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淺談《大長今》裡的倒倉療法

中正

【正見網2006年02月23日】

韓國電視劇《大長今》第41集裡有個情節,長今用「倒倉」法治好了戶判大人公子的頑疾。什麼是「倒倉」?觀眾可能比較陌生,網上可以查到一些解釋,倒倉:將堆積在腸胃裡的異物消除。「腸胃為積穀之室,倒者,推陳致新也」,中國古老的觀念把脾胃、大腸、小腸等等視為倉廩之本。倒倉就是清除腸胃裡的異物,這一點是說對了,但還不是電視劇創作人員設計這一情節的本意。

「倒倉」法,在中國元代名醫朱丹溪的《格致餘論》裡有記載,這本書裡這樣寫道:「以黃牡牛肉擇肥者,買一、二十斤,長流水煮糜爛,以布濾出渣滓取淨汁,再入鍋中,文火熬成琥珀色則成矣。每飲一盅,少時又飲……(省略)」電視劇裡的長今是這樣說的,「殺一頭肥大的黃牛,將它的四肢與前背肉剔除筋與膜,把肉切成象栗子般大小的塊狀,放入大鍋中熬燉……」編劇在寫劇本時可能參考了醫學著作,用牛肉熬湯來治病這一點和醫學上的論述相吻合。

有人也許會問,牛肉不是食物嗎?怎麼能用來治病呢?電視劇裡,戶判大人、朴將校,姜德久也提出了類似的疑問。「怎麼可能光用牛肉來治病呢?我實在無法相信。」--戶判;「大人不是要她煮牛肉湯,而是要她治病啊!」--姜德久,「你說的對,為什麼老是切牛肉呢?」,--朴將校。如果牛肉能治病,用豬肉或者羊肉行不行呢?一定要用牛肉嗎?電視劇這種體裁限制了它不能去大篇幅議論、說理,因此沒有解答這個問題,而是把它留給了觀眾。

《格致餘論》裡的《倒倉論》是這樣說的,「牛,坤土也,黃土之色也,以順為德,而效法乎健,以為功者,牡之用也。肉者,胃之樂也,熟而為液,五行之物也,橫散入肉絡,由腸胃而滲透肌膚,毛竅、爪甲,無不入也。積聚久則形質成,依附腸胃回薄曲折處,以為棲泊之窠臼,阻礙腸胃氣血,熏蒸燔灼成病,自非剖腸刮骨之神妙,孰能去之?又豈合勺銖兩之丸散,所能竅犯其藩牆戶牖乎?……」

這裡涉及的觀念很複雜,簡單說一點,就是中國古人把家畜劃分了五行屬性,牛屬土,豬屬水,雞屬金等等。而對人體,也有心屬火,肺屬金,脾胃於土的劃分,其中,又把脾胃視為後天之本,主肌肉,因此,「肉者,胃之藥也」。用五畜(牛)的土(肉又屬土)來治療人體的中土(脾胃)的疾病,也就順理成章了。戶判大人的公子自七歲起,一直吃不下去飯,長今認為是由吃食引起的,因此她決定用「倒倉」的方法進行治療。劇中人物不了解這一點,因此對用牛肉熬湯來治病感到很驚奇。

長今說:「我所熬燉的牛肉,經過公子的腸胃之後,有如洪水泛濫,在腸胃中翻滾,將堵在腸胃內堆積在腸胃內以及腸胃內所有的穢物清除乾淨,一掃而空。在所有的穢物排除之後再用處方,公子就會藥到病除了。」這一點也和《格致餘論》的記載吻合,「肉液充滿流行,無處不到,如洪水泛漲,浮求陳朽,皆順流而下,不得停留。凡屬滯礙,一洗而空。澤枯潤槁,補虛益損,寧無精神煥發之樂乎? 」長今洪水泛濫的比喻,與醫書記載如出一轍;公子經治療後說道,「小兒全身舒暢」,又和「精神煥發」的記載相同,可見編劇對此是用了心的。

