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無捷徑,實修是通途

合肥大法弟子 淨心


【正見網2019年09月18日】

現在是清晨,煉完靜功後登錄正見網,看了大法弟子寫的輪迴的文章。我在想,這些大法弟子他們已經是沒有多少人的東西,所以,心才是這麼的靜,才能觀照自己的前世因果。如一灣平靜的湖水,徹照大千世界的青山綠水。而我為什麼不能做到?就是把人世間的一切,看得太實,思想被所見所聽的一切牽動著心;思想、情緒都被它帶動,不僅不能安靜的修煉,還難以修去那些執著心。為什麼執著心修不去?就是放不下人的東西,人世間的種種在自己的心中還是占有很重的分量啊,所以常人心才難去。
 
就像自己對身邊的事情太關注,有時過度地注意了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對形勢的看法,表現為急躁,心如浮萍。其實,踏實修煉根本不需要關注,人的想法多了去了,何必那麼的關注呢?形勢變化瞬息萬變,何必心潮起伏。救度有緣人,無緣亦無執,放下心來修,心定能去執。只要生活還能維持,那麼,就不要為工作生活而樂而憂。將自己的心從人中退下來,踏實的修煉。
 
明慧正見網對我的正法修煉幫助極大,對我能堅持走到今天有非常大的助力,每天登陸明慧正見網已經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今天在看同修心得交流文章時,提到安逸心也是舊勢力迫害的藉口。我感到自己或許在安逸心上是十分的嚴重了。色慾心、安逸心、幻想意淫是我嚴重的執著。
 
一天起床前有一清晰的夢,在夢中我去某個私人企業打工,而後,我怎麼樣用自己的技術和能力將企業建設的非常好,自己也獲得豐厚的回報。醒來後,我還接著想下去,好像在編故事那樣。這不就是我的一個很大的執著:想事業有成,幻名利有得。
 
多年來的家庭變故,我在這方面的執著也是很嚴重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年齡漸長及沒有學歷文憑使自己的工作收入都不穩定。假如我的文憑很高的話,或許不會在學校幹了吧?也許會去一個好的學校,工資高一點的。對名利的執著也是很長的時間裡計較的。如今雖然看淡的多了,可是,不是真正的看淡名利,而是,無可奈何的被動選擇,和執著修煉時間的緊迫。不是內心真正的看淡和放下,無可奈何花落去而已。正如師父所說:「還有的修佛人,對錢財慾望很大,他表面上不說,但心念一動,修煉層次高的人或佛就知道。」(1)
 
這裡面還有自己的那種自以為是的執著心,總認為自己很能幹,總以為自己可以努力得到他人同樣的成就。只是不就是沒有文憑嗎?可自己有技術有經驗,在邪黨的企業里,它不重視這些,而是看重文憑和關係,這個敲門磚,造化弄人而已。這種執著心的背後也有妒嫉心的成分啊。
 
那麼,我對色慾心的問題是不是也是這樣呢?是外在的因素被動造成我似乎不得不這樣看淡色慾執著,是不是,在心中還是有色慾的幻想,對心心相印的羨慕呢?有時,在安逸心的帶動下,去看常人的電視劇,會被那種生死相依的愛情感動,這不就是色慾執著沒有放下的表現嗎?表面生活的潔身自好,並沒有真正做到內心的清心寡欲。為什麼這個人心修不盡呢?是不是這個因素?當然,心中的這一切所思所想都是舊勢力強加的,可自己並沒有做到徹底否定。
 
在過去由於做的不好,招來了大量的干擾因素,都堆積在思想中、身體裡。儘管也在學法和發正念剷除,但並沒有徹底清除乾淨。由於時間太長,自己很消極對待,而不是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天上對得正果要求很嚴哪,不象人想像的。」(2)師父的話常常令我清醒自警。杜絕常人的干擾信息,做到長期的堅持,不達目地不罷休!才可以。「就像那個瓶子,灌滿了髒東西在水中漂不上來那是一個道理,那確實是不淨化自己就上不來。」(2)
 
所以,還是要踏實修煉,將自己的心沉下來,靜靜修煉,踏實修煉。雖然邪黨解體的時間看看就要到了,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修煉就要結束了,可是,我想,我的修煉還要繼續,只要師父沒有說大法弟子修煉結束了,那就是我還要繼續修煉,抓住向內找的法寶,修煉自己。
 
感到自己對心理執著的分析還是對的,也就是說,有些執著心不是真正的放下了,而是很被動的看淡了,是形勢逼迫的無可奈何的放下了,在內心的深處,還是有那個執著的東西沒有放下,假如機緣有、機會有,或許,還會去追求那執著吧?!其實,這些執著也不過就是名利情而已,從高層看,什麼都不是,也不會帶到天國世界,可為什麼就是執著它呢?
 
