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醫生到印刷廠到電視台

香港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8日】

一個粒子的修煉路

各位同修好!

從二零一五年開始參與香港的媒體項目,在這將近五年中,我走過了一條想像不到的修煉路,也收穫了很多自己在法中的領悟。下面和大家交流切磋。

開始參與印刷廠工作

我在學校上學時,平時除了學法煉功,就是在派報點派發真相報紙,給沿街的店鋪派大紀元報紙,以及到真相點講真相勸三退。我以前是外科醫生,為了進一步深造,後來在醫學院讀博士學位。這樣的常人職務和印刷廠沒有一點聯繫。我也從沒有想過今生今世還會到印刷廠工作。但是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人,我走了一條修煉道路,想像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

有一天,佛學會的協調人找我談話,問我,印刷廠缺人,你去幫手好嗎?印刷廠的工作都是夜班,我白天還要上學,這樣的時間安排可想而知是多麼艱難。我和其他同修交流這個事情,同修說,你一邊上學一邊派報紙就夠了,可以保證學法煉功,你去了工廠,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是走極端。我想,協調同修找自己去幫忙一定是人員很缺乏,而且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但我也覺的時間安排上真的很困難。我為如何答覆協調同修而苦惱。

在一次打坐中,師尊的一段法映入我腦海:「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1]

我忽然明白,我在學校要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學生,這是修真的方面,我去印刷廠參加救人項目,是修善的方面,現在兩方面出現時間安排的困難,那就要用忍耐去克服困難,是修忍的方面,這就是在走「真、善、忍同修」的路啊。再看看其他同修的經歷,都是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克服各種困難,圓容好方方面面,不都是在走「真、善、忍同修」的路嗎?我心中豁然開朗。我向那個協調同修講明了自己的決定,開始在印刷廠幫忙。

這樣,我白天按時上學,做科研課題,晚上就趕到工廠做版房的工作,經常忙完就到了早上四、五點鐘,稍微睡一下就要去趕公交車上學。遇到科研壓力大,寫文章做報告,學校考試的時候,二十四小時不睡覺,一天吃一頓飯的事情時有發生。每當遇到困難時,我都會在心裡念:「我們是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在印刷廠最初的一年半時間裡,除了到美國參加法會以外,我沒有請過一天假。

全職做印刷廠工作

在印刷廠期間,我發現廠里的印刷工人都是常人,沒有大法弟子自己的印刷技術人員。師尊告訴我們,「人心是不穩定的,不要以為常人會有正念。」[2]

在一次邪惡的干擾破壞中,印刷廠發生了很大的變動,工廠運轉極為困難。我為現狀感到非常難過,也看到沒有自己的技術力量是項目裡面的一個很大的漏洞,萌生了要學印刷技術,彌補不足的想法。

從產生想法到最終決定,我經歷了人心的掙扎。從小我的學習成績就很好,大學讀的名牌大學的醫學院,畢業後當外科醫生,繼續深造是在香港大學讀博士學位。在工廠做印刷工,是我無法想像的事情。就算在工廠幫手做義工,我也沒有打算留下來,協調人已經計劃安排我在大紀元做編輯。印刷工的工作要熬通宵,和機器油墨打交道,又髒又累,因此許多人不想做這份工。

最終促使我做出決定的還是師父的講法,「地上的石頭踢來踢去沒人要,那我就撿那石頭。」[1]

我悟到,印刷工的工作就像地上的石頭一樣,被踢來踢去,許多人都不想撿,但是這個工作對於我們的救人項目來說又是非常的關鍵,是當前的問題所在,那我就撿這塊石頭吧。法理明確了,其他的顧慮就都只是人心的考驗,阻擋不了我的決心。我給項目負責人講了自己的想法,開始學習印刷技術。

現在我們印刷廠已經形成自己的印刷團隊,可以獨立印刷報紙,而且又培養了兩個可以獨立開機印報紙的機長。

在印刷廠收穫很多

撿石頭看似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真正面對現實的時候會發現,石頭不是那麼容易撿的。首先面對的就是工作環境。我以前在手術台上,穿無菌手術衣,戴無菌手套,用無菌器械。現在卻要聞機器的刺鼻氣味,經常滿手甚至是滿身油墨,聽機器開動的巨大噪音,使用油污的維修工具。

這種天壤之別的差異真的讓人難以忍受,我曾經在工作的時候盼望下班的時刻,我還曾經去工具商店,想要買防毒面罩和頭盔,希望減輕一點這些折磨,有時候我也在反問自己這麼選擇到底對不對。

其實從法理中我都明白,這些只是人心的障礙。我心裡還很在意以前的身份和職務,這是名利心的體現,對周圍的環境不能容忍和承受,這是人的觀念受到衝擊。我告訴自己,這些身份和職務的變化都是人間的得失,是過眼煙雲,油污和嘈雜的環境也是對人身外在的考驗。我要用修煉人的心態看待一切,努力去掉這些人心。