還有一個細節,《倒倉論》提到「長流水煮糜爛」,編劇也顧及了這一點。劇中,長今熬燉牛肉用的水是從河邊舀來的,對此,朴將校的反應是,「又讓我去提河水呀,這水還不是都一樣?」河水與井水有什麼不同呢?明朝名醫李時珍說,「流水者,大而江河,小兒溪澗,皆流水也。其外動而性靜,其質柔而氣剛,與湖澤陂塘之水不同……則其入藥,豈可無辨乎?」不難看出,流水的「外動性靜,質柔氣剛」這一特性,正好適合「倒倉」這一用途。「外動」可清除「浮求陳朽」,「性靜」與坤土相合;「質柔」適合久病,「氣剛」可祛邪。公子喝了牛肉湯後引起了嘔吐的反應,但是牛肉是補脾胃的,不是專門用來吐下,是「以補為瀉」,「飲之既滿而溢」,發汗、嘔吐、瀉下,都有可能,視病的具體情況而定。

古人對水的認識不同於今人,也許有人覺得可笑,但是日本江本勝博士的研究結果表明,水並不簡單,水和水並不一樣(參見《有感知的水》)。那麼,究竟哪種認識是真相?符合真理呢?古人一定愚昧嗎?也不見得。只是有些人太固執,只願意相信符合自己觀念的東西,事實擺在那裡了,也不想承認。加上中國的教育被黨文化控制的,黨說他不對就不對。其實呢,黨說的不一定對。《大長今》裡這一情節不就是這樣嗎?中醫裡精華的東西,現在是被批判的,但通過這個電視劇人們卻看到,原來在現代科學之外,還有另一種科學,有另外的對宇宙、生命的認識的路。這就打破了僵化的觀念,開拓了人們的思路。這些東西本來就是中國的,只不過現在中國人不承認了,那韓國人把他拿出來了,你相信不相信呢?自己沒點主見嗎?非得看外國人怎麼說嗎?

長今能治好公子的病,還離不開公子的配合。在很多人懷疑、反對甚至威脅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公子的堅持,長今是不可能有所作為的。長今對於公子能夠確信自己能治好他的病,也感到疑惑。對此,戶判的解釋是:公子熟讀四書五經,甚至精研周易。他對人或世界的看法不同於一般人,因此他不敢忽視公子的看法。如果不是這樣,長今的做法早就被阻止了。公子最後告訴長今說,你以後要多研讀周易,因為他預測長今以後要救很多人。這是後話了,在此不提。但是劇中處處滲透出的東方文化氣息,讓人們有一種久違了的感覺。長今與公子的關係,是一種基於人的善良本性和一種共同的文化(人文場)的信任,這是長今能治好病的關鍵。為什麼華佗治不好曹操的病呢?因為曹操不相信,曹操和華佗,他們不是在一個層面考慮問題。

關於「倒倉」還有一些問題,如傳自西域,服後禁忌等,也與醫書記載吻合,這裡不再討論。長今與公子不被常人的觀念所限制這一點,使我聯想到一個問題,就是人們不太理解法輪功的問題。在一般人眼中,法輪功不符合「常」理。其實不是不符合,是這些人的眼光有問題。

法輪功是從以氣功形式傳功開始的。在上世紀,中國忽然出現了一股氣功熱,修煉界中的一些特殊現象,人們把他當作神話,卻一下子成為實實在在擺在那裡的現實,為整個社會所認識,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特別是在現代科學這樣一種環境下,這一點點特殊現象,卻為法輪功的傳出起到了鋪墊的作用。當然法輪功能夠使人折服,不僅僅因為他神奇的功效,而是因為他博大精深的法理。很多練氣功多年的人搞不清的問題,在法輪功中找到了答案,因而投入到真正的修煉中去。法輪功所特彆強調的心性修煉,更是讓人們找回久違了的道德。所以雖有中共謠言攻擊、暴力打壓,卻始終立於不敗之地。人們不理解長今和公子,那是沒有用正確的觀點思考問題。法輪功問題也是如此,這一切的背後,自有他的道理。

人心的覺醒,向善良傳統的回歸,哪種勢力能阻攔的了呢?長今和公子的默契,有著深厚的基礎,法輪功和其修煉者的關係與此相似,是在一種很大的背景下出現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這一點,又怎麼能是愚蠢的中共理解的了的呢?今天的人又有多少是在用電視劇中姜德久,戶判大人的思維來考慮問題呢?那又怎麼能想的清楚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