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過程中去自己的執著心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05日】

最近一段時間,我去當地大學裡講真相做三退,大學裡不光有中國留學生,還有很多中國遊客來參觀遊玩,特別是最近放暑假,每天遊客是絡繹不絕。我知道,這些人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雖然他們當中有的人受中共邪黨毒害很深,不願聽真相,但是,有很多人都是很有緣的,是能夠有希望得救的。我們身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又在這樣一個寬鬆平和的環境下修煉,救度中國大陸的民眾、告訴他們真相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重大的使命。

師尊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告誡我們:「叫醒他們,是你的責任。救度他們,是你們的責任。神韻在起這個作用,大法弟子的項目都在起這個作用。沒有參與項目的,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得去做、儘量的找時間去投入救人這件事情,做好自己該做的,同時找時間修煉好自己。」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在面對面和眾生接觸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暴露出來的一些人心,這些人心都是干擾我講真相救人的障礙,這些人心也是我平時很難察覺到的,師父利用這樣的機會讓我修掉它,從而儘快的提高上來,下面我就舉幾個例子。

一、面對受黨文化毒害的學生去自己的爭鬥心

一次去新南威爾斯大學講真相發資料,碰到一個中國留學生,當我把真相資料遞給他的時候,他看都沒看,向我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我離開,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就走開了。但我沒想到,在我和其他人交流後,他向我走了過來,並對我說:請你離開這裡,你不能在學校里發資料。我說:澳洲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你有什麼權利讓我離開?他說:我在這裡6年了,我把學校當作自己的家,我不喜歡你在這裡。我說:你不喜歡就可以趕人,那就是共產黨的獨裁專制。他說:我就喜歡獨裁,你不走我就叫保安了。我說:你叫吧,保安來了不知是趕你還是趕我呢?

幾分鐘之後,保安開著一輛警車過來了,下來一男一女二名保安,這名學生用英語跟他們講述了這件事,男保安問他,我有沒有迫使他,他回答說我是在迫使他。我聽後氣憤的對這名學生說:你在撒謊!然後我用有限的英語對男保安說:我沒有迫使他,是他跟我過來的。保安說:這裡有錄像,他們會查的。接著我找了一位留學生幫我翻譯,女保安要求這位學生翻譯了資料上的內容,然後對我說:學校里發資料是需要事先申請的。我說:我很抱歉,我不了解這些。女保安說:你可以走了。

回家後,我腦中翻江倒海似的出現跟這名學生的對話,心裡憤憤不平,一個人怎麼可以如此睜著眼睛說瞎話,黨文化教育出來的人,可以為了達到目地不擇手段,儘管他在海外生活了6年,壞的習慣並沒有改變。不過這種人只是少數,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還是善良的,還是有基本道德觀的。

但是,從法中我們知道,我碰到這樣的人決不是偶然的,我不是因為違反了學校的校規而被鑽空子了嗎?因為不清楚校規把爭鬥當作了正念嗎,還讓這名學生造了業,如果我的爭鬥心不那麼強,多問一下:學校里可以發資料嗎?也許對方也不會用強硬的態度對我了,我不能生他的氣,反而應該謝謝他幫我歸正了行為,又修去了爭鬥的心,我想:如果以後能夠再碰到他,我會向他道歉的。

二、面對想移民的中國人去自己愛管閒事的心

一次去雪梨大學,碰到一個北京來的中年婦女主動跟我打招呼,她說:想找中國人聊聊,她對我說:她在北京有十幾套房子,在澳洲也有幾套房子。她女兒在雪梨大學讀研究生。我跟她說:我在雪梨已經定居了,最近得知美國國務院發了一個通告,要制裁中共迫害人權者及貪污腐敗的高官,限制他們進入美國,並且按照《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還要求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遞交迫害者名單,對中共的清算已經開始了,你入黨團隊時發的誓言是個毒誓,不能永遠帶著,要趕緊退,不能給共產黨當陪葬品,說完她很爽快的退了少先隊。

然後,她就跟我聊起了如何能留在澳洲。她說:你這裡有合適的男生嗎?要有澳洲身份的,幫我女兒介紹一個。我看著她愁眉苦臉的樣子,想到我的老闆三十多歲還沒有結婚,我就對她說:我跟我老闆說說看。她聽了很高興不停地謝我,臨走時我們互留了對方的手機號。

回到家想給老闆打電話,可是總不知如何開口,覺得很彆扭。我怎麼去管這個事呢?平時老闆的私事我從來不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我也不知道,而且人的姻緣是註定的,我去摻合會不會被邪惡鑽空子呢?萬一他們倆人有什麼不好的結果怪罪到我的頭上怎麼辦?為什麼我經常會碰到這種人呢?是不是應該去我愛管閒事的心啊!

