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姐姐修大法 改變弟弟全家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1月24日】

一九九八年,阿寧也曾拜讀過寶書《轉法輪》,當時就覺的這本書太好了,說的都是心裡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但由於當時悟性差,利益心很強,只顧掙錢,就沒有繼續學下去,和大法擦肩而過。

二零零六年五月,在當地同修的幫助下,阿寧又從新捧起了《轉法輪》,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學法煉功只幾天的時間,長期困擾的婦科病、肩周炎、痔瘡等多種慢性疾病就都好了。才明白一個道理,人可以不信修煉之事,盡情的為錢財名利奔波,可卻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

現在修煉十三年來,她無病一身輕,人也越來越精神,許多人都說她象三十多歲。結果是修煉了,依然正常工作幹事業,卻不再有病。

阿寧通過反覆學習《轉法輪》,懂得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並不是為了個人得失,更不是名與利,而是為了返本歸真。

「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不斷淨化著她的心靈,提升著她的道德。

一、侄兒變了

馬列邪教霸占中國後,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來改造中國人,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人是獸類,要生存就得弱肉強食,極端自私,為了利益不擇手段,馬列邪教搞的全民道德大敗壞。

阿寧的弟弟阿岩就如此,性格暴躁、非常自私,無論誰給他做什麼他都認為是應該的,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而且結交的都是些酒肉朋友,還經常在外面打仗鬥毆,很讓父母操心。姐妹們都不願理他。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阿寧知道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都是前世的業債所累,誰欠誰的都得還,都是業力輪報,所以有時不管別人怎麼說,阿寧還是照常去看他們。

阿寧的侄兒小文五歲的時候,其父阿岩就和弟媳離了婚,後來又娶了後妻。開始阿岩對小文很溺愛,自從又生了小兒子小剛後,就不太理小文了,小文得不到家庭的溫暖,性格開始變的抑鬱,也越來越不聽話了。上學以後經常很晚才回家,往他媽媽那跑,也不打聲招呼,把阿岩氣的不行。

去年寒假期間,阿寧把侄兒小文接到了家中,晚上就與其一起學習《轉法輪》,他學得很認真,悟性也很好。

突然,有一天發現他和一個大男孩上網吧,就讓丈夫廣平把他送回了家,斷絕和那男孩來往,並把他上網吧的事告訴了其父,讓他看著點,別學壞了。誰知阿岩聽後卻和姐夫翻了臉,道:「這個孩子我不要了,你們能管你們管吧!」當時,把廣平氣的啥也沒說就回來了,認為阿岩簡直不可理喻,分明不想要這個孩子了(因現在有了小兒子),想藉此推出去,落得清淨。

阿寧聽後沒有動心,覺的這事跟自己有關:一定是師父利用這件事在去自己什麼心,得把握好,守住心性,別錯過提高心性道德的機會。

第二天,下班後,阿寧決定把侄兒小文再接回來,就去了弟弟家。當阿岩開門看見是姐時,連句話也沒說,滿臉不悅,好像欠他二兩銀子沒還,沉著臉進屋了。阿寧見其無禮,雖然也有點不舒服,但是心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還是忍住了。她說明了來意,阿岩毫無感激,還罵罵咧咧的道:「這死小子他不要了,願意哪去就哪去。」阿寧道:「現在正好是假期,就到我家呆一段時間吧。」

阿寧領著侄兒離開他家時,阿岩連聲招呼也沒打。雖然沒說什麼,心裡卻翻騰開了:這人怎麼這樣,真是一點道理都不懂。這時師父的法一下子打到了她的腦中:「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轉法輪》)
她的心漸漸的平靜下來了。

因為小文的英語很差,期末考試才得了二十多分,阿寧就給他找了一個補習班,共十七課時,連書本費一共花了九百多元。其她姐妹們知道這事後,都說阿寧太傻了,自己有錢沒地方花了,幫他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不值得。阿寧卻想起師父的法:「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阿寧講:「是啊!我是個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弟弟這樣對我,不正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我不但不能怨他,還得好好謝謝他呢!」

小文來到家後,開始的幾天還挺好,能在家裡好好呆著,並按時寫作業。可是時間長了,就不太聽話了,而且發現他還學會了撒謊。
有幾次下班回來,他都不在家,到晚上才回來,寒假作業也不好好完成,阿寧就有些急了:怪不得弟弟不想要他了,真不聽話呀。於是心裡產生了怨氣。

有一天,發現做印製真相資料的錢少了三百元,廣平是從不動這錢的,家裡又沒有其他人,這錢一定是他拿的。可是怎麼問他都不承認。阿寧的急躁心就上來了,開始數落他:你的膽子也太大了,這錢也敢動,我對你那麼好,吃的穿的什麼都給你買,你還不知足,你以為我的錢就那麼好掙嗎?我自己都捨不得花,你卻一下拿了那麼多,你真沒長心哪。

