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73)熊熊烈火中我家安然無恙

蓮子


【正見網2020年07月06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八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2020年)世人明白真相後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都來自於法輪大法學員及他們的親朋好友和明真相的世人的親身經歷,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美好和福祉。(由於篇幅所限事例有刪減,敬請諒解。)

---------------------

例1:熊熊烈火中我家安然無恙

火災突然降臨,熊熊烈火躥到七層樓以上那麼高,從夜間開始,大火整整燒了八個小時,鄰近包括隔壁單元的牆面和窗戶都損失慘重,而一窗之隔的大法弟子家中卻安然無恙,這神跡讓所有人都難以置信,但這卻實實在在發生在中國大陸東北的一個小鎮上。

那天晚九點半左右,同修們在我家學完法走後我就開始列印真相資料。過了一會,恍惚中就聽到外邊傳來咔嚓咔嚓和嘈雜的聲音,我沒太在意,接著干我的事。不知又過了多久,外邊的聲音越來越大,還有些古怪,這時我覺的身體象在烤箱裡似的悶熱。細聽,聽到有人在喊叫:「快點!快點!怎麼還沒來呢?」「怎麼還有人沒出來呢?」等等。抬頭一看時間已是晚十一點十分,我順手把窗簾一拉,哇!嚇我一跳, 一團一團的大火苗就出現在我眼前,當時腦子「嗡!」一下,這是怎麼了?怎麼回事?因火太大看不清,冷靜下來再仔細一看,原來是樓下南側的四百平米左右的儲存柴、煤的倉庫著火了。此時樓下聚集了很多很多的男女老少,還有很多人急的高聲喊:「電話都打了一個多小時了,怎麼救火車還不來呢!?」我摸一下窗戶,玻璃都燙手!

我家住四單元301號,我們的住宅樓一共七層。就聽左側單元和前面一棟樓有的單元的窗戶玻璃被大火燒炸發出的咔嚓咔嚓的聲音,隨之從七樓嘩嘩往下掉的聲音,很震耳。有的人家窗框都已被大火燒空或燒焦了,保溫層也都燒的狼狽不堪。當時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心想這麼大的火,只有我一個人該怎麼辦?家裡有這麼多的大法書、師父法像、神韻光碟、真相資料等等。又想,我家還是個學法點,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們創造了這麼好的環境,在大陸來說也真是來之不易的。怎麼辦呢?

瞬間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立即就跪在很燙的窗台上,雙手合十、雙眼微閉,對著大火方向,求師父:「師父啊,師父,我是您的弟子,雖然弟子有很多很多的執著心沒有修掉,還有很多的漏,但只有大法和師父來歸正弟子,絕不允許任何邪惡與舊勢力來迫害和干擾弟子,它們也不配。絕不能讓這無情的大火來損害這些無價之寶,請慈悲偉大的師父快快幫助幫助弟子吧!」

我連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法輪大法好……」

此時窗台燙的已受不了了,一看那大火躥的比七層樓還高的多,直奔我家左側幾個單元及前樓的單元,可我發現,每次都是:眼看大火撲到我家時,霎那間大火就迅速順著大風颳起的方向轉移了,立刻拐彎繞著就走了,真真切切的,是我親眼見證的!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為了呵護弟子家,將撲向我家的一團一團大火一次一次地隔開。

這時已經十一點二十分了,大火越燒越旺,救火車還沒來,我的心有點不穩了,因自己在修煉中只在感性上認知法,卻沒有真正在理性上清晰的認識大法法理,更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所以我還是擔心著,想把珍貴的大法書迅速轉移。

兒子和兒媳都在國外,又不能告訴離我家不遠的兄弟姐妹們,因他們是常人,只好給一位同修打了電話。不一會兒同修就急速趕來啦,我馬上問:「開車來的?」同修說:「沒有啊。」馬上我內心升起了埋怨心,轉念一想我這思想是不對的,應該感激同修啊!同修看到眼前的大火先是嚇一跳,然後說:「沒事,肯定不會有事,咱們有師父,看那大火一到這兒來馬上就繞著走了,真神奇啊!」

這場景也給我加強了正念,這時大法的法理也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1]「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 「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3]

