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飯與粥 (二)

胡乃文

【正見網2005年04月13日】

上一篇文章談了中國古時候把米飯用來治病,像剛剛煮好的新炊飯、寒食時所做的寒食飯,祭灶王爺的飯、盆邊零飯、齒中殘飯等等,這裡要談的是古人用粥治病的事例。汪昂撰寫的《本草備要》裡記載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今人終日食粥,不知其妙,迨病中食之,覺與臟腑相宜,然迥非他物之所能及也。也就是說,現在的人每天都吃粥,但是不知道它其中的奧妙所在,等到他生病時來吃粥,才發現粥對五臟六腑非常的好,其它任何食物都不如這個粥那麼美妙。《黃帝內經》裡說過,當你久病之後,你不能夠隨意的多吃,也不能夠吃肉,因為多吃或吃肉可能引發後遺症,或者這個病會復發。看來只有少少的吃點粥就好了。

再看看李時珍先生在《本草綱目》裡對於粥是怎麼說的?它說粥又叫做糜,李時珍對於這個粥有這樣的一個解釋,粥字的兩邊是弓字,中間是個米字,這個粥的寫法,就好像米在釜中相屬之形,在鍋裡煮一樣。那個弓是波浪形的,兩個弓裡頭是個米,米在水裡煮的時候就是是這樣滾的,這個解釋多麼有意思,中國字不管怎樣,它的寫法真的是非常有趣,每一個字都有每一個字的構造原則。另外我們來看看《本草綱目》裡記載的粥有多少種。第一種是小麥粥,小麥是涼性的,能夠消煩渴。小麥跟粥一起煮可以止消渴煩熱。消渴就是口非常的渴,喝了水都不能夠解渴的意思。大部分消渴的原因是我們身體裡頭上焦特別的熱,以至於造成了喉頭口裡非常的乾渴,古時候稱之為上消。古人講有所謂的上消中消下消,上消就是水進去都不能夠解渴;中消就是腹部胃裡頭非常的空,空蕩蕩的,吃了東西馬上就覺得不見了;下消就是喝了多少水就要小便多少,上消中消下消加起來稱之為三消,有的人以為這就是現代人所稱的糖尿病。實際上它跟糖尿病還是不同的,因為我們現在在臨床上所看到的糖尿病幾乎很少真正的有消渴,也就是說口真的渴的,雖然我們的生理學教科書裡都講糖尿病有三多(是多喝水多吃以及多尿),所以小麥粥治的這個消渴,不應該只是稱之為糖尿病的這種消渴。再看另外一種叫做寒食粥的粥,它可能就是寒食節時所做的粥。寒食粥是用杏仁以及好多種花一起煮出來的粥。陳藏器說,寒食粥可以主治咳嗽,可以下血氣,就是把血氣都能夠往下拉,還可以調和我們的脾胃。另外《本草綱目》裡還記載有糯米粥、秫米粥、黍米粥。糯米是一種比較黏的米,秫米就是高梁之類的米,黍米也是比較黏的一種米,這幾種米都可以做粥。現在有很多人喜歡用玉蜀黍,玉蜀黍也叫做玉米。把玉米跟排骨一起煮,這種玉米湯或者這種排骨湯特別的香甜。這幾種粥都是甘溫而無毒的,都能有益氣的功效,並且能夠治療脾胃虛寒,以至於泄痢吐逆。

其實,古人認為糯米因為黏性大,有些人不適合吃,可是當你喝糯米粥或者說是糯米湯,那麼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不但可以治剛才講的脾胃虛寒,吐逆泄痢,還可以治小兒痘瘡白色。這個痘瘡就是身上長的痘或者是痘瘡這種東西,那麼白色的話就不好,白色屬於肺,代表的是肺氣虛寒。剛才講的粥可以補脾胃,脾胃屬土,土能生金,肺是金,那麼由土來補這個金,可以使得這個肺的種金能夠被補足起來,以至於痘瘡能夠很快的消除。《本草綱目》裡還記載有粳米粥、秈米粥、粟米粥、梁米粥。這些粥也都是甘溫而且無毒的,但它們都可以利小便,讓小便能夠排的很順暢。而且它們能夠補脾胃,止煩渴。由此可見,假如一旦我們生病,那麼吃粥是非常有用的。李時珍先生在《本草綱目》裡常有一些見解是別的書裡所沒有的,他說按羅天益的《衛生寶鑑》裡所講,粳米粥和粟米粥,都是氣薄味淡,是陽中之陰(陽中,味道淡就是陽了,陽裡頭的陰陽中之陰,陽裡頭的陰藥),因此它可以淡滲下行,也就是往下走,那麼能夠利小便。他舉了韓懋在《韓氏醫通》裡的一個醫案,有一個人有小便病淋,就是滴滴答答的小便,而他不肯吃藥,不肯吃藥的人怎麼辦呢?韓懋說,就讓他只吃這個粟米粥好啦。結果過了十幾天,他的病漸漸的好轉,堅持吃了一個多月後,他的病就完全好了,由此可見米粥或小米粥,也能夠治不少的病。

記得我自己在二十年前,曾經有過一次瀉肚子,非常的嚴重。古醫書上都有記載,瀉肚子是因為腸胃熱,那用現代的語言來講,就是腸胃發炎,那麼可以吃冷粥,它說進冷粥一碗,就是喝一碗冷的稀飯,那麼就可以止住了。當時我因為不住在家裡,非常不容易得到所謂的冷粥,那麼怎麼辦呢?我有一個辦法,就是用冷開水,用很冷的冷開水,也就是說半冰水吧,喝下去,結果也使得腸胃的腹瀉能夠立刻止住。由此可見,古人用了很多的方法來治病,但是卻用的是很簡單的方法,並且能把病情很快的控制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