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心 見證師恩(二十五)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11日】

事情發生的好像很偶然,那天我倆在去孩子學校的路上,邊走邊看邊聊,難得的輕鬆自在,在國內是沒有這種心情的。走著走著,突然從迎面閃出一個西人男子,飛起雙掌拍到我的前胸上,把我打了個趔趄,嘴裡嘰里咕嚕的不知說些什麼,推搡之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了,我當時也吃了一驚,怎麼回事?妻子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這人,干什麼的?怎麼...無緣無故打人呢?

我安慰了她幾句:西方國家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也沒什麼傷害,繼續走吧。我當時只是想到:雖然我根本不認識那個人,甚至連他的臉都沒看清,但是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以前看到過一篇文章,說有大法學員來到國外,那裡的神就把帳本拿出來,看看歷史上的恩恩怨怨,它們不管師尊怎麼安排的,先要讓學員把那些它們認為該還的債還上。說不定自己生前欠過那傢伙兩掌?呵,這可真是的,大老遠橫跨萬里來這還他這債,不過還了也好,省的日後更大的麻煩。當時就是這樣想的,思路圍繞在這方面,卻沒有往妻子的感覺方面想,回想起來才看出舊勢力的陰險,它利用我法理上的疏忽(其實大法是不承認這種單純為還業而還業的安排的,就像煉功招魔中講的不允許用可怕的面孔嚇唬學員一樣)但是這樣一來卻在無形中加強了妻子的怕心,讓她感覺這裡也充滿不確定因素,不是安全之地,這樣她就有充足的理由阻止我接觸當地的同修,失去了一個國內外大法弟子連成一片的機緣,失去了一個讓國外同修促進孩子精進的環境,舊勢力用心何其叵測。

那麼這個怕的背後還有沒有什麼其它原因呢?在修煉上,眾生的表現就是自己心境的反應,在我這裡向內找,是不是怕心還有根子呢?一找嚇一跳,思想中的確偶爾會返出來一些念頭,深挖發現我想與這裡同修聯繫的目地,竟然還隱藏著萬一國內待不了了,出來還有個退路的想法,追溯下去不還是怕被迫害的心嗎?只要有「迫害」與「被迫害」的觀念,就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在走,正法修煉大法弟子與眾生只能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這才是師尊的安排。

認識到自己的執著,下一步就是努力修掉,回來後自己注重了這方面,但是妻子還是會以害怕為理由阻擋我。還有什麼原因呢?往深里找,又找到一顆很不好的心。

在妻子眼裡,我是那種高素質的人才,她也表現出傾慕,我雖然沒把文憑學歷智商等東西放在重要的位置,但心裡卻隱隱有一點高高在上的感覺,確切的講是自負。無論修煉前後,都曾做了對不住她的事情,但是內心卻少有愧疚感,自己也閃過一絲困惑,為什麼單單對她這樣?後來終於找到本因,那就是在學習師尊《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時,看到這一段:「其實這個夫妻之緣我過去講過,這常人中的事情,因為講緣嘛我談到它。它怎麼促成的呢?往往大多數都是這樣的:這個人前一世對那個人有恩,那個人無以為報,前一世也許官很小、也許很窮。他受他的恩惠很大,他就心裡想著報答,那麼也可能促成夫妻之緣。」心中不自覺的對號入座般的篤定自己和妻子就是屬於這樣的緣分,而且好像這一念根深蒂固,雖然也覺得有點不可理喻,卻掩蓋在心底有種洋洋得意,或許她前世欠我的吧,不管真實情況是不是這樣,這都是一種變異的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驕傲心,看不起別人的心,根子是妒忌心。以至於後來跟她講真相,都隱約含有莫名的優越感,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補充上一句:我要「執子之手,將子帶走」。

她當然想不到我說這話的心態,有時會很失望的追問:你不願意和我偕老嗎?我心裡暗想:跟你說你也理解不了背後的內涵。事後追查,這裡隱藏的東西更危險。那時的心理簡直就是已然把她當做了自己的眾生,設想著將來歸位時她的感激與崇拜,你那麼迷,我都把你帶走回歸到原來的世界...後面的不敢想下去了,因為順理成章的思路接下來應該就是:我多了不起啊!這還不讓人警覺嗎,這分明是在邁向自心生魔的道路,貪天之功的心在這裡也翻出來了。別說她還沒得法,就是以後真的得度,不也是大法的威德嗎?師父告誡過:「其實度人的是法,做這件事的只有師父,你們只是引導了有緣人得法,能不能真得度還得看其人能否修圓滿而定。千萬注意:有意無意的話講大了佛都會震驚」(《精進要旨》〈不講狂語〉)思想深處有這些不好的心夾雜其中,講出的話怎麼能打動她明白真相呢?

