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件小事中的所思所悟

淨蓮


【正見網2020年07月08日】

這是去年發生的一件事。今天寫出來,目的是從自身經歷的一件小事來看,人在思想上對共產邪靈的危害,如不能及時認清它,清除它,就很容易被邪靈因素鑽空子,從而對人造成各種各樣的危害。

父親早年工作時,因地理偏僻,環境不好,加上身體原因,按當時政策和規定,就同其他人統一辦理了退休手續,回到農村老家。這些年有一項要求,就是每年年底前,需要做一個認證手續。通常就是找一張最近的報紙,然後,本人拿著報紙,拍一張能證明是近期的照片,顯出時間,再加蓋村鎮的公章傳過去,每年一次,以確認當事人目前的生存及健康狀況。

去年快到年底時,又到了認證的時間。我抽空坐車回到老家,父親要我給他拍張照片,自己則早早準備了一張報紙,擺好後,我便拿出手機給他拍照。

拍完後,關閉手機攝像頭,想查看一下剛拍的照片,可是找來找去,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拍上,自己還納悶,明明是才拍過的,怎麼就沒有呢,常用手機拍照,操作也沒什麼問題呀。試著隨便拍其它幾張照片,都很清楚,照片全都儲存在圖片欄裡。

我只得對父親說:「再重拍一次吧,剛才沒拍上。」於是給父親又重拍了幾張,這次在手機中很容易找到了照片。

從照片看,父親把報紙緊貼在上身,周圍是院落的背景。為了把時間拍出來,他雙手把報紙展開,貼於胸前,連報紙的小字都看的很清楚。  

但再仔細一看,才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整個版面從圖片到文字,都是宣傳有關邪黨內容的。只是第一次拍照時,考慮的主要是如何讓報紙的時間顯得更清楚,沒有詳細的看報紙。

我先是心裡埋怨父親怎麼找來這麼一張報紙,繼而又後悔自己沒在拍照前看看版面內容,就急著拍照,當時稍加注意的話,是可以避免的,因為同一張報紙,可選用其它的版面。

意識到自己的過失,我有意翻到其它版面,想讓父親再拍一次,但父親看過照片後,說,算了,有這麼個招呼就行了,拍好幾次了,不想再拍了。

我也沒再堅持自己的想法,於是,就用這張照片認證,到村裡和鎮上蓋章後傳過去了。

拍完照片後在家沒事,父親說,到村裡的小賣部買點東西,說著起身要走,不想這時腳下一滑,額頭被桌子的一角劃了一下,血立刻涌了出來,我趕忙跑過去,扶他起來,用衛生紙壓住傷口,一會血滲了出來,再換一塊,換過幾次,最後血止住了。

直到這時,我才突然明白開始拍照時,為什麼沒有拍上的原因,其實這都不是偶然的,師父說:「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 (《轉法輪》),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不讓我拍這些東西啊,只是自己一時沒有悟到。

回來後與同修一起學法,看到師父講過的:「因為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就是你要什麼自己說了算,你自己想要的,你想要邪的東西,那邪的可是無孔不入的,你不要它還鑽呢!你要它,它馬上就來,連一秒鐘時間都沒有它就到。」 (《雪梨法會講法》)

交流到此事,同修也深有感觸,共產邪靈害人的事,同修可沒少交流啊,有的因為沒有及時清理邪靈物品而遭受迫害,出現病業反應;有的因為心性問題,被邪靈因素鑽空子,遭受其它形式的迫害,等等。從這件事看,共產邪靈的確是害人的東西,你思想麻痹了,正念弱了,哪怕無意認同了它,它也會以不同形式害人的,可見時刻把握好一思一念多麼重要。

《九評共產黨》中,明確告訴世人「共產黨本質上是一個邪靈」。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中,也同樣警醒世人「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

因此希望世人多看看當前廣傳於世的這兩本奇書,認清其邪惡本質,破除邪靈迷瘴,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才能獲得上天的眷顧和護佑。  

寫出這段經歷,意在在提醒自己和同修,要以此為鑑,事事把握好自己,隨時正念清除黨文化的浸染,才能不被共產邪靈鑽空子。

個人一點感悟,偏頗之處,請同修多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