當我逐漸放下人心,看淡這些的時候,我有一種榮辱不驚的感覺。放眼社會,從高官到普通百姓,我可以用無分別的平常心看待各個階層。當我對油污不再在意之後,我可以很坦然的鑽到機器裡面去維修機器,我對周圍的環境也有了很強的忍耐,覺的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承受的。大法項目需要,如果再選擇一次,我也只會這樣做。

在印刷廠的工作中,還修去了我的其它很多人心,如怕麻煩的心,爭鬥心,做事心,惰性等等。回顧在印刷廠的經歷,這裡是我修煉的好地方。

師尊就在身邊

在印刷廠的工作中,也不只是苦和累。當我把心放在救人上時,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情,體會到師尊就在身邊。略舉兩例。

有一次,我在印刷機上需要更換位置,在下台階時因為心急,沒有看清路就走,一腳踩空,整個身體從半米高的台階上摔在水泥地板上。我馬上爬起來,旁邊的同修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沒事。我拍拍衣服,繼續工作。後來休息的時候,我回想這一幕,感覺真的很神奇。平時摔一下或者碰到哪裡都會痛一陣,這次從那麼高的台階摔在水泥地上,竟然一點都不痛,當時的感覺就像摔在軟墊上一樣。我知道這是師尊慈悲化解,為我擋了一難。

還有一次,印刷機出現電路故障,導致兩組機器不能聯機印報,請了專業的電工來檢修,結果是控制電路板壞了,需要更換電路板才行。新的電路板快遞到工廠需要幾天時間,這幾天裡面只能單機印報。派發同修需要先把每一份報紙套迭在一起,再派發出去,增加很多工作量,很辛苦。我想,是否可以自己把它修好,減輕同修的負擔呢。我對電路板一點也不懂,我就把三塊相同的電路板放在一起,用儀器一個個檢測他們上面的組件做對比,希望找出有問題的地方。可是我做了一個通宵也沒有找出問題所在。

第二天是十二月九日香港法輪功學員國際人權日反迫害集會遊行。我在集會遊行中想到派發點同修的艱難,他們大多都是老年人,頂風冒雨的派報紙非常辛苦。我非常誠心的請求師尊加持,讓機器正常運轉,讓這些老同修不要太辛苦。

遊行結束後我馬上回工廠安裝電路板,開機運行一切正常。當時我心裡無比激動,我知道是師尊慈悲顯示了奇蹟。兩天後新電路板寄到,請那個電工來調試,他問這兩天怎麼印的報紙。我說,我很誠心的請求師父幫幫我們,然後機器就好了。電工非常吃驚的說,有這麼神奇?

加入電視台工作

預料不到的事情又一次發生。有一天,負責人找我談話,說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需要開展更多的業務,包括直播,建立演播室等事項,希望我可以負責開展這方面工作。

作為一個老大法弟子,我很清楚配合負責人工作的重要性。當時我沒有更多的思考,就很坦誠的說雖然我不了解這些方面的東西,但我會努力學習,應該可以做到。這就是我當時的第一反應。但是後來仔細回想的時候,心性關就開始考驗我了。

首先就是患得患失的心,這是一個陌生的領域,電視技術應該是要求很高的東西,我真的能勝任嗎,如果做不好,怎麼交代?再就是印刷廠的工作怎麼辦,剛把工廠的工作開展起來,我正在培訓學員,建立印刷團隊,現在加入電視台,印刷廠的工作進度會不會停滯不前?再就是顧慮心,現在電視台的工作從零開始,技術要從新學,可以配合的團隊人員也不知道去哪裡找,這個工作一定是要團隊配合的。現在什麼都沒有,將來怎麼辦?

這些紛擾的人心讓我躊躇不已。但是我心中有一個主線卻很明確。作為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很清楚的知道,這是師父安排了新的修煉環境來讓我提高,紛擾的人心正是我需要去掉的執著。而且在印刷廠我主要是面對機器,在電視台是和人打交道,人心的考驗和魔練才是更難的修煉。

我排除掉人心干擾,踏踏實實的從零開始學習直播技術,演播室籌建,電視導播技術等方面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非常感謝紐約總部的同修給予了耐心細緻的幫助,解答我很多初級問題。在不斷的學習、摸索和失敗經驗的總結中,我們不僅建立了直播團隊,而且可以在大型的集會遊行活動中實現多機位的穩定直播拍攝,再通過導播整合成一個畫面播出。將香港的真實局勢第一時間發送到總部,發送到全世界。現在演播室也在有序的建設中,相信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在救度眾生中發揮有力作用。

總結

回顧這幾年在媒體項目中的修煉路,有很多無法預料的事情發生。我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隻小船,經歷各種急流轉彎。我現在對這一切都不再感到意外,認識到這一步步走過來,其實都是必然,這是一個粒子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上的必然經歷。

在師父正法的洪勢中,我作為一個粒子,無條件配合正法形勢的需要,該到哪裡就到哪裡,不管到哪裡,都會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不管去到何處,我心中只有一樣堅持不變,那就是:信師信法,實修!

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