阿寧越說越氣,正在這時,在外地工作的兒子打來電話說,他過年不回來了,單位有事,回家的車票已經退了。兒子已經一年沒回來了,本想在過年放長假期間好好和他在法上切磋交流一下,沒想到他又不回來了。小文一邊拿紙幫其擦淚,一邊怔怔的看著,不知如何是好。

阿寧突然一下警覺了:我這是干什麼呢,還象個修煉人嗎?怎麼跟常人一樣了呢?怎麼一點善心都沒有呢?我做到「真、善、忍」了嗎?修得也太差勁了。越想越不對勁,馬上開始向內找。

這一找,一下子暴露了自己掩蔽很深的爭鬥心,怨恨心,責備心、恨鐵不成鋼的心、妒嫉心、求回報的心及名利心等諸多人心。

我不就是認為對我不公嗎?我的付出沒有得到回報嗎?還有對兒子的情。我剛才的表現已經被情帶動,完全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了。

我必須轉變觀念,跳出人的思維,用善心對待侄兒。修煉人不向內找,根本提高不了層次境界,功也長不上去。這就是今天和尚道士其他宗教,提高修煉不上去的關鍵原因,不知怎麼修了。於是阿寧用平和的語氣問侄兒那三百塊錢的下落。他說買筆了。阿寧道:「光買筆也用不著那麼多錢哪?」他不吱聲。阿寧繼續向內找,又找到了自己急於改變別人的心,認識到了馬上發正念,把它清理掉了。腦中出現師父的法:「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師父還講:「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阿寧放下了自我,真誠的對侄兒道:「對不起,是二姑沒做好,沒照顧好你,讓你犯了這麼大的錯。你今後想買什麼東西,就跟二姑說,但不要撒謊好嗎?」他還是不吱聲。阿寧不再逼他說出錢的下落,而是打開電腦,和他一起看了明慧網上的一篇兒童故事《圓滾滾的謊言》。故事的情節說的是:一個小姑娘因為撒了一次謊,就招來了一個圓滾滾的臭東西在她身上,後來她改正了撒謊的毛病,那個臭東西就消失了。其實壞東西都是怕曝光的。

看完這個故事,對小文的觸動很大。他道:「二姑,其實那三百塊錢是我偷著拿去買玩具槍了,怕你知道我就把它藏到樓下了,你等著,現在我就把它拿進來。」哎呀!瞬間,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撒過謊。

二、弟媳說:「二姐,給你添麻煩了,謝謝。」

自從弟媳和阿岩離婚後,弟媳對阿岩的怨氣非常大,覺的阿岩對不起她,一切都是他的錯。阿寧非常理解她的心情。所以為了化解他們之間的恩怨,偶爾就打電話問候一下,還以姐妹相稱,並告訴她,冤家宜解不宜結,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忘掉過去的一切不好,生活才會充滿陽光和喜悅。她離婚後住了兩次醫院,阿寧都去看望過她,她很感動。

快過年了,阿寧本打算讓小文在家過年,好一起看新唐人新年晚會,他也答應了。阿寧後來一想不對,不能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侄子才十歲,一定很想媽媽,只是嘴上不說而已。於是,對侄子道:「願意跟媽媽在一起過年呢,還是跟二姑在一起過年?」他沒回答。

可看出了他很為難,去媽媽那,怕姑姑不高興。阿寧笑道:「我知道你很想媽媽,今年就跟媽媽一起過年吧,好不好啊?」他高興的跳了起來。阿寧把侄兒要帶的東西收拾好,就給弟媳打了電話。然後把給侄兒買的衣服、鞋等東西收拾好。弟媳來了後向她簡單交代了一下小文的作業完成情況,又給了她兩百元錢作為侄兒的壓歲錢,並祝她新年快樂!

弟媳很感動,一再表示感謝,道:「二姐,給你添麻煩了,謝謝。」從此,弟媳和阿岩之間的恩怨化解了。

三、弟弟也變了

自從小文回到自己家之後,阿寧一次也沒跟阿岩聯繫過,新學期開學以後,想了解一下侄子的學習情況,就給弟弟打了一個電話,沒想到弟弟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以往那種不耐煩的語氣沒了。

電話里傳出了他少有的爽朗的聲音:「二姐,前段時間文文(侄兒)讓你操心了,這回你放心吧,以後我一定好好照顧文文。你給文文補課花了那麼多錢,以後我都還給你,不能讓你花,謝謝你啦!」

阿寧為弟弟的轉變感到由衷的高興。

阿寧坦誠:「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大法,無論如何我是做不到這一點的。法輪大法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也改變了我自私的性格,使我學會了遇事向內找,在別人傷害我、對我不公的情況下,能夠寬容別人、善待別人,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