大法堅定著我的正念,淨化著我的思想。正念越來越強了,我的心已經達到了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對啊!修煉的路上師父多次救過我的命,我一切都聽師父的安排,一切都由大法師父說了算!我就跪在師父法像前連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不一會兒救火車來了,大雨也適時的嘩嘩下了起來。因為著火的面積太大 ,大火熄滅的速度很慢。這時十二點發正念的鬧鐘響了,我帶著平靜心和無比堅決的心,與同修發完十五分鐘的正念,起來再一看現場:真是神奇!大火只把我家的窗戶玻璃外邊的一層燒裂了,並沒有炸掉,就連挨著窗戶架設的新唐人鍋蓋上包的塑料布和電線也都完好無損!

再看眾相鄰的人家,已被大火燒的只剩窗框,那景象無法用恰當的詞來形容。大火雖然漸漸的熄滅,可冒出的黑、黃色的煙氣味很熏人的,連對面的樓都看不見了。大火一直燒到第二天早六點半才算完全熄滅。整場大火持續了整整八個小時。

第二天早晨下樓一看,唯有我家住的單元完好無損,其它單元多數人家的窗戶都被大火徹底燒毀,場景很嚇人的,也給不少家庭在經濟上帶來了慘重的損失。

我知道,今天所展現的這一切,是師父和大法的神威!師尊承受的巨難,弟子真是很難過、也很心痛。感恩的淚止不住的流啊流,雙手合十,叩拜師尊!

我也知道自己還有沒修去的人心,我要時刻把自己溶於法中,不斷歸正自己,一定要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4]稱號!師尊的佛恩浩蕩啊!弟子唯有精進,走好最後的修煉路,才對的起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例2:公、檢、法、「610」人員覺醒的故事

中共公、檢、法部門是被中共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部門。二十年來,中國各地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向各階層、各種職業和身份的人們講著大法真相。有些公檢法人員在此過程中覺醒了,有的人在迷茫中主動尋找真相,有些警察發自內心的支持法輪大法,保護大法弟子。

以下我們整理出來部份公檢法系統人員覺醒的故事,希望更多的人明辨是非、保護良知,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國保隊長求法輪功學員將他的名字從惡人榜上拿掉

某地公安局前任國保大隊長曾綁架過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經過法輪功學員多次講真相,在明慧網上曝光他的惡行,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不斷地給他打真相電話勸善,他的態度變了。一次法輪功學員找他講真相,他掏出手機給法輪功學員看,上面都是一條條真相簡訊,翻到有「真、善、忍」三個字的簡訊時,他一字一頓地念「真、善、忍」。

後來他調到了別的大隊,沒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還多次找到法輪功學員要求將他的名字從惡人榜上拿掉。

610人員聽完真相請大法弟子吃飯

一次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幾名法輪功學員去一個「六一零」人員的辦公室,圍著他講真相,要求放人。這位「六一零」人員愁眉苦臉地說:「你們的人被舉報了,警察去抓來的,叫我怎麼辦?」一邊說一邊從柜子裡往外掏一本本的真相小冊子,說:「你們那個同修某某,來我這多少次,每次都給我塞小冊子,我全都看了。我一再叮囑她注意點安全,送到我這沒問題,送給別人就可能會被舉報,叫我怎麼辦?」

不久前法輪功學員再去找他,講了一上午,中午他還掏錢請法輪功學員吃飯。

公安局局長看法輪功資料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市場上給了賣沙發墊的商販一份《明慧周報》和其它真相資料。站在旁邊的一個陌生人就從商販手裡拿過去資料看。學員上前便問:「三退保平安了沒有?」商販說:「他是公安局長。」學員說:「公安局長也要得救啊!」

這時此人便說:「你們就給人發點材料看看就行了,為什麼在錢上印那些東西?」大法學員說:「中共有各種喉舌一起造假攻擊大法。我們哪有說話的地方啊?我們在錢上印上真相,叫世人明白真相,也是救人。再說了,誰用這真相幣,誰就得福報。」

