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緣歸何處(十一)



【正見網2005年03月19日】

引言:這是我一生走過的心路歷程,在中國古老的文化被人遺棄,漸漸不被現代人所理解的今天,我因修煉發現了自己一生的究竟,看到了中國歷史文化變遷的真實面目,同時明白了古人說的「人生是一台戲」的真正涵義,我的經歷看起來平凡而簡單,但是我生命的主線卻清晰得讓我不得不真實的體驗到古人對人生的正確認識,我的一生就是被我解開了的現代版的對古人這一句話的活生生的例證。因此我把自己的經歷寫下來,以此來感謝上蒼對我的關愛。

由於特殊的原因,為安全起見,我不得不隱去所有真實的人名和地名。

我多麼希望我在中國的同學朋友能看到我內心真誠的渴望和信念。

◇◇◇ ◇◇◇ ◇◇◇

緣歸大法 步入人生主旨

當我手中的筆寫到這一段讓我終生難忘的經歷時,禁不住百感交集,我從獲得萬古真機的欣喜到個人修煉經歷的心性上的磨鍊以及法輪大法遭到迫害歪曲後因不放棄大法的修煉而遭受的種種令人無法想像的精神折磨讓我感到手中的筆是那般沉重,千言萬語,竟不知怎樣往下寫。

我真的沒有想到類似文革時批判四大名著為大毒草,民族文化遭到空間動難,黑白顛倒,不讓人講真話,操控媒體造謠抹黑,煽動仇恨愚弄百姓的醜劇居然會在21世紀的今天重新上演;我也沒有想到有一天,兩千年前發生在古羅馬帝國尼祿昏君迫害基督信徒,造謠他們殺人、放火,殺生供奉等等,來煽動無知的人們仇恨他們從而肆無忌憚的將不放棄信仰的信徒進行殘酷迫害,折磨至死的歷史慘劇會降臨在今天這塊神州大地上,降臨在今天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這三個字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身上,其中當然包括我。

如果我沒親自看過《轉法輪》這本大法書,沒在政府媒體批判之前走入修煉,我是否也會象許許多多看不到、聽不到海外媒體真相報導的中國普通百姓一樣,也誤解、也仇恨大法,把修煉法輪功的人看似比牛鬼蛇神還要恐怖呢?我不得而知,幸運的是中國媒體異口同聲進行一個口徑的大肆批判造謠之前,我已走進了法輪功,沒有被中共的宣傳所愚弄所欺騙,沒有因此而錯失良機造成我終身的痛悔。想到這裡,雖然我經歷了中共610組織及國安特務對我的迫害,已無法回到我深愛的祖國,我還是要對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說我是世界上最幸運最幸福的人,因為我知道了人為什麼應該善良的活著,我知道了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我這一生為何會這樣走過來,人生的主旨、人生的真諦已經教給了我,也同時打開了我的智慧。這就是我與大法的不解之緣,這就是我提筆寫下這看似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經歷的原因。

是啊!我多麼想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我那至今仍受矇騙的中國同胞,告訴我那仍在人生苦海中苦苦掙扎的故友親朋。

我這一生竟如一部無巧不成書的小說,處處充滿了人想像不到的偶然與巧合,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讓我一下看到了自己人生的主旨竟是為了得大法,走入大法的修煉,我無論如何也看不懂自己為何經歷了這麼多無法理解的事情。原來我一生所遇之事、所識之人、所喜所好、離合聚散,皆為得大法,這個人生主旨、這個不知經歷了多少生多少世的緣份所促成的。誰能想到人生真的是一台早已導演好的戲,人來到世間,已由他的人生主旨定下了他一生的走向。這絕不是天方夜譚。找到自己的人生主旨,才不會迷失在物慾橫流的人世中苦苦掙扎。

請原諒我這稍微有些起伏激動的思緒,讓我回到原來的思路上,回到我即將走入法輪大法的1997年。

那一年年底,正當我感到無路可走,無計可施,正處於焦慮不安、欲求明師又苦於無門可尋的時候,一件偶然的事發生了。在這裡先說一說與我住一個宿舍房間的單身老師,她叫張穎,長我幾歲,西洋哲學專業畢業,半年前從外地調來,無處容身,偏偏看好我這間屋子,找到我軟磨硬泡,套近乎非要跟我同住。我耳根太軟,騰出空地讓她搬了進來,真真是應驗了有緣千里來相會的古語。儘管當時我壓根一點也不願意她的到來,把我一個人清靜自由的生活給擾亂了。沒錯,現在很明白,她的確是沖我來的,沒有她的最後牽線,也就不會發生那件偶然的事了,不過當時誰能想到早已安排好由她把大法帶到我的身邊呢?

