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匡世正音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11月02日】

有道是:
茫茫紅塵出正音
無懼強權堅韌心
手持樂器巡迴演
勇氣慈愛歌迷沁

我們都知道一部好的音樂作品能夠成為一個時代的「旋律」,能夠反映出一個時代人們的心聲。有的歌曲被人們傳唱幾十年經久不衰,這就是音樂的魅力所在。

我們每個人在不同的時代都是伴隨著那一時代流行的歌曲長大的,那些歌曲不僅是豐富了我們那個時候的記憶,更能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我們的價值取向和心理狀態。

有這樣一位音樂人他雖然離世的早沒有得法,但是他通過歌聲感染了很多人。在這樣一個紅塵亂世中,能夠引導廣大民眾的價值取向向正的方向轉變,這一點非常難得。他可以說用短暫的一生起到了「匡世正音」的作用。咱就給他起個化名叫李佳。

作為一個人,有什麼才能真的都是上天賦予的,李佳也不例外。

說到天賦,不得不說說天國世界中的一些表現:在那裡不僅是有各種神的表現,更有生命多彩的生活方式。有的境界一切就以音樂為主,或者繪畫為主,等等諸多表現。也就是說,在那一境界中,一切的表現都是最美的音符或者最美的圖畫。

在那個充滿音樂的境界裡,那一層次的法王所展示的一切狀態也都能用各種音符來表現。比如走路、說話,甚至做事情都是如此。都會用音符為表現狀態,在人間因為空氣(氮氣、氧氣、惰性氣體等等組成的混合物)通過分子這一層次的粒子的震動而由聲源傳入我們的耳鼓。那麼耳膜的構成也是這一空間的物質。那麼那一境界的一切非常微觀,那聲音在聲源以及傳播介質和接收器官都更細膩,而且那裡境界非常的高,自然聲音聽起來就會非常的好聽,不但好聽其實更是充滿著神聖的力量。

其實每個音符本身也是一個生命,這些音符組合成一段曲子,也是一個更大一些的生命。也就是在那個境界的一切都是最為美好和神聖的。其實拿人來說,聽到一曲德音,就好比生命分子細胞之間被一位非常好的生命進駐了,他在那裡面平衡著陰陽五行,調和著諸多血脈精氣。

那麼作為那一境界的德音雅樂而言,就會有著更神聖的作用。因為那一境界的生命身體內沒有不協調的因素。此時的音樂本身(音符和曲子)其實都是神另外一種表現狀態,當這一境界的生命聽了之後,那自然就會在這種神的加持下,展現出更為神聖與美麗及莊嚴的狀態。

其實當這一境界的生命用音樂去展現生命的狀態的時候,不等於沒有語言,也就是說這些生命在正常做事情的過程中,都沁潤著音樂的元素,生命自然活得都非常的美好。

李佳在這一境界中就是負責展現音樂特點的神,因為在不同境界中神都有維護宇宙和慈悲眾生的使命與責任。那麼李佳自然具備這種力量,而且是用音樂來表現的。

後來因為創世主要下到人間洪傳讓生命真正得救的大法,而層層下走,來到這個境界,李佳和另外幾位神也願意追隨創世主。創世主看他具有音樂方面的生命特點,就有意安排他在東方與西方神的體系中輾轉,無論在哪個體系中出現,他都用音樂的方式展現自己的生命狀態。

再臨入三界之前,創世主又根據他下走的經歷與生命特點,和他自己的選擇等很多因素綜合考慮之下,讓他到時候以普通人的身份用音樂在人間布下一個正的能量場。即便是這樣在三界與人間轉生輪迴中也自然需要尋找創世主,如果沒有生生世世與創世主結緣,那別說得法,連人體都很難得到。說再深刻一點如果與創世主在三界內無緣,那根本具備不了三界內的任何一種狀態的生命或者表現。哪怕是一滴水,一粒塵埃!可見緣分特別是與創世主的緣份是非常重要的。