此時一個賣魚的商販插話說:「大姨,自從我用了真相幣生意真好,一不用就不好。」那個局長也笑了。

法輪功學員又給了公安局長一本《九評共產黨》、一本《絕處逢生》,他接過去說:「《九評共產黨》已看過了,這本《絕處逢生》我留下。」說完就對學員說:「你快走吧,我都看到你發了好幾次資料了都沒管。」

後來得知他已「三退」了。

警察:「您老隨便發,我不管。」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街上講真相,路邊停一輛轎車,她看到車裡有人坐在司機位置上,就過去給他講真相、送給他光碟。這個人態度很好的拿出身份證給學員看,原來這人是公安局的。學員說:「公安部還有煉法輪功的呢。不管你職位多高、有多少錢財,都不會保你平安,你看這世界上災難這麼多,你相信神佛,神佛就會保護你全家平安,你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這樣你就能得福報。」

這個人說:「某某(某國保大隊長)那個時候我就說他:對法輪功的事情低調一些,儘量少管。他不聽勸,造成這個結果(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暴死街頭)。」然後他就像表態似的對學員說:「您老太太在這街上隨便講,隨便發,我都不管,退休了有點精神寄託也好。」學員說:「我們是在救人。」這位學員和警察聊了有半個小時左右。

公安局局長要真相

有一年過年期間的一個晚上,法輪功學員老張和老秦結伴去貼真相粘貼。晚上八點路上行人少,車輛也不多。兩位大法弟子沿馬路兩邊貼,老張看好一廣告牌正準備貼一張大的,前邊有兩個散步的男子突然轉過身向老張走來,老張就把粘貼放回包裡。

兩個男子來到老張面前,高個兒的說:「把你的東西給我看看吧。」老張一愣,說道:「給你看什麼呀?」他說:「你不是法輪功嗎?」老張說:「噢,你想看法輪功真相資料啊?好啊,那就給你看看吧。」老張沒有多想,就給了高個兒一張「法輪大法好」的粘貼。這時個子稍矮的那人對老張說:「你知道他是誰嗎?」老張說:「我不管他是誰,他首先是一個生命,記住『法輪大法好』,明真相、保平安最重要。」 矮個兒說:「他是公安局長。」

這時公安局長問老張:「還有別的嗎?」邊說邊用手比劃著名掛墜。老張知道他說的是掛車上的大法真相護身符,就說:「我沒帶。」局長又問:「最近有什麼好消息嗎?」老張說:「有啊,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現在都進(監獄)去了,遭報應了,人在做,天在看,是天在滅中共,誰能擋得住。」局長又問:「你住在哪裡?」老張說:「我住哪裡不重要,你明真相得救最重要。」

這時矮個兒男子又說了一遍:「他真是公安局長!」老張說:「真是公安局長,明真相就真得福報。」倆警察笑了,走了。

警察的善舉

一天一位法輪功學員遞給一個人一張光碟,他要了,當時還笑了笑。沒想到這人轉身就去構陷學員,來了兩輛警車。構陷學員的那個人還在打手機告訴警察學員的行蹤。兩輛警車停在離這位法輪功學員大約有二十米遠處看著,有一輛警車很快開走了。

法輪功學員拐到樓房的另一面,這時已避開了構陷她的那人的視線。另一輛警車直奔學員追過來,把她截住了。從車上下來五、六個警察把學員圍住。一個警察讓她把兜子打開看看裡面裝什麼東西?當時學員想的是:就是不配合警察,就是不能給他們看。這時一個善良的警察走到學員身邊,說:「你這麼大歲數了,快走吧,別在這發碟了。」他邊推她走,邊說:「快走吧!快走吧!」

看得出來那些警察可能已經明白了真相,只是為了應付那個舉報的人,走走形式而已。

警察喝斥舉報者:「我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

一日,鞍山地區一位法輪功學員給鄰居一本真相期刊,想讓他快點了解法輪功真相,擺脫中共的謊言。

這位鄰居患有腦血栓還拄著拐杖,沒想到他到家後就打電話向當地派出所警察舉報了這位法輪功學員,還帶著警察去了學員的家中。

派出所的警察對該法輪功學員只說了一句:「以後注意點。」就往出走。到了門口對著舉報學員的那人說:「你都這樣了還做缺德事!我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說完就離開了。