所謂時機成熟,該我走入大法,正式步入人生主旨,將萬古之緣歸於大法的時候了,偶然的事也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記得那一天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只是正好碰上周末要回竹天父母家的日子,我上午講完《大學語文》課回到宿舍,沒想到張穎一反常態早已吃過午飯坐在床上正津津有味的看著什麼書,連抬眼看我的功夫好像都沒有似的。我心想:今天可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跟我一樣體質虛弱的她,每到這時必然睡下了,午覺對她與我來說,是雷打不動的,否則身體會無法恢復疲勞。我吃過午飯忍不住奇怪地問她:「你怎麼了,看什麼書這麼入迷,連覺也不睡了。」她指指床頭另外幾本書,也不認真答我,只說了一句:「你要有興趣也拿一本看看,不就知道了,我現在沒功夫管你,我得趕快看完這本書。」這一下激起了我強烈的好奇,什麼書這麼有吸引力,還神秘兮兮的。我於是也隨意拿起一本,連封皮也沒好好看看,只覺得好像是海外講佛法的書,便也坐在床上翻開看了起來,由於字體較一般的書大,我看得很輕鬆,一下便看進去了,才看了幾頁,我就被吸引住了,乾脆下床坐在桌前一口氣把第一本書讀完,不由連聲叫好,趕緊注意書名及書的作者。張穎看我那副仿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又十分興奮的樣子,沖我直樂,我這才從她的口中第一次聽到這個世上有法輪功這三個字,這才明白自己看的是法輪功創始人在海外各地的講法,然而這個大法已在中國默默的廣泛的傳了五年之久,我居然才有機會接觸到。一種相見恨晚的心情使我以驚人的速度整整一個下午把李洪志老師在海外的幾本講法過了一遍,興奮和激動無以言表,我頭腦中許多對傳統文化、對修煉現象的不解,象一道道封閉已久的鎖,被一一打開,由於每本書都告訴我系統修煉這個功法必須看《轉法輪》這本講法,我便知道最後為我解開心結,向我展示萬古天機的就是這本書了。於是我按捺不住自己急切得法的心,我知道為我徹底解開人生奧秘,獲得宇宙萬古真機的法理就在我的面前,就在張穎手中正讀著的那本《轉法輪》里。

看看時間,學校發往市裡的班車就要啟程,我必須趕回竹天父母家,又舍不下大法書,正左右為難時,張穎看我急不可待的樣子,把讀一半的書遞給了我,讓我拿回去看,我感動得連聲謝謝,就算把這整個宿舍讓給她換取這一點她的好意我也絕不後悔。

我無法意識到那一天對我意味著什麼,那是我真正走入人生最終目標的日子,那是我生命真正的歸宿,修煉回歸的旅程即將在我腳下鋪開。

回到竹天父母家,那天晚上,我居然通宵達旦,不知疲倦地把那本《轉法輪》從頭至尾看了一遍,當時我告訴自己,之前的我算白活了,如果我錯失良機,一輩子也接觸不到這本大法書,人生的真諦、宇宙的奧秘對我而言將永遠是個不解之謎。假如我不是因為好奇之心偶然拿起張穎床頭的一本書,真不知今天的我,會是個什麼樣子,我不敢往下想,因為那樣的結果對我而言,實在太可怕,「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真不知幾生幾世的緣份才促成這一次機遇,失去這次機遇,用「痛不欲生」都難以面對那可怕的後果,幸運的是我在那一刻,毫無知覺的了卻了我生生世世的宿願,在大法開傳的今生今世我走進了大法,將完成自己人生的使命。

