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張神韻票 引我走入大法修煉路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7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二零零零年上過法輪功九天班,曾到煉功點煉了幾天功後,就沒有再煉了。直到二零一三年看了神韻演出後,才正式走進大法。神韻演出的前一天晚上,我去超商買票,店員幫我操作後說:「這是最後一張票。」後來負責票務的同修對我說:「本來都沒票了,那張票是演出前臨時空出來的。」謝謝師父!神韻演出當天,我又巧遇先前介紹我參加九天班的同修,後來她又安排我再上一次九天班。

我是計程車司機。修煉大法之前,每天不是跑車,就是睡覺,生活漫無目標,又抽菸也喝酒,幾乎每天中午午休時間和晚上下班時間都泡在酒罈子裡。長期生活不規律,造成高血壓及心律不齊等疾病,有時心跳的聲音連自己都能聽到,修煉以後這些症狀都消失了。

隨著修煉日深,也知道做三件事的重要。有一天,到景點想了解一下什麼是「講真相」。當天下著雨,雨勢還不小,同修熱心的介紹說:在景點就是拿展板、講真相、勸三退,還有煉功洪法。她問我要不要煉功?因為雨勢很大,我就拒絕了,而且馬上離開現場。當時心想:這麼大的雨,雖然穿著雨衣煉功,裡面的衣服不也一下子都濕了嗎?那時完全是常人的想法,後來慢慢的了解到:同修為了救度眾生,就是這樣風雨無阻、日曬雨淋的堅持了許多年。

隨後我也加入景點講真相的行列,一開始不是煉功就是拿展板。這樣過了一年,心想:不能老這樣啊!我也要講真相、勸三退。當我有這一念之後,竟然隨口一講,對方就同意三退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隨後越講越順利,發現其實講真相、勸三退並不難。

修煉一段時間以後,我也參與神韻的推廣,從最基礎的神韻四大特色講起,在車裡對乘客講,從不敢講、到敢講、到會講,逐漸認識到神韻的內涵。很榮幸自己能參與神韻推廣團隊,加入救人的行列。

與此同時,我也參與海報的張貼,可是貼了一天海報,隔天就畢業了。第二天要再去貼,同修就不讓我貼了。向內找發現:可能是我意見太多,而且又是新學員,有些地方可能也沒做好造成的。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就開始接受考驗了。第二年神韻來台,負責推廣神韻的同修,找我負責張貼海報,我欣然接受了。

也許是因為神韻沒有到基隆演出,過了一個多月,海報竟然沒貼出去幾張,怎麼辦呢?當時心想:求人不如求己。於是每天一個人帶著海報,從認識的商家、到各里的公布欄,從認識的到不認識的,從雜貨店到大的商家,一張一張的貼,不知不覺竟貼了五十幾張,當然其中也經歷了許多的拒絕、許多冷漠的臉色,可是拒絕多了,心性提高上來也就把它放下了。

隔了一年,神韻藝術團來基隆演出,負責的同修說:這一次海報要做到遍地開花!海報小組兩個人一組分工合作,一人就向店家介紹神韻,另一人貼海報。由於大家共同的努力,總共貼了五百多張海報。後來,我看到一位同修的組織能力很好,就請她擔任海報組的負責人,當然我也繼續留在海報組,畢竟只要能把事情做好,誰當負責人都一樣。

因為神韻到我們城市來演出,基隆的同修都動起來了,我也參與了四場公眾演說,感謝同修的安排,有了這樣的經驗,使我能更成熟的介紹神韻。記得一次向一位女乘客介紹神韻,每聽完一個特色,她就說:「真的很想再聽。」就這樣介紹完了神韻,將要下車時她說:「有一點不想下車。」

還有一次,一位女乘客把皮包放在公司忘了帶出來,下車時沒錢付車資。我說:「沒關係,下一次碰到我再給。」她說她記得我,因為我車上都播放神韻交響樂,她經常坐計程車,她說我是她第一個碰到聽交響樂的司機,所以印象很深刻。其實這樣的話,我已經聽過好幾遍了,我之所以會在車上放神韻交響樂,是因為可以洗滌眾生的心靈。

今年我也參與大紀元在便利超商上架的送報工作,因為每天三點多就要起床,生理時鐘調不過來,晚上睡不著覺,因為一直睡不著,心想那不如煉功好了。師父說:「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1]結果不知不覺竟然可以打坐兩個小時,睡眠時間減少了,精神卻還是很好。

在送報的過程中,看到大夜班店員各種不同的狀態,有兢兢業業的;有經常滑手機的;也有每天都在睡覺的。我想讓我看到這種情況應該也不是偶然的,就提醒自己:修煉的過程也是如此,我一定要勇猛精進,不能混事!

