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點修煉體會 (譯文)

亨利・巴裡拉斯

【正見網2006年01月07日】

我非常高興成為法輪大法家庭的一分子。在美國東南法會上與諸位分享我的經驗是我的榮幸。

全新的認識

一想到中國大陸勞教所受盡折磨的大法弟子,我就感到極度難過。我常常在夢中聽到勞教所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慘叫聲,也會聽到失去父母的小孩子哭聲。我分享這個是因為在我自己的國家,我也是迫害的受害者。古巴和中國有同樣的政權,古巴政權並和江xx有密切的關係。我的兩個表兄妹因為堅信天主教而被迫害,還有許多家庭因此分崩離析。更讓我記憶深刻的是古巴政府官員到我家帶走我的父親,強迫他做苦工,只因為他因不喜歡共產政權而到其他國家追尋自由。我的父親經歷了許多艱辛才將我和弟弟帶到這個自由的國度。也因此,我對中國大法弟子家庭支持到底。從小,我父親就常嘲笑我是中國人。也許他是對的,我的前世或許是中國人吧!我總對武術深深的著迷。我記得我父親還帶我去戲院看過電影呢!小小年紀的我來到這個國度就開始學起了武術。我學了三十年的武術,會兩種武術,也會太極和氣功,但是我仍然在尋找生命裡更深奧的東西。我希望有一天我會找到。1998年,我和我學校的一個團體一起到中國旅遊,代表美國參加上海的冠軍比賽。不管哪個活動,文化、美景和哲學而言,這都是一個難得的經驗。我也一直嚮往拜訪中國。

1999年十月,一個星期六的早晨,我與我朋友和往常一樣的在公園裡騎自行車。我們經過一群在打坐的中國人,便停下觀看。優美的音樂和平和的環境吸引了我的目光。其中的一位站起來向我們介紹法輪大法。因為他們已經快煉完功了,他邀請我們明天也就是星期天和他們一起煉功。我們去了。我朋友要我先開始,我照辦了。當我們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我的身體充滿溫暖舒服的感覺,就像一團強烈的能量在淨化我的身體。當下我就告訴我自己,多年來的尋找,我終於找到我要的了!

當我第一次閱讀《轉法輪》時,書中的文字是這麼的博大精深。我感覺我的靈魂已經溶在裡面了。我知道師父一路領著我走上這條正路。從那天開始,我成了大法弟子,也拋棄了我學了三十年的武術。從我修煉開始,我就領略到大法帶給我的福分。我才六個月大的時候,就被醫師診斷患有氣喘。因為要順利的呼吸,我得維持某個姿勢,也因此我的脊椎從微彎到後來的極度彎曲。也因此,我連端正坐著五分鐘都辦不到,因為背痛會疼得令我受不了。當我得法的時候,前四套功法我還沒問題,第五套功法對我來說卻非常困難。盤腿更是艱難無比。前兩個月對我來說是相當痛苦的,然後我記得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所說:「難忍能忍」,於是我堅持下來了。和同修再次見面的時候,由於師父的洪大慈悲,我已經可以單盤了。師父謝謝您!

營救李祥春

兩年前,聽到李祥春被中國政府逮捕的消息,我二話不說,立刻買機票去華盛頓首府,並和國會議員愛蓮娜.羅絲樂辛蓮做了朋友。我想,「我們是一個整體」就是在任何時候都要互相幫助。

去年五月,我去芝加哥參加法會,聆聽師父講法並支持最近在聯邦法院爭論的公審江xx的種族滅絕行為。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同住一個旅館。在法定辯論當天,我在著裝的時候腳撞到床架,我的大拇指斷了,相當疼痛。當其他大法弟子因我的痛楚要將我送往醫院的時候,我說:「這和中國勞教所中大法弟子所承受的苦痛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之後我們直接上法庭,坐在場中支持訴訟。我的腳還不到兩個禮拜就痊癒了。

緣份

去年十一月我去南美參加秘魯的法會和智利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很多國家兩個會議都參與了。除此之外,師父還對我有特殊的安排。我在那裡見到了我前世的女兒--法度。這個勇敢的小女孩因為分享她的故事和拯救遺孤而為人們所知。我們之間有著父親與女兒那樣特別的愛。再一次謝謝師父。

前往紐約

在去年和今年之際,我多次到紐約講清真象。今年二月,我收到許多當地居民的回饋。一位紳士對大法弟子受折磨的照片相當動容,他甚至從口袋掏出錢給我。我告訴他我們不接受捐獻。他問我:「那我可以做什麼?」我告訴他在請願書上簽名就很夠了。很多當地居民也在請願書上籤上了他們的名字。

一位從羅馬尼亞來的女士邊簽名邊流淚的說道:「我真不敢想像這樣美麗平和,讓許多人受益的功法會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世界的其它角落人們都可以自由的煉功呢!」在我心深處,我希望這樣的迫害可以儘早結束。

一位從英國來的女士在她國家的政府部門工作。她邊簽名邊說:「我已經在英國簽過很多次請願書了,但我要繼續簽下去,直到這場迫害結束!」

謝謝大家!

(2005年美東南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