我無法形容當時一口氣讀完《轉法輪》後的激動,只知道不停地在心裡重複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就是這個法,我要找的就是這部大法。」我一生苦苦尋覓的東西已經擺在我的面前,這個世上再沒有任何東西任何力量能改變我,從今以後不管碰到多大的困難,遇到多大的壓力,也不可能動搖我對法輪大法的信念,我將一生遵循師父的教導,按真、善、忍這三個字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從一個好人做起,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

過去的一切,所有人生中有過的孤苦、不平、怨恨、屈辱一下煙消雲散,激動的眼淚雖然在那一刻暫時擋住了我的視線,然而,我的心如拔開雲霧,重見光明,擺在自己眼前的路,開闊而筆直,我長久以來要尋找的真正意義上的家,徘徊已久痛苦追尋的人生歸宿已經有了答案。迷茫與無奈,痛苦與悲憤將通通離我而去,那片尋覓已久的世外桃源,那百思不得其解的萬古真機就在大法中,就在我的心裡,研究《周易》對我而言已成為永遠划上句號的歷史,古今聖賢的面影似乎從我眼前一一掠過,他們慈詳地望著我,向我點頭微笑……

從那天起,我為自己明白了人為什麼要善良地活著並且真正的開始心甘情願地做一個好人而感到人生無比快樂,我真正的從爭爭鬥鬥中解脫出來,身心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自在。我與張穎成了好朋友,並一個勁兒感謝她當時選擇了與我同住,同時為自己得法前因種種現實的殘酷造成的對人的不信任以至埋沒本性,為了爭得一席之地,一點點利益而苦苦掙扎、與人爭鬥的人性扭曲走向感到後怕。

於是我與張穎探討哲學與文學,我們倆達成一致觀點,古今中外聖賢之理,名家著述,不管他是誰,不管他以怎樣的形式流傳下來給人的東西,都不是偶然的,都勸誡了人們德行的重要,或暗示了修煉的真機,可惜我們只把那古典名著當成了純粹的文學藝術,把先知先覺的預言家寫下的道理當成了一種追求個人修養裝飾的哲學探討,結果是誰也說不明白,誰也解不開它的謎底,眼睜睜看著自己民族的精華,甚至《紅樓夢》這樣生動美妙的小說都讓人研究一輩子也摸不著它的本來面目,眾說紛紜,神秘莫測。跳出常人的境界才發覺,其實真相只在一念之間,無神論的思想封閉了人們的智慧,修煉已經成為了被遺棄成為了人無法理解的傳說與故事。

面對現代人狂熱的追求金錢與物質享受的潮流,面對良心值多少錢一斤的人生價值觀,我真不知道自己如果不是有幸讀了大法書,將會滑到哪一步上去,也許永遠也不會明白為何孔子要那般規範人的做人的準則;老子為何匆匆留下五千言而離開世俗而去;耶穌為何讓人懺悔自己的過失;修煉的人為何嚴格要求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講究善,並放棄世俗間一切東西,並要入定打坐從而智慧大開;菩薩為何會為芸芸眾生的人性墮落造成的自身的無限痛苦災難而落下慈悲的眼淚。我知道自己得到的是萬古不遇的正法,是千百年來人們上下求索而得不到的宇宙大法,我有幸生在了這一世,輕而易舉地懂得了修煉的實質,明白了出家與否並不重要,明白了人生處處可以讓我修煉,雖然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理解,但只要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明白,大法給了我們最自由的修煉,可以身居任何一個地方,可以是常人社會中的任何一種正當的身分,但只有一點是絕不含糊的,那就是在修煉心性上絕對嚴肅,絕對要在任何矛盾中向內找自己的心,把不好的心去掉才是真正的修煉,當然這僅僅是我個人的對大法的理解表達,而我也真的按自己理解到的去做了。