在人間的古希臘時期,李佳作為那時候的一位神,這種神與中華文化中的神有一定的差別。在東方人認識的神的概念是神聖而完美的;而在西方人的概念中,神,除了上帝耶和華、耶穌和聖瑪利亞等等之外,一般的象宙斯之類的古希臘神話中的神仙,只是帶著神通的人而已,具備人的所有情感。這一特點其實就是讓後人明白:如果神有了人心、人念之後,將對那一境界的生命會有多大的負面影響。我個人覺得這是古希臘神話流傳下來的意義之一;另外一層意思就是讓今天的人們明白:在世上肯定有比人這一層的生命更有能力和本事的生命狀態。

還有一點我們要說清:現代人覺得自己的眼睛能看到所有的東西,卻沒有想到我們這雙眼睛也是隨著道德的變化,而看的東西有所不同的,同時也涉及整個社會的道德變化。這樣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在中國古代人們經常能見到神仙,或者展現一些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生命狀態。也就是說當整個社會道德水準比較高,加上某個人道德修養很好,這樣就允許他看到一些更高級的生命狀態的展現。通過他的嘴或者手,說出來或者記錄下來,最終讓更多的人知道。而現代人總用現代的觀念來衡量過去古人的狀態,那根本就是無法衡量的。

那麼很多人受無神論的影響覺得古希臘那些都是神話,都不是真的,可是當人們從考古角度發現的文物來看又無法徹底否定神話。一段歷史在流傳過程中肯定會有誤差,這是事實,但不能因為有誤差就完全否定歷史和真實,那就不應該了。這些歷史將來都會一一展現出來的。因為那些神也為創世主在人間傳法奠定了神跡的基礎和文化。在東晉時期,李佳在名臣謝安(就是在肥水之戰大敗對手符堅的那位)處,做樂師。這位樂師與其他樂師不同,他的琴音能起到善化人們的心智的作用。

有一次朝廷來了一位官員,不懷好意,謝安不知道對方的心思,於是找來樂師和舞技在宴請那個人的時候助興,結果李佳的琴一彈上,那個人的所有心思謝安就明白了,同時那個人在聽李佳彈完之後,不好的想法也想不起來了。

後來有一個人要行刺謝安,結果謝安正在欣賞李佳和舞技的風雅,那個人本來想直接闖入謝安的房間,但在門口聽李佳的曲子,似乎有一種力量立即打入他的腦海中讓他轉變了想法,不想殺謝安了。當即他把刀扔到地上,向謝安請罪。

後來李佳有一天受神點化,應該離開謝安,追尋神之路。於是對謝安說:「大人,你我因為從前有緣,我的琴音因為受神加持過,很有力量和能起到善化人們心神的作用。你我的緣分至此,也沒有辦法,我該走向找尋神的旅途了。」謝安雖然很捨不得,但也沒有強留他。

他從謝安府裡出來之後,開始向東南方向走。在武夷山的九曲溪,他遇到一位世外高人,這是位女神仙,雲遊至此,從前也與李佳有緣。剛見面這位女神仙就說:「將來在創世主洪傳大法的時候,你一定要做好鋪墊,起到你應該起的作用。我到那個時候也會得法。因為我們在西方一個遙遠的小古國(古希臘)的時候(其實她說的是在神仙界的層次中,只不過用當時他能理解的方式說)有緣,但是因為我們從前在下走過程中生命變異的因素類似,我與情這種物質連帶的因素變異很厲害;你也差不多,加上從前的緣分;同時我還有為我們那一層眾生負責的使命,很多因素促使我們到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候無法相見。反過來說,如果見面對我們彼此也沒啥好處,只能互相干擾,最後都毀在情裡面。」

說完這位女神請李佳為其彈奏一曲。李佳聽聞女神的一番話,雖然明白其理,但心中也有很多不捨與不願。在彈出的曲子中充滿著傷與痛,又充滿著希望與光明。正在這個時候,創世主出現了:

