲。說著低頭思索起來:鐘聲,鐘聲,天天響鐘聲。對了,是不是有帝王要駕崩,要改朝換代了?!好了,這回我真要去睡覺了。說著,找了塊相對乾淨的地躺下,然後哼哼了兩聲,進入了豬夢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