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武漢專案的經歷和體會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6日】

一、 這次打武漢專案,接通的第一個電話是一位基層領導,曾參與綁架過一名大法弟子。我以古羅馬帝國在4次大瘟疫中滅亡類比這次中共肺炎,全面講了大法真相,對方一直在靜靜的聽,有時還有互動,這通電話講了二十幾分鐘。最後我和他說,你今後要幫助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行動贖罪,共產黨已經沒有能力迫害體制內人了。最後他用真名退黨。

我感覺之前武漢同修和其他海外同修給他講過真相了,他已經明白了許多。此時此刻是他自己希望得到大法的救度。感恩師尊!謝謝同修!

還有一通電話是武漢市公安局的一個領導,對方邊聽邊用非常真誠的聲音反覆說:謝謝!謝謝!然後聽了2分多鐘掛了不再接。像是一個明白真相的人,但不想在電話里多說。

接下來就不太順利了,接聽時間長的不多,有的接聽很短時間就掛了,很多人不接。什麼原因呢?這時電話響鈴給了我答案,因為我們營救平台打的都是公檢法系統的電話,發現許多家庭的座機都是統一的響鈴,內容都是:…...戴口罩、勤洗手、不聚會、不信謠、不傳謠等等。這說明邪惡惶恐的中共太害怕真相了,在加強全面控制人,連電話響鈴都統一裝上了,內部一定是有嚴格控制了。

針對那些不敢多聽、聽的時間很短的人,我寫了一段用事實來說話的短稿來揭露中共,讓對方能在不到50秒的時間裡明白是誰在造謠。

短稿是這樣的:朋友您好,當第一個中共肺炎患者出現時,醫生說出來了,共產黨說醫生造謠,把人處理了;當許多患者出現時,許多醫生提出公布真相,現在控制還來得及,共產黨又說是造謠,是唯恐社會不亂,強迫醫生簽訂保密協定。現在大爆發了,醫院住不下了,共產黨封城了,把人關起來等死。現在醫院裡死人成堆,火葬場24小時燒不過來,許多醫生護士把錄像發到網上。共產黨拚命刪帖,然後欺騙我們不信謠、不傳謠。老百姓在網上哭訴說:共產黨是吃人的魔鬼,快倒台吧!

使用之後效果還不錯,對方是有觸動的,如果這時沒有掛電話,就抓緊時間告訴對方做到以下3點就可以真正自保:一是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幫助大法弟子;二是退出中共黨團隊;三是心裡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的只聽十幾秒二十幾秒的就再打分2-3次說完,或者直接先告訴對方自保的內容。

有時候會遇到罵人的,其中有的不是真的想罵人,只是一種恐懼的表現,當他擔心接聽電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時,他罵人就是安全的。有時候對方威脅要舉報也不是真的要舉報,一次我打電話給一個公安局的紀委書記,他接聽2次都很短,再打過去就吵吵要舉報我,我說你稍等,我說完了你連講話內容一起舉報吧,多一個人知道,他也會平安的,他一下子不說話了,等我說完如何保命才掛電話。

二、面對中共肺炎這個世紀大瘟疫,面對邪惡瘋狂、生靈塗炭,心中真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深切體會到自己修的不好,真的會影響眾生被大法救度。

許多時候當遇到眾生拒絕聽真相時,在為眾生難過的同時,也在向內找,是不是自己修的不好,缺少同情心,同理心?或者是有執著於自己打好電話,有急躁心,求結果的心?或者自己在講真相時是否只是表面上做到善良,而達不到那種發自內心的、無私的只為別人好?…...我發現自己還有許多沒有修去的人心。

有的時候當看到眾生表現麻木,不願意接受大法真相時,會認為這人與大法無緣,最近我突然想到:我在修煉中有沒有麻木的表現呢?我聽師父的話了嗎?或者我想聽師父的話,而實際上並沒有達到呢?我信師父是否是因為我需要師父,我離不開師父,而卻不能做到清醒的聽師父的話修去自己的一切人心執著?

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說:「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在這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刻,勇猛精進,時時向內找,修去一切人心!修去層層對自我的執著!同化真善忍,助師救人,兌現誓約!

叩謝師尊!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