創世主也拿出琴來端坐於那虛空彩雲之端,彈奏出一種極其宏大磅礴的氣勢的法音,那真是蕩滌身心,淨化蒼宇。李佳和女神從創世主的彈奏中終於明白了:茫茫蒼宇具足無限的智慧,無數的生命都沐浴在創世主的慈悲呵護之下,生活的非常的美好與開心;生命要明白最根本的是為法而來、而存在;在漫長的歷史中,出現了很多變異的物質與因素,在茫然不覺之間,生命把那些變異當成了自己的本來,無意中主動符合了變異,那些變異的因素就會不斷的滋生,發展,最後導致大範圍的生命和宇宙空間出現敗壞。創世主層層下走,為的就是從根本上解決這些變異。生命唯一重生的出路就是到時候追隨創世主,捨棄在漫長歲月中形成的變異觀念,千萬不要再被那些變異的因素所左右了。……」

一曲終了,李佳和女神都跪在創世主的腳下,泣不成聲。都願意到時候遵循創世主的安排,徹底放下變異的觀念。

後來創世主說:「你(李佳)今生去某處(地點略)找我吧,在那裡我們還能見一次,因為你將來會從那裡開始履行你的使命。」

女神也說自己還要見一個人,你就準備動身啟程吧。

李佳於是收起琴,動身趕往某處。其實縱觀李佳那一生(其實也包括他的很多世)都跟很多生命結下了非常大的緣份。只要他的琴一彈,他的歌一唱,那歌曲與音樂中所蘊含的神的力量就會起作用,這就是音樂之神的威力或叫法力,也為今生李佳有眾多粉絲奠定從前緣分的基礎。

這次趕往某處的一路上也是這樣,只要他閒下來有空就開始彈奏和唱歌,結下了很多善緣。

話說有一日,他來到了目的地,這時候天正下著大雨,李佳躲在一個地方,在避雨的同時展現他的音樂天賦。因為這次他的目地是尋找創世主,那麼他的曲子中自然帶有對創世主的讚頌與期待。要知道一個生命要等待一份難得的奇緣,那將是怎樣的一種心情:虔誠無比、無盡的期待等因素都將在這裡一一演繹出來。不一會兒天晴了,萬道霞光自天而落,無數的各種神出現了,最後這些神分別化作一朵朵蓮瓣,這些蓮瓣組成無數層巨大的蓮花台,創世主端坐在那蓮台之上,顯現出無比威嚴的狀態,李佳趕緊倒身下拜。

創世主慈悲的說:「你與我有非常大的緣分,因為從將來的正法全局考慮,我讓眾神安排你到時候用普通人的身份,用音樂形式起到鋪墊人間物質場的作用。其實象你這樣雖然沒有直接得法、隨我修行,但以普通人為表現的也很多,到時候會有外交官、歷史學家、律師甚至包括政府部門的人等等。你們這一類的生命會對將來的正法全局起到積極的作用。做的好的話,你們也會圓滿回天的,這都不用擔心。」

此時李佳似乎想起了那位女神,說:「那位女神到得法之後,我希望她會一直很精進,我們結緣本身不是目地,而是為了完成歷史使命呀!這才是根本。」創世主一笑:「到時候作為已經得法的生命,會明白其中的輕重與因果的。同時你的事情等到機緣成熟了,神也會安排我的弟子將事情較為完整地披露出來的。你所該起的正面作用,都會公布於眾的。讓人們認清你們這一類雖然未直接得法卻為我創世主傳法、正法起正面、積極作用的人的歷史意義。也讓那個時候的生命珍惜你們。你所要做的,就是堅守德行,讓音樂的天賦更純、更正,到時候起到更大的正面作用。」說完創世主就離去了。

從此李佳在以後的歲月中非常嚴格的要求自己,提升自己的德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