在和店員接觸過程中,有幾個人很認同法輪功,有一位店員每次都很客氣的跟我道早安,他說:「每次看到你都很高興,因為你總是容光煥發、笑容可掬。」後來我介紹他看大法網站,一段時間後,他說網絡上有人說:法輪功學員看起來都很善良。他說我就是那種狀態,表現出來就是善良、慈悲。當然也有碰到態度不佳的人,一位女店員每次我跟她說「早安」,她都不理不睬,就算開口說話,口氣也很差,所以每次到這家店心理就有壓力,可是回頭又想:可能是我上輩子對人家不好造成的,隨其自然吧!所以每天還是一如往常的以笑容面對她。終於有一天她的態度變好了,口氣也好多了。我想這個過程就是修煉吧!

我在基隆文化中心廣場煉功,這個地點位於市區,也是高速公路的起點,每天車潮人潮川流不息,這個煉功點也就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三年前我成為煉功點兩位負責人之一,有同修告訴我:這個煉功點煉靜功時打瞌睡的狀態比較突出。我就請同修幫忙提醒打瞌睡的同修,或用手機錄像等等,剛開始有的同修不承認自己打瞌睡,漸漸經過交流、協調、溝通後,打瞌睡的情況就大有改善了。

每天早上四點五十分開始煉靜功,煉完後離發正念還有五分鐘的時間,我就想用這段時間來背法,和另一位負責人交流後,決定利用這五分鐘的時間,每天背一篇《洪吟》,字數多就背兩遍,字數少就背三遍,剛開始不拿書背法的人很少,漸漸背法的人越來越多,有時二十位同修煉功,約有七、八位同修背法。

目前為止,從《洪吟》到《洪吟四》已經背過兩遍了,現在正在背《洪吟五》,因為我負責帶領同修背法,必須以身作則,所以每一篇我都事先背的很熟,因為每天背法,我背法情況也越來越好,背《轉法輪》也更順利了。

煉完功後,另一位負責人會帶同修學各地講法,有時間的同修就留下來學法,每天約一個小時,因為每天學法,這個場也越來越好,不但越來越多的學員來這裡煉功,而且附近的街友每天早上都會自動把煉功點打掃的乾乾淨淨,也許這就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的表現吧!

我有一些白頭髮,由於執著心沒去,最近染了頭髮,兩天後頭皮就開始破裂,流出淡淡的血水,感覺很痛又很癢,晚上睡覺都要用衛生紙擦拭,一個晚上大約要擦掉一包衛生紙,根本就無法入睡,接下來每天都是在家裡一邊擦頭皮,一邊聽師父講法或是煉靜功,證實法的事也沒做了,每天睡覺成為最煩惱的事,雖然是這樣,但想起師父說:「七分精神三分病」[2],所以提醒自己心一定要保持平靜。持續一個禮拜之後,一天夜裡感覺自己快崩潰了,於是就求師父救我!那一晚終於睡了四個小時,醒來後感覺很輕鬆,就到煉功點煉功,煉了幾套功法後,血水就不再流了。此事讓我想起師父的一段話:「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2]接下來每天都到煉功點煉功,頭皮破的地方也就逐漸癒合了。

過關這一段期間,我一直在向內找:為什麼會出現這些魔難?結果發現自己對修煉並不嚴肅,總結四點不足的地方:

一、今年神韻交響樂來台演出,因為沒有來基隆,加上自己和同修有一些矛盾,所以幾乎沒有參與推廣的工作。

二、雖然堅持到景點講真相,因為大陸遊客越來越少,講真相就放鬆了,經常是排班的時間一到,就趕緊離開,而不是珍惜在景點的時間好好講真相。

三、因為早上要去便利超商送報,就以這個理由,一禮拜有好幾天沒到煉功點參加晨煉。

四、一些常人的情,還沒有完全放下。

經過此次教訓,我決心如同《轉法輪》所說的燒火做飯的小和尚一樣,不怕苦、不怕累,兢兢業業的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後的每一步,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過程和體會,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