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的角度談「天滅中共」

盛章


【正見網2006年03月31日】

當前到處流傳著一句話:「天滅中共」。「天滅中共」是迷信還是科學, 這實在是我們應該弄清楚的一個問題。為了在真正科學的基礎上把這個問題弄清楚,讓我們先談談早些時候的事情,其實也不是題外話。

大家知道,馬克思、恩格斯寫了好多書,一時之間,被人們認為是天字第一號的科學著作,奉為經典,喧鬧了100多年。然而,它們沒有經住時間的考驗,一齊破了產。我們看看那個恩格斯的筆下,簡直把馬克思和達爾文捧到了半天雲里,說達爾文發現了自然界生物發展的規律,而馬克思則發現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這是他們所謂的不朽功勳。達爾文搞了個進化論,斷言人是由猿猴變來的,即「從猿到人」的學說,馬克思則創立了所謂的科學共產主義理論。恩格斯的一本專著《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說什麼以前歐文式的社會主義是空想社會主義,唯有馬克思破天荒地解決了這一歷史性任務,把人們關於社會主義的幻想變成了科學。今天,隨著蘇聯的戲劇性演變,那些曾被吹得天花亂墜的所謂理論和學說,統統破了產,時間的考驗是無情的。人們不會忘記列寧和史達林時代,馬克思的所謂科學共產主義理論曾在地球上展開了大面積的試驗。在列、斯的眼中,不但馬、恩是神,他們自己也是神。迷信的濃霧籠罩天空。列、斯左右開弓,在他們的革命生涯中,批了那麼多機會主義,並洋洋得意的說,他們的一套理論是在同機會主義的鬥爭中發展起來的,史達林等殘酷的殺害了數以千萬計的所謂機會主義異己分子、叛徒,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寫在人類歷史上的。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和史達林相比,毫不遜色,並有過之而無不及。看一看中共黨史,中共搞了多少次政治運動,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國外反共勢力鬥,與國內易己人士鬥,在中共內部還要窩裡鬥。中共建政以來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是八千萬。僅在中共高層領導中,就搞出了多少「左」、「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修正主義分子,反黨分子,屈指數來,都要數好一會才數得過來。甚至連那個幾次救了毛的命的彭德懷,就因為在廬山會議期間,對毛所犯嚴重錯誤很客氣地善意地關心地提了幾點意見,也被打成了反黨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和反黨集團的頭子,時至今日,我們回頭來看看,整部中共黨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殺人史.

事實令我們不能不承認,我們生活於其中的這個空間是一個充滿恐怖和血腥的空間.

什麼叫xx黨?什麼是共產主義?如何實現共產主義?馬克思在他的《xx黨宣言中》中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也就是說,共產主義就是一個幽靈。馬克思同時也告訴人們,共產主義要靠暴力革命來實現,要砸爛整個「舊世界」, 什麼是舊世界?不就是現實世界嗎?暴力革命是什麼?不就是殺人嘛?如果你要實現一個什麼主義就亂殺一通,亂毀一通,他要實現一個什麼主義也來亂殺一通,亂毀一通,這世界還能住人嗎?那不是來毀滅人類來了嗎? 這個幽靈是什麼?不就是魔鬼嗎?魔鬼撒旦就是這樣做的,它首先欺騙人說要給人好處,實際上是想徹底毀滅人類。xx黨原來就是一個邪靈附體靠謊言起家禍害人類的魔鬼。

共產邪惡主義這玩藝兒在人世上雖然喧鬧了100多年,而實際上是禍害人類一百多年。那個所謂共產邪惡主義的老大哥,列寧的故鄉,因為干盡壞事,殺人如麻,早已不得人心,已經解體好多年了,接著東歐巨變,誠如大家所目睹的,一夜之間,國際共運丟掉了大半壁江山。今天的中共是怎樣一個情況呢? 憑著它的「特色」,吃力的支撐著,其實這個特色已是「變色」了,如果翻開中共那個改了十多次的黨章,你可以看到,連資本家都可以入黨,如果我們去問一問任何一個中共高層領導或者平民百姓,有誰還信共產邪惡主義,可以打包票,沒有了。

如果說,共產邪惡主義是一件美麗的外衣---謊言,曾經騙了多少人,今天已經被《九評xx黨》剝得精光,使我們驚異的是,原來共產邪黨的靈魂不是別的,就是魔鬼撒旦。奇怪啊!人世上的政治現象!但是,不管怎樣,中共正在失去那個與生俱來的畫皮,赤裸裸的靈魂暴露出來了。他們口裡說的,紙上寫的,什麼人民、民主、人權,統統是假的。中共從來就是一個騎在人民頭上的、極端自私的政治集團,它們利用長期積累起來的政治經驗,殺字當頭,騙字當心,狡猾地把殺人和騙人兩種方法結合在一起,對中國人民實行血腥的專政,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肯定的說,中共已經是喪盡天良,必遭天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