我這時沒有真正開始煉動作,但是面對竹天父母時心態完全變了,我就像對待自己父母一樣的去做。我得法在97年底,沒來得及學習五套功法就著急回南方父母家過年,因為竹天正給我辦去日本的手續很快結果就要下來,我必須去日本前回一趟自己父母家,否則,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他們。於是我只好懇求張穎把那本《轉法輪》讓給我,帶著這本被我視為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天書返回了父母家,並把大法介紹給了我的母親,同時計劃著如何有機會報答那促使我研究《周易》的老同學,他們一定還沒能解開《周易》之謎,正在摸索中。我仿佛有一種使命感,覺得他們與我的緣份註定了我要讓他們了解到大法,絕不能讓他們錯失良機,否則我一定對不起前生的宿願,對不起他們與我早在前生約定的囑託,他們已完成對我的幫助,輪到我為他們盡一份責任的時候了。

然而,這次回得匆忙,走得也匆忙,年沒過完,竹天父母掛來電話讓趕快回去辦手續,簽證已下來,我不得不留下這點未完成的心願離開了父母,但是讓老同學了解大法的心願一直存在我的心裡。

說起來真的是不可思議,我與張穎都只顧興奮,卻一時找不到煉功點,我忙於辦出國手續,便把這事耽擱下來,98年初我只帶著張穎送給我的那本《轉法輪》來到了日本。

剛到日本時,語言一句不通,只好忙於學日語,竹天剛剛考上大學讀研究生,經濟也十分拮据,無法象現在那樣上網了解外邊的消息,因而悶居家中埋頭自學日語以應付日常生活。我與張穎時常通信,只有在她的信中我能了解到大法的一點點情況,得知她在學校附近找到煉功點已正式開始煉功,身體也變化驚人,我十分高興,把自己找不到人學動作的苦惱告訴了她,她雖無能為力,卻鼓勵我好好看書學法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我就是這樣沒煉功之前就已開始了心性上的修煉,並且堅持每天學習一講《轉法輪》,所以在我正式煉功之前《轉法輪》這本書已經是熟讀於心,讀過了幾十遍了。

沒有人能想像得到我急切盼望回國見到張穎那份心情,然而更無法令人想像得到的是一場針對大法的災難正在悄悄降臨,與我走進大法的腳步幾乎同時進行著。我無法想像有一天會發生這樣荒唐的造謠,這樣慘無人道的滅絕人性的迫害,誰能相信一個能改變人的心靈,使中國人道德回升,讓我為中國文化自豪的代表中國文化最高境界的功法在自己的發源地上會遭受這樣的命運。然而它發生了而且還沒有結束。

我只能慶幸自己對大法實在已十分熟悉了解,儘管我還不能稱自己是煉功人,還沒有學煉動作,但是,沒有任何人能擋住我修煉的腳步,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會有什麼可怕的災難降臨到自己頭上,尤其人人都認為做好人是不可能有任何危險的正常邏輯思維下,因此我也沒有去想太多。母親時不時告訴我中國哪家報紙登了什麼對大法不好的消息,我都不為所動,我當時只有一個信念,如果大法我都不能相信,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任何東西能打動我,人活在世上便與動物沒有任何區別,人生百年,再美麗能有多少意義,無神論的思想毀掉了人的道德善念,難道說要我相信人只有一生一世,相信鬥爭哲學,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嗎?讓我成為金錢物質的奴隸嗎?這太可怕了,人這樣活著沒有任何價值。於是我讓母親不要相信報紙的任何說法,母親終於打消顧慮很幸運的在家附近廣場找到了煉功點,沒想到母親居然比我提前一年走入了正式修煉,並很快傳來她煉功後的驚人的消息,母親在幾個月內就告結束了所有的病痛,臉色紅潤,走路如飛,並親眼見自己身邊一個肺癌晚期的功友在一個月內變成一個健康且精力比正常人還要充沛的真實事例。這些消息也同時給了我更大的信心,只是母親與我都過於天真的認為報紙的那些不好的消息一定是些只煉動作不按師父要求真正修煉心性的人給大法抹的黑,給人家記者造成了誤會:以為只要煉功就一定會病好。把大法用在治病上了,實在令人痛心,所以我與母親也不去理會。哪裡知道這是來自掌握中國最高權力的國家頭號人物因為妒嫉功法煉的人太多而故意為後來鎮壓撒下的造謠種子。

我呢,一心只要回國學煉動作,儘管魔爪已開始伸向大法,我卻絲毫不覺,99年2月我終於可以隨同竹天回北方過年,在竹天的幫助下找到了竹天父母家附近的煉功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