就是,人在常人中生活,已經養成了為自己的生存和發展而追求的那些東西,為自己的生存發展謀取較安逸、舒適、風光的環境而已。如果真的做到順其自然一切都不會失去。神安排了一切,只是人的觀念養成了努力、奮鬥、進取、拼搏等等觀念,養成了用人在世間取得的成就、成績、事業、功名等衡量人的價值的觀念,可是,這些觀念都是人類社會敗壞後產生的。非是人先天本性所有啊!
 
人生如朝露,美貌亦無常。我自己對相貌有很強的執著心,為什麼?就是起源於自己的容貌的不足,先天的不足。人也就是有一個習性,就是自己缺什麼,也就越嚮往執著什麼。我一生即對自己的不英俊自卑,也對美貌的女性有執著,就是這個;再,我自己瘦弱,那麼也就對豐滿的女性有執著。所以,在色慾方面我一生執著的最嚴重,也修煉的最艱苦。
 
其實,不管是執著自己的英俊不英俊,還是執著異性的美貌和豐滿都是對人生色相的痴迷,而人生色相,人的一生不過是曇花一現啊。在有人身的時間裡,為什麼不抓緊修煉呢?還執著的什麼似的,多可憐啊。
 
我想,一個修煉者,無論在工作中,還是在生活中,以致在修煉的群體中,與異性交往要十分的保持分寸,言語得體,舉止文雅。
 
與人世間所有的生命都應該有隔,就是,相互之間都是如住店的旅客一般,只是暫時的相遇。與人相識相遇,是法緣的召喚啊,而不是人情人心。只接善緣,不接惡緣,更不接情緣。對我而言,沒有情,沒有愛,沒有戀,也沒有相反的因素,什麼恨、什麼怨、什麼仇,什麼思慕更沒有;這個人世間的一草一木,男男女女,沒有我留戀的,留意的,他們於我就像一陣風,拂衣而飄逝,消散在紅塵世間無蹤無影。
 
大法弟子正面的形像會不自覺的引起人的注意和嘉許。對一個異性主動的交往行為一定要堅決的拒絕接納,不要相信自己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異性的慕戀或喜歡。也不要有意的在世人面前展現自己的長處,沒有什麼好顯示的。顯示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煩惱。色慾的勾引往往也是這樣引起的。就正常的發揮自己的能力用於工作和生活就足夠了。
 
閒暇時,還是獨處,潛心修行。讀經、打坐,淨心思維,查找自己更深的執著及後天觀念,修去它。
 
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是有不同之處的啊。
 
個人修煉是個人心性的提高,層次的提高。而正法修煉是救度眾生,7.20以前的大法弟子已經被師父全部都推到位了,推到了大法弟子先天的最高位置。那麼,正法開始後,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的修煉,就是講真相、救度眾生。包括救度世人,和大法弟子身體內,也就是大法弟子宇宙體系內的從上到下的層次宇宙眾生。
 
此時,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所出現的魔難、執著心的表現、後天觀念的表現都是大法弟子身體內層層眾生的執著心、後天觀念,而魔難則是舊勢力的阻擾、強加和迫害。
 
此時,每當魔難來時,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徹底否定,堅決不予承認。
 
此時,每當思想中出現執著心,各種不正觀念時,應該用大法對照,按大法的標準歸正。這種外在表現,也就是修煉的狀態與個人修煉時是一樣的,是去執著心,向內找,修自己。但是,本質是不一樣的了。
 
所以,正法時期修煉更應該要求自己不能放縱,每一次的放縱,每一次的順著執著去做,都是對眾生的不負責,都是在毀滅眾生。因為,我們的每一次思想中執著心的表現、觀念的表現都是正法的洪勢到了那個境界、層次,也就是那層宇宙,是那裡眾生的執著、觀念的展現,表現在了大法弟子的思想中,因為,大法弟子是主體,是大法弟子身體內的每一個粒子的主和王,大法弟子怎麼做,他們就怎麼做,大法弟子做的正,他們就歸正。也就是大法弟子怎麼做就很關鍵。如果用大法歸正,那麼,那層宇宙眾生就被救度,如果沒有歸正,順著執著心去想去做,那麼就被正法的洪勢銷毀。那層宇宙也就被炸掉了,眾生也就被銷毀掉了。是故,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對自己的要求一定要嚴格啊!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勇於承擔起責任來!做到不負師父救度,不負眾生重託啊!
 