警察敢在大庭廣眾中給親朋好友講真相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是警察。一日他在酒店宴請許多親朋好友。在酒席上他大大方方給親友介紹說:「我的家人是修煉法輪功的。自從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沒得過任何病。」接著就講起法輪功真相來。

公道自在人心。為什麼這個警察敢於面對公眾說真話?就是因為他親眼看到了朝夕相處的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實:他的妻子用「真善忍」理念教育孩子,孩子品學兼優,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名牌大學;家中老人因妻子煉法輪功也受益,身體健康,一家人其樂融融。妻子的賢德讓他什麼都放心。他說這一切都歸功於妻子修煉了大法。

例3:我煉功 全家人受益

老伴兒今年七十一歲了,沒有修煉,但對大法很堅信,對我學法煉功非常支持,所以他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很多,僅舉兩例。

一九九七年夏的一天,我下班剛一進院,就有人告訴我,你丈夫摔傷了,你快去看看吧。我趕緊找人把他送醫院。拍片後,是肩胛骨骨折,處理後回到家。一週後到醫院複查,不但沒接上,反而錯開一指多寬。醫院要求住院手術,用鋼板固定,否則以後兩肩不平,胳膊抬不起來就殘廢了。到省級骨科醫院找熟人也是這個鑑定,必須住院做手術。

當時他失業了,兩個孩子上學,就我一個人上班,經濟非常緊張,住院需要很多錢,左右為難。我說:「你是在家聽師父講法,還是住院,你自己決定。」我修煉後所見證的大法的超常他都看在眼裡。他說:「我不住院,我要在家聽師父講法。」

因他是搞機械的,失業後借了點錢做資金,給農民做春耕用的農業機械還沒做完,很著急。結果只二十多天胳膊就恢復正常,行動自如,下樓修機器去了。

還有一次,他的脖子後面長了個雞蛋黃大的瘤子,又腫又痛。到醫院檢查,讓先打針吃藥,消炎後手術切除。有了前次的奇蹟,他也沒打針吃藥,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幾天後瘤子自己出頭了,流出很多膿血,只簡單的用紗布貼上。別人都說,砍頭瘡不愛好,到醫院看看吧。結果銅錢大的洞,不到五天就長平了,幾乎找不到痕跡。又一次在他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同樣的事情在我沒修煉的時候也出現過,當時我腿上有個毛囊發炎,又腫又痛,到醫院切開引流,蠶豆大的洞,每次換藥都用黃紗布往裡塞,疼痛難忍,一個多月才長好,還留下個疤。

前些天他跟我說,家裡水龍頭壞了,買個新的自己安。兩個來小時也沒安上,又累又急。這時他心裡想起了「法輪大法好」。太神奇了!一下就安上了。心裡這個高興啊。我說以後不管遇到什麼危難事,你心裡就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們受益

由於我起早貪黑上班通勤,對兒子管的不多,學習成績一般。我對他的升學沒抱太大的希望,結果他考入了一所理想的學校,畢業後有一份收入頗高且穩定的工作,也沒用我操心。

我的女兒在我受迫害時結婚,我也沒有能力給她什麼。女兒有了孩子我幫著帶。她家有個五鬥櫃五十多厘米寬,一米五高。裡面裝的又是書又是本的,上面還掛了個很大的中國結。有點頭重腳輕。孩子一歲左右的時候,我一眼沒照顧到,她就過去拉那個結,結果很重的柜子,腿又很單薄,就倒下來了。把孩子重重的扣在下面,小小的身體嚴嚴實實的被扣在下面,只能聽到孩子的哭聲。我心裡想著:「求師父救救孩子。」費了很大的勁把柜子移開,抱出孩子,結果孩子哪也沒傷,只是頭上有個小小的紅印。等到她媽媽回來,什麼也看不出來了。如果沒有師父保護,那麼小的孩子,我都不敢再想了。我們全家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她會說話就口齒伶俐的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說:「我一百年都不會忘的。」