還是那句話,看到了不足就得對照法去修,此後我一點點的歸正,一層層的消除,過程中我還悟到了:修煉中的「險」不僅僅限於外部環境的兇險,討帳要債綁架追蹤等驚險,這是擺在眼前的、明面的,容易引起重視;而更不好發現的是思想、行為不自覺的偏離大法,自己卻無所察覺,其實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上了,這種險容易被忽略,可是一旦形成後果,其殺傷力卻遠勝於前者,以後一定要警惕。

隨著變異的物質去掉了一些,也能從內心真正的約束自己,善待於她,妻子的變化也隨之顯現出來,有時候她對我說,把你那錢(真相幣)給我點吧,你總花容易讓人家記住你,我花不顯眼。後來她扭傷了腰,我勸她聽一聽師父的講法,她也照做了,雖然邪惡干擾的很厲害,還有那些她殺過的生命等因素阻撓,聽的斷斷續續的,但是畢竟聽聞了佛法,生命有望矣。由於幾個主要家庭成員的慢慢轉變,堅冰開始融化。

有一些同修也和我一樣沒做好對身邊親人講真相的事,承擔著來自家庭的阻力,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有的也還沒突破,對本地形成整體造成困難,根本上說也都是沒能完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當然,其干擾形式不僅限於給修煉者設置家庭魔難,其它方方面面也都會體現出來。表面上的表現就是同修的哪些執著放不下,哪個環節沒做好,舊勢力反過來以此為藉口迫害修煉人。

有姐妹倆同修,組成一個學法小組,互相切磋,互相促進,三件事做的也挺好,但是我們有一次去她們那裡交流卻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在那個姐姐家圍成一圈讀法的時候,我感覺有股陰風從後面襲來,表面上看是從門下的縫隙吹過來的,學完法我們要走的時候,我發現她在師尊的法像下面還供著觀音,我想這應該就是陰風的根源。我當即給她嚴肅的指出來,她卻辯解說用師尊的照片開過光了,我當時在想:作為一個老弟子,修了這麼多年了,怎麼還用入門時的標準要求自己啊。礙於面子我沒把這話說出來,但再三勸她處理掉。其他同修也都說應該把它送走,她勉強應付了幾句,看樣子是沒有接受。後來她妹妹不斷遭到邪惡騷擾,前文提到的師尊在市場保護妹妹同修脫險就是其中一次,後來再次在講真相時被警察發現,非法扣留在派出所,一些真相幣也被搜出掠去,造成損失;姐姐同修自己也遇到過一些麻煩,我們覺得可能背後都跟她們供那個觀音像有很大關係。好在最近聽同修說她們最終明白過來,把它處理了,可能也是摔了跟頭之後悟到了吧。

還有一個女同修,大家都說她講真相講的好,沒有怕心,什麼場合都敢講,勸退的人數也不少,但是卻三番五次被邪惡非法拘捕,這一次據說邪惡還要判她刑,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按理說一個正念十足、完全在法上的大法弟子舊勢力是不敢動的,而她卻一次次被迫害,是不是這裡面有什麼不易覺察的漏項被舊勢力抓住了呢?因為舊勢力歷來都是以惡治惡,你哪塊沒在大法上,它就指派惡警來敲門,且不說它們根本不會「善解」,就是針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的安排,也是完全對不上號的,它們那套只是過去修煉副元神適用,可是那個環境不一樣,副元神進入的是師父演化出來的空間,在那樣一個虛擬社會中修煉,即使弄出的動靜再大,也對現實社會沒有影響,這邊的表現只不過是那人睡醒了或者出定了,但是大法修煉是開在常人社會中的,那麼在這裡對修煉者的考驗、迫害就會直接影響到世人,也就是說它們在迫害大法弟子之時,也同時迫害了世人。師父在法中也講過,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因為舊勢力知道這些世人也都是有來頭的,他的得救意味著他代表的一大批生命得救,所以這個坎設的很高。

它們刻意營造了這樣一個環境:哪個大法學員因為修煉被關起來了,哪個大法弟子因為堅持真理被迫害死了,看你還敢不敢接觸法輪功,看你還能不能去了解真相,走入修煉,對常人來說確實是個很大的考驗。不過反過來說,要是大法弟子沒有漏或者不承認、否定它們,它們也不敢那樣去干。那麼這個同修在哪方面出的問題呢?我沒見過她,從同修反映來看也不像那種拿著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喊不怕汽車撞的破壞法之人,但是不可迴避的是,她對安全不太重視,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其實是聽不聽師尊的話(師父一直提醒弟子大陸環境下要注意安全)能不能理智去做的問題。另外我還聽到了一句同修轉述的她說的原話,使我們看到了她的執著心。她說:「人越多講著越過癮」,這是一種顯示心理啊,同時還有歡喜心,沒有嚴肅對待講真相這件大事,說白了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這可能就是她出事的原因所在。(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