我的悟性太差了,正法修煉中對自己的要求太低了,許多做法也非常的不嚴肅,沒有嚴格的要求自己,甚至許多時候沒有將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混同於常人。因為不想付出,因為害怕遭到迫害,因為怕吃苦,我已經失去了許多自己應該救度的眾生,應該救度的宇宙層次和層層宇宙中的眾生,失去了他們。什麼是財富?眾生才是財富!生命才是財富!一位同修在文章《讓人們感到大法弟子的善》中說:「什麼是財富,生命是財富。健康是財富,親人、朋友是財富。能得大法是一生最大的財富。」
 
正法還沒有結束,我不能再失去眾生,我要應該要求自己,做到真正的踏實修煉。要向修煉初始時那樣,抱著虔誠的心嚴格要求自己,在正法時期這樣嚴肅對待修煉,救度眾生。
 
看明慧網初學者園地的同修寫的交流稿,看到了當初得法修煉的我的身影!那些一篇篇交流文章,同修的對大法的虔誠的心、修煉時認真用法對照自己,那剜心透骨的消業去執著的故事壹如當初的我。可是,在這正法的這最後幾年,我發現,沒有了當初入門修煉時的真誠心態了。這是非常不好的心態的暴露。師父說過:「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圓滿的最後一步你還在被考驗著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麼一步就完事的時候可能對你都是很關鍵、很關鍵的考驗,因為每一步對你們的修煉、對你們的考驗都越來越關鍵,尤其到了最後階段。」(3)
 
師父的話像重錘敲在我的心上,令我清醒。
 
是啊,想一想有時候為什麼會閃出與不好的色慾執著的念頭?為什麼閃現要積極進取創業的念頭?在心裏面動這個念頭?深入的向內找,還是自己的寂寞,需要一個交流的對像,一個傾訴的對像,一個顯現自己能力的平台,有那種人的那麼一點點的情愫,也是阻礙我精進的所在。
 
在下午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想,這種干擾也是我自己一個十分的不足所致。許多同修,他們遇到問題,總是在心裡默默地與師父說,請求師父加持。可是,我一者感到自己修煉的不足,不好意思請求師父;二者,由於無神論黨文化的干擾,感受不到師父法身就在自己的身邊;這種認識在我的心裡沒有真正的信念:就是相信!假如是真正的信,也就不會有過去的那些不好不良的行為的發生!
 
要修去自己身上的現代無神論意識,修去黨文化的無神論毒素,真正確信真實不虛的是: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呵護著我,天上無數的神也在關注著我,我還有什麼感到孤獨和寂寞的嗎?遇到問題就應該在心裡對師父說,請求師父的點化和加持。
 
還有,經常自己在做事,在走路,在閒暇時,就在心裡背法,也就經常有所悟,有新的領會,其實,這也就是師父的點化和神的幫助。如果沒有法背後的層層神的加持和點化,我們怎麼能夠看到法背後的層層法理和無邊的內涵呢?想到這裡,我也發現,受現代科學知識的教育,那種認真鑽研,必有所獲;多多研究,能增長理論知識的常人的觀念也很重。仿佛自己在學法和修煉中的所得是自己努力的結果。其實,對常人的知識理論或許是對的;可是,在修煉中就不對了。因為,在修煉中的任何一點點的領悟,都是師父的加持,創世主的點化,因為法理是高於人這一境界和層次的啊!也就是如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所以,無數的神在關注著自己,師父也時時刻刻就在身邊呵護著我,我還有什麼感到孤獨和寂寞的呢?這種孤獨和寂寞的感受不也是情的顯露嗎?不也是我應該要修去的執著心嗎?
 
我也發現,修煉的人經常寫作也是很好的一個修煉方式,至少在寫作的時候,可以清查自己一段時間裡和當天的行為是否有所不足,需要提高;至少可以認清自己思想中那一思一念的波動,在我遇到這件事情時為什麼會如此的波動?用大法對照,會暴露出執著心之所在,背後觀念的產生的根本。就像一個辛勤的農夫,每天都在農田裡忙碌,清除雜草和石子,清除莊稼身上的病蟲害,漸漸的不知不覺的看到了莊稼的成熟,有了喜悅的收穫,仿佛是那麼的自然而然。
 
修煉不在於圓滿得佛果時的輝煌,而在於修煉中的踏實的修煉,在於做到了實修,在於自己每天都在一點點的向高層次上昇華,發現自己人的東西在一點點褪去,從生命本體上一層層的剝離,過程中是艱苦的,也是甘甜的。每天都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向師父匯報,向神展現,那才是最好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佛教中的教訓>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在大嶼山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