哥哥受益

我的哥哥七十多歲,家住農村。以前給他們講過真相。二零一四年四月末,我回去參加親屬的婚禮,見到他嘴流口水,端著胳膊,走路腿畫圈。我一看,問:「什麼時候得了腦血栓?」他說:「已經搶救三次了,沒告訴你。」我送給他一本《轉法輪》,告訴他要無所求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這次你放心吧,我一定記住。

七月份我又回去,剛下車,就看見前面有個人在大步往前走。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象我哥呀?是他嗎?」我快步跑上去一看,拉住他說:「哥,真的是你啊!」他給我使勁躲了兩下腳,說:「你看我全都好了!」高興的抱住我的頭,象小孩一樣頂了一下,流著淚說:「老妹啊……」我說:「你要感謝師父,不要忘記師父救你之恩。」我侄女告訴我說:「我爸可虔誠了,一天都能念上百遍。現在走路你都攆不上他。」這是受益大法的喜悅。

我真心的希望有緣人都能相信法輪大法好,都能在佛恩的普照下幸福的生活。

例4:你們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就行啦!

我搬到新居,這裡共有五個樓口。冬天雪後路滑,無人除雪,行走很不方便。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我是大法弟子,在哪裡都要做個好人,所以每次下雪後,我都主動掃雪。鄰居們看到後,稱讚大法弟子是好人!這樣,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鋪了路。除此之外,我還堅持三年清掃樓道衛生,使大家生活在一個乾乾淨淨的環境裡,他們對我都很親切。

二零一五年,我們樓換煤氣管道,煤氣公司把挖的溝填滿了,彩磚鋪好了。但是,雨後,路面下沉了,高低不平,到處是積水,出行不便。再找煤氣公司,他們不管了。我聽到後,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修路。眾人看在眼裡,都感謝我,甚至有人要找報社記者,表揚我。

我告訴大家:「你們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就行啦!」在修路的時候,有不少人做了三退。

例5:不要不義之財

一九九七年四月初三,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學法煉功,一連幾天忙的不亦樂乎。

過了幾天,丈夫提醒我說:「你忙的藥都忘了吃。」我才想起來我哪都不難受了。我激動的對他說:「我沒有病了,全好了。」那個高興勁啊,用人間最美的語言都表達不了,從此我再沒吃過一粒藥。

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明白了這是真正的修煉,要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要求自己,要正一切不正的,要讓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我丈夫是一學校校長,在退休的前兩年,有一天,他回來跟我說:學校有一筆資金,是很長時間轉下來的。會計、出納說,他們可以做一筆假帳,只要我簽字,錢就可以提出來,三人分掉。還說保證沒問題。

我說:「這和吃東西一樣,吃進去容易,吐出來就難了。我們一日三餐又不缺,你要這些不義之財干什麼?大法師父講了不失不得,錢是要用德交換的,討不到半點便宜。」他聽從了我的勸告沒有做那事。在他退休前半年,單位查帳,他順利通過。

兒子在外打工,前幾年做跟單工作,就是自己單位沒有人,只接訂單,再外包給別的工廠生產,兒子負責檢查質量。很多單位為偷工減料,就給我兒子塞紅包,都是五千、一萬的現金。

兒子打電話問我:「怎麼處理好?」我就對他說:「謝謝你相信媽媽,你肯定想得到正確答案,那就聽媽一句,把錢退回去吧。跟他們善意的去解釋,我只是個打工的,老闆已經給我工錢了,我就要把好質量關,不得不該得的。」

由於單位要搬遷,兒子不想去,就辭職了。因為他在業內的良好信譽,很快又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無論怎樣,我也不能要這不義之財

二零一六年八月,大隊分地錢。我有一塊地,一畝六分多,因為修公路被占用了,每年給三千三百多元錢,給了五年。從二零一六年起,地都被大隊收回,每人分三百八十元錢,我也分了三百八十元。

到大隊領存單時,我一看,存單上面還是寫著三千三百元。

只要拿到存單,到銀行就能領錢,可是我是學大法的人,不能這樣做。我也沒和兒子、兒媳婦說,拿著存單就去找了會計。會計說:「這就是你的錢。」我把情況說清楚後,他們都笑了。

我告訴他們:「無論怎樣,我也不能要這不義之財。尤其我學大法,更不會這樣做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