師尊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煉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對你們來講,那是不是偏離了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啊?」

想到這裡,我覺得這是師父讓我徹底斷了想幫人介紹對像的念,從常人角度講,這屬於熱心人做了件好事,從修煉人的角度講,這是浪費時間給自己找麻煩,這不是修煉人應該管的事,悟到這些我的心立馬輕鬆了,把這件事放下了。後來這位婦女也沒有打來電話。

三、面對外表好的異性去自己的色慾心

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遇到長得好看一點的男生,一邊講的時候,有時突然會走神,腦子裡會冒出一句:這人長得不錯。每當這時就覺得自己講話沒有底氣,講真相效果不好。有時看到一對夫婦或一對情侶,人心就上來了,就不敢上去跟他們講真相,怕他們對自己有看法,有的時候在心裡對他們還評頭論足的,覺得這對夫妻般配啦,那對夫妻不般配啦。其實這些都是色慾心的表現,可當時自己一點都沒有意識到這是色魔的干擾。

師尊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講到:「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

通過不斷學法我漸漸學會了如何向內找;通過反覆的看明慧網的文章,特別是有關修心斷欲的文章,使我漸漸認清了色魔的表現形式;通過和同修們的不斷交流,也讓我意識到去色心的同時也要歸正自己的思想。所以,平時我注重自己的一思一念,對於自己冒出來的不好的念頭,不放過、及時清理,不讓它在自己的空間場裡滋長,同時在講真相中歸正自己的心態,特別碰到異性時注意自己的言行,落落大方、不輕浮、不開玩笑、穩重自信,不讓色魔鑽空子。如果遇到外表好的男子,就對自己說:不看外表,就看人心。

隨著色慾敗物在自己空間場中越來越少,我的定力也加深了,現在講真相時,我不再有性別的干擾了,男女老少我都是用平穩的心態去講了,甚至碰到一些異性對我表示好感時,我也像沒看到一樣,我心裡想的是:讓你得救就是對你最大的慈悲,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現在還有好多人等著我去救呢!

講真相的過程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我們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每個人對我們的態度都是對我們的考驗,我們的各種人心都會暴露出來,比如:妒嫉心、顯示心、歡喜心、安逸心、證實自己的心等等。在實修的過程中,這些人心就像洋蔥一樣,去掉了一層又一層,意識到了就馬上去,反反覆覆地不斷去,感到這些人心越來越淡,即使有也不是那麼強烈了。我們知道只有修好自己,放下各種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要讓眾生能夠接受真相,我們講真相時的語氣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眾生只有感受到你的善意,你講的道理他才能夠聽進去。師尊在    《精進要旨》-〈清醒〉中講:「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所以,我就儘量的用隨和的語氣,臉上帶著微笑跟眾生講真相,讓他們感受到我的善心和誠意,這樣做的效果就比較好。

過去我給人勸三退時,覺得是自己把對方說服了,是自己有能力救了他,現在知道這是有貪天之功的心。救人的是師父,是因為我們有顆救人的心,師父才把有緣人帶過來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一切都是師父洪大的法力和慈悲在人間的體現,師父又把這個威德給了大法弟子。現在我勸退了眾生後,我會感謝師父的加持,當我感謝師父的時候,就做的比較順利。

現在我還有一些人心沒有去乾淨,如:安逸心、執著時間的心、執著親情的心、還有邪黨文化的因素沒有去乾淨,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爭取抓緊修去這些人心,在有限的時間裡,多救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最後我用師尊在《致加拿大法會》中的致詞與大家共勉,師尊說:「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祝你們會有所悟、會